第三百一十三章 她被下了药/山野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为什么?这不是明摆着嘛,你回家想了想,觉得自己吃亏了,就来要挟我了,是不是?”

“放屁!”许翠翠气得嘴唇发紫,浑身哆嗦,话都说不利索了:“你……你这样……这样说话……还……还算是个人吗?”

“那你告诉我,怎么就知道自己怀孕了?”

“我都……都呕吐了好几天了,饭也吃不下,找人把过脉后才知道是怀上了。”

尤一手皱起眉头说:“这……这怎么可能呢?我都这么一把年纪了,哪还能有那么大的能耐?再说了……女人被我耕过的也不老少,怎么偏偏在你这儿就怀上呢?”

“你还算不算是个人呢?如果不是你,就是打死我也不来,你不要脸,我还要脸呢!”许翠翠说着,泪花飞溅而下。

“这事吧,不是要脸不要脸的事儿,而是科学,我老早就怀疑我自己还有没有那个能耐,怎么冷不丁地你在你这儿出问题了呢?”尤一手装出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来。

许翠翠任眼泪噼里啪啦流着,抹都不抹一下,弄得自己像个泪人似的,哽咽着说:“那好,既然你不承认,还耍赖逼我,那就别怪我了。你不是相信科学吗?那就等着让科学说话吧。”

说完,她扭过身,摆出一副转身往外走的架势来。

“别……别……别走,你倒是把话说明白呀!”尤一手喊住她。

许翠翠站定,扭头问他:“你还有啥话没说明白?”

“我问你,你有啥依据证明那孩子就是我的?”

许翠翠坚定地说:“这个很简单,到时候警察就找你了,你不是说镇上的警察你不怕嘛,那我就直接去县里,县里不行就去省里,省里再不行,我就直接去北京!”

尤一手嘿嘿一笑,弄出一副顽劣相来,说:“就算是警察来了,老子也不怕,证据,证据呢?你有吗?人家断案可是凭证据说话的,只靠着你那一张嘴,能说明啥?还不是自讨没趣啊!”

许翠翠重重抹一把眼泪说:“证据我有啊,这个你放心好了!要不然,我能大着胆子来找你吗?”

“拿出你的证据来,让我看看!”

“当然有了,没有的能来找你吗?”

“在哪儿?你拿出来我看看。”

许翠翠擤一把鼻子,直接抹到了墙上,说:“现在最有力的证据有两点,一点是我事先留了后手,把那天你拿给我擦身体的毛巾偷偷拿走了,并且找了我一个学化学的表哥,给做个化验,证明上面是有药物成分的,那药闻多了以后,人就犯迷糊,就会产生幻觉;这第二点嘛,证据就更有说服力了,那就是我肚子里的孩子,现在不是有那个DNA检验嘛,只要化验一下,就能清清楚楚地知道是不是你的孩子了,等结果出来你就用不着抵赖了,也就用不着我跟磨嘴皮子了,有话当着警察的面说起吧。”

尤一手一听许翠翠头头说得头头是道,心里咯噔一下,梗着脖子说不出话来。憋闷了半天,突然问道:“那你想怎么办?”

“有办法我还来找你干嘛?这不也是万不得已嘛。”

“那就打掉呗。”

“打掉?你说得倒轻巧,我这可是头胎呢!流掉了会留下后遗症的,说不定就把我一辈子给毁了,也把俺婆婆一家子给毁了,你知道这事有多么可怕吗?”许翠翠说着说着,又动起感情来。

尤一手终于耷拉下了头,长吁短叹了半天,这才说:“一时半会儿我也拿不出好主意来,你先回去吧,等我打发人帮你解决,一定保证你身体不出问题,你看好不好?”

“你可是个人,一个大男人,又是一村之长,你可要说话算话,要不然就别怪我不给你留面子了!”

“你放心,我说话算话,一定,一定……”尤一手连连点头答应着。

许翠翠这才揩净了脸上的眼泪,头也不回地走出了村委会。

******************************************************

柳叶梅听了许翠翠的故事后,满脸凝重,忿然骂道:“尤一手这个老流氓,怎么就那么狠毒呢?为了占女人的便宜,竟然还用下药这样的卑鄙手段,简直是烂心烂肺,坏了心肠!”

许翠翠说:“一开始我还以为是淋了雨,受凉感冒了的缘故,可后来越来越迷糊,连眼睛都睁不开了,可大脑又像是醒着的,别人说啥就是啥,跟真的一样,没有了半点分辨能力,直到他在身上折腾完了,我才渐渐有了意识,可一切都晚了。”

“可他用的是啥药呢?也太厉害了吧?难倒就是老人们讲瞎话时说的那种‘蒙汗药’不成?”

“谁知道呢,闻起来香喷喷的,就像城里女人使的那香水味儿一模一样,不大一会儿就晕乎了,比喝醉了酒晕得都厉害。”

柳叶梅突然想起了什么,问许翠翠:“你真的从他家偷回了那条毛巾?”

“嗯,走的时候顺手揣在了怀里。”

“你倒是蛮有心计的!”

“后来人完全醒了,脑子一转,就觉得那玩意儿不大对劲,拿着兴许能有用,趁着他不注意,就偷着带了回来。”

“你真的找人化验了?”

许翠翠苦笑着摇摇头,说:“没有,我骗他,就是想吓唬吓唬他。”

“那毛巾你放哪儿了?”

