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四章 哭啼的女人/山野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觉得吧,你这种不甘心纯粹是在感情用事,有点儿不计后果。我再给你细细分析一下,你也好知道,哪一头轻,哪一头重,然后自己来掂量。”

许翠翠乖顺地点了点头,像个听话的大孩子。

柳叶梅就一鼓作气,把能够想象得出来的厉害关系全都说了出来,语气不乏胁迫,但听上去却全都是向着许翠翠这边,她说:“如果是我,我就不跟你一个想法了,早就把那条毛巾送还给他了,第一,那根本就算不得是罪证,啥问题也说明不了。现在你肚子里的孩子没有了,就等于死无罪证了,连个在场的证人都没有,你还指望啥?

第二,你把那条毛巾留在家里,形式上那就是握住了他的罪证,这让尤一手很不舒服,他会觉得你是在威胁他,想以此置他于死地。这会弄得他天天都绷着神经,对你产生戒备,甚至直接把你当成了敌人,你想他会让你好过吗?不寻找机会报复你才怪呢!虽不至于杀人灭口,但大事小事给你家出难题,找别扭,那可就麻烦了;

这第三个吧,你把那东西留在家里,万一被你男人发现了咋办?

他会怎么想?

最直接的反应是,他会怀疑你,怀疑你在家不守妇道,跟野男人做下了见不得人的事儿。对于他的怀疑,你又百口难辨,根本解释不清楚。如果你把实情告诉他了,那后果就更加惨重了,他一个鲁莽的汉子,不去跟村长拼命才怪呢!万一真的豁出去了,气也出了,仇也报了,可到头来呢,人家毕竟上天入地,吃亏的还是你们;

还有一点,我去医院的时候顺便给问过医生,医生说了,那种药对身体有害,万一保管不好,气味跑出来,一旦被人吸进肚子里,很容易使人犯迷糊,会热血沸腾地想那种事儿,甚至连身上都痒痒得不行,就会不顾一切地想找男人。你说要是真那样了,你一个规规矩矩的小媳妇又成啥了?”

“姐,真的是那样吗?”

“姐良心还没坏到那个分数,骗你干嘛?你自己好好琢磨琢磨,姐说的这些话在不在理儿。反正姐只是帮你分析分析,具体咋办还得由你自己拿捏。”

许翠翠脸色越来越难看,几乎都快成土黄色了,她眼巴巴望着柳叶梅,满目乞怜。

“当然了,姐说得也不一定有道理,只是给你一些建议,你好好琢磨琢磨吧。”柳叶梅说完,顺手拿起了地上的扫把,里里外外打扫了起来。

许翠翠坐在墙角的一张矮凳上,发着愣,眼皮都不眨一下,像个活死人。

柳叶梅一言不发,只管忙活,帮她烧好了开水,又坐下来择韭菜。

择了没几棵,突然听到许翠翠开了腔,她声音低沉地说:“姐,你说得对,我听你的。”

“翠翠,姐可不是逼你啊,你一定想好了,免得以后反悔。”

“还有啥反悔的,你都分析得那么透彻了,留着才后悔呢。”许翠翠说完,起身走进了里屋,拉开了橱门。

柳叶梅心里一阵激动,但表面上却出奇地安静,一声不吭地继续择着手中的韭菜。

许翠翠把那个装着尤一手罪证的袋子找了出来,一只手捏着袋口,像提着一颗定时炸弹。

走到柳叶梅面前,直接递了上去,说:“姐,这事只得麻烦你了,我自己没法去还给那个死熊人。”

“谁叫我是你姐呢,应该的……应该的。”柳叶梅接到手里,远远避着,唯恐沾染到身上似的,接着问一句,“姐咋跟他说好呢?”

“我也不知道,姐比我会说,你自己看着办吧。”许翠翠低眉顺眼,随紧跟一句,“姐,你可一定别忘了准生证那事儿。”

“哦,忘不了,他不答应,我就不给他。”

“那你就去吧。”

柳叶梅胸口突然沉闷起来,一种莫名的滋味堵在了喉头,死死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她提着袋子,转身朝外走去。

等她一脚踏出了许翠翠家的院门,泪水竟然喷涌而出,一时间竟哭成了个泪人。

她找一处背静之地站住脚,默默地把该流的眼泪全流了出来,然后擦了擦眼睛,提着袋子径直朝着尤一手家走去。

柳叶梅边走边思忖着:自己咋就哭得那么伤心呢?

为了许翠翠的纯真幼稚?

为了尤一手的后患被解除?

还是为了自己的“足智多谋、两面三刀”?

而自己所做的这一切又是为什么呢?

归根结底是为了谁呢?

……

当柳叶梅兴冲冲来到尤一手家时,却扑了个空。

站在他家大门口,抬头望一眼高悬头顶的太阳,心想:都这个时候了,他会去哪儿呢?

难倒还在村委会不成?

于是她转身去了村委会,果然见尤一手办公室的门依然大敞着。

柳叶梅把袋子藏在身后的衣襟下,走了进去。

屋里有个女人坐在沙发上,低着头,不时摸着眼泪。

进屋站定后,才看清是刘清海老婆兰子。

而正在吞云吐雾的尤一手见柳叶梅进了屋,抬起头,面无表情地望了她一眼。

一间屋子里,只有孤男寡女两个人,而女人又在不停地抹着眼泪……

这说明了什么?

柳叶梅不由得心生猜忌:难倒他尤一手又把人家给搞了?

见柳叶梅满脸狐疑,就知道她把心思用那儿了,尤一手歪着头骂道:“操,怎么着,心眼又跑偏了是不?”

柳叶梅翻着眼白瞅他一眼,酸溜溜地说:“谁心眼跑偏了谁知道,蛆虫就是蛆虫,除了拱屎还能干啥?反正酿不出蜜来!”

“你这个赖娘们儿,就一张破嘴不饶人,也不分个青红皂白,乱说一气。”尤一手埋怨道。

“我就不信会冤枉你。”柳叶梅说着,转过身去问刘清海老婆,“兰子姐,咋了这是?谁欺负你了,跟妹妹说说。”

兰子哭得更凶了,一把鼻涕一把泪的,看上去很伤心。

柳叶梅又转向尤一手,目光像刀子一般瞪着他。

“柳叶梅你跟我瞪啥眼呀?放屁专找丑的怨是不?”尤一手苦笑着说。

“你……你是不是……是不是冒犯人家了?”

“柳叶梅你真可恶,都把老马我看成啥人了?是不是在你眼里我就猪狗不如了啊!”

“那她这是咋的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