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二章 老太太被打死了/山野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行了……行了,别扯这些没用的了,你下午不是要去镇上嘛,赶紧把那两件事给落实了。”

“嗨,你可能耐了!反过头来吩咐起我来了。”

“你还别说,再不把自己的腰带扎紧了,继续胡搞乱来的,没准我就把你给拿下来。”柳叶梅说完,掩面一笑。

“瞧把你美的吧,还想把我给拿下来?就你那小模样,也就配给我挠挠痒,你服不服?”尤一手一脸坏笑。

“你就没个正型,一辈子就那个熊样了。”

“柳叶梅,你还别说,全桃花村这么多娘们中,我还就服了你了,一挨身就酥酥软软,再特马壮实的男人立马就融化,那叫一个舒坦呢。”尤一手一脸馋涎地说着。

柳叶梅紧闭了嘴,没敢接话。

她心里明白,这种时候,一旦顺着他说下去,他非扑上来扒了自己不行。

见柳叶梅站了起来,尤一手问道:“你干嘛?”

“估计麦子熟得差不多了,去看一看。”

“急啥,离芒种还有半个多月呢。”

“今年雨水少,空气干燥,熟得早。”说完就朝外走去。

“嗨,你这熊娘们儿,抬脚就走,风风火火的,你等等我呀。”

“你又不是个小孩子了,还得手拉手牵着你呀。”柳叶梅嘴上这样说着,却还是立在门口等了起来。

尤一手披件短袖上衣走了出来,嘴上叽叽咕咕不知说着啥。

柳叶梅打眼一看,他竟然还穿着那条被郑月娥弄脏了的那条裤子,就喝了他一声:“你不怕丢丑我还怕呢,离我远点儿,越远越好!”

尤一手一愣,一头雾水地问道:“你啥意思?”

“低头看看你的裤子!”

尤一手这才恍然大悟,一脸尴尬地返回屋里,换裤子去了。

换好裤子出来,尤一手边锁门边下流地问:“柳叶梅,都是女人,怎么就不一样呢?”

“就知道啦荤话,咋不一样了?”

尤一手往柳叶梅身边凑了凑,低声说:“你不是也看到了嘛,郑月娥很脏,脏乎乎的,妈巴子个的,就跟浇了一碗粥似的。你的就不那样,透明洁净,就跟玻璃水似的。”

“这还用得着问了,我心里干净,身子就干净,她就不一样了,满肚子的坏水,满心满肺都是脏水,说不定本来就有啥脏病,被你那么一阵不管不顾的胡吃海塞,不就出来了吗?你说她能干净到哪儿去?”

尤一手脸色一沉,忙问:“你说会是啥病?”

“谁知道呢,应该不会是那种坏病吧,可也难说。”柳叶梅故作正经地说,说完扭头窃笑。

“怎么会呢?怎么会呢?你尽瞎说。”这样说着,尤一手的脸上却不易察觉地掠过了一丝悸色。

柳叶梅及时扑捉到了他表情的这一细微变化,旁敲侧击地说:“如果得了那种病可了不得,吓死人了。”

“怎么个吓人法?”

“还是不跟你说了,免得吓着你。”

尤一手直眉瞪眼地喊:“你倒是说呀,到底怎么回事?”

柳叶梅朝四周看了看,压低声音说:“如果真的染上那种病,一开始长疙瘩,流脓水,慢慢地会越来越严重,用不了多久,整个下身就腐烂了,直到烂成一个大窟窿,把人给烂死,吓人着呢。”柳叶梅说到这儿,表情凝重起来。

“你咋知道那么多?”

“是啊。”

“你怎么知道的?”

“那一年县妇联不是搞过宣传嘛,我去看过,怪恶心的,瘆得慌,回家很长一段时间都不敢挨近男人。”

“那你说,你说郑月娥会不会……会不会真是那样的病呢?”尤一手神色不安起来。

“谁知道呢,这个不好说,要到县里的医院细细检查才知道。”

尤一手不再说话。

柳叶梅说:“说这个老不死的,说不让你动她,你偏不听,万一感染上,受罪不说,还不被人耻笑死啊!”

“没事,你尽瞎说,她怎么会得那病呢。”

“我也没说就是啊,要是她真得了那病,你就死定了,我才不跟你挨这么近呢。”柳叶梅说着,故意往旁边挪了挪身子。

尤一手咧嘴一笑,说:“小娘们,你就说得玄乎了,就算是她得上那病,也不可能沾一下身子就被传染了吧?”

