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六章 酒能助兴/山野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柳叶梅打眼一眼,就知道是村长尤一手,就夹着嗓子小声说:“这时候你咋来了?”

“咋我就不能来了?”

“跟你说了那么多话,算是白说了,你可收敛点儿,别再拿个脸当腚使了,你不怕我还怕呢。”

“怕啥,又没人看到。”

“我儿子在呢。”

“又在瞎说,我亲眼看到他去了二奶家才来的。”

“说不定还回来呢。”

“回来再说,一个小孩子还不好哄的,一句话就打发走了。”

“你又不是不知道,说不定啥时杨絮儿就会过来,她时不时地就来我家睡觉,你说万一被她遇到,多不好?”柳叶梅的话听上去有些急躁。

“没事,我有办法。”

“有办法个屁!你就不怕蔡富贵堵你的门子?”

“没事,我已经打发他去镇上办事了。”尤一手说着,返身出了门,顺手轻轻把门带上,咔嚓一下就把外面的锁给锁上了。然后,双手扒着墙头,用力一撑,笨拙地翻墙进了院子。

不等柳叶梅说啥,身子早就被尤一手裹夹了,抱进了屋里。

尤一手的怀里暖煦煦的,一股很冲的男人味儿瞬间就把柳叶梅熏得轻飘飘起来。

她轻声说道:“我看你,越来越不像个村长了。”

“哪像啥?”

“倒像是个贼了。”

“咋就成贼了?我是来找你谈工作的。”

“谈工作用得着这样偷偷摸摸的吗?”柳叶梅转身关了屋门,用力把门闩插严了。

尤一手搂着她的肩膀说:“说实话,我今天晚上还真是公私兼顾。”

“咋个公私兼顾法?”

“公事嘛,有好几件,要跟你交代一下。这私事嘛,就是想跟你亲热亲热,到明天就没这份自由了。”

尤一手嘴上说着,一双手早就摸上了柳叶梅,在那两处软绵上揉捏起来。

“你就是恶习不改,吃顺嘴了不是?”

“可不是,就你的解馋,一天不吃就想得慌。”一双粗啦啦的大手越发卖力起来。

柳叶梅似乎被捏疼了,鼻腔里哼唧了两声,接着问他:“对了,你说明天就没自由了,咋就没自由了?”

“我从镇上回来的时候,接到儿子电话了,他说明天把老太婆给我送回了。你想啊,她一旦回来,我可不就得稍加防范了嘛。”

“我就没觉得你防范啥,根本就不把人家放在眼里,哪还是你老婆,简直就是个摆设。”

“那是因为心思都在你身上,都在你这儿……这儿……”

“别这样,刚天黑呢,先说正事儿。”柳叶梅扭动身子挣脱着。

“先把火泄了,我们再慢慢说,一夜的工夫,长着呢。”尤一手那肯松手,满把死死握着。

“对了,你不像听听丁兆海她娘那事吗?”

“对了,你还没向我汇报呢,那老太太真的被打死了吗?”看来尤一手早就把那事儿抛在了脑后。

“你放开,放开我告诉你。”柳叶梅抓住尤一手的胳膊往外拽着,把自己的皮肉都扯得生疼,禁不住吸溜吸溜叫起来。

“你说你的,我忙我的,这样不是磨刀砍柴两不误嘛。”尤一手嘿嘿坏笑着说。

“你轻点,都把我给扯疼了,我是个人,又不是个牲口。”

尤一手就松开手,用手指轻轻拨弄着,问:“快说,那老娘们儿,她到底死没死呢?”

“差点就死了,可我又把她救活了。”

“你柳叶梅还有哪能耐?”

“可不,我过去的时候人都已经挺尸了,三下两下就把她折腾活了,你说这叫不叫能耐?”柳叶梅淡然说道。

“真的假的?”

“真的,不信你去问问在场的那些人。”

“那你跟我说说是咋回事儿?”

“你放开手,把我弄得怪痒,不舒服。”

尤一手这才抽回了手,正经说道:“你赶紧说说,到底是咋回事,一开始的时候我还惦记着呢,忙了半天就给忘了。”

“那好,你规规矩矩地坐着,装出个村长的样子来,我也好正儿八经地向你汇报汇报。”柳叶梅黑影里指了指床边的一张木凳子。

尤一手却一屁股坐在了床沿上,催促道:“快说……快说……说完咱好办正事,要不心里还不安生呢。”说完一把攥住柳叶梅的手,把她扯在自己身边坐下来。

柳叶梅就把婆媳俩吵架,以及自己过去救人的过程大概说了一遍。

尤一手听后,竟嬉笑起来,感慨道:“看来这女人馋起来吧,一点也不比男人差,生吞活剥的,真是难以想象她当时的样子。”

柳叶梅说:“也怪她喝了酒,要不然也不会那样的。”

“活该!麻痹滴,你耍就耍呗,别弄出动静来呀。她婆婆听了那还受得了吗?都孤身半辈子了,整天价清汤寡水的,不勾起她的馋虫才怪呢!”

