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八章 被迷魂/山野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尤一手抿一口酒,然后说:“不是我把她往坏处想,实在是这个世界上的好人太少。要不这样吧,你把东西拿出来,让我看一眼,确定是的话,我明天就去镇计生委给她取证去。还有你的事,刚才已经跟孙委员通电话了,他说已经开会研究过了,也就是这两天的事了。”

“你这人,怎么会这样呢?人家可没有你那么多鬼心眼子。”柳叶梅气呼呼地说着,双手颤巍巍解开了袋子,从里面拽出了那条宽大的毛巾,边抖落着边对着尤一手说,“你看看,好好睁大你的眼睛看看,是不是你家的东西?”

尤一手坐在桌前未动,睁大眼睛细细瞅了一番,说道:“这一面有点像,就是不知道里面了。”

柳叶梅就把毛巾翻转过来,抻直了亮给他,嘴上不耐烦地说着:“你看是不是?你看是不是?”

尤一手看过几眼后,点了点头说:“看起来还真像,是,没错,应该就是我的东西。”

“怎么会呢,许翠翠是个好女人,没你想的那么奸猾。”柳叶梅说着,又把毛巾重新装了起来。

“好了,柳叶梅,你也用不着生气,我不也是为了安全起见嘛。来,你坐下,陪我喝一杯。”

柳叶梅突然觉得头脑一阵发懵,口干舌燥起来,望着尤一手早已为自己斟好的一杯酒直咽口水。

“这酒不错,很香,很甜,来,咱们干一杯!”尤一手举起杯,热情相邀道。

柳叶梅脑子一热,竟真真切切地闻到了一股奇异的香味儿,坐下来,端起酒杯,跟尤一手轻轻碰一下,仰头喝了下去。

再一连喝下了两杯,尤一手就指着自己的嘴巴问道:“柳叶梅,你看我这儿像啥?像一朵很美……很美的花吗?”

柳叶梅凤眼迷离地望着那张皱巴巴的嘴,说:“嗯,像花,像一朵喇叭花儿,很美。”

“那你呢,像啥?像一只蜜蜂吗?”

“嗯,我是蜜蜂,是一只采花酿蜜的大蜜蜂。”

“我这花正怒放着呢,你就过来采蜜吧,不要错过了花期。”尤一手说完,猛灌了一杯酒,含在了嘴里。

柳叶梅果真就伸开了胳膊,做出了一副扇动翅膀的模样,靠近了尤一手,把嘴巴撮成了管状,探进了“花冠”中,用力吸咂起来。

随着“吱溜”一声,尤一手嘴里的玉液琼浆就被柳叶梅贪婪着吮吸进了进去,然后咕咚一声咽进了肚子里,回味无穷地感叹道:“真甜……真香……我还想吃……快给我……”

尤一手就如此三番地把“花朵”摇曳到“蜜蜂”跟前,任又香又甜的“花粉”陶醉了“蜜蜂”的芳心。

玩过了一阵子蜜蜂采蜜的游戏后,尤一手说:“花朵是开在田野间的,我想到你的山峰上去吸取水分。”

“山峰,山峰在哪儿呢?”

尤一手手指戳着她高耸的胸,说:“不是在这儿吗?”

满面桃红的柳叶梅呢喃着说:“是山呀,可这山不是谁都能爬的。”

说完用双手拽住衣襟,紧紧捂着。

“这山太美了,不仅仅有高山,还有河流,我口渴了,想喝水了,中不中,小蜜蜂?”

柳叶梅梦语呢喃,:“嗯,喝吧……喝吧……喝酒吧,河水响叮咚……叮咚……甜着呢,就跟添了蜜汁一样。”

尤一手喝一口酒,连声啧啧,看上去酩酊大醉了,仰身躺倒,一脸沉迷,自己把自己搞得山摇地动,风雨交加。

……

梦!

感觉着这的确是个梦!

两个人几乎同时醒来,面若桃花,微带甘露的柳叶梅望一眼还在沉睡的尤一手,羞赧一笑。

一抹微笑让尤一手感激涕零,他砸吧着嘴,啧啧道:“好一道春天的风景,山清水秀,暖风阵阵,真的醉煞个人了!”

“酸,真酸!牙都快给你倒下来了。”

“柳叶梅,你不会骂我吧?”

柳叶梅一脸愉悦的表情,笑吟吟地说:“骂你干嘛?你又没做啥,我也做了个梦,梦见自己去春游了,春天的风景可真美啊!”

“鲜花,蜜蜂,还有大片大片的原野,草地,泉水,真的让我着了魔,我都乐上天了。”

“好了……好了……别拽了,都快成酸秀才了,大白天价,万一有人来,瞧见多不好。”

“我这个家,除了你,谁还能有那个进去自由的权利?”尤一手说着,慢悠悠爬了起来。

“你就是这样,心情好起来,嘴巴就甜,一旦逆了你,翻脸就不认人,一点情份都没有。”柳叶梅埋怨道。

“操,你愿意我当着别人的面跟你黏黏糊糊、腻腻歪歪的?”

