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二章 艰巨任务/山野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切,长得好看点的女人就是娇气,想当年,我老婆一连流了三个,愣是连庄稼活都没耽搁了。”

“你老婆被你折腾的那还叫人吗?简直就是个牲口,早就成了个造小孩的机器了。”柳叶梅翻着白眼说。

尤一手嘿嘿笑着,说:“你这张破嘴虽然损了点儿,但话听上去还有那么丁点儿道理,我家那娘们儿被我调教得那还真是没的说,规规矩矩,让她往东她不敢往西。这不,自打她被坏人糟蹋了,我就觉她烦,不愿意见她,结果呢,她就老老实实呆在了儿子那里,屁都不敢放一个。”

“我看你这人就是狼心狗肺,人家被坏蛋糟蹋了,又不是自愿的,你就烦人家了?你那不是往人家伤口处撒盐吗?”

尤一手冷冷地哼了一声,说:“反正她身子不干净了我就烦,就觉得恶心,还是离我远远的好!”

“你说这话不脸红呀?我问你,你弄脏了多少女人的身子?人家男人烦不烦?”柳叶梅目光灼灼地逼问尤一手。

“那可不是一回事儿,我们之间可都是情愿的,你说是不是?”

“就算是情愿的,那还有啥差别?身子还不是一样被你弄脏吗?”

“当然不一样,绝对不一样,硬来的跟顺从的那根本就是两回事儿。”尤一手恬不知耻地笑着说。

柳叶梅不想再跟他扯那些狗屁事儿,他那种人,骨子里就是个下三滥,跟他没道理可讲,但心里的火气还是呼呼的,一个劲地直往外蹿,干脆就拿着许翠翠那事发泄起来:“你这个老公驴,自己做下了孽,还得让我去替你受罪,眼瞅着那小媳妇下边堵死了,我跑前跑后的差点被急死,还跑到了镇上的医院找了大夫,死皮赖脸地去求医生,人家才骂骂咧咧给开了药。你倒好,没事人一般,在一边瞧起了热闹。”

“不是我不急,也不是我不担心,我也盼着她快些好起来,这事就算过去了。可这事时候,我能出面吗?”

“咋就不能出面了?”

“一旦出面,那不等于不打自招了嘛,你说是不是?”

“哼,我看你呀,以后还是对人家好一点儿,要不然人家会跟你没完!”柳叶梅威胁道。

“她一个小娘们家,能拿我怎么着?还反了她了不成?”尤一手目空一切地说。

“这事可不好说,兔子急了还咬人呢!你可别忘了,你那证据还在人家手上攥呢。”

尤一手这才噤了声,闷头抽起了烟。

沉默良久,他突然抬起头来,目光沉稳了许多,望着柳叶梅说:“其实这事吧,我也不是没想过,麻痹滴,还真有点后悔,不该耍这样的小媳妇。”

“这回知道拉裤裆了吧?”

“操,耍这样的小媳妇风险太大,人家毕竟没有生过孩子,那地茬还有大用处,咱给乱耕乱刨了,那可是很忌讳的事儿,万一被她家男人知道了,那可真就捅了马蜂窝了。”

尤一手说这些话时,柳叶梅从他眼神里竟然窥到了星星点点的慌怯和焦虑,就趁机吓唬他说:“你呀,早就该清醒了,也不是不知道,许翠翠家他男人,打小就是个愣头青,驴脾气,你可得防范着点儿,要是真让他知道了那些事儿,怕你这条老命也难保!”

“那倒不至于,我的命没了,他的命还能保吗?他又不傻。”尤一手的话里明显有着自我安慰的成分在里面。

“那可难说,现在的年轻人走南闯北的,见识多着呢,就算是他不盲从,不胡来,走正规的法律程序可行吧?他一旦把你给告了,那你尤一手可就真是晚节不保了,下半辈子恐怕就在大牢里打发了。”

“我就不信了,老尤我一辈子大江大河的都走过来了,还能在一条小阴沟里翻了船?”

“我觉得你还是小心些好,等吃了亏,后悔就晚了。”

尤一手后仰着身子,眯起了眼睛,像是睡着了。

过了好大一会儿,才直起身子,正经说道:“柳叶梅,我现在觉得吧,身边也就你这么一个信得过的人了,我今天求你一件事儿,你得尽快去帮我办了。”

“啥事?瞧你那脸色,不会是让我去杀人吧?”

“你把老尤看成啥人了?老子是毛病不少,可咱从来只想x人,不想杀人,性命关天,咱不干那些绝后的事。”

“那你说,想让我帮你干嘛?”

“你去把我家那条毛巾给拿回来。”

“哪一条毛巾?”

