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五章 一连串的闹心事儿/山野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柳叶梅心里一堵,她突然觉得蔡富贵这一阵子好像有些不对劲儿,回家少,在外多,饭都懒得回家吃,会不会在外面干啥见不得人的事了呢?

村子里一连发生了那么多怪事情,会不会跟他有关呢?

他会不会借着值班的机会,在外面乱搞女人了?

……

想到这儿,柳叶梅憋了一肚子的火呼呼燃烧起来,便冲着话筒大声宣泄起来:“蔡富贵,你小子是不是不老实?在外面打野食了?”

“你这个熊娘们儿,用不着穷诈唬,我倒是早就想想问问你了,你是不是拉了一腚屎,反过来嫌别人臭了?”

“放屁!我拉你娘个比的屎了?你说!”柳叶梅嘴上硬得很,心里却软不拉几,没了底气。

难不成是自己做的那些事儿,被他知道了?

“你做啥了还用得着问我?”

“你又听谁胡说八道乱放屁了?”

“是谁你不要管?管好你自己就行了,别他妈搞得太脏,给老子丢人现眼!”蔡富贵话说得很硬,硬得像根木棒子,直直插进了柳叶梅的耳朵里面。

“放屁!谁不要脸了?”

“这还要问我了?你自己心里清楚。”

柳叶梅从蔡富贵的话音里听得出来,他不像是在试探自己,一定是听到了啥风声,当面不好说出来,就先旁敲侧击地警告自己。

于是她眼珠一转,声音柔和下来,说道:“蔡富贵,你别拿这样的事儿开玩笑好不好?多伤人呢,你天天跟在村长屁股后头游游逛逛,我在家里忙前忙后,容易吗?你还拿着自己的老婆寻开心。”

“谁跟你开玩笑了?谁拿你寻开心了,是你自己耐不住寂寞了,在外面寻开心吧?”

蔡富贵这话就像一盆汽油,猛然浇在了柳叶梅心头那堆一直燃烧着的火焰上,瞬间狂燃起来,她对着电话嚷道:“蔡富贵,麻痹滴,我可告诉你,你再满嘴喷粪,再干胡说八道,我可跟你没完!我不管你是听别人嚼舌头了,还是自己在瞎琢磨,反正你要是敢再这样说,我就真的豁出去了,就让你戴绿帽子!就让你去当王八!”

“当就当呗!”

“你这个不长人心肠的熊玩意儿!看我以后怎么收拾你!”柳叶梅说完,不等对方再说啥,就扣了电话。

她气不打一处来,猛一脚把跟前的凳子踢出了老远,然后锁紧了门,走出了院子。

此时,夜色已浓,混混沌沌、迷迷瞪瞪,一如柳叶梅此时的心情。

她走在狭长逼仄的胡同里,举目前望,突然觉得心里异常凄凉,甚至有些绝望。

唉,人活着有啥意思呢!

一路走一路想,直到踏进了许翠翠的院落,看到她屋里依然亮着灯,心里才释然了起来。

进屋后,跟许翠翠闲聊了几句,又帮她擦洗了一番下身,这才一起上了床,看起了电视,边看边有一搭无一搭聊着家长里短。

在这样一个无风无雨的夜晚,两个人貌似平静,却又各怀心事。

第二一大早,柳叶梅还在沉沉的睡梦之中,突然听到许翠翠轻轻唤着自己的名字。

柳叶梅慌忙睁开眼睛,这才看到许翠翠正蹲在床边,满目焦虑地望着自己。

她翻身爬起来,问道:“翠翠,你咋了这是?”

“姐,我下边……下边肿了。”许翠翠眼巴巴望着自己,那眼神像是一只受了伤的小鸟。

柳叶梅下了床,扶起许翠翠,说:“咋了……咋了……快让我看看……让我看看,到底是咋回事儿?”

许翠翠本来就没扎裤腰带,起身的当儿,顺势就把裤子褪了下去,露出了两条细瓷一般的嫩白大腿。

柳叶梅让她躺到床上,轻轻掰开身子,打眼一看,顿时傻眼了——许翠翠的细软之处已是红肿一片,充了满满当当的水一般。

她俯下身,小心翼翼用手拨弄着,想看个究竟,但已经被塞得满满当当,连一点点缝隙都没有。

“你尿了吗?”柳叶梅问道。

“嗯,但费了老半天的工夫才撒出来一点点,还……还……”

“还怎么着了?”

