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七章 想彻底放松一下/山野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知道不知道,有那么一种药,只要往身上一涂,或者往嗓子眼里一吸,人就犯迷糊,就省人事了,听说就跟梦游一样,人家叫去哪儿就去哪儿,叫干啥就干啥,那是一种啥药?”

陶元宝一愣,随问:“你怎么知道有那种药?不会……不会亲自试过吧?”

柳叶梅一看陶元宝这表情,就知道他肯定知道那药的事了,问他:“你说那药真的有那么玄乎?”

陶元宝严肃起来,问:“柳叶梅,你听谁说的?”

“听别人说的呗。”

“听谁说的?”

“问那么细干嘛?是不是想刨出根来栽着。”

“你一个熊娘们家,半天半地的,突然问这个干嘛?”

“真的只是随便问问,这么说,你真的知道那药了?那药叫啥名?”

“干嘛?你不会就是为了买那药才去医院的吧?”

“滚,我买那个干嘛?”

陶元宝老半天不说话,驾车驶进了镇驻地后,他突然问柳叶梅:“是不是有人跟你说起那药了?”

柳叶梅扭头打量着陶元宝,说:“你咋就这么敏感呢?”

“是尤一手吧?”

柳叶梅心头一震,随即又摇了摇头,说:“不是……不是……哦,这么说,尤一手他知道那药的事了?”

陶元宝冷笑一声,说:“你柳叶梅真不够意思,我陶元宝可一直没拿你当外人,你倒是跟我捉起迷藏来了。”

“这么说你还真知道那药的事了?”

“还说我敏感,你比我还要敏感十分,不知道……不知道……真的不知道。”陶元宝头摇得像个拨浪鼓。

听话听音,再看看陶元宝一副遮遮掩掩、欲露故藏的德行,柳叶梅就断定:陶元宝这小子心里一定有鬼,那“蒙汗药”的事儿一定与他脱有关系。

可再说起这事时,他却闭口不言了,呆着脸,只管开自己的车。

转眼就到了医院,号也无需挂,陶元宝就直接把柳叶梅带到了二楼的妇产科,敲开了科主任办公室的门。

听屋里有人喊了一声请进,陶元宝便推门走了进去,冲着里面一个穿白大褂的女人说了一声:“冯姐,有个事过来麻烦您了。”

女人一笑,点点头,说:“进来吧。”

柳叶梅断定这个女人就是陶元宝说的妇产科主任了,看上去年近六十岁的样子,人白白净净,后脑勺挽一个发髻,显得很干练。

主任望一眼站在陶元宝,说:“你先到外面去候着吧。”

陶元宝笑着说:“她……她是我老婆。”

“那也不中,这是妇产科,男人不得入内,规矩,规矩你懂吗?”

从主任毫不客气的语气中,柳叶梅就知道她之前跟陶元宝并没有深交,只是眼熟而已。

果然,主任就问她了:“那人是你老公?”

柳叶梅慌乱地点了点头,目光躲躲闪闪着,不敢直视她的眼睛。

主任哦一声,就开始问诊了。

柳叶梅一时语塞了,竟然不知道该如何描述了。

主任一看,就沉下脸说:“这是女人的地盘,你扭捏个啥?还有什么不好意思说的?看你吧,怎么还跟个小姑娘似的?”

“主任,不是……不是我……”

“那是谁?”

“是……是我妹妹。”柳叶梅就把许翠翠说成了自己的妹妹,说妹妹被坏人强暴了,导致怀孕,因为怕传出去名声不好,就偷偷找了个土大夫给打了胎,结果到了第二天下面就肿胀起来了……

主任一听顿时勃然大怒,嚷嚷道:“你们这些人咋就这么傻呢?怎么好拿着女人的性命开玩笑呢?那些游医野大夫他懂个屁啊?简直愚昧,好了……好了……你回去吧,仅凭着你一张嘴,我没法下诊断,除非是病人亲自到场来,不然我是不会给下任何结论的。”

“主任,您就开开恩,破个例,给瞧瞧吧。”柳叶梅恳求着。

主任越发气愤起来,喝道:“我就弄不明白了,你说你们这些人了到底是怎么想的!是脸面重要呢?还是性命重要?简直是荒唐!无知!”

任柳叶梅苦苦哀求,人家就是不答应,拉着脸直把她往外轰。

柳叶梅被急得眼泪都快流出来了,极不情愿地走了出来,就在手握住门把手的瞬间,听见主任喊了一声:“哎,先别走,等一等!”

柳叶梅怔住了,直眼回望着。

“你回来吧。”妇产科主任补充一句。

柳叶梅转身回来,一脸茫然地站在那儿。

主任叹口气,说:“你别怪我凶,我是为病人担心,万一把身子弄坏了怎么办?”