“那样是不好,可也不该时不时就甩脸子给我看吧?我把你当亲人看,可你呢?”柳叶梅娇嗔道。

“这你就不懂了,面色看上去是冷冰冰的,可内心里是火辣辣的,你咋就感觉不出来呢?”

“火热个屁!我觉得也就是游山玩水的时候火热,一旦冷下来,随即就熄火了。”

“跟你说实话,满天下这么多女人,我尤一手也就是跟你柳叶梅是动真情,用真心的,其他都他娘的……”尤一手话没说完,突然听到外面有人在敲门。

两个人一下子慌了神,手忙脚乱地穿了衣服。

尤一手边穿边走到了窗口前,干咳几声,冲着外面喊一声:“是谁啊?”

“叔,是我,我是郑月娥。”

一听是郑月娥,尤一手镇静了许多,他没好气地说一声:“大中午的,你叫啥门子呀?连个午觉都不让人家睡安稳。”

柳叶梅却不无醋意地小声叽咕道:“哼,这个时候来,肯定是有想法了,想挨枪子了。”

尤一手回头狠狠瞪了她一眼。

“叔,我有事找你呢,快开门啊!”

“啥事?是公事还是私事?”

“算是公事,也算是私事,你开门呢。”

“你说的这叫屁话!到底是啥事?”

“你开门吧,进去再跟你细说。”

尤一手回头望一眼柳叶梅,见她也正面色慌乱地望着自己,就知道她是有些不知所措了。他眨巴了眨巴眼睛,脑瓜一转,就冲着里屋挑了挑下巴,示意她进屋躲一躲。

等柳叶梅进了里屋后,尤一手就拉开了里屋门闩,踢踏着鞋走了出来,边走边骂骂咧咧:“这一阵子闲得难受了是不是?中午头还乱跑,一点规矩都不懂……”

到了大门口,他又极力装出一副睡眼惺忪的模样来,哈欠连天地开了门,朝着郑月娥打量一眼,不耐烦地说:“有啥事?赶紧说,我还得接着睡呢。”

“都啥时候了,你还想睡觉?我有很多话要问你呢。”郑月娥说着就抬脚往里闯。

尤一手赶忙挪一下身子,挡住了她。

“干嘛不让我进去,是不是屋里有鬼呀?”郑月娥目光往里打探着说。

“你除了会疑神疑鬼的还会干啥?”

“那为什么不让我进去?”郑月娥凶巴巴问道。

“你婶子又没在家,就我一个人。你一个女人家,大中午的钻进来,你就不怕别人说闲话?”

“这会儿你怕说闲话了?早干啥了?”

郑月娥一副横眉竖眼的模样,尤一手一看就知道她是有备而来的,肯定是心里装着啥化解不了的疙瘩。这个女人也不是个省油的灯,属毛驴的,不好惹,戗了她就会蹬鼻子上脸。

又想到了躲在屋里的柳叶梅,万一两只母狗聚了头,咬在一起,那可就不好收拾了……

想到这些,尤一手就缓下声音来,对着郑月娥说:“走,有话去村委会说吧,我正好有事要去处理呢。”

“这个时候你去处理个屁事啊?是想赶我走吧?一定是在耍滑头。”

郑月娥是尤一手的属下,又是他的侄媳妇,按理说她在尤一手面前该规规矩矩,毕恭毕敬的。

但由于他们之间有了那层不清不混,见不得人的关系,该有的伦理纲常也就放到一边了。所以这个时候的郑月娥才敢粗话连篇,撒泼放肆,而尤一手也根本拿她没办法。

“你小声点好不好?让外人听见多不好。”尤一手皱着眉说。

“你怕人听见是不?那好,你闪开,让我进了门再跟你说。”郑月娥执意往里闯。

尤一手张开胳膊拦着她,一脸诚恳地对她说:“月娥,你可别任性,你知道我为什么不让你进门吗?”

“你不说我怎么知道!”

“是村里有人告我们了。”

“告我们,我们还有啥好告的?”

“这事吧,镇上的领导都找我谈过话了,为了不影响你,我已经暗中找人摆平了,又是请客,又是送礼的,花了不少的钱呢。”尤一手一本正经地说。

郑月娥眉间拧着麻花问道:“你怎么越说越玄乎了,我们一没贪,二没抢的,有啥好告的?”

尤一手叹一口气说:“可别提了,我都快闹心死了。”

“啥事那么严重?你倒是痛痛快快告诉我呀!”郑月娥绛红着脸问道。

“有人写人民来信……说……说我跟你之间有不正当关系,说我们这是乱lun,是不要脸,还说,你现在的职务就是你用身子换来的……反正罪名给加了不少呢!”尤一手压低声音,苦着脸,把假话说得比真话都真。

“竟然有这事?是真的?”

“上面都找我谈过话了,这还会有假?”

“是谁告的我们?日他奶奶的,真该千刀万剐,不得好死!”郑月娥破口大骂起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