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三章 智取罪证/山野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哦,是柳叶梅姐吧?你稍等,就来……就来……”许翠翠答应着,踢踢踏踏从屋里走了出来。

打开门后,一张有了红润之色的笑脸迎了出来,冲着柳叶梅说:“我就知道姐会来的,快进屋来。”

“可不是,一天不过来看看你,心里就不踏实。”

“那你就天天过来陪我,好不好?”许翠翠牵起柳叶梅的手往屋里走去。

进屋后,柳叶梅问:“你吃药了吗?”

“嗯,吃过了,都是及时吃的。”

“那就好,你觉得今天咋样了?”

“好多了,连走路都觉得不碍事了,跟以前差不多了。”许翠翠边说边大幅度扭了扭身子。

“光说不行,我得亲眼看看才放心呢。”柳叶梅说着,拥起她的胳膊就往里屋走。

“不用了姐,真的已经好了,让你看那儿,怪难为情的。”许翠翠面露羞涩地说。

“这时候你知道难为情了,前两天那个样子,可啥都顾不上了,连你那个地方我都亲手给你洗过呢。”

“要不……要不我怎么会把你当成亲姐姐了呢,真的觉得你是救了我一命似的。”许翠翠满怀感激地说。

“行了行了,既然都拿我当亲姐了,还跟我耍啥嘴皮子呢。”柳叶梅双手搂着她的肩膀,推到了床上,对她说,“把裤子脱了,赶紧的。”

许翠翠撅起嘴巴,满脸不情愿地解下衣服,慢吞吞褪到了腿弯处。

柳叶梅掰一下她的双腿,见根本打不开,就说道:“全脱了,黑咕隆咚的,这样咋看?”

许翠翠只得把一只裤管全退了,翘起一条腿,一只好看的脚丫子朝天挓挲着,撒着娇嚷嚷道:“看吧……看吧,这回让你看个够!”

柳叶梅玩笑着说:“这还差不多,姐又不是个男人,你怕啥?再说了,姐身上的零件又不不比你少,有啥见不得人的。”说完咯咯笑了起来。

“姐你笑啥?是不是笑俺长得难看了。”许翠翠不由得往里并了并腿。

“谁说你的长得难看了?”柳叶梅嗔怒着说,“跟你说句实话,你长得最好看,至少是姐所见到过的,里面最好看的。”

“还不都是那么一回事嘛,咋还有好看难看之分,俺才不信呢,姐尽拿好听的话逗俺开心。”

“真的,姐没骗你。”

“那就是说……就是说,姐看过很多了?”

“去你的吧,姐没事整天看些那个干啥?臊呼呼的,尽恶心人。”柳叶梅说着,俯下身,往里瞧着,果然就见里面好了起来。

“姐,咋样了?是不是真的好起来了?”

“好是好了,可还得注意点儿,千万别感染了。”突然又想起了什么,问她,“你觉得肚子里还有那种臌胀的滋味吗?”

“姐说的滋味是……”许翠翠是第一次怀孕,一时不知道从何说起。

柳叶梅就问她:“你现在还有恶心呕吐的感觉吗?”

“像是没了。”

“有就是有,没就是没,啥叫像是没了?”

“嗯,那就是没了。”

“还天天犯困吗?”

“天天睡,都睡过头了,不困了。”

柳叶梅这才释然起来,她觉得黄仙姑还真是有些能耐,轻轻松松就把许翠翠已经孕育成型的孩子给打掉了,过程中虽然也受了一些惊吓,但终归还是把根本问题给解决了。

细细想一想,这是许翠翠的幸运,也是他尤一手的幸运,同样也是柳叶梅自己的幸运。

总之,一场风波总算过去了,已渐渐趋于风平浪静之中。

“姐,好了没有啊?”叉腿平躺着的许翠翠见没了动静,喊了一声。

柳叶梅这才意识到自己溜神了,便掩饰说:“我细瞅了一下,好好的呢,你就放心好了,就像黄仙姑说的那样,明年一准生个龙子。”

“那敢情好,俺婆婆想孙子都快想疯了,见面就唠叨,恨不得让你弯腰就从地上捡起一个娃娃似的。”

“老人的心情可以理解,毕竟都那么一大把年纪的人了,说不定哪一霎就钻到地下去了,你说她能不着急吗?”

“是啊……是啊,这不是准生证批下来了嘛,等大黄牛回来我们就可以造小黄牛了。”

“大黄牛是谁?”柳叶梅好奇地问。

“还能是谁,俺家那口子呗,我给起的外号。”许翠翠娇滴滴地说道。

柳叶梅一听就外号,立即就联想到了男女那事儿,想必她家男人体质好,有能量,在玩那种游戏的时候又肯卖力气,再加上他又是黄姓人家的后代,所以就叫他黄牛了。

“姐,好了吧,我都躺半天了。”

“哦,起来吧……起来吧。”柳叶梅边说边把她扶了起来。

帮着许翠翠穿好衣服后,柳叶梅问她:“准生证拿到手了吗?”

