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七章 贼人贼心/山野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胡说什么呀,我只是看那个叫曹山妮的女孩多次去找过他,看上去他一点都不稀罕。”

尤一手一撇嘴,说:“跟你说了,那只是外表,背后还不知道干些啥呢,你这小娘们,傻,真特马傻!”

“去你的!就你精明了,你好好看看,人家毛四斤是那种人吗?打眼一看就是个本分人。”

“你这个熊娘们儿,看事太肤浅,只看表面,不看内涵。”

“是你自己心里脏,看谁都不干净!”

“操,你是不是跟那个小杂碎也有一腿?背后里干过那种事吧?要不然怎么会老为他说好话?”

柳叶梅觉得他的话太刺耳,不想再跟他再说下去,干脆绕开了话题:“得了……得了……你就别胡乱琢磨了,我看你是急火攻心,烧糊涂了,先说说兰子那事吧,你说该咋办?”

“咋办?凉拌!”

“凉拌一种,那你说咋个办法吧?”

尤一手吐一口唾沫,说:“麻痹滴,一个老娘们家,不就是被摸了几把嘛,有啥大不了的?就她娇贵了,懒得管那些狗屁事!”

“你……你这是不作为知道不知道?”柳叶梅横眉瞪眼地说。

“咦,你还知道啥叫不作为?”尤一手盯着柳叶梅看了一会儿,然后说:“我说柳叶梅,我现在越来越觉得你真不是个一般庄户娘们了,讲道理一套一套,摆事实头头是道。你啊,简直就是一块天生的干部材料!这样的人不当干部,那简直就是浪费人才。”

一听尤一手夸耀自己,柳叶梅脸上掠过了一丝红晕,随回应道:“你就别光拣好听的说了,整天拿着当干部这事儿来诱惑我,都夸下海口好几个月了,我还是连个芝麻粒子的官都没当成,都觉得没啥指望了。”

“不是跟你说过了嘛,事情都已经定了,就等镇上下文公布了。”说到这儿,他突然又想起了什么,紧盯着柳叶梅问道:“对了,我托你的事情你办得怎么样了?”

“啥事?”

“就是……就是许翠翠那事啊。”

柳叶梅故意揣着聪明装起糊涂来,问他:“许翠翠她又咋了?是不是又来找你麻烦了?”

“你这熊娘们儿,想急死我咋的?我说的不就是……就是要回那条毛巾的事嘛!”

柳叶梅故意卖关子说:“翠翠家我已经去过了,你猜会是个啥结果?”

“啥结果?”

柳叶梅反手把那个装着罪证的袋子从身后拿了出来,说道:“你看看,这是啥?认不认识这个东西?”

“真的要回来了呀,你柳叶梅可真了不起!”尤一手异常兴奋,差点儿蹦了起来。

柳叶梅掂在手上,在尤一手面前晃来晃去。

“这回你可立了功了,给我,赶紧给我。”尤一手伸手去夺。

“你先别着急,我还有话要说呢。”柳叶梅又把袋子藏在身后,正色说道。

尤一手一愣,问:“你还想说啥?不会是借此来威胁老子吧?”

“你是土皇帝,谁敢威胁你呀?我胆子可没那么大。”

“你柳叶梅现如今可能耐了,哪还有你不敢办的事儿?说吧,有话尽管说,有屁尽管放。”

“事不多,只有两件。”

“哪两件?”

“第一件就是许翠翠那个准生证的事儿,你不是说已经给人家办妥了嘛,真的还是假的?”

“这个没问题,绝对没问题!材料都已经报上去了,就等证下来了。”

“还要人家等到多久?”

“这个可不好说,就看计生委的办事效率了。”

“看看……看看……还是没谱的事吧,你让我咋跟人家说?”

“急啥急?她男人又不在家,就算这会儿拿到手,也派不上用场。”

“人家啥时用是人家的事儿,与你无关。既然你已经答应了,只管快些给人家办就是。我可实话告诉你,这是许翠翠提的一个条件,我都已经答应她了,证办不下来,东西就不能给你。”

尤一手激动起来,噗噗拍着胸脯,说:“我尤一手说话算话,如果一个月之内办不下来,就让她去告我好了!”

“那好,空口无凭,你就把这话写张保证书给我。等我交到她手上,再把东西还给你,你看这样妥不妥?”

尤一手苦着脸说:“柳叶梅啊,你对我老尤也太不信任了吧,也太伤咱这一村之长的尊严了。”

“你还知道要尊严呀?在人家身上胡作非为的时候,咋就忘记了呢?再说了,你有尊严,人家就没尊严了?”

“你就别再提那码子事了好不好?你又不是不知道,人还不就是那么回事儿,不就是耍耍嘛,有啥了不起?”

“臭不要脸的,那玩意儿好随便耍吗?”

