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一章 挂在大门上的鸡头/山野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柳叶梅抬头望过去,见他个头不高,胖墩墩的身材,宽大的脸庞略显苍黄,一副宽边眼睛压在鼻梁上,鼻子都给压塌了半截。

他冲着柳叶梅拘谨地一笑,问道:“你就是蔡小宝的妈妈吧?”

“您是?”柳叶梅疑问道。

“哦,我叫周德兵,是蔡小宝的校长。”中年男人自我介绍着。

柳叶梅一听,心里一沉,便有了底儿,不等开口,就听校长接着说:“我是特地来登门道歉的,今天上午发生了一点小意外,吓到你家孩子蔡小宝,真是对不起了。”

“岂止是惊吓啊,你看看孩子刚进门时那个可怜样子吧,人没被打死了俺就算是烧高香了!”柳叶梅一脸阴沉,生气地说。

“对不起,都怪我考虑不周全,才出了这样的事情,是我失职啊!”周校长诚恳地说道。

“倒也是,明明知道她是个神经病,怎么好让她上课呢?”柳叶梅极力压制着胸腔间呼呼蹿动的火苗。

周校长深叹一口气,说:“不瞒你说,现在的山区农村小学的师资很匮乏,根本没人愿意来,我来之后,都到县教育局要过很多次人了,一直也不见调人过来。可孩子们的课总该上吧,实在没有办法,就把已经康复出院的孙秀红安排上岗了。一开始还好好的,谁知没几天时间,又犯病了,这才导致了不该发生的一幕。”

柳叶梅看着满脸歉疚的周校长,心就慢慢软了下来。

毕竟人家也是无辜的,也是有难处的,让孙老师上课那也是被逼无奈,都是为了孩子好。

再说了,孙秀红犯病属于突发,也怪不得人家校长,更重要的一点是,很大程度上,孙秀红是因为嫉恨自己,所以就把恶气发泄到了儿子身上,心火上升,诱发了病情加重……

“小宝妈,我来一是向你道歉,二来呢,是想把孩子接到学校去,你看合适吗?”

柳叶梅长吁一口气,动情地说:“周校长,看起来你是个好人,又亲自登门道歉,我也就无话可说了。说实在话,孩子一进门,我的心都碎了。他爸整天在外面忙,我一个女人家,孩子照料的的确也不够,实指望着老师们能帮着好好关照,可又出了这码子事儿……”说着说着,竟哽咽起来。

周校长赶忙表态说:“你放心好了,我保证以后再也不会出现类似的事情,一定把所有的孩子们都照应好了,让他们健康成长,学习进步。”

柳叶梅抬手擦了擦眼睛,点点头,说:“周校长,您是我见过的最好的老师,有了您这一番话我心里就踏实了。”

说完,她冲着里屋喊了起来,“小宝……小宝……快出来吧,校长亲自接你来了。”

小宝倒也乖巧,提着书包走了出来。

校长弯下腰,对着小宝说:“小宝,让你受惊吓了,校长我向你道歉了。可这事吧,过去就过去了,你就别记在心上了,毕竟孙老师是个病人,我已经安排人把她送医院了。你们班的数学课,我亲自来教,你觉得怎么样?”

小宝点点头。

周校长接着说:“我跟你一起去学校,再把你送进教室去,跟同学们说明一下情况,就啥事都没有了,你尽管安心学习就是了,好不好?”

见小宝再次冲着他点了点头,便牵起了他的小手,直起腰,对着柳叶梅说,“没事了,你放心好了。”

“谢谢……谢谢……谢谢您了,周校长!”柳叶梅被感动得泪水潸然,不住地点着头。

新校长的的登门道歉,让柳叶梅释然了许多,学校有了这么好的校长,再也用不着担心孩子的教育问题了。

她隐约觉得,这个新校长的调来,兴许与李朝阳有着某种关系。记得他曾经跟自己说起过,要想改变学校现状,就必须调一个好的校长来。

李朝阳现在就在县教育局工作,说不定还真是帮了大忙了,至少也是在幕后搞了一些小动作的。

想着这些的时候,她就拿起了手机,想着给李朝阳打个电话。

但最终还是没有把已经拨上的号码发送出去,她觉得不能再给李朝阳添乱了,那个县长的闺女实在是惹不起,不但自己惹不起,怕是连李朝阳自己也惹不起。

手握着电话傻了半天,直到脚下有鸡悠闲踱过,擦到了她的裤脚,才猛然想起丢鸡的事还没搞明白呢。

起身从袋里抓了粮食,撒到了院子正中,咕咕咕唤了起来。

等到鸡们摇头晃腚地奔了过来,低头贪婪地啄食着,她又开始点数了。

点来点去,点了不下数十遍,却仍不见那只老母鸡的影子。这才死心塌地起来,知道那只鸡铁定是遭贼手了。

柳叶梅不由得惊悸起来,一股凉气从脚底泛起,直冲头顶。

她觉得这鸡丢得的确有些蹊跷,说不定那个偷鸡的贼他压根儿就不是个人,而是个“鬼”,兴许就是在尤一手家门外看到的那个会飞的“鬼”。

她再也坐不住了,锁了门,脚不沾地地去了村委会。

村委会大院里站满了人,男男女女足足几十号,都在交头接耳地说着啥。

走近了一打听,才知道昨天晚上有好几户人家圈养的羊被盗了,并且盗贼手法高超,一点声息都没有,最可怕的是村西朱友东家,他家娘们儿明明就睡在羊圈里,醒来后,一睁眼,十几只羊就没了踪影,不翼而飞了。

