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九章 女人中招了/山野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尤一手“安慰”她说:“不过你就尽管放心好了,事情都差不多已经摆平了,伤不了咱几根毫毛。”

郑月娥大眼珠子一骨碌,豪爽地说:“有你我怕啥?让他们告去!爱咋着咋着……”

嘴上说着,转移了尤一手的视线,然后一转身,趁其不备,轻巧地钻进了院门。

“干嘛?干嘛呀你?回来……回来……”尤一手慌了神,紧跟在后头追了上来,一把拽住了郑月娥的后衣襟。

“大热天价,站在外头多热呀,进屋慢慢说。”

“那也不中!”尤一手朝屋里面望一眼,慌里慌张地说道:“你这个熊孩子,怎么就那么不长脑子呢?既然人家告咱们了,就说明人家已经抓住了咱们的把柄,还是有所防范好。谈话的领导都警告我了,说要是我们之间真的存在作风问题,后果可是很严重的。”

郑月娥停下脚,说道:“不就是那么点儿骚事嘛,还能有多严重?看把你吓成那个样子吧,敢做不敢为,还算个男人吗?”

尤一手仍然紧拽着郑月娥的后衣襟,眼看着一抹瓷白的香膀露了出来,都快把她的褂子给整个儿脱下来了,却仍不见她有停脚的意思,只得撒了把,紧随其后进了屋。

进屋之后,郑月娥一屁股坐到了沙发上,冲着满脸窘迫的尤一手横眉竖眼地责问道:“我问你,你是不是打算把我拿下来?”

“你啥意思?我怎么听不懂。”

“是装不懂吧?”

“你到底想说啥呢?”

“你是不是想把妇女主任的职务给我撤了?”

“谁又听谁背后放屁嚼舌头了?”

“是谁你就不要管了,你尽管跟我说实话就是了。”

“根本就是没有影的事儿,我有啥实话跟你说?”

“人家可跟我说得明明白白,清清楚楚,有理有据的,你就用不着跟我演戏了。”

尤一手又气又急,跺着脚大声问道:“你倒是痛痛快快地说呀,到底听别人说啥了?”

郑月娥毫不示弱地瞪着尤一手,质问道:“你是不是想把我撤了,让柳叶梅干妇女主任?”

尤一手一听头都大了,他忐忑地朝屋里扫了一眼,说:“妈了个x的!那不是扯淡嘛,根本就是没影的事儿,纯粹是在胡说八道!”

“你还在装,还在装!”郑月娥瞪眼扒皮地说。

“我装啥了?我用得着嘛。”

“哼,我早就听人说了,你都已经让柳叶梅直接插手村里的计划生育工作了,这不是明摆着让她取代我吗?”

此话一出,郑月娥显得越发悲愤。

尤一手如临深渊,惴惴不安,身上直冒虚汗。

他慌怯怯地望望郑月娥,再贼兮兮地瞅瞅里屋门,生怕柳叶梅气恼之极,按捺不住蹿出来。

一旦两条发了疯的母狗撕咬起来,那可后果可就难以想象了。

……

他搜肠刮肚、苦思冥想,脑子里面突然就蹦出了一个主意——

他转身取过了之前被柳叶梅扔在沙发一角的那条“毒毛巾”,递到了郑月娥的跟前,面露微笑,关切地说:“瞧把你给急的吧,都满头大汗了。来,自己擦一擦,然后跟叔慢慢地说一说,这究竟是咋回事儿。”

郑月娥面无表情地接过毛巾,想都没想就直接捂到了脸上,仔仔细细擦拭起来。

尤一手用一根手指挑着郑月娥递过来的毛巾,胳膊伸得远远的,小心翼翼地重新装进了袋子里,说:“你就是愿意听别人背后嚼蛆打屁,你也不动动脑筋想一想,我是你叔,能害你吗?真是不懂事儿!”

郑月娥没有回话,呆呆坐着。

“不管怎么说,咱们是一家人,我能害你吗?自己也不好好掂量掂量,尽特马胡乱琢磨,真拿你没办法。”尤一手边叽叽咕咕说着,边把袋子藏到了沙发内侧。

不等回转过身来,就听到郑月娥突然嘿嘿傻笑了起来。

尤一手扭头一看,见郑月娥已是脸色绯红,娇喘吁吁,正媚眼荡漾地紧盯着自己,燕语莺歌地叫了一声:“叔,我的好叔,我的亲叔,我又亲又爱的叔,你来呀……来呀……”

“郑月娥,你这是咋了?”尤一手明知故问道。

“叔,我想你了,想得不行了才来的。真的,不信你过来,摸一摸这儿,是不是真的。”郑月娥捂着自己的肥胸,肉麻地说着。

我靠,敢情是那药起劲了,真妈蛋的神啦!

