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五章 奇怪的盗羊贼/山野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她咋了你问她呀,正巧你过来了,有些事我还不便问呢。”尤一手说完,闷头抽烟去了。

柳叶梅靠近兰子坐了下来,悄悄地把尤一手的“罪证”藏在了身后,安慰道:“兰子姐,还有啥大不了的事儿,用得着那么伤心吗?有话尽管对我说,我帮你出气。”

兰子抬起婆娑泪眼,望了望柳叶梅,哽咽着说:“柳叶梅,昨夜里……我……我遭事了。”

“遭事了?遭啥事了?”

兰子擤一把鼻涕,说:“家里进贼了,还……还把我给……”

“进贼了?丢啥东西了吗?”

“东西倒是没……没丢,可……”

“没丢东西不就得了,你还哭个啥劲儿?”

兰子带着哭腔说:“东西是没丢,可人丢尽了……丢大了……”说完泪如泉涌,顺着宽大的脸盘哗哗直流。

柳叶梅被说懵了,疑惑道:“兰子姐,你是不是……是不是被吓傻了?咋就胡言乱语呢,你家谁丢了?谁丢了?你家男人不是在外面打工吗?你儿子不是在城市里读大学吗?你一个人在家,这不也好好的待在这儿吗?还会有谁丢了?”

“我丢了……我丢了呀……妹子!”兰子拖着长声哭号起来。

“有话说话,这是你哭的地方吗?哭丧似的,烦不烦人!”尤一手抬起头,板着一张阴森森的脸,呵斥道。

尤一手的话像一把锋利的刀子,瞬间就把兰子的哭声给斩断了。

柳叶梅抬起右手,在兰子的后背上轻拍一把,说:“兰子,别怪村长发脾气,这是村委会,你哭哭啼啼的这算个啥事儿?连我一进屋都把事情想歪了呢,让路过的人听见多不好,一传十,十传百的,传来传去还不知道说成啥了呢。”

“我也不想哭,可就是忍不住,人都被吓疯了,身子也都被弄散了。”兰子手里拿一块卫生纸,抹着眼泪说。

“你静下心来,慢慢说给我们听,说出来会好受些。我们也好心里有个数,看能不能帮上你的忙。”

兰子擦了几把眼泪,刚想说,蔡富贵从外面走了进来,愣愣怔怔问了一声:“村长你喊我有事吗?”

尤一手说:“是啊,这不,村里又出事了,你过来听一下,也好写点报道啥的。”

蔡富贵说:“只是报道有啥用?倒是觉得应该从根子上治了。”

尤一手一瞪眼,问他:“你的意思是问题出在根子上了?”

“可不是嘛。”

“那你说说看,根子在哪儿呢?”

“我觉得吧……”

“蔡富贵,你给我闭嘴!先让兰子姐把话说完。”柳叶梅打断了他的话。

柳叶梅好像刚刚看到自己老婆似的,外头傻傻看了她几眼,说:“我这不是在帮着村长想法子嘛。”

“你闭嘴吧!还不到你说话的时候。”柳叶梅喝一声,又把视线转向了兰子,说,“兰子姐,你接着说。”

