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六章 癞皮狗/山野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没事找你干嘛?急事!”柳叶梅说着,接着问一句,“你跑到这旮旯里干么了?”

“这不是接到镇上的通知,防美国白蛾嘛,我先四下里察看一下,然后再组织各家各户打药。”

柳叶梅不屑地撇着嘴,小声说:“看白蛾,看你个头呀,我看你是想看人家娘们的白身子!”

“滚!小臊货,再胡说八道试试,老子揍死你!”尤一手说着仰起巴掌,在柳叶梅面前摇了摇。

“哼,那女人不就是长了两扇白白的大磨盘嘛,看把你馋的吧,真是越老越不正经了。”柳叶梅说着,往前挪了几步,压低声音说,“不过吧,看在你对我有情有义的份上,我得给你提个醒,免得你稀里糊涂沾了一身病,还不知道是咋回事儿。”

“啥?”尤一手惊觉起来,“啥意思你?”

“你就没听说,村里很多人都知道的。”

“知道啥?”

“她男人得那种赖病了,很厉害的那种,沾身就传染,染上就没救了,只得挨着死了。”

尤一手一怔,随皱着眉头说:“不可能吧?人家王大庆可是个老实人,你可别糟蹋人家。”

柳叶梅挤眼弄鼻,故意弄出一副神秘兮兮的模样来,说:“叔啊,人不可貌相,他那病又不是一天半日了,连很多小孩子都知道了,就你被蒙在鼓里。”

“不对吧,他咋会得那种病?”

“王大庆不是在外面收废品嘛,赚足了钱,就按捺不住了,变着花样的玩女人,玩来玩去就玩出花柳病来了,听说好像是叫……叫啥艾滋病吧。”

“这怎么可能?麻痹滴,越说越玄乎了。”尤一手脸上瞬间没了血色,盯着柳叶梅的眼睛问道:“你说的是真的?”

“我也是听那些老娘们嚼舌时漏出的风声,具体病成啥样了,我也不敢断定,反正你要小心点儿。”

“放屁!咱村里从来……出来就没人得过那种病,你们一帮子臭娘们儿就知道满嘴喷粪,胡说八道!”话没说完,尤一手扭头便走。

“哎,你慢点走呀,我还有急事要向你汇报呢,你等等……等等我呀。”柳叶梅紧脚跟了上去。

“啥事?”尤一手头也不回,继续往前走。

“你想让我喊出来吗?”

“啥事,有屁你就放!”

“那好,那你别嫌丢丑!”

“啥事?”

“脏事!”

尤一手戛然止步,回过头来,等柳叶梅近了跟前,才沉下声音问道:“哦,你是说……说那个小娘们儿。”

“不是她能是谁?”

“她……她又咋了?”

柳叶梅靠近了,悄声说:“翠翠她下边都肿了,肿得没了一点缝儿,连尿都尿不出来了。”

尤一手面色一沉,说:“不是说都处理好了吗?又怎么了?”

“谁知道呢?真的很严重,怕是要出大事了。”

“我说柳叶梅,你不是说黄仙姑拍板说能治好嘛,这怎么半道就出意外了?再说了,她给瞧的病,又是她给治的病,你不找她,找我干嘛?”尤一手脸上青一阵白一阵的,很难看。

柳叶梅挠了挠头,尽量表现出她对尤一手的一番衷心和忠诚,说:“叔啊,这事我反复掂量过,才来找你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为了你好,万一那个小女人真的有个三长两短,你就是有嘴,那也说不清了。这两天我一直没有回家,没白没黑的陪在她那儿,为的是啥?还不都是为了你嘛,你不会连这点道理都不懂吧?”

尤一手一脸固执,说:“柳叶梅,话既然说到这个份儿,那咱就把话挑明了,那档子事吧,与我已经没了半毛钱的关系!”

“你是想把自己洗净了?”

“是啊,不是都已经了断了吗?”

柳叶梅一听这话,火气腾一下上来了,指着尤一手的鼻子骂:“麻痹滴,老驴熊!人可不能不讲理吧?你种下的祸根,能脱得了干系?”

尤一手朝四下里看了看,压低声音说:“臭娘们儿,你嚷啥嚷?是不是唯恐老子不丢丑?”

“我……我这不是被你给急的吗?”

“柳叶梅啊,你咋就这么糊涂呢?我不是都已经给付过费了吗?那个小媳妇的补偿,还有治病的费用,我可一分不少的全都给她了。”

“是啊,是给了。”

“黄仙姑的治疗费我给了吧?”

“是啊,也给了。”。

“还有你的看护费,我是不是也给了?”

“是啊,也给了。”

“那不就得了,不都已经了断了吗?还要我怎么着?”

“可……可……”柳叶梅痴痴站在那儿,竟无言以对了。

“这不就是嘛,既然都了断了,你还找我干嘛?去……去……别在这儿烦我,该干啥干啥去!”说完,尤一手倒背着手走了。

走出了十几米的样子,突然又折了回来,冲着呆滞的柳叶梅问一句:“这几天你见过蔡疙瘩吗?”

柳叶梅木然摇摇头。

“他去哪儿了呢?”

柳叶梅摇摇头。

“逼养的,会不会出啥意外了?”