尤一手不由得感叹道,都洒在毛巾上这么多天了,不但药效不减,并且见效时间还大大加快了。

“叔,我这里堵,堵得厉害,你帮我,疏通一下,好不好呀?”郑月娥身体摇晃着,看上去柔软无骨,翘起兰花指,风情万种地指着自己的下身说。

“天太热了,快些回家吧,我一会儿还要去办公室呢。”

“叔,我给我揉揉,给我揉揉吧。”郑月娥说着轻飘飘站了起来,脚步踉跄着走过去,一把攥住了尤一手的手,强拉着按在了胸上。

透过单薄的衣服,尤一手明显感觉到郑月娥的身子软绵绵的,肉感十足,并且还略显下垂,像是连罩子都没有戴。

这下他心里就有数了,郑月娥是早有预谋的,她趁着自己午睡的时候过来,为的就是拿身子来跟自己说事的。

回过头来想一想,尤一手也有很长一段时间没动郑月娥的身子了,这里面的原因很多,归纳起来有以下几点——

一是从碍于伦理道德的自我约束,毕竟她郑月娥是自己的侄媳妇,属于近亲血缘,互行肌肤之亲必有乱x之嫌,担心被当下人戳脊梁、骂亲娘,更怕被后人唾弃,遗臭万年。

二是因为有了柳叶梅的甘愿“奉献”,首先是她人长得比郑月娥好看,五官端正,皮肤白皙,身体胖瘦适中。

再就是她更体贴人,有女人味儿,调起情来也自然,好动不动就把人搞得上天入地的,中了魔法一样。

当然了,最重要的一点是她跟自己没有一丝一毫的血缘关系,粗略算起来,八百杆子都打不着,一起耍起来也就没了负罪感,算得上是轻装上阵,玩得更潇洒;

还有一点,就是郑月娥缺乏技巧,缺乏浪漫情调,不管男人怎么样,她基本就是一个动作,自始至终只知道四仰八叉,双眼紧闭,一声不吭,整个人就像睡着了一般。

一定程度上,就像一块木头,更像一具僵尸,不但兴致全无,甚至还时常产生恐怖的幻想,足足把人吓个半死。

这时候郑月娥被“迷药”熏着了,反倒有了往日难得一见的媚骨浪态,连那秋波荡漾的眼神也足以勾去男人的半个魂儿……

但尤一手还是极力克制着,他意识很清醒,知道柳叶梅就避在东屋的门后,屏声敛气盯着自己,无论如何也不能当着她的面去跟女人放荡胡来,更何况郑月娥还是自己的侄媳妇。

药效似乎已经挥发到了极致,郑月娥已经彻底坠入了酥骨柔情之中,她兀自躺到了床上,动手扯起了自己的衣服。

尤一手走过去,扯着胳膊把她拽起来,说道:“郑月娥你别胡来,这是在叔家,快回家去吧。”

郑月娥哼哼唧唧着,扭着身子挣脱,嘴里的浪声不绝于耳:“叔……叔……你以前不是……不是……老亲我嘛……来吧……来吧……我都受不了了……快点也叔……”

尤一手眼看着这样一堆热气腾腾的尤物,心里也禁不住痒痒起来,不停地吞咽着口水。

看来今天郑月娥这把火点燃了,想灭掉是不容易了,那个药劲来势凶猛,如果不帮她疏通一下经络,泄一泄火气,怕是半日都没法消停;二是自己也已经心猿意马,痴火狂燃,几乎就要失控了……

好在他还算理性,心里清楚得很,要泻火也得把柳叶梅打发走以后再说。

稍加思索之后,他弯腰把郑月娥拦腰抱起,艰难地往西屋里走去,嘴上气喘吁吁地说着:“走……到西屋里去……到西屋床上去……赶紧走……走……你听明白了吗?”

躲在东屋里的柳叶梅听得清清楚楚,她心里自然明白,这话尤一手是说给自己听的。

他是在提示自己,赶紧走,立马离开这儿。

透过门缝朝外望着,柳叶梅看到尤一手紧抱着郑月娥,身上的衣服都被扯皱巴了,白花花一片露在外面……

尤一手也一改常态,抓耳挠腮,看上去猴急得很,这个老东西一定是闻到了郑月娥的撩人香味儿,实在按捺住了。

好不容易把郑月娥搬到了床上,尤一手累得上气不接下气。

他回头望一眼,再听一听,却不见柳叶梅撤离的动静。心里就有些着急,刚想转身回去,催促她趁着郑月娥药劲正浓,赶紧走。但身上的那一处却猛然被一只软绵绵的手死死抓住了,一动就被扯得生疼。

他只得扒开郑月娥的手,小心地哄着她说:“郑月娥……郑月娥,你等着,我出去把门关了,马上就回来。”

“关啥门啊……快点呀……快点……好不好啊叔……亲叔……”郑月娥像个春夜里的母猫,喵喵乱叫着。

尤一手好啊好啊地满口答应着,转身快步走了出来,直接进了东屋,冲着避在门后的柳叶梅又是吹胡子,又是瞪眼睛,小心地说道:“赶紧了……赶紧了……你磨蹭啥呢?快走呀……快走……”

柳叶梅甩着脸子,气呼呼地说道:“我就是不走!就是不走!凭啥要我走?要走她走。”

尤一手明白她心里是咋想的,知道她是在吃醋,就苦着脸说:“你们这些女人就是小心眼儿,我不会动她的,不会动她一根手指头的,这样行了吧?你尽管放心走就是了,等你走了之后,我就让她回去,一定……一定。”

“她那个样子吧,你咋让她回去?”

“一会儿药劲就过了,你抓紧了,我的姑奶奶,求求你了,抓紧了,可可真是把人给急死了!”尤一手哭丧着脸催促道。

柳叶梅狠狠地在尤一手的胳膊山捏了一把,压低声音说:“你再敢上她的身试试,我不把你那个老树杈给砍掉了!”

“好好……瞧你们这些姑奶奶吧,一个一个的,可真是难对付……唉……”尤一手边说边拥着柳叶梅,往外推搡着。

就在这时,郑月娥却哼哼唧唧叫了起来:“快来啊……叔……你快些呀……我肚子里面都……都着火了……快来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