兰子蚊子哼哼一样应了一声,再抬头怯懦地望了一眼尤一手,然后慢吞吞地说了起来——

很长时间了,她就听外村的一个远方亲戚说,有一伙偷羊的贼很厉害,神不知,鬼不觉就能把成群成群的羊给偷走。

自己家养了九只羊,算得上是家里最值钱的财富了,为了确保不被偷走,一段时间里,她毅然睡在了羊圈里。

头天夜里,晚饭后起了风,她就找来了一块木板,放到了羊圈旮旯里,搭床被子就睡在了上头,羊群就在另一边。

也不知道睡了大一会儿,身上一阵阵发冷,心里也跟着烦躁,老感觉要出事似的,便爬起来,回屋拿来了一把菜刀,放在了一边,然后和衣躺下来,闭上眼睛继续睡。

这一躺下,可就踏踏实实睡了过去。

可谁知,睡得正香的时候,真就出事了,突然觉得有人解开了自己的腰带,正在使劲地往下褪自己的裤子。

当时她还以为自己是在做梦,就想着捏自己大腿一把验证一下。可谁知,搭手便摸到了一只硬梆梆的胳膊,吓得惊叫了一声。

不等爬起来,那人就抽回了手,不知道从那儿摸出了一把刀子,一把明晃晃闪着寒光的刀子,顶在了兰子的胸前,那刀尖都几乎都已经扎到了她的嫩肉里面去了。

兰子被吓得浑身僵硬,全身的汗毛都立了起来。

那人就继续脱她的裤子,一只大手就像铁钩子,三把两把就把她给剥光了,由于用劲过猛,那条穿了很久的贴身小衣服都给撕碎了。

那人倒是不急着干啥,而是趴到了她的身下,安安静静地吸着鼻息,感觉像是睡了过去。

兰子就纳闷他这是干嘛呢?自己明明很多天都没洗澡了,估摸身上的味道够难闻的。

可那人却不在乎,并且听上去吸得还很香,鼻子不停地吸溜吸溜,听上去有滋有味。

过了一阵子,那人就直接跪在了她的下边间,用膝盖顶开了她的双腿,力气很大,感觉整个人都快被撕裂开了……

这一回,兰子真心害怕了,有点儿绝望了,叹息一声,由着那人去了,反正都是一把年纪的人了,还在意那么多干嘛呢?

就算在意,那也没办法,因为那人一只手里攥了刀子,正抵在了她的胸口前,稍不注意就有可能刺进去。

那人闻过一阵后,突然把右腿一蜷,膝盖严严实实顶在了兰子腿间,先是一下一下撞击着,紧接着就直接用劲往里顶。

兰子木头一样僵着,只觉得那地方一阵凉飕飕的疼,可她不敢喊出声来,只得强忍着。

那人一直折腾着,一点都不歇气,直到把兰子弄得浑身燥热、着起火一般,他却仍停息,继续顶着,顶来顶去,兰子身子就水淋淋的了,也不知道是血水还是啥,反正是越来越多,到后来只听到了哗啦哗啦的水声……

兰子实在憋不住了,浑身直绷,喘息加快。

那人就更加疯狂了,直到把兰子折腾昏厥了过去。

等她醒过来后,忍着钻心的疼痛爬起来,看到自己上下赤溜,毫无遮拦,在黑乎乎的夜色之下白得瘆人。

她绝望地朝四下里观望着,却早已不见了人影。

兰子伸手去摸衣服,衣服也不见了,再看那把菜刀,依然冷冰冰地躺在撞击身边。

唉,都怪一时吓蒙了,那刀竟然没派上用场。

兰子后悔得要死,可也顾不上多想,忍痛站了起来,打眼一看,傻眼了,圈里的羊没了。

当她绕过碎砖块时,脑袋猛然大了起来——她看到,一个黑乎乎的人影就伏在羊群中。

听到这儿,柳叶梅忽的站了起来,惊呼起来:“啊!他竟然还在?又去偷你家的羊了?”

这时候的兰子已经成了一个讲故事者,面色平静,语气平缓,她没有直接回答柳叶梅的问题,而是缓缓地说道:“这个时候,我已经平静下来了,转身回去,拿起了菜刀,紧紧攥在了手里,高高举起,心想着,狗曰的你要是敢胡来,老娘就劈死你,可我突然觉得不对头,那分明不是个人,你们猜,看到了啥?”

“你看到啥了……看到啥了……”柳叶梅跟尤一手几乎同时脱口问道。

“我看到了我家的羊,一只都没少,全部都在,它们都乖乖地站在那儿,安静得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然后呢?”

“我更怀疑自己是在做梦了,就把手伸进了大腿根处,狠狠一掐,确实一阵实实在在的疼。”

“那你看到的那个坏人呢?他……他在干啥呢?”柳叶梅急于想知道结果。

兰子苦笑着摇了摇头,说:“那个人,哪有啥人呀,只是……只是他……他把我的衣服穿在了那只老母羊的身上,并且穿得齐齐整整,连袖子都穿到了羊腿上,特别是上衣,连纽扣都一颗没落地给扣上了。”

柳叶梅惊得大张了嘴巴,眼瞪得牛一般大,不停地吸着凉气。

“清海媳妇,你不会是在逗我们开心,给我们讲故事吧?”尤一手拉长了脸质疑道。

“不是……不是讲故事,是实实在在发生的事情。真的……真的村长,我怎么敢骗你呢!”兰子满面色凝重地说。

“老天爷来,那个人胆子也太大了。”柳叶梅唏嘘道。

“可不是,我当时还以为是看花眼睛了呢,等过去摸了摸羊身上的衣服,才知道这是真的。”

柳叶梅惊呼起来:“那还是个人吗?估计连神仙都做不出那种事来,他把人给玩耍了,还不急着走,竟然还不慌不忙地把人的衣服穿到了羊的身上,他究竟是干嘛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