好在没动她的身子,估计那贼人只好羊,不好色。

还有一户人家,连院墙都被拆了半截,屋里的人愣是没听到一点儿动静,一只怀了崽子的老母羊也毫不客气地被弄走了。

有人粗略算计了一下,一夜之间,整个村子就被盗走了近三十只羊,这还不算母羊肚子里的羊羔子。

一时间人心惶惶,疑云密布。

尤一手从办公室里走了出来,他站在月台上,对着惊魂不定的人们说:“大伙别着急,都已经跟派出所汇报了,说是马上派人过来,我估计着吧,也没大多指望,女人被祸害了那么多都没戏,更何况是些畜生了。都回去吧……回去吧,要想不丢羊,还得靠自己,回家把菜刀磨快些,拿在手上,蹲在羊圈里守着才是正事,就别在这儿闹腾了,闹也白搭,散了散了……”

有人喊了一声:“村里明明安排了蔡富贵值夜班,怎么还会有人偷羊呢?是不是尽在睡大觉了?”

“麻痹滴,谁……谁喊的?”尤一手脸色变得凶煞起来,扫视着下面的人,大声说道,“蔡富贵值班是不假,可他不是给你们看家守院的,他是在保卫村委会的安全,再瞎嚷嚷试试,老子毙了你!”

下面随即鸦雀无声,一帮子“喊冤叫苦”的人们稀稀拉拉垂头丧气走出了院子。

尤一手见柳叶梅仍站在院子里,甩一句:“你站在那儿卖模样呀?觉得自己挺好看是不?”

“老死货,就你嘴贱!”柳叶梅骂一句,抬脚跟了进去。

不等落座,尤一手就沉着脸问她:“家里没丢鸡?”

柳叶梅一下子愣住了,痴痴望着尤一手。

“发啥呆呀你,到底丢没丢?”

“你咋知道我家丢鸡了?”

尤一手拿出打火机,啪嗒啪嗒打了几次火,才把嘴上叼着的香烟点着了,猛吸几口,吐着烟雾说:“柳叶梅呀,村子里有鬼啊!”

“啥鬼?”柳叶梅被弄得云里雾里,蹙起了眉。

“奶奶个B的!”尤一手咬牙切齿骂一句,接着说,“那只鸡就挂在我家大门上,我能不知道!”

柳叶梅大脑一阵空白,浑身从头至脚瞬间凉了个透彻,嗓子眼里也像是被啥东西堵了,堵得死死的,几乎连气都透不过来了。

“瞧你那个死熊样子吧,不就是一只鸡嘛,又不是一具死尸!他奶奶个B的,闹鬼了这是……”尤一手恶言恶语发泄着。

抬头望一眼柳叶梅,叫魂一般喊起来:“柳叶梅……柳叶梅,麻痹滴,你被鬼捉去了是咋的?回来吧……回来吧,胆小如鼠的,咋干大事?”

柳叶梅回过神来,问尤一手:“你说偷羊的跟偷鸡的是不是同一伙人?”

“操,要不怎么说女人就是头发长见识短呢,傻瓜才那样想!”

“就这么个小村子,一个晚上能闯进那么多贼来?又偷鸡,又偷羊的。”

“你也不想想,偷羊的为的是啥?”

“还不就是为了图财嘛。”

“那偷鸡的呢?为什么偷了鸡不带走,不回家煮了吃,偏偏要冒险跑到我家,拴到我家大门上呢?你说他是为了啥?”

“倒也是,偷了我家的鸡,挂到了你家的门上,并且已经是连续两次了,这究竟是咋回事呢?”柳叶梅瞪大眼睛,傻傻地盯着尤一手。

“我觉得吧,有一点是肯定的,那就是偷鸡的这个人一定是我们两家,或者是你跟我两个人共同的仇家,最起码也是私下里跟我俩有过节、有摩擦的。”

“那会是谁呢?”

“又犯傻了不是?能让你一下子就猜出是谁,那他还敢干吗?”

“我觉着这事儿还是挺可怕的,你说是不是?”

“怕啥?他也就是杀鸡给猴看,还反了他了!还能杀人不成?”

见柳叶梅低头不语,尤一手就岔开话题,问起了许翠翠的事儿。

一听尤一手问许翠翠身体咋样了,柳叶梅火气就上来了,生气地说:“你还有脸问,人家都快被你折磨死了!”

“有那么严重吗?不就是把一个不成形的小人,从里面扒拉出来嘛,那还不是小事一桩嘛。”

柳叶梅变着脸说:“还小事儿呢,人家差一点把命都给搭上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