边说边拿起了笔,在处方单上写了起来。

柳叶梅没有说话,静静地站在那儿,大气都不敢喘一声。

主任写完了,放下笔,把处方递到了柳叶梅面前,说:“先开点药带回去吃吧,如果三天仍不见效,就不要在家挨着了,知道吗?女人那事儿可不是好闹着玩的!”

“谢谢……谢谢您了主任!”柳叶梅接过处方单,感激涕零地道过谢,转身出了门。

陶元宝见柳叶梅走了出来,迎了上来,问道:“没啥事吧?”

“哦,没事。”

陶元宝打眼一看柳叶梅的眼圈红红的,就问道:“怎么回事?是不是得啥病了?”

“没有。”柳叶梅摇摇头说。

“那是她态度不好了?”

“不是……不是……那个医生挺好的啊,给看的也仔细。”柳叶梅说着便奔着缴款窗口去了。

等取完药后,柳叶梅对着早已候在大门口的陶元宝说:“你去忙吧,我自己步行回去就行。”

陶元宝脸一沉,说:“你这个女人,有时候就是让人捉摸不透,干嘛非要往人家热脸蛋上蹭个冷屁股呢?”

“不是呀,你不是忙嘛,不想耽误你太多时间,啥冷屁股热屁股的?这哪儿跟哪儿呀?”

陶元宝不再说话,拉开后车门,上了车。

见陶元宝发动了车,静静地候在里面,柳叶梅只得开门上了车,冲着陶元宝的背影说:“驴脾气啊!怪不得你老婆受不了。”

“你知道个啥,受不了的是我好不好?”陶元宝生气地回了一句,轻踩油门慢慢驶离了医院。

“不过,你老婆桂枝的确是够辣的,我算是见识过了,呛得慌。”

“还用说,麻痹滴,简直就是变态母夜叉,一点女人味儿都没有了。”

“还不是嘛,这回知道我为啥不想让你送我回去了吧?还不就是怕被那个母老虎瞧见嘛。”

“瞧见个屁啊,她都回娘家好几天了,临走时发毒誓不再回来了。”

“为何又吵架了?”

“没啥大不了的,都是鸡毛蒜皮的狗屁事儿,熊货,只是找茬闹腾呗,谁看着谁都腻歪。”

“那可不好,都到了这个岁数了,将就着一起过呗。”

“过个狗曰的,难啊!”陶元宝绝望地感叹道。

好长一段时间,两个人都没了话说,只有车轮摩擦地面的唰唰声。

车子驶出镇驻地的时候,陶元宝突然说:“柳叶梅,你陪我一会儿吧,哪怕只是说说话。”

话音里满含祈求。

“不行,今天不行,真的不行!”柳叶梅一听就急了。

“你急着回去干吗呀?”

“我真的有很重要的事情,必须急着赶回去。”

“你身体又没事,咱们再找个地方聊一聊,轻松一下,也算是给你压压惊,好不好?对了,就去上次去的那个山庄吧,你看怎么样?”

柳叶梅心里全在许翠翠那边了,哪还有心思玩儿,坚持着拒绝道:“我今天真的要急着回去,等以后吧。”

陶元宝突然沉下脸,可怜兮兮地说:“我这一阵子心情特别不好,特别郁闷,特别绝望,你要是不陪我,我真的就活不下去了。”

“你店里那么多人,还有那么多的美女,都是现成的,你找他们放松一回不就行了。”柳叶梅说完,坏笑起来。

陶元宝调侃道:“你以为我是条发情的公狗吗?大街上见到母狗,也不管是黑、是白、是胖、是瘦,只要看到长着狗x玩意的就拼着命地往上爬吗?”

柳叶梅被逗笑了,抿着嘴说道:“话可我不能那么说,无论如何你也比条狗强,至少还知道把衣服脱掉呢。”

说完爽朗地大笑了几声。

陶元宝也跟着笑了,说:“人跟牲畜就是有区别的,没有感情怎么行?有时候虽然身边的人越多,我就越觉得孤单,异常的孤单,总有一种被憋死、被闷疯的感觉。”

“感情是靠培养的,你现场培养培养不就得了。”

“瞎扯吧你,你以为都像我们呀,打小一起长大,两小无猜的,这种感情可是培养不出来的。”

两个人你一句我一句地聊着,柳叶梅猛然抬头一看,车已经驶向了另一条通往山野的小道,便惊叫起来:“陶元宝,你这是去哪儿呢?”

“前边山脚下有一片杨树林,足足有万亩吧,那个地方很安静,平常很少没人过去。”

“去哪儿干嘛?”

“呼吸呼吸新鲜空气,彻底放松一下,人家不都是张弛有度吗?咱也不能天天绷着,你说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