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四章 羞煞人的一幕/山野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说到这儿,老太太泣不成声,她双手拍打着床,拖声拉调地说:“我让她……让她给……给丢死了……这个……这个不要脸的……”

柳叶梅走过去,劝慰道:“您老别生气,慢慢说,说出来心里还痛快些。”边说边抚摸着老太太的后背。

老太太哭过一阵子,慢慢安静下来,咬牙切齿地说:“你猜都猜不到她在干啥。”

“她在干啥?”

“那个臊货她竟然骑在我那个混账侄儿的身上,裤子褪到了小腿上,该露出的都露出来了,就像在拉屎一样,还……还……”

柳叶梅依然心里已经明白是咋回事了,却还是忍不住问道:“还……还咋着了?”

“她还很卖力气地干着那活呀,俺那个天来,简直让她丢死了……丢死个大活人了……你说……你说……”

老太太脖子一梗一梗,像是被噎着了一般,脸憋得紫红。

柳叶梅赶紧转过身子,帮她捶起后背来。

过了好大一阵子,老太太才缓过劲来,咳嗽几声,接着说:“你说……你说她一个女人家……咋就那么没出息呢?要是男人主动些……还……还说得过去……可我看得清清楚楚……我侄儿是安安稳稳躺在那儿的……她竟然……竟然亲自下手给……给……哎呀……俺的那个天老爷来……丢煞了……丢煞了呀……”

“婶子,他们都喝醉了,头脑不清醒,所以就办了糊涂事儿,你也别太在意了。事儿都已经出了,再闹腾下去还有啥意思呢?”柳叶梅劝慰道。

“你才不知道那个没出息的,我都……都已经敲窗子了,她还……还不歇气,又恋恋不舍地蹿了好几个跳,那个下作样就别提了,听我喊得急,实在没办法,这才跳下床,穿上了衣服。”

“那后来呢?咋就打起来了?”

等老太太情绪渐渐冷静下来,攥着柳叶梅的手说:“那个不要脸的,她竟然还装得没事人一样,穿好衣服后,开门走了出来,问我一声娘你怎么不睡觉呢。我就气呼呼地骂她不要脸,她反倒装模作样地反问我她咋就不要脸了。”

“你不会老眼昏花的看走眼了吧?”

“看得清清楚楚的,这还有错。看她耍赖,我就进了她的屋,指着我侄儿的脏身子问她那是咋回事儿,她却说她不知道。我就走过去,晃醒了我侄儿。他醒过来后,一看自己的身子,顿时慌了神,急吼吼地就往外跑,转眼就没了踪影,八成丢得钻墙缝了呀!”

“婶子,这事吧,也不能全怪你媳妇,一来她喝了不少的酒,酒后乱套,人不都这样嘛。还有,那就是你侄儿……”

“我侄儿他咋了?”

“婶子,我话说直了你可不要不乐意,咱娘俩只是分析分析那事儿,可不能把罪都归在了一个人身上。”

老太太点点头,说:“没事,你尽管说……尽管说……”

柳叶梅接着说:“我觉着吧,兴许你侄儿他也是有意的,很有可能是一起喝酒的时候就对上光了,眉来眼去,你有情我有意的,就有了那样的想法,所以才弄出喝醉了酒的样子,到了西屋,然后才好到一块的,你觉得是不是这么回事呀?”

“不可能,我侄儿他一直是躺着的,连衣裳都没脱,他那个脏玩意儿都是被小骚货从里面拽出来的。再说了,做这种事,哪有女人在那么主动的,还骑在人家身上,你说是不是呀柳叶梅?”

柳叶梅脸微微一红,说:“婶子,现在的年轻人跟你们不一样了,手段多着呢,换着法子玩。”

“那也不是,一定就是那个小臊货勾引了他,我侄儿打小就是个好孩子,老实着呢。”老太太固执地说。

“婶子,你说男人要是没有那个想法,他身子能挺用吗?如果不挺用,还能干成那事吗?”

“这……这个……”老太太无语了。

“还有,你儿媳妇为什么会那么大的火气?还动手打你,说明你话说得过激了,惹恼了她,所以她情绪才失控了,你说是不是?”