柳叶梅依然摇摇头。

“操,狗日的女人,傻子不换!”尤一手骂骂咧咧地走了。

柳叶梅杵在那儿老半天,脑子里一片空白。

直到一阵凉丝丝的风吹过,她才渐渐有了意识,想到的还是许翠翠那肿胀起来的身子。

她觉得女人下边那毛病半点都马虎不得,那个地界儿可是直接贯通到五脏六腑的,万一处理不好,有了感染,那后果难以想象。

可眼下这事又棘手了,尤一手不管,自己就好像捧了个大刺猬——管不了,又扔不掉,再加上许翠翠那个女人又是那么的招人怜爱,想不管都不忍心。

按理说,让她在家呆着慢慢调养,兴许也能慢慢好起来,可心里头就是觉得不踏实;

可带她去医院也不妥,一来她身体那个样子,行走不方便;二来自己也没有那个能力,又不好求助于别人;

其三就是她的家人,万万不能让他们知道了实情。一旦透露出去,那许翠翠这一辈子恐怕就生不如死了……

想来想去,柳叶梅有了一个想法,自己先去一趟镇医院,去找一个有经验的医生问一下,让他们帮着判断一下许翠翠的病情,也好自己心中有数,以免延误了治疗时间。

但这种情况下,最好托一托关系,找一下熟人,要不然人家根本就不愿搭理你,理由很简单,也很有说服力——病人不在现场,根本没法诊断。

对呀,蔡富贵不是认识院长嘛,让他招呼一声,兴许就能管用。

可转念一想,他们之间会不会也是那种猫吃狗唚的肮脏关系呢?真要是那样,还不等于自己默认纵容他们那样了吗?

得了,还是另找其他人吧。

柳叶梅把认识的人梳理了一遍,觉得最合适,也最有能力的人还是陶元宝。因为毕竟他在镇上也算个人物了,腰包里又肥实,这世道,有钱人路子就广,也总是被人高看一头。

并且他还经常出入机关部门,做一些抛头露面的事儿,估计他那张脸一定好使。

于是,柳叶梅就毅然拨通了他的电话。

陶元宝一听柳叶梅问他医院有没有熟人,就吹上了,说:“嗨,有啥事你就直说吧,医院里咱有的是咱铁哥们儿。”

柳叶梅撒谎说:“我想去找个好大夫瞧瞧。”

“你怎么了?”

“女人的事儿……不能……不能告诉你。”

陶元宝不正经起来,赖笑着问:“是不是不小心怀上了?”

“滚,怀上你的了啊!”

“那敢情好,我可做梦都想要个儿子。”

“你就别贫了,我急着呢,我先给联系一下,我这就过去。”

“你现在在哪儿?”

“我在村里呢,这就往镇上走。”

陶元宝干脆地说:“你到村口等我,我这就回去接你。”

柳叶梅不想欠他太多的情,就说:“你先忙你的吧,我自己走过去就是了,医院那边你帮忙给打个招呼就行了。”

“你就别啰嗦了,跟我还瞎客气,赶紧了,赶紧去村口等着。”陶元宝说完便扣了电话。

柳叶梅来到村口,等了没多大一会儿,陶元宝就驾车从镇上赶来了,掉转车头,从里面开了门。

见坐进车里的柳叶梅面色红润,精神气十足,一点都不像是有病有灾的模样,就逗弄起来:“柳叶梅,你是不是想我了?去医院只是找个借口吧。”

“借你姥姥个头啊!你别瞎闹了,赶紧走吧。”

见柳叶梅冷着脸,陶元宝便不好再嬉闹下去,一脚油门超前奔去。

“你给联系好医生了?”

“用不着联系,我直接带你过去就是了。”

“那不中,我去看妇科,你一个大男人家,跟着不合适。”

“这有啥不合适的?又不是没见过,看一回跟看两回还有啥两样?你说是不是?”陶元宝嘿嘿笑着,二皮脸上全是褶皱。

“你就是没正经,人家妇产科怎么能让男人进去?再说了,让你老婆知道了,她还不吃了你!”

“她……早回她娘家去了。”

“咋了?你们吵架了?”

“不但吵架,日子都过不下去了。”

“到底咋回事儿?”

陶元宝叹一口气说:“一言难尽,以后再慢慢跟你说吧。”停了片刻,又接着说,“对了,柳叶梅,山庄的手续基本办下来了,就差土地局那边一个章子了,一旦办好咱就开工。”

柳叶梅早就铁了心不跟他掺和山庄那事了,又想到他要开的实质上就是个挂羊头卖狗肉的“黄窝”,心里就反感,便说:“我一个女人家懂啥?你还是别赶着鸭子上架了。”

“别价,跟你说,让你出马可是我深思熟虑的,考虑到方方面面的条件才选中了你,你可不能卸了我的链子。”陶元宝一脸认真,话也说得很真诚。

“不行,真的不行,甭说别的,我家里就脱不开身,要照顾孩子,还要种地,忙不过来。”

“得……得……你就别推脱了,我可告诉你,很多人争着抢着的要跟着我干呢,你可别不识好歹!”

柳叶梅心里很乱,她不想再跟他谈这个事儿,就故意岔开话题问:“陶元宝,我问你一个事儿。”

“啥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