“还火辣辣的痛,全都弄到裤子上面了,你看……你看……”

柳叶梅顺着她的手指看去,这才看见挂在她脚踝上的裤腿儿,已经湿了个精透。

她赶紧起身,帮许翠翠找出一条干净的裤子换了下来,安慰她说:“没事的,可能只是发炎了,我去给你买点药,吃上就好了。”

“姐,真的不会有啥大碍吧?”许翠翠一脸担忧地问道。

“肯定不会有事的,我这就给你买药去。”

许翠翠答应着,起身想出门送一送柳叶梅,但腿间灼热的刺痛,却令她寸步难行。

柳叶梅一看许翠翠这副模样,心里就泛起凄凉来,没底了。

她脚不沾地的去了黄仙姑家,想让她过来帮着瞧一下。

但到了门外一看,大门已经紧锁。

知道她一定是去了北坡的泥潭,也顾不上多想,转身就急匆匆奔着那个方向去了。

好在刚出村口,她就看到了黄仙姑的背影,边追边大声喊了起来。

黄仙姑听到了喊声,收住脚。

回头一望,见是柳叶梅,先是一怔,接着就淡定地开起了玩笑:“柳叶梅呀,你做梦让鬼给日了吧?这一大早的就抽疯。”

柳叶梅上气不接下气地说:“老姑,我哪儿还顾得上跟你逗乐子呀,是……是……翠翠有情况呢。”

“啥情况?”

“许……许翠翠她……她下面全……全肿了。”

黄仙姑不易察觉地蹙了蹙眉,接着就换成了一副平静的表情,说道:“柳叶梅,你就是见识少了,这点事儿还用得着这么慌张吗?没事的,你就把心放肚子里就是了。”

“可……可她连尿都……都费劲了……尿起来也没了正型。”

“那还不是正常嘛,你想啊,她肚子里大小那也是个小性命啊,生剥活拿地给毁了,她能舒服得了吗?再说了,那药也是有刺激作用的,不肿才叫一个怪呢?还有那些高度白酒,夹在里头,那么嫩的肉肉,能好受吗?你想想,她这样还奇怪吗?”

黄仙姑的轻松倒让柳叶梅舒缓了许多,可她仍然觉得不踏实,问:“那她啥时……啥时才能好起来呢?”

“应该用不了几天吧。”

“还得那么久啊?那她怎么受得了呢?”

黄仙姑拉长了脸,刻薄地说:“男人的东西那么长,放进去她都受得了,还舒服得喊爹叫娘的,这么一点小罪就受不了了?这时候知道难受了,早干嘛去了?”

“不是……不是……又不是许翠翠她……她……”柳叶梅想为许翠翠说句公道话,可话到嘴边又只得咽了回去。

“瞧你柳叶梅吞吞吐吐的,这是咋了?”

“没……没啥……是被许翠翠那个样子给急的。”

“你急着个啥份了?又不是你做下的孽,该急的是尤一手那个老混蛋!”说到这儿,又问柳叶梅:“你一直在黄家小媳妇那儿陪着?”

“是啊,就她一个人在家,万一有点麻烦咋办?”

“夜里你也陪着她?”

“是啊,一直在那儿。”

黄仙姑一撇嘴,夹枪弄棒地说:“且不说你柳叶梅对许翠翠咋样了,只是你对尤一手的一片忠心就够人佩服的。怪不得你有官运呢,天时地利人和嘛,这下都全了,老姑以后可定着跟着你沾光了!”

“老姑,你说啥呢这是?柳叶梅可没得罪你吧,你也跟着糟践俺了。”柳叶梅脸上冷着,心里却透着欢喜。

“老姑可不是糟践你,老姑给你瞅准了,柳叶梅你确实是个人物,算得上是女中汉子,不信等着瞧,用不了多久,一定就能出人头地!”黄仙姑眉飞色舞地说着。

“好了……好了……老姑啊,俺这会儿可没心思听你逗乐子,你就不能想想办法呀,总该帮着许翠翠把肿给消了吧。”

“那个急不得,只能慢慢消,我也没有啥好法子。要是实在急的话,那就让她去找尤一手呀,那个老东西造下的孽,不找他找谁?”黄仙姑说完,转身而去,只留给柳叶梅一个歪歪斜斜扭曲了的身影。

黄仙姑的话倒是提醒了柳叶梅,对啊,为什么不去找尤一手呢?他才是作孽者,苦瓜是他种下的,为什么让别人替他啃?

再说了,自己跑前跑后,提心吊胆地为他们包着、揽着,万一许翠翠她真的有个三长两短,出了大事儿,那自己还能说得清楚吗?

想到这些,柳叶梅不寒而栗,再次望一眼黄仙姑渐渐模糊的背影,眼神里满含信服。

柳叶梅找到尤一手时,他正在王大庆墙外转悠,边转悠边吹着口哨。

这个老色蛋,瞧他那一脸红光满面的抓狂模样吧,就知道一定是在打王大庆媳妇的主意。

见柳叶梅火急火燎地奔了了过来,尤一手立马换上了一副假惺惺的表情,倒背着手,煞有介事地瞅着旁边的杨树林。

“叔,你咋跑到这地儿来了?寻了你大半个村子,腿都跑直,才找着你。”柳叶梅远远地招呼道。

尤一手这才把视线从杨树林上挪开,问道:“找我有事儿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