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一章 占住了主动/山野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郑月娥脸上白一阵红一阵,泪水在眼眶里打转转,她表情复杂地望着柳叶梅说:“叶梅姐,就算我以前做过啥对不住你的事情,你也不该这样,谁还不知道谁啊,心知肚明就是,用不着这样不依不饶的,你说是不?”

“哎哟,郑月娥主任你是觉得我过分了吧?可我觉得吧,我说的这些事儿,都是能拿到台面上来的,可你们呢?我看吧,就算是拿到台面上去,也只能叫人恶心!”柳叶梅的话说得硬梆梆。

尤一手忍不住开了口,他说:“好了……好了,柳叶梅,你这样可就不对了,的确是有点儿过分了,这样吧,先让郑月娥回去,有话咱们俩私下里说,你看中不中?”

说完对着郑月娥使了使眼色,说:“你回去吧,有些事儿我再跟柳叶梅解释清楚了,就没事了。”

郑月娥既羞又恼,却又无法辩驳,脸色煞白,拔腿就屋外走去。

“郑月娥,你先别走,我还有话要说呢!”柳叶梅断喝一声。

毕竟把柄攥在了别人手里,平日里耀武扬威、目空一切的郑月娥这时候却硬是没了脾气。

她站定了,目光散淡地望着尤一手,表情十分复杂。

柳叶梅发话了,她说:“郑月娥啊,今天这事吧,算我碰着了,也该着你倒霉。既然这样,我就把话痛痛快快地说出来吧,你不是口口声声说我我抢你的位子嘛,那我就跟你较一回真,当着村长的面,咱们把话挑明了,我还就是想当那个妇女主任,你觉得咋样?”

尤一手一听这话,心里七上八下,突然冷下脸来,冲着柳叶梅吼道:“柳叶梅你也别太过分了,得寸进尺了是不是?”

“不是我得寸进尺,是郑月娥逼我的。一开始我并没想怎么着,她自己倒是瞎琢磨了,四下里泼我的污水,说我豁上自己的身子让你耍,为的就是抢她这个位置。”柳叶梅说到这儿,偏过脸望着郑月娥,问她,“郑月娥,田大主任,你说我说得是不是实话?”

郑月娥抬起头,一副垂死挣扎的表情,叫嚣道:“你……你听哪一个表子养的嚼舌了?有本事你把人名给我说出来,说不出来就是你在胡诌八扯,血口喷人,姑奶奶跟你没完!”

柳叶梅冷笑一声,说:“这个还要我说嘛,你自己心里比谁都清楚。这不,身边就有现成的,问一下你叔,看他知道不。”

郑月娥果然就傻乎乎地回过头来,问尤一手:“叔,你知道不?我跟你说过那事吗?”

尤一手没有回答她,闷着头沉吟了一阵子。

终于,他的忍耐到了极点,猛然抬头,咆哮起来:“你们这些臭娘们儿,麻痹滴!就不知道让着点儿,闲逼浪肉地嚼舌板,真拿你们没办法,滚!都给我滚,滚得远远的!”

郑月娥一看这架势,被吓得直愣神,伸头缩脑灰溜溜逃走了。

柳叶梅也不好再说啥,翘腿坐在沙发上,目光呆滞地盯着门外。

尤一手背着手,气喘如牛,来来回回踱着步。

走过一阵子,他停下来,站在柳叶梅面前,埋怨道:“柳叶梅啊柳叶梅,你说你……你今天演的这算是哪一曲?成心让我难堪不是?”

“我还不是为了你好啊!”

“是啊,真心为了你好!”

“麻痹滴,亏你说得出口,你没把我气死就算不错了!平日里看你还算稳重,处事也圆滑,今天咋就撒起泼来了呢?”

“你咋就不知道孬好了呢?你觉得郑月娥这样对你好吗?你就没看出来,她是在成心拉你下水,想让你臭名远扬!”

“你也用不着把话扯远了,就算是我们搞了还有啥?自古以来,公公儿媳扒灰乱来的事儿多了去了,更何况她还是我侄媳妇了,不用白不用。”尤一手简直就是一副流氓嘴脸。

“你这个臭不要脸的!你也不想想自己的身份,你可是一村之长啊!在外头也算是个有头有脸、有模有样的人物,那样的脏事儿一旦传出去,你那张老脸往哪儿搁?还有,万一让镇上、县里的领导知道了,你这个村长还当个屁!一世英名不毁在你侄媳妇身上才怪呢!我要不是为了你好,才懒得撕下脸皮子来帮你搅合呢。”看上去柳叶梅说得语重心长,也很动情。

“就算是你为我好,也不该搞得这么乌烟瘴气的,让左邻右舍的听到多不好。”

“我不闹你能长记性吗?其实你跟侄媳妇这事我早就知道了,还亲眼目睹了一回,当时觉得吧,你可能也是一时兴起,或者是酒后乱性,一回半回的解解馋也就算了。可你倒好了,三番五次的没个够了。”

“你看到过?啥时候?”