“我觉得倒不是你想的那样,都那么一把年纪了,咋还会有那个想法?她气的是儿媳妇不守妇道节操,偏偏勾引的又是她亲侄儿,这不等于两面受气嘛,你说是不?”

“这你就不懂了,你以为年纪大就不惦记那事了,才不是呢。男女都一样,与生俱来的,活到老干到老,更何况老太太积攒了半辈子的火力,憋着,压着,一旦爆发了,那还了得啊!不发疯倒就怪了。”

“你就胡扯了,拿人家老太太寻开心,你缺德不缺德?”

“啥缺德不缺德的,都无所谓,我说得是正理,不信你找专家问问去。”尤一手说着,就把手伸到了下去。

柳叶梅被摸得有了感觉,一股麻酥酥、热辣辣的潮热劲儿直往下涌……

“操,裤子咋弄湿了,快脱了吧。”尤一手说着,伸手去解柳叶梅的腰带。

柳叶梅推开他的手,站了起来,说:“你躺下。”

“咋让我躺下?”

柳叶梅无声一笑,说:“你不想演示一下?”

“演示啥?”

“演示一下丁兆海老婆的玩法呀。”

尤一手发出哧的一声笑,在柳叶梅那处划拉一把,说:“柳叶梅你开窍了,长见识了,也想玩花样了?”

“我是想验证一下,看看丁兆海娘说得是不是实话。”

“借口,纯粹是借口,不过换换玩法倒也好,新鲜!”尤一手说着,便爬到了床上。

柳叶梅宽衣解带,刚想往床上爬,尤一手咕噜又爬了起来。

“你咋了又爬起来?吓人家一跳呢。”

“既然学咱就学得像一点,你找点酒菜来,咱喝晕乎了再演习,那才叫投入呢。酒是好东西啊,既能助兴,又能够助力,保准让你体验出真效果来。快……快……找酒去。”尤一手催促道。

“酒倒是有,可没下酒的菜呀。”柳叶梅犯起难来。

“只要有酒就好,下酒的菜嘛……对了,有咸菜就行了。”

柳叶梅重新扎紧了腰带,摸起了窗台上的手电筒,推上电门,照着脚下,去了外间。

她敞开菜橱,把手伸到最里面,摸出了那瓶放了很久的酒,握住了瓶颈,送到了里屋,递给尤一手说:“你先开着,我再去弄点菜肴来。”

柳叶梅又折了出来,从橱面上找了几样小菜,放在一个大碟上,端进了屋里,放到了床上,说:“就这样喝吧,一醉方休。”

两个人就你一口我一口地喝了起来。

柳叶梅喝得很卖力,连她自己也弄不懂自己今天这是咋了,平日里沾嘴就想反胃的烈酒,今天喝到嘴里竟然一点儿都不觉得辣,更没觉得呛,反倒甜丝丝的很顺嘴。

尤一手喝得倒没那么甜,只是跟着小口小口地抿着。

他这个时候的心思不在酒上,而是全在柳叶梅身上,他的一只手始终在柳叶梅身上,这儿摸一摸,那儿拧一下,很深入,也很卖力。

喝过一阵子,柳叶梅觉得头昏眼花起来,再加上尤一手不间歇的抚摸,早已是热血沸腾,气喘不畅,浑身着了火一般。

再喝过几口,她就顾不上吃喝了,而是反手搭在了尤一手身上,有滋有味想象着。

每喝一口酒,就嘻嘻笑一阵,看上去乐呵的不行,连声吧嗒着嘴,像是有了绝妙的下酒菜一般。

一来二去,尤一手被诱惑得血脉喷张,浑身滚烫,心里蹿进了一只猫似的闹腾个不停。

他喝下一口酒,咬一口柳叶梅的耳垂说,喘着粗气说:“柳叶梅,这下酒菜也太清淡了,咱来点晕菜吧,好不好?”

柳叶梅嗔怒道:“美得你!”

“那怎么着?”

“先喝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