“碰到这样的丑事儿,谁能不生气?不被气死了才怪呢!”老太太喷着唾沫星子说。

柳叶梅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地说:“婶子,你都这么一把年纪了,要往远处看。事情都到了这个份儿了,你就别跟儿媳妇拧着过不去了,这事闹大了还有啥好处?一边是你儿媳妇,一边是你亲侄儿,对谁都不好。再说了,这样闹来闹去的,你这儿媳妇不想要了呀,那你儿子不就成光棍了吗?那你咋办?谁来照顾你……”

“可我就是觉得咽不下那口气去,男人不在家,她竟然还偷……偷人,偷的还是我亲侄儿,你说这有多气人!”

“婶子,一定别置气了,给别人留条路,也是为你自己留条后路啊!千万别不管不顾地走了绝路,那样的话,你们这个家会成啥样子,你想过没有?既然日子还得过下去,那你就必须咽下这口气去。”柳叶梅推心置腹地开导着。

老太太长吁一口气,埋下头,不再说话。

柳叶梅知道她已被自己说动了心,接着嘱咐道:“一会儿你儿媳妇回来后,你就当啥也没发生过,以前咋样还咋样,千万别再闹腾了,好不好?”

老太太没说好,也没说不好,只是可着劲地唉声叹气。

正当柳叶梅搜肠刮肚想着再说些啥时,杨絮儿牵着丁兆海媳妇的手进了门。

老太太转过脸去,看都不看一眼儿媳妇。

于红艳搓着手,脸上的表情极为复杂——有羞涩、有愧疚、有懊悔、有怯懦、有无奈……

整张脸似乎都扭曲了,她冲着婆婆的背影呐呐地说了声:“娘,是我不对,不该……不该动手打你……你就……原谅我这一回吧。”

见老太太一直面朝着土墙,紧绷着脸,柳叶梅就凑到她跟前说:“婶子,儿媳妇都已经向你道歉了,你就原谅她一会儿吧,本来又没啥事,只是一场误会,过去就过去了,别再介意了,好吗婶子?”

老太太这才极不情愿地轻轻哼了一声,脸上却还是冷冰冰。

丁兆海媳妇听柳叶梅说只是一场误会,心里便宽慰了许多,她猜想婆婆肯定是没有把自己的丑事给透露出去,心里竟涌起了些许的暖意,冲着婆婆和风细雨地说:“娘,您大人不计小人过,这回我错了,以后一定改,保证不再惹你生气了,好好过日子,好好孝敬你。”

老太太这才扭过脸,冷着脸说:“这话可是你当着两位嫂子的面说的,有她们作证,如果以后再做出啥出格的事来,我可饶不了你!”

丁兆海媳妇连连点着头,是啊是啊地满口答应着。

见事态已经平息,婆媳俩也基本和解,柳叶梅又各自叮嘱了一番,然后才跟杨絮儿一起,告辞离开。

出门不久,杨絮儿突然问柳叶梅:“丁兆海媳妇咋就把婆婆往死里打呢?多大的事啊,为嘛那么狠心?”

柳叶梅反问一句:“我哪儿知道啊,你没问过于红艳?”

“问了,她不说。”

柳叶梅思忖了一番,本想把实情告诉她,却想到自己已经在老太太面前许了诺,便又把滑到嘴边的话头咽了下去。

但内心里却不平静,她突然觉得于红艳其实也挺招人可怜的,她那样做,也许是饥渴之极,实在难以忍受了……

与杨絮儿分手后,柳叶梅先去了自家麦地。

由于前些日子灌了水,麦子长势喜人,麦秆笔挺,粗粗壮壮,麦芒齐刷刷支楞着,随风摇摆,发出唰唰唰的声响。

整块地里看了看,见满地的麦子依然泛着青,柳叶梅就知道离开镰的日子还有一段时间,这才翻身走了回去。

也许是心事装得太多,柳叶梅一路上心神不宁,恍恍惚惚,连脚步也变得轻乏无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