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九章 神药的秘密/山野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陶元宝真的就傻傻一笑,说:“怀孕了好啊,我还巴不得呢。”

柳叶梅联想到了许翠翠那事,就冷起脸说:“你们男人都是一个德行,猴急着想做那事的时候,怎么都行,等吃饱了,就翻脸不认人了,更不要说是怀上孩子了,不吓得躲着藏着的才怪呢。”

“柳叶梅,我陶元宝可不是那种人啊,你如果给我怀上了孩子,我不但把孩子接纳过来,还给你一大笔的补偿金,你信不信?”

“你给座金山银山也没人敢做,哪一个女人会那么傻?为了给你生个孩子,自家的安生日子就不想过了呀!”

“犯傻不是?柳叶梅,你如果给我生了,我给你二十万,怕是你一辈子都挣不来那么多的钱,你说合算不合算?”

“去你的吧!你以为钱就真是万能的了,谁拿个脸面去换你那二十万?以后的人还做不做了?”说到这儿,柳叶梅赶紧穿上裤子,腰带都没来不及扎,就拉开车门,跳了出去。

陶元宝吃惊地问道:“柳叶梅……柳叶梅你干嘛呢?”边问边探头往外看起,只见柳叶梅蹲在车旁,急啦啦小解起来。

等柳叶梅撒完,重新上车后,陶元宝问她:“憋不住了?跐溜就跳下去了,我还以为是咋回事呢。”

柳叶梅微微一笑,说:“不懂了吧?这也是一种避免怀孕的好办法。”

“那也能避孕?”

“那当然。”

“又不是一条道,管个屁事儿,尽胡扯!”

“不跟你说了,说了你也不懂,简直就是对驴弹琴!”柳叶梅拢了拢凌乱的头发,对着陶元宝说,“现在满足了吧?试探了吧?那就回去吧。”

陶元宝嘿嘿坏笑起来,说:“好不容易得来这么好的一次机会,别急着走,养一养神,等攒足了劲,再来一次吧。”

“陶元宝,你还有完没完啊!我真的有急事呢,走……走……赶紧了!”

“那你告诉我有啥急事?我听一下,如果不是骗我,咱立马就走人。可如果理由不充分,咱就再玩一个回合。”陶元宝像个任性的大孩子一样。

柳叶梅哭笑不得,她看着陶元宝那执着的神态,突然就想起了不知道谁说过的一句话来:男人在女人面前永远是个长不大的孩子。

其实更确切地说,应该是想爬到女人身上,或者是已经爬到了女人身上的男人才是个长不大的孩子。

“找不出借口来了吧?”见柳叶梅迟迟说不出恰切的理由来,陶元宝便神气活现起来。

“是……是小宝老师让我去一趟,说儿子在学校惹祸了,本来今天早上就应该去的,却觉着身体不得劲儿,像是出了点问题,就急着先找你来看医生了。”虽然是撒谎,但柳叶梅却装出一脸认真的表情来。

“孩子还能有多大事儿?下午再过去就是了,那些臭老九就是事多,不理他还能怎么着?”陶元宝不以为然地说。

“不行,惹恼了老师会把孩子赶回家的,那可就麻烦了。”

“赶回来再送回去就是了,有啥大不了的?”

“你说得轻巧,孩子那么小,心理承受能力差,万一弄出个好歹来咋办?走,赶紧走,不能再拖了!”

“再玩一会儿,就玩一会儿嘛,好不好呀?柳叶梅同志。”陶元宝攥住柳叶梅的手,耍起赖来。

“你这人真是贪得无厌,再也不理你了!”柳叶梅板起脸来,边说边拉开了车门,做出一副下车的架势来,说,“你自己在这儿玩吧,我回去!”

“别……别……别……”陶元宝赶忙阻拦道,“好……好……咱这就走……这就走。”

柳叶梅话也不说,重新关上了车门,看着陶元宝坐到了驾驶座位上,一脸不舍地发动车辆,驶出了杨树林。

见柳叶梅一直绷着脸不说话,陶元宝就逗她说:“柳叶梅,你还真生气了?唉,白白跟你好了那么多回,说翻脸就翻脸,真不够意思。”

柳叶梅白他一眼,说:“谁翻脸了?明明是你不体贴人嘛,人家心里急得要死,你却死皮赖脸地没完没了。”

“这不是爱惜你嘛,好不容易逮着个机会,当然舍不得了。”

“哦,对了……”柳叶梅脑子里突然又冒出了尤一手使用“怪药”的事来,就问陶元宝,“陶元宝,我都快被闷死了,你就赶紧跟我说说那药的事吧。”

陶元宝手把方向盘,目视前方,没有回应。

“我怎么老有一种直觉,觉得你肯定知道那药的事儿,是不是呀?你告诉我,也好让我心里敞快些。”柳叶梅几乎是在哀求了。

陶元宝突然开口了,他低沉着声音问道:“柳叶梅,跟我说实话,你用过那种药吗?”

柳叶梅摇摇头,说:“没……没有……这个倒是没有。”

“那你怎么知道那药的?”

“是……是听别人说的。”

“听谁说的?”