“还没呢,只听那个老坏蛋说已经办下来了。”

“你见到那证了?”

“还没呢。”

“没见到那证,咱心里就还是没底啊,万一再有啥特殊情况呢?”柳叶梅脸上掠过几丝焦急。

“倒也是,可我现在怎么好去找尤一手问那事呢?都弄成这个样子了。”许翠翠为难起来。

柳叶梅紧绷着嘴唇,做出一副深思熟虑的表情来,想了一会儿,才抬起头来说:“我事先不是也跟你说起过嘛,事情既然已经到了这般天地,能忍则忍,万万不可把他惹毛了,因为咱以后还有很多事情都要用到他,毕竟实权在人家手里,你说是不是?”

“现在想想也是这个理儿,得罪了人家,就寸步难行了。”许翠翠情绪低沉下来。

柳叶梅安慰道:“你也别急,事情也没到不可收拾的地步,完全可以缓和下来。”

“怎么个缓和法?”

“不是还有你姐我吗?”

“可……可我都去骂过他了,还收了他的钱,怕是不好面对了。”

“小心眼了不是?没你想的那么严重,别看尤一手那人很粗鲁,实际上有时也是很有人情味的。就说你那事吧,后来我把他狠狠教训了一顿,你知道他咋说,他说都怪那丫头长得太好看了,自己就控制不了了,还说请你原谅。”

“可……可不管怎么说,他也不该给我用那种药啊!”

“这事你也是误会了,我都问过大夫了,确定那种药不是毒药,只是一种男女做那事时用的兴奋剂,只要用了那个,耍起来才疯狂,才有味道,才……才那个啥……那药是他跟老婆平日里用的,你想能是毒药吗?”柳叶梅把谎话说得振振有词,一点儿都不脸红。

“那现在该咋办呢?要不姐帮着问问吧,看看准生证到底办下来没有,好不好?”

“这事嘛,说难吧也不是很难,说简单吧又不是特别简单……”柳叶梅沉吟起来。

“他之前可都已经答应了的。”

“可这个期间你让他被动了,万一他就是卯上劲了,就是找你的茬,不给你办咋办呢?”

“要不……要不……我把钱退给他吧。”

柳叶梅摇摇头说:“钱是他自愿给你的补偿,那是你该得的,用不着退。只是,只是……”

“我都拿你当亲姐了,有话你就尽管说,别吞吞吐吐的,我知道你肯定都是为了我好。”许翠翠直爽地说道。

“那好吧,翠翠,我就直说了吧,你该把条毛巾还给他!”

“还给他?你说把那个差点要了我命的东西……还给他?”许翠翠似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惊讶地瞪着柳叶梅问道。

“是的。”

“不……不……不能还给他!”许翠翠拼命摇着头。

“翠翠,你理智一点儿,看得长远一些好不好?”

“姐,你咋就会这样想呢?”

柳叶梅冷静地问许翠翠:“我问你,你留着那东西有啥用?”

“当然有用了,他如果把我惹急了,我就拿那东西去告他,让他去蹲大牢,那是罪证。”

柳叶梅轻蔑一笑,说:“翠翠啊,你可真傻,真是个傻妹妹!仅凭那点东西,就能把他送进大牢里去?你也太天真了吧?我问你,那条毛巾能说明啥问题?谁能证明那东西就是他的,估计现在那上面全是你的手纹和体液,他尤一手也许连摸都没摸一把,警察破案那可是要讲证据的。”

“是他亲手递给我的,肯定会留下他的手纹吧?”

“你能肯定当时他手上就没垫东西?他尤一手可是个狡猾的老狐狸,这点心计他还是有的。再说了,我估计你当时一定也是慌里慌张的,肯定没有打眼细看,是不是?”

“是啊,他怎么递给我的我都忘了,拿到手里后,我又是擦脸,又是擦手的,还伸进里面擦了身子,可不都是我的身上的东西了。”

“再说了,他尤一手是谁?他是一村之长啊,还是县里的人大代表,镇上、县里都有熟人,就连派出所长都跟他称兄道弟的,你就拿这么点事儿能扳倒他?我看有些难,很难!”柳叶梅分析得头头是道。

许翠翠脸上的快活劲儿一扫而光,沉郁起来。

柳叶梅接着开导说:“其实吧,这几天我想了很多,前前后后为你做了打算。就那个破事吧,过去了就过去了,不要再想,也不要再提了。就当是做了一个梦,醒了就拉倒!你要知道,女人就是这样,天生就是受欺负的,不信你打听打听,全村有几个女人是囫囵的?又有几个去闹腾?就算是去闹腾了,又有几个闹腾出好结果的?没有,几乎一个都没有?”

“姐,那……那还能就白白让他占了便宜?那东西一旦交给了他吧,我就觉得空落落的了,啥都没有了。”

“没有不是更好嘛,清清楚楚,就像啥也没发生过一样。”

“可……可……姐,我就是觉得不甘心。”许翠翠哭丧着脸,明显有了矛盾的表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