尤一手苦笑着,说:“男人就那样,一点惹火了,烧心烫肺的,哪还顾得了其他。”

“也就你没出息!上了那一阵子,就火急火燎,跟个畜生似的。说吧,你写还是不写?”

尤一手呆着脸,哗啦一声从面前的本子上撕下一张信纸,唰唰唰写了起来。

写好后,推到了柳叶梅面前。

柳叶梅拿到眼前一看,还算满意,便折叠起来,放进了贴身的衣兜里,说:“你等着,我这就给她送去。”

“你何必那么着急呢?”

“要不然人家心里面不踏实,思虑多了会得毛病的。”柳叶梅说完转身朝外走去。

“哎,你不是说还有一件事嘛,啥事?”尤一手喊住她。

柳叶梅站定,转过身来,说:“那一件是我自己的事,你也不能老打雷不下雨啊,闹得全村老老少少都知道我柳叶梅要当村干部了,等来等去却是一场空,你让我的脸面放哪儿?”

“又来了又来了,你让我咋说你呢?提拔干部是一件严肃的事情,又不是一句话就能定了的事儿。”说到这儿,尤一手叹一口气,颓然挥了挥手,说,“那你快去吧,快去吧,免得真把人家小媳妇急疯了。你的那事吧,我也不松气,这就回家找一下孙委员的电话号码,让他抓紧一些。”

“那好吧。”

“对了,你先把那个东西给我不行吗?”

柳叶梅想了想,说:“不行,等许翠翠看完纸条,点了头再说。”

说完走出了村委办公室。

一路小跑到了许翠翠家,柳叶梅先跟她谈了大概的情况,又让她看了尤一手的保证书。

“姐,你看这事不会出差头吧?”看上去许翠翠心里有些不踏实。

柳叶梅摇着头说:“没事,这一回肯定没事了,有了这张保证书攥在手里,他就不敢耍滑头了。”

许翠翠捧起了保证书,仔细读了一遍,然后对着柳叶梅说:“姐,既然你觉得没事,那就还给他吧。”

柳叶梅知道许翠翠多半是处于对自己的信任,心里暖乎乎一阵,又宽慰了她几句,就告辞回去了。

边走边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时间,见已近中午,担心误了小宝放学回家吃饭,就直接回了家。

进屋见蔡富贵正在西屋写东西,就问他:“你去过兰子家了?”

“是啊,去过。”

“看过现场了?”

“看了,没用,里里外外全是脏兮兮的羊屎,能看出个鸟来?”

“那怎么办?”

“没办法,只要是尤一手掌权,这个村子就不会太平,除非把他赶下台,要不然……”

“滚吧你,忘恩负义的东西!”

见蔡富贵没有回话,继续埋头写他的东西了,柳叶梅叹息一声,骂道:“我看你是傻了,真的傻了……”

柳叶梅叽咕着,去了灶台前,手忙脚乱做好了午饭,等着儿子回家一起吃过后,碗筷也没来得及收拾,便直接去了尤一手家。

因为尤一手的老婆这一阵子一直不在家,所以柳叶梅进出他家家门的时候也就少了些拘谨,脚步轻轻松松,就像进了自家一样。

正在一个人喝闷酒的尤一手见柳叶梅进了屋,抬头望一眼,说:“是不是那个小媳妇又出难题了?”

柳叶梅摇摇头说:“没有,人家开明得很,不会为难你的。”

“那就好。”尤一手欣然一笑,说,你坐下,陪我喝一盅吧。”

“我不喝,女人喝酒不好,人家会笑话。”柳叶梅拒绝道。

“你不喝是不是?那好吧,不喝就别争着抢着的当干部了。”尤一手沉下脸来。

“你又耍赖皮是不?这与当不当干部有啥关系呢?”

“这都不懂啊?当干部经常有酒局,今天陪镇上的,明天陪县里的,后天说不定就要陪市里的,那可都是上级领导啊,你不陪酒怎么能行?那还有法开展工作吗?”

“我就不信了,不会喝酒就不能当干部,这是哪门子规矩呢?”

“这不仅是规矩,也是当好干部的最基本的能力。你不喝是不?那就拉倒吧!”尤一手呆着脸叽叽咕咕说完,吱溜一口喝了下去。

“你就只顾喝酒了,还要不要这个?”柳叶梅拿出了包里的毛巾。

尤一手抬起略显红肿的眼睛望着柳叶梅,怀疑道:“对了,我还没验证一下呢,那究竟是不是我想要的东西。”

“你啥意思你?”

“她不会给调包了吧?拿一条她家的毛巾打发一下,把‘罪证”给我留下,那我可就白费心机了。”

柳叶梅生气地说:“你咋就老把人往坏处想呢?人家一片诚意,你却怀疑人家,简直就是贼人贼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