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三章 起死回生/山野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个熊娘们儿,心狠手辣,把婆婆打成这样就跑了?麻痹滴,连个畜生都不如。”柳叶梅骂完,又转过身对着蔡富贵说,“你去屋里舀点水,再找一条毛巾来。哦,别忘了兑点儿热水。”

蔡富贵没做声,回头看了一圈,见杨絮儿站在后头,就把她喊了过来,说:“杨絮儿,你帮柳叶梅搭一把手吧。”

杨絮儿应一声,小跑着进了屋,没多大一会儿工夫,就端着满满一盆水走了出来。

柳叶梅把毛巾浸到温水里面,用劲擦洗了一番,然后拿出来拧了个半干,敷到老太太脸上,小心地擦拭起来。

脸盆里的水一会儿就成了血红色,柳叶梅就招呼杨絮儿重新换了水。

等用完了三盆水后,才算把老太太的脸给擦干净了,柳叶梅扒开她的嘴,这才看到她的两颗门牙被打掉了,血就是从那里流出来的。

她擦干了手,把拇指压到了老太太的鼻子下面,用力按压着人中。

没几分钟时间,老太太嗓子眼里便发出了沉闷的哼唧声,手脚也微微动了起来,紧接着就爆发出了冲天的嚎哭声。

围观的女人们禁不住惊呼起来,一时间唏嘘一片。

柳叶梅跟杨絮儿一起把老太太扶了起来,边用力拍着她的后背,边说一些暖心暖肺的话来安慰她。

等老太太停止了哭声,柳叶梅又打发人去屋里倒了开水,先放到自己嘴下吹了吹,再让她喝起来。

老太太喝过几口水后,才慢慢安静下来。

柳叶梅对着围观的人说:“大婶没事了,你们都回去吧,也好让她休息一下,定一定神。”

一群人这才相继离去,走出了很远,仍能听到她们在议论柳叶梅,说她竟然还能起死回生,真是了不得,连声叫好,赞声啧啧。

“柳叶梅,俺可真服了,你啥时学的这些能耐呀?”杨絮儿也对着柳叶梅竖起了大拇指,夸赞起来。

柳叶梅淡然一笑,趴在杨絮儿耳朵上说:“啥能耐不能耐的,大婶只是气晕过去了,就是人家常说的那种‘老牛大憋气’,缓一会儿就好了。”

“那也不简单,女人家都胆子小,一般人早被吓得六神无主了。你倒是冷静,不慌不乱地就把人给救醒了。”

“来,你过来,你就别只顾夸我了,咱先把老人扶到屋里面去吧。”柳叶梅招呼道。

两个人把颤巍巍的老人搀进了屋里,又帮她脱掉了外衣,扶上床,让她躺下来。

柳叶梅把杨絮儿拽到一边,小声说道:“得想办法把她儿媳妇找回来,不然谁来照顾老人?”

“都闹成这个样子了,还能照顾她吗?”

“只要找回来就好办,让她当着咱的面给老人道个歉,估计也就没啥了。老人这边也不会不依不饶的,她跟儿媳妇拧下去有啥好?那可就没人来照顾她了,她能犯那个傻吗?你说是不是?”

杨絮儿点点头,说:“那我去找找看吧,估计这时候她心也悬着,不会走多远的。”

“嗯,你赶紧去打听打听,不把她找回来,咱俩都没法走,只能陪在这儿。”说完推了杨絮儿一把,自己又回到了老太太身边。

这时候老人已经完全清醒过来,紧紧攥着柳叶梅的手,老泪纵横,哽咽着说:“柳叶梅啊,多亏了你了,要不然……要不然我这条老命就没了,唉,呜……呜……呜……”

柳叶梅客套一句,然后婉转地问了她跟儿媳妇打架的情况。

老太太起身倚在了墙上,重重叹息一声,然后说:“孩子,你让我咋说呢,简直丢死人了。”

“婶儿,有啥话你就说出来吧,憋在心里更难受。你放心,我绝对不会给你露出半个字的。”

老太太抹一把眼泪,说起了跟儿媳妇吵架的过程——

今天上午,老太太娘家的一个侄儿来串门,说是来探望老姑,还带了一大包好吃的来。

老太太乐得不行,拽着侄儿的手就不让他走,说啥也留他吃饭。还把儿媳妇喊了过来,让她帮忙炒了几个菜,然后坐下来一起吃饭,儿媳妇还陪着客人喝了几杯酒,有说有笑都挺开心的,一来二去就多喝了几杯。

看来老太太侄儿酒量有限,饭没吃完,就有了醉意,看上去像是还醉得不轻,连坐都坐不住了,闭着眼睛直摇晃。

老太太就让侄儿赶紧躺下来睡一觉,等醒酒后再回去。

喝了酒的儿媳妇脸蛋儿绯红,两眼放光,她望着婆婆说:“你屋里就一张床,又那么脏,你让表哥怎么睡?还是去我屋里吧,西屋正好有张闲床,前天刚铺了凉席。”

老太太想都没想,就跟儿媳妇两个人扶着侄儿去了她的屋。

说是分家过日子,实际还在一个院子里,四间堂屋,婆婆住东头的一间,儿子儿媳住西边的三间。

老太太侄儿醉得没了形,几步远的路走得就踉踉跄跄、东歪西倒,娘俩儿好不容易才把他扶进了屋,抱到了床上,整个人就成了一滩泥,仰面朝天,呼呼大睡过去。

儿媳妇就悄悄闭了门,跟着婆婆返了回去,帮着收拾了饭桌。

婆婆边拾掇着,边叽叽咕咕指责侄儿没出息,非要喝成那个熊样子,丢人现眼的。

儿媳妇反倒通情达理地劝婆婆,说:“男人家喝点有啥呢?他这也是见到你了高兴,才放开来喝的。让他好好睡一会儿,再起来喝点水,就没事了,用不着担心的。”

婆婆就说:“那你赶紧倒点水给送过去,不喝水可不行,这大热的天,又装了一肚子酒,缺了水会伤人的。”

儿媳妇答应一声,拿起刚才客人用过的那只水杯,麻利地去了自己屋。

老太太也有些犯困,就半躺在床上犯迷糊。

就在似睡非睡的当儿,她却突然听到一阵怪叫声隐隐传过来,像哭又像笑,猫儿狗儿一样。

循着叫声,老太太猛然抬头,这才知道那怪叫声是从儿媳妇屋里传过来的,因为房梁上头是通着的,一点儿都不隔音。

老太太猛然意识到了出事了,出大事了,赶忙擦身下床,出了屋,蹑手蹑脚走近了儿媳妇的西屋,悄悄趴到了窗子上,透过明亮的玻璃,她看到了不堪入目的惊人一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