“你就别刨根问底了,你如果觉得跟我柳叶梅还有那么丁点儿情分,就直截了当告诉我;要是压根儿就没拿我柳叶梅当哥们儿,那我也就不强求了。”柳叶梅满脸严肃地说道。

陶元宝沉吟了一阵,突然问道:“那药……那药是不是与尤一手有关系?”

“是!”

“那好,我就告诉你,不过你可一定要替我保守秘密。”

“你就放心好了,绝不会从我柳叶梅嘴里露半个字出去的。”柳叶梅信誓旦旦地说。

陶元宝说:“那药,的确是我帮尤一手买的。”

柳叶梅心里一顿,却没有表现出丝毫的惊讶,她淡淡地说:“看来我猜得没错,一上来我就有那种预感,觉得一定与你有关系。”

“为什么会你有那样的感觉?”

“因为咱们桃花村最有能耐、最有本事,也最有胆量的那个人就是你!”柳叶梅的话听上去褒贬皆含。

“切,你是不是觉得我像黑*道上的人了?”

“我才不知道黑道是个啥道呢,我只知道你上天入地、翻江倒海的,能耐大得了不得!”

“跟你说,其实那药吧,也不是你想象的那样,与国家查禁的那些毒品啥的不是一码子事儿,只是民间一些能人,根据祖传秘方自制的。”

“用来祸害人的药国家能不管?傻子才信呢。”

“也不是不管,是没法管,都是地下里交易,又抓不到谁,逮不着谁的,怎么管?我也是根据小广告上的电话给联系购买的,把钱打到人家提供的账号上去,货就发过来了,还是装在感冒药瓶里的,别人根本发现不了。”

“那种药是不是专门用来糟蹋女人的?”

陶元宝咧嘴一笑,说:“啥叫专门糟蹋女人?明明是为了让女人更舒坦,更受用的。”

“又在胡说八道!女人一旦沾上一点点,就晕过去了,就啥都不知道了,还受用个屁!尽着让男人去摆布,去糟蹋了。”

“其实这药吧,真的跟春药差不多,女人沾上后,就会神思恍惚,意识混乱,随着别人的诱导产生联想,之前的所有不开心全都没了,神仙一般飘来飘去,你说是不是很舒服?”

“人都昏过去了,还舒服个头啊!倒是由着你们这些臭男人去舒服了!这样的药还不算毒药?”

“怎么说呢,有些女人可就是喜欢那个滋味儿,享受那样的感觉。”

“你说的是那些**人,她们一个个全死了都与咱无关,可别用在本分女人身上啊,那不就是伤天害理了嘛!”

陶元宝侧过脸,瞥一眼柳叶梅,问道:“柳叶梅,你是说尤一手在女人身上用过了?”

“是啊,那个老驴!自打他老婆出了事,就扔给他儿子不管了,一个人在家想着法子的胡作非为,你倒好,还帮着他买药,我可告诉你,如果真要是闹出大乱子来,你陶元宝也脱不了干系,不信你就试试!”

“我也不知道他用来干坏事啊,当时因为找他联系北坡那块地皮的事儿,去了他家,他就跟我拉起了家常。拉来拉去,他就感叹说可能是上了年纪了,跟老婆连男女间的那事都做不了,说并不是自己不想,是他老婆那地儿冷淡了,没了水气儿,根本就办不成,白折腾,活受罪,就让我帮着给买点让女人来激情的药来。你说,我能不麻利的帮他买吗?毕竟我有求于他,只能遵命了。事情就这么简单,根本不存在啥不良动机,至于那药他怎么用,我就管不着了。”陶元宝一脸无辜地说着。

“我说陶元宝,你一点儿都用不着委屈,你说你不是个帮凶是啥?就等着警察找你吧,到时候就嘴硬不起来了。”柳叶梅黑起脸来。

陶元宝摇了摇头,感慨道:“尤一手这人啊,也真是够作孽的!”接着问柳叶梅,“那药……那药他用在谁家女人身上了?”

“这个你就别打听了,我也不会告诉你,你们可真够损的,差一点就闹出大乱子来,也该着他尤一手不倒霉。还有你,真要是出了事,你也照样吃不了兜着走,你信不信?”

“现在我可没辙了,又不好去把药给要回来。”陶元宝一脸无奈。

“这个老驴,可真够能折腾的!”柳叶梅骂道。

陶元宝抿嘴一笑,问:“柳叶梅,他尤一手不会也打过你的主意吧?让他得手了吗?”

柳叶梅不动声色地说:“你以为我柳叶梅傻呀!我跟他打交道是有自己的原则的,既不能让他沾了身,还不得让他一下子断了念想,这样他就能帮我拉几个驴粪蛋儿了。”

陶元宝冷笑了一声,说:“你这个女人,简直就是个狐狸精,可我觉得吧,你如果不答应他,他迟早会给你用那个药的,你信不信?”

“我早有防范了,去他家的时候,不吃东西,不喝水,也不用他家的毛巾啥的,我就不信了,那药它就能自己跑到我肚子里面去?”

“你就装清纯吧,我又不是感觉不出来。”陶元宝说着,嘿嘿干笑了两声。

“你感觉出啥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