“就放在门后的大橱里面了,压在了最底下的木板底下,用好几层塑料袋子扎紧了,保证一点味儿都跑不出来。”

“哦,只要放好了就行。”

许翠翠突然站了起来,朝着大橱那边走去。

柳叶梅喊住她:“翠翠你干啥去?”

许翠翠回过头说:“我拿给你看看。”

“别,还是别拿了,你把那玩意儿说得那么厉害,我都怕了。”

“你还甭说,一闻着那味儿,人就像做梦一样,飘飘忽忽,飞到了天上了一样,根本就不是原来的自己了。”许翠翠说。

柳叶梅不再说话,心里纷乱复杂,看来自己自己平日里是小瞧尤一手了,觉得他无非就是个村霸、地头蛇,在桃花村这一亩三分地上为所欲为,吃点、喝点、拿点、隔三差五的再玩弄一下女人,可想不到他竟然能搞来这么神奇的药,这可是在电影电视里才有的啊!

“姐,你想啥呢?”

“俺在想那到底是一种啥药,咋就那么厉害呢?”

“我小的时候也听说过,有一种‘蒙汗药”,能把人熏晕,不知道是不是就是那个。”

“那你进他家后,有没有吃啥东西?”

许翠翠低头沉思一阵,说:“像是也喝过水了,只是觉得口干,就喝了一口凉白开。”

“你没尝出那水味道有啥不对?”

“没有,就是一杯白开水,再说了,喝水的时候,人早就开始发晕了。”

柳叶梅叹口气说:“不去想它了,现在要紧的事你把身体养好。”

“姐,你说我该不该去告他?”许翠翠突然问柳叶梅。

“这事吧,可不能太草率了,得好好考虑考虑,真要是搞得沸沸扬扬,鸡飞狗跳的,对你也不好。”柳叶梅沉着脸说。

“是啊,传出去俺都没脸活了。”

“那倒不至于。”

“俺就是觉得对不住俺男人,对不住俺婆婆。唉,老驴草的,他把俺一辈子的清白都弄没了……”许翠翠又伤感起来。

柳叶梅抚摸着她平滑的后背,说:“这事吧,如果你去报了案,那就等于公布于众了,弄得老少皆知,你男人,你婆婆自然也就瞒不了了,不是等于把你逼向绝路吗?”

“是啊,我也知道,那样的话我也就活不成了。可……可……如果不去揭发他,让他没事人一般,没准他还会糟蹋村里姊妹们。”

“你也真是,为这点事就不活了呀!值吗?现在事情都过去了,就当啥也没发生就是了,安安心心的过日子,反正准生证都已经拿到手了,等你男人回来,一起生个孩子,就算过去了。”

柳叶梅突然意识到,自己这话不仅仅是在安抚许翠翠,并且还有为尤一手解脱的嫌疑在里面,接着说,“还有关键的一点,你已经拿了人家的钱,那意义可就全变了啊。”

“变了?变成啥了?”

“连性质都变了,原来算是强x,可你一旦收了钱,那就等于是卖身了,意义可不就全变了吗?”

“那……那……我不要他的钱,给他退回去!”许翠翠目光突然变得僵直情起来。

柳叶梅劝慰她说:“翠翠,你就别感情用事了,那样做,只能是把你往火坑里推,一点好处都没有。女人就是这样,只能打掉牙往肚子里咽,一旦把事情张扬出去,啥结果咱先不说,只是唾沫星子就能把你给淹死,就算淹不死,保准你一辈子都透不过气来。”

许翠翠气得脸色煞白,咬着牙根骂道:“那个老流氓,算是便宜他了!”

柳叶梅见许翠翠开始退步,继续泼着冷水说:“你又不是不知道,他那个人阴险得很,你跟他来硬的,白搭!只能是自己白吃亏,说不定他就会下咋样的毒手呢!”

许翠翠彻底软了下来,坐在凳子上,呆呆地半天没说一句话。

柳叶梅又帮他打扫了一下屋里的卫生,就对她说:“翠翠你也不要多想了,过去了就让他过去吧,埋得越深越好,知道了吗?”

许翠翠点点头。

“那你好好休息吧,我抽个空去看看坡下的麦子,好不好?”

“嗯,你去吧。”

“忙完我再回来陪你,你自己啥也别想了,可别让姐担心,记住了吗?”柳叶梅临出门前,再次叮嘱道。

许翠翠嘴角挤出一丝笑容来,说:“你放心好了,现在俺也想通了。”

柳叶梅点点头,迈步出了门。

眼看着天色将晚,柳叶梅加快了脚步,先去了东坡的麦田。

到了地头一看,齐刷刷的麦子长势喜人,齐刷刷平整如毯,穗穗籽粒饱满,麦芒直立,已经有了浅黄的熟色。

她心中油然有了满满的成就感,心情也跟着舒畅开来。

可没多大一会儿,柳叶梅情绪突然又黯淡起来,她竟然想到了那个死去了的水管员老于。

是啊,自己如果不去耍阴招逼迫他放水浇麦子,好好的一个人怎么会莫名其妙地死去呢?

那么一个耿直豪爽的“战斗英雄”,在战场上都没被子弹打死,却被自己的一个坏心眼子给“淹死”了……

自己跟个杀人犯还有啥两样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