“就是那个小媳妇从我家偷去的那条毛巾。”

柳叶梅一听这话,心中一震,这怎么可能呢?那可是许翠翠不顾一切偷回去的铁证,有那件东西攥在她手里,她心里就踏实,关键时刻就敢跟尤一手这个老淫贼斗争一番。

如果没了,她肯定就觉得没了希望,自己所受的那些委屈,都是哑巴吃黄连的不白之冤了,连个反击的抓手都没有……

再说了,现在许翠翠把自己看做了知心朋友,当成了亲姐姐,自己又怎么忍心去把她推进无着无落的边缘呢?

想到了这些,柳叶梅弄出一副茫然无知的表情来,问:“毛巾,啥毛巾?”

“你装傻呀?”

柳叶梅摇摇头,叽咕道:“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啊。”

“我没告诉过你?”

“你糊涂了?啥时跟我说起过毛巾的事情了。”

尤一手就含含糊糊地把给许翠翠用药的事儿说了一遍,最后一再强调说:“我给她用那种药,只是想着让她更兴奋一些,更舒服一些,可没想到,她竟然就迷糊了过去,等醒来的时候就后悔了。”

“我看你就是坏了良心,那明明是毒药,咋好用在女人身上呢?”

“不是啊,电视剧里经常有人用的,那效果非常好,特别是女人,看上去美得上天入地的,满脸桃红色,哼哼唧唧,叫得那个好听,别提多美了。就连那天用在黄家小媳妇身上,效果也很好,她那个乖巧劲儿就别提了小身子摇摆着,不大一会儿就泉水叮咚响了……”

“打住……打住……你就别在那儿胡咧咧了,真不要脸!”柳叶梅毫不客气地打断了他。

“女人就那样,一旦舒服劲儿过去,就翻脸不认人了。”

“我看你天生就是个无赖,一说起那事了就眉飞色舞,这是办公室,万一被外面的人听见多不好。”

“操,用不着担心,这个屋子,我不招呼谁敢进来?这是规矩。”说到这儿,尤一手收敛了满脸的淫笑,正经说道,“那事就拜托你了,你可一定给我拿回来了。”

“你让我怎么拿呢?”柳叶梅一脸无奈。

“我不管你用啥办法,反正一定给我拿回来,要不然会后患无穷的。”

“这时候知道后患无穷了是吧?当时就别丧尽天良去做啊,既然做了就敢作敢当,也算是个爷们儿。”

尤一手叹一口气,颓然说道:“万一真的栽在一个小娘们儿手里,太不值了,所以才求你帮我一把嘛,看在咱俩老交情的份上,这个忙你可无论如何也要帮我。”

柳叶梅闷头思忖了一会儿,说:“这事吧,可真不是那么容易办,我一不能去逼迫,二不能去灭口,你让我咋弄?不过,容我好好想想,找个适当的机会,恰切的理由,让她自己乖乖交出来,你看这样行不行?”

尤一手摇摇头说:“看样子吧,让她主动拿出来是不可能的,不过不管你用啥法子,只要把事办妥就行了,事成后我老尤不会亏待你的。”

正说着,突然听到外面响起了汽车鸣笛声。

“一定是派出所的人来了。”尤一手说一声,起身迎了出去。

柳叶梅起身就朝外走,却被尤一手挡在了门口,对她说:“我手头还有要紧的事儿,你等一等,帮着派出所的人了解一下村里遭窃的情况。”

“我……我一个庄户娘们儿,这事怎么好掺和?你还是安排别人吧。”

“你看看你,怎么就这么不识相呢?你当干部的事儿上面都已经决定了,就算是先适应一下不行吗?”

柳叶梅还想说啥,话到了嘴边,不等说出来,派出所的人已经近了跟前。

打眼一看,正是上次来蹲点破案的小吴跟小胡,柳叶梅便冲着他们微笑着点点头,算是打过招呼。

进屋后,尤一手把村里羊只失盗的情况大概说明了一下,然后从抽屉里拿出了一张纸条,递给了柳叶梅,对她说:“这上面就是昨天失窃的那几户人家,你协助着两位警官去了解一下情况吧。”然后,又转上两位民警说,“今天县人大领导过来调研,我就不能陪你们了。”

两位民警跟尤一手寒暄几句,便随着柳叶梅去了失窃的几户人家。

挨家挨户转了一圈,问过一些情况,又拍了照片,然后就对柳叶梅说:“昨天夜里羊只失窃的不只是你们一个村子,附近还有五六个村子都有报案的,等我们并案调查后再跟你们联系吧。”然后开车疾驰而去。

柳叶梅点点头,无话可说,站在路口,目光呆滞地目送着那辆破旧的警车驶出了视野。

转身之际,她突然觉得心里空空落落,一片茫然。

漫无目的地朝村里走着,走了好大一会儿,柳叶梅猛然抬头,这才知道自己竟神使鬼差地来到了许翠翠家。

心里突然就有了一个想法:或许今天真的就能把尤一手那条染了毒药的毛巾给取回来。

到了许翠翠家,推一把门,关得严严的。

柳叶梅就想,这许翠翠还真是很听自己的话,让她关门她就关门了。

“翠翠……翠翠……开门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