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六章 奇怪案情/山野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想想都害怕,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这样做。”兰子心有余悸地说着,接着又补充一句,说,“老话说贼不空手,一点都不假,那人也一样,他虽然没有偷羊,却把我那条被撕裂了的小衣服给带走了。”

“真的带走了?他……他偷一条裤衩干嘛呢?”柳叶梅禁不住问道,脸上写满了惊疑。

尤一手忍不住插话说:“我咋就越听越觉得玄乎了呢!清海媳妇,你不会是受了刺激,发神经了吧?要不就是给吓傻了,在胡言乱语吧。”

“村长,我没神经,也没被吓傻,清醒着呢,真的!”兰儿急白了脸,不知该如何向村长证明自己。

柳叶梅瞪了尤一手一眼,指责他说:“你也真是的,人家受了那么大的委屈,遭了那么大的惊吓,你不但不安慰人家,反倒怀疑人家、刺激人家,还有没有一点人情味呀?”

“不是刺激她,我就是觉得她说得那事儿太离谱了,不像是真事儿。我老尤都活了大半辈子了,这可是头一遭听这样的古怪事儿,感觉不像是真的。”尤一手说着,又摇头晃脑起来。

“村长,如果我说半句假话,就让我出门撞南墙上,撞死拉倒!”兰子发起毒誓来。

柳叶梅忙安抚她说:“兰子,你也用不着发誓赌咒的,现在的人心复杂了,怪事也就多了,没啥奇怪的。只不过,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就要敢于面对,不要老琢磨了,拿得起,放得下,打起精神来过好以后的日子,好不好?”

兰子哭丧着脸说:“你说我现在该咋办?身子被弄脏了,不干净了,俺男人知道后会怎么想呢?肯定会嫌弃俺的。”

柳叶梅轻轻抚摸着她的后背说:“这事吧,你可要冷静对待,就拿咱们村来说吧,被无辜糟蹋的女人多了去了,还不都过得好好的吗?只要人还活着,没被弄残了,就是幸运的了。脏了身子算啥?只要心没脏就行,你说是不是这个理儿?”

兰子诚恳地点了点头。

柳叶梅接着说:“这事吧,你也别对外声张了,包括自家男人,直接不告诉他就是了。男人都是小心眼,他明明知道女人是无辜的,是受害者,可就是转不过那个弯来,接受不了,说不定就弄出个啥景况来,轻则骂骂咧咧甩脸子,重则离婚把女人扫地出门。”

说到这儿,她有意把脸转向了尤一手,恶狠狠地紧盯着他,那意思很明显,她在安抚兰子的同时,也在指桑骂槐戳他的软肋。

尤一手脸上的肌肉不动声色地抽搐着,闷下头来,紧盯着自己的脚尖,一声不吭。

“是啊,清海知道了,还真指不定会把俺赶出去呢,他那人本来就疑神疑鬼的,这回俺真被坏人耍弄了,他肯定会嫌弃俺的,不把俺揍个半死才怪呢。”兰子可怜兮兮地说。

“可不就是嘛,我的意思是你首先不要被太重的包袱,打起精神来,就当啥都没发生过。但以后一定要吸取教训,多长点脑子,无论如何要保证自身安全,最起码睡觉时要把门窗关紧了,可别再为了五只羊三只鸡的,就让坏人轻易近了身。”柳叶梅开导她说。

兰子不住地点着头,却突然开口说:“我都已经把……把实情告诉你们了,你们不会……不会……”

柳叶梅知道她是担心自己跟尤一手会把她遭凌辱的事给说出去,就向她保证说:“你放心好了,我们绝对为你保密,到此为止,绝对不会给你露出半个字去。若是嘴巴不严实,给你传了出去,就由着你来骂,你来打,怎么样?”

尤一手咳嗽一声,清了清嗓子,说:“村里出了这么多事情,我们村委也在积极想办法,打算拿出专门的人来值夜巡逻,也好让满村子的老老少少睡个安稳觉。”

“是啊,是该想想法子了,不能再让那些可恶的坏人这么嚣张了。”蔡富贵也跟着发起了感慨。

“哦,对了,富贵大兄弟,我求你一件事儿。”

“你求我?求我啥事儿?”

“你……你千千万万不要把我事儿写到黑板上了,那样的话,我就没脸见人了。”

“可……可……”

尤一手咳了一声,打断了蔡富贵后面的话,说:“兰子你放心好了,我不让写他是不会写的。”

“嗯,不写就好……不写就好。”兰子傻傻地应着,脸上的愁绪也渐渐散开,又听柳叶梅说了一些热乎乎暖心暖肺的话,这才站了起来,说:“那我就回去了……回去了。”

刚挪了两步,戛然止步,又转回身来,看了看柳叶梅,又望了望尤一手和蔡富贵,哀告道:“我求求你们了,可一定替我保密啊!千千万万不要把那些丑事传出去了。”

尤一手不耐烦地说:“你这女人,怎么就那么不相信人呢?你觉得我们是那种搅合是非的人吗?啰里啰嗦,真是个娘们儿!”

