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八章 假戏真做/山野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陶元宝,我真的急着回去啊,等以后再找时间玩吧,好不好?”

“那你告诉我,你到底急着回家干啥?如果理由恰当,我就送你回去,不再缠着你。”

柳叶梅咬紧了许翠翠那事,就是不松口,憋得脸红脖子粗,直冒虚汗。

“说不出来是吗?那你就是有意躲着我了?”

“不是,真的不是躲着你,我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办,只是现在不便告诉你。”

“柳叶梅,今天就算是我陶元宝求你一回还不行吗?我真的是太寂寞了,本来今天你就是不找我,我也打算找你的,在我心目中,你才是我的红颜知己,跟你一起说说话,发泄一回,也好受一些。”

眼见着车已经驶进了树木参天的树林中,柳叶梅知道再坚持下去也没用了,只得听之任之,由他去了。

陶元宝把车停下来,回过头,望着柳叶梅说:“柳叶梅,你可千万不要生气,自从上次跟你亲热过一回后,我觉得魂都给你勾跑了,想收都收不回来了。”

柳叶梅低下头,红着脸说:“还说那次呢,你骗俺去考察,三考察两考察的,就考察到俺身上来了,亏你想得出。”

“那也是其中的一个考察项目嘛,你觉得那天我把你考察得怎么样?爽不爽?”

“去你的!就知道折腾人,都快把人给折腾死了。”

“看来咱还是有一定感情基础的,要不然是达不到那个境界的,跟你说实话吧,柳叶梅,都三十多年了,我可时时刻刻都想着往你的深处考察,可机会总是难得,所以才搞得我整天一副魂不守舍的模样。”

“就你会说,啥境界不境界的?你也就是会玩,比一般男人有经验罢了,就算你魂不守舍,那也是在女人肚皮上累的,与我有啥关系?”

对于陶元宝的花言巧语,柳叶梅心知肚明,但却不怎么反感,这点连她自己都说不明白,觉得有点儿费解。

“柳叶梅,你这么说就不怕伤我的心啊!白白枉费了我对你的一番良苦用心。这说明了什么?说明我们之间还缺乏沟通与了解,所以现在机会来了,我们要抓紧时间,进行深入了……”陶元宝说着,便推开了车门,从驾驶座上跳下来,麻利地拉开后门,钻进了车里。

柳叶梅本能地往后趔趄一下身子,但却无济于事,被陶元宝一双有力的臂膀紧紧地搂住了。

“别……别……”柳叶梅想挣脱,但动了两下,就觉得自己的筋骨被抽走了,软成了一团面,贴在了陶元宝的怀里。

陶元宝这时候就成了一头猪,嘴巴伸得老长,探进了柳叶梅散发着洗发水香味的头发里,不停地拱动着。

柳叶梅头脑还算清醒,软塌塌地说:“陶元宝,今天不行,你绝对不能沾我的身子。”

“为什么不行?”

“我正好在关键时候,会怀上的。”

“我就想让你给我生个孩子呢,生个大胖小子,一定非常非常的可爱,你说好不好?”

“不行,陶元宝,你狗曰的别胡来,会被人看到的。”柳叶梅用力往外挣一把,却被籀得更紧了。

陶元宝不说话,只管一下一下亲着柳叶梅白皙的脖颈。

柳叶梅被舔痒了,轻轻甩动着脖子,长长的秀发飞扬起来,万般柔情地扫在了陶元宝的脸上。

“柳叶梅,我真想发泄一回,实在受不了了。”

“陶元宝,你别这样。”

“真的想了,不信……不信,你摸一摸。”陶元宝咬着柳叶梅的耳垂说,一只手抓过了柳叶梅的手,按了上去。

陶元宝……你这个坏蛋……你……你听我说。”柳叶梅扭动着身子,俨然一条硕大的蛇。

陶元宝就像一匹脱缰的野马,根本停不下来。

柳叶梅心里想着许翠翠,哪儿还有心思惦记男欢女爱的狗屁事,不管不顾,猛劲咬了一口。

看来是把陶元宝咬痛了,惨叫一声,倒在了座椅上。

柳叶梅清醒过来,难为情地说:“陶元宝,我真的没那个心思,再说了,这光天化日的,咋好弄那个呢?”

“你……你还真咬啊?”陶元宝痛得嘶嘶吸着冷气。

“谁让你没数的,活该!我看看,咬你哪儿了?”柳叶梅说着,拿开陶元宝的手,这才看到,在他裸露的肩上果然有几个冒着血渍的牙痕。

“你就是个母老虎!”

柳叶梅笑了笑,说:“这一口我早就该咬你了。”

“为什么?”

“为了让你清醒。”

“我什么时候不清醒了。”

“你一直都不清醒。”

“我看是你自己犯糊涂,不知道该怎么去享受人生,整天把自己包裹的那么严实,就是老乌龟!”

“你才是老乌龟呢!”柳叶梅在陶元宝身上猛捶了一拳。

“啊呀!”

陶元宝夸张地叫一声,借势一把搂住了柳叶梅柔软的身子。

“草泥马的陶元宝!你死一边去。”柳叶梅一头撞了上去。

“哎哟!”陶元宝惨叫一声,倒在了座椅上,迷瞪了过去。

柳叶梅挣脱开来,见陶元宝一动不动,有点儿害怕了,轻轻晃了晃,“陶元宝……陶元宝……你醒醒……醒醒……”

“柳叶梅……柳叶梅……我好喜欢你……来……来……”陶元宝满脸谄笑,双眼紧闭,嘴里腻腻歪歪叽咕着。

我靠!

敢情他也“中招”了?

柳叶梅眼珠一转,慌忙解开了自己的衣扣,弄乱了自己的头发,斜倚在了靠背上……

陶元宝想过来后,哧哧一笑,说:“柳叶梅,你工夫真了得,硬是把我给搞晕了。”

“滚!狗草的臭流氓!”

“看看,这怎么吃饱了就翻脸不认人了呢?”陶元宝边说,边整理着自己的衣服。

柳叶梅心里面一阵灵动,狗杂种!让你想着占老娘的便宜,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假戏真做得了。

她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瞪大眼睛,一脸惊惶,问陶元宝:“坏了……坏了……你是不是放里面了?”

陶元宝咬着嘴唇,点了点头。

“麻痹滴!陶元宝,你这个死熊玩意儿,你傻呀,万一真的怀上了咋办呢?”柳叶梅哭丧着脸,大声骂了起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