“有一次你们在办公室里,院门忘记关了,我从窗缝里看到的,你看看你在侄媳身上那个卖力劲吧,简直丑死了,跟畜生没啥两样!”柳叶梅说着,堆出了一脸的厌恶相。

“操,不卖力,不卖力能行吗?你们这些熊娘们儿能乐意吗?我对你不也是一样卖力嘛,你还觉得不过瘾,弄出那个呼天抢地、要死要活的模样来,简直能把人给美死。”尤一手为了掩饰自己的尴尬,调侃道。

“你先别打岔,我今天实话告诉你,其实郑月娥在村里威信并不高,特别是在妇女面前,很多人都背后骂她,说她仗着你的权势,耍威风,使性子,没几个人说她好。”

“我也听说过,不过工作做得也还算好,没给捅大多娄子。”

“她工作做啥了?不就是喊喊人,传传话的,为村里的妇女们做了多少实实在在的事儿?我看你连一件都说不上来。这样的人当了干部,上不能为你减轻负担,下不能服务百姓,还不是白白占了那个位置?”柳叶梅讲得头头是道。

“柳叶梅,话既然说到这个份了,我也给你交个实底,其实吧,镇上领导们研究,是打算让你接替治保主任的,你却愣是瞅着那个妇女主任的位置不放,这就是你的不对了。”

“你也不打听打听,哪一个村子的治保主任是女人?那活儿压根儿就不是女人能干的活呀!”

“这你就不懂了,人家镇上的意思是,现在社会治安越来越复杂,治保主任这个位置很重要,粗粗拉拉的人根本就不称职。考虑到你们女人心细,做事热情,有耐心,想着先在咱村搞一个试点,选一个女主任,如果可行,村里的治安有了好转,那就作为正面典型进一步推广。”

“仅凭着一个女人的能力,想把满村子的治安搞好,很难!”

“难是难点儿,可你想过没有,一点有了起色,全镇、全县、甚至全市都来学习,把你当成了榜样,那你柳叶梅可就成人物了。”

“可是我还是觉得妇女主任那个位置比较适合我。”

“这个我说了可不算,就等镇上的决定吧。”

柳叶梅眼一瞪,嚷道:“我看你是有意袒护你侄媳妇,她除了让你耍着舒坦,还有啥好?”

“看看……看看……又来了不是?我跟郑月娥这码子事你以后就不要再提了,我跟你说,其实今天这事吧,也怪不得我,更怪不得郑月娥。一开始我是不想跟她那样的,只是为了让你脱身,给她沾了药,她才迷乱起来的。那种药吧,一旦沾染了,想不弄都不行,药劲它就半天消不了,所以我才勉强帮她消了消火,这也是被迫无奈,没办法的事呢。”

“得了……得了,鬼才信呢!”柳叶梅一脸的不信服。

“不信是不?要不你再亲身试一回,验证一下我说的是真是假?”尤一手又不正经起来。

柳叶梅连忙摆着手说:“算了……算了……你就饶了我吧,我可不想冒那个险。”接着正色道,“你以后把那药收紧了,别再乱用了,搞不好会出大问题的。我觉得那不是一般的药,邪道着呢!”

“啥呀,神经过敏了不是,我听说那也就是老祖上传下来的叫……叫啥‘合欢散’之类的药,只不过好像又添加了一点迷药,所以效果才出奇地好。”

“你呀,还是收敛些吧,别弄得自己晚节不保,人不人,鬼不鬼的,那就不值了。”

尤一手微微点着头,说:“我只跟你一个人说句实话,其实吧,说不定我这是一种病,也可能吧,是成瘾了,像我吧,打年轻时就当村干部,一辈子都是‘吃’着肉过来的,到了这个年龄,反倒收不住嘴了,下边那玩意儿莫名其妙就闹腾起来了,痒得要命,不找个地儿磨一磨就难受,就受不了。唉,说起来,也是挺折磨人的。”

“我看也是,你就是祸害女人成瘾了,都这么一大把年纪了,还没数,不是刹不住闸了是啥?”

尤一手嘿嘿一笑,说:“管它病不病的呢,我倒是觉得这也是个天分,是口福,很多男人不是年纪轻轻就不行了嘛,麻痹滴,我敢说,那就是命不好,眼瞅着好肉吃不下,你说那种滋味不是更无聊吗?你说是不是这个理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