“那病还真就那么严重,沾一下就成,所以说嘛,以后还就得注意点儿,别随随便便跟女人玩那个了。”

尤一手一张灰突突的脸越发难看。

柳叶梅趁虚而入,故弄虚玄地渲染着性病的严重性,并一再劝诫尤一手要洁身自好,好自为之。

尤一手虚心地听着,不住地点着头,脸上时不时地还流露出了一丝焦虑和不安。

柳叶梅窃笑不止,这个耀武扬威、不知道天高地厚的男人,到底也有他的软肋,就这么轻易一敲,支撑着他的那股嚣张之气就没了,就瘪成了一个空壳。

两个人一路叽叽咕咕、神神秘秘地聊着,一会儿工夫就到了村委大院。

柳叶梅跟尤一手打一声招呼,说我要去看麦子了。

刚要转身,却突然看到蔡富贵神色慌张地从西边胡同口跑了过来,边跑边朝他们招着手,嘴里喊着:“快……快……村长啊……可了不得看,丁兆海家出事了……快……”

“看看你那个死熊样,别急……别急……慢慢说……到底咋的了?”柳叶梅没好气地呵斥道。

尤一手转过身来,问道:“丁兆海家出啥事了?”

“那个……那个……丁兆海……海……他娘……”蔡富贵上气不接下气地说着。

“你先别着急,喘口气再说。”柳叶梅走过去,在他后背上轻轻敲打着。

蔡富贵干脆一屁股坐了下来,呼哧呼哧喘了好大一阵子,才开口说道:“丁兆海他娘死了……死了……”

“咋死的?”尤一手跟柳叶梅异口同声地问道。

“是被……被打……打死的……”

“谁打死的?”

“她……她儿……儿媳妇啊!”

尤一手走过来,板着脸问道:“真的假的?”

蔡富贵仰起脸,认真地点了点头。

“她儿媳为什么要打死她?”

“吵架呗。”蔡富贵已经平静下来,边说边手撑着地站了起来。

柳叶梅问她:“为啥事啊,至于把人打死吗?”

“还能为啥,婆婆说媳妇养汉呗!”

“操,就为那么点破事就把人给打死了?”

蔡富贵像是被吓着了,目光呆直,回不过神来,僵硬地点了点头。

“看看你吧,还是个男人吗?”尤一手白他一眼,气呼呼地问,“丁兆海媳妇怎么就把婆婆给打死了?用啥东西打的?”

“好像是用鞋,一只黑皮鞋。”

“一只皮鞋能把人打死?”

“可不是,嘴里都出血了,黏糊糊吐了一地,人就直挺挺躺倒在地上了。”蔡富贵心有余悸地描述着。

“柳叶梅,你去看一看吧。”尤一手对着柳叶梅说。

柳叶梅脸一沉,说:“你拿我当傻子啊!没名没分的,我去算个啥,不去!就不去!”

“我让你去,你就尽管去,上头不是已经有你的名了嘛,只是还没公布就是了。”

“你是村长,这人命关天的大事你不去谁去?”

“我是个男人,那些婆婆妈妈的骚事,你让我一个大男人家怎么问?怎么管?还是你们女人家比较好沟通一些,你就别跟我拧了,抓紧了……抓紧了,这样吧,你跟蔡富贵一起去现场看一看,到底是个咋回事儿。”尤一手一本正经地吩咐道。

“这么大的事儿,你让我们两口子去处理,像个啥了?”柳叶梅面露难色地问尤一手。

“这个还不好说,你按套路来,先看看人真的死了没,如果还有气,有心跳,就抓紧联系救护车救人;如果人真的死了,就抓紧报案。”尤一手说完,凝眉一想,随更正道,“不,如果人真的死了,先不要报案,先告诉我一声,回头再做打算。”

“早知道不跟你一起走,偏就碰到这样的烂事,俺还急着去看麦子呢。”柳叶梅极不情愿地嘟囔道。

“柳叶梅……柳叶梅……你咋就这么不知轻重呢?是麦子重要?还是人命重要?你就别在那儿给我磨蹭了,去!赶紧去!”尤一手气得脸色通红,直着嗓门喝令道。

柳叶梅不再顶嘴,跟着惊魂未定的蔡富贵去了丁兆海家。

一进门,围观的几个女人往后退了退,闪出一条通道来。

走近了一看,老太太直挺挺躺在那儿,一动不动,满脸血污,嘴角还在冒着血泡,样子很吓人,看上去就是个死人了。

“快点……快点把她弄到树荫下,这样晒着咋行?还不晒死了呀。”柳叶梅望一眼身边的人说。

“她都那个样子了,谁还敢动?万一动出个好歹来,谁负责啊?”不知是谁回了一句。

柳叶梅蹲下来,手背放到了丁老太的鼻子下边,试了试,竟然还有微弱的气息,悬着的心便落了下来。

她招了一下手,对着身后的人说:“你们过来搭把手,把她抬到树底下去,快点!”

几个女人就凑过来,抱腿的抱腿,搂腰的搂腰,柳叶梅捧了她血糊糊的头,一齐用力把老太太抬到了树荫下面。

柳叶梅站起来,四下里扫视着,却不见丁兆海媳妇,就问:“于红艳呢?她去哪儿了?”

身边有人接话说:“见人被打死了,早就溜了,谁知道她去哪儿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