“这可是大事,天大的事啊!一旦让海子知道了,那就没有我的好日子过了。”兰子满脸凄楚地说。

“你要是心里不踏实的话,就干脆报案吧,让免得以后出了问题,你再埋怨我们。”尤一手冷着脸说。

兰子头摇得像拨浪鼓,连连说道:“不……不……不能报案,反正羊又没丢!”说完转身便走,头都没有回一下。

最后这句话让柳叶梅一阵心酸,由衷地可怜起这个女人来,从她的话里话外看,她已经在自我轻视了,甚至觉得自己连一只羊的尊严都没有了!

她静静地望着兰子的背影,发觉她的脚步凌乱不堪,每走一步都显得很吃力,像是两腿间夹着啥碍事的东西似的,身子一跛一跛,看上去很别扭。

尤一手呆着脸叹息一声,说:“我怎么就是觉得不对劲儿,刘清海家这娘们儿像是脑子真的出了问题,是不是被吓成神经病了?”

“你觉得她说的那些事儿都不是真的?”柳叶梅问。

尤一手说:“不太像,太离谱了,听上去有些假。”

蔡富贵插话说:“这还假的了吗?你们不会没有听出来吧,她这事儿就上一次曹家的遭遇差不多,是不是一个人干的呢?”

“对呀。”柳叶梅眼珠一转,说,“听起来还真是差不多,看来不是在编瞎话,看她走路的样子吧,好像真的被人祸害过,一点都不假。”

“你怎么就那么肯定?”尤一手问。

“瞧她走路的姿势没有,那步伐,那姿势,根本就不像从前了,这还不说明问题吗?再说了,她话说得也是有条有理的,头头是道,半点没有胡言乱语,思维是绝对没问题的。但从这些看,就假不了,半点都假不了。”柳叶梅表情认真地说。

尤一手咧嘴坏笑着,说:“倒也是,话说得一点都不混乱,刚才把她被坏人耍弄的过程说得那个仔细啊,真叫人受不了。”

“不过倒也蹊跷,她家墙那么高,坏人是怎么翻进去的呢?”蔡富贵自言自语的说道。

尤一手看他一眼,说:“要不这样吧,富贵你去兰子家看一下现场,有没有留下可疑的迹象。”

蔡富贵一脸漠然,说:“看了有啥用?”

尤一手说:“真要是有物证,咱可疑报案呀。”

“那好吧。”蔡富贵答应一声,就出了门。

柳叶梅望着蔡富贵的背影,叹一口气,说:“叔,你没觉察出蔡富贵有啥变化吗?”

“啥变化?”

“我咋觉得就跟变了个人似的呢?”

“操,是你变了吧?”蔡富贵望着柳叶梅,淫邪一笑,说,“有才的人都这样,说不定他是在构思文章呢。”

柳叶梅摇摇头,说:“不对,我就是觉得有点儿不对头。”

“别麻痹滴瞎扯了,赶紧说正事吧。”

“说啥正事?”

“我刚才说,兰子描述那事的时候太仔细了,就像在眼前发生的一样,你知道我听了后有什么感觉?”

“什么感觉?”

“觉得既害怕,又刺激,还真就把我都给说硬了,差一点就爆了。”

“人家在诉苦,你却起了坏心,良心让狗吃了啊!”

“也怪她,用得着说那么详细嘛,不让人想入非非是假的。”

柳叶梅呆着脸说:“你就没想过她为什么会说那么多,那么细吗?那是因为她信任我们,不是把我们当做一般的邻里看,而是把我们当贴心人、当主心骨看了!你知道她为什么这么看吗?”

“为啥?”

“就因为你是干部!是代表着一千多号人的干部,所以她才那么信任你,依赖你!”说这话时,柳叶梅表情越发庄重起来。

“柳叶梅,那你觉得会是啥人能做出那样的事情来呢?“

“还能是啥呢,不是个变态的色狼,就是个邪恶的魔鬼!”

“唉,村里还有这样的高手?”尤一手闷头抽烟,想了一会儿,突然抬起头,对着柳叶梅说:“我越来越怀疑一个人。”

“谁?”

“毛四斤!”

“你……你咋又想到他身上去了?”

“不是我想,是我心里一直就有个影子在晃,时不时就会冒出来,总觉得那小子不是一只好鸟。”

“放屁!”

尤一手抬头望着柳叶梅,说:“看人不能只看表面,很多人会伪装,善于伪装,你懂吗?”

“再怎么说,我也觉得他不是个坏人。”

“你这是在感情用事,知道不知道?”

“不可能……不可能,绝对不可能,毛家那小子哪有那个本事呀?听说自打上次跟癞皮狗打过一架后,很少出门,天天在家睡觉,睡得就跟个懒猫似的,连眼眶都青了,活像个大烟鬼,这么个人能闹出多大的动静来?再说了,他至于那么下作吗?”

“你怎么知道他不下作?”

“人家是个文化人,哪像村里的猫啊狗啊的,天生就肮脏。”

尤一手点燃一支烟,闷头抽了一会儿,喃喃地说:“我就是觉得不对劲,自打他回村后,就老发生一些奇奇怪怪的事情,还有他说得那些话,神神秘秘的,连别人背后做的事情他都知道,不得不让人怀疑他长着三只眼,三只手,你服不服?”

“得了……得了……你神经病呀,咋就胡乱琢磨起来了?他打小在我眼前长大,确实是个老实本分的孩子,也从来不见他跟女人做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就是把身子给他,人家都不稀罕。”

“柳叶梅,这么说,你亲自试过了?”

“你……你胡说什么呀?”

“你真的把身子给他试过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