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七章 作死的老无赖/山野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操,总该有个套路吧?”

“啥套路不套路的,还不都是一回事吗?”

“那可不一样。”

“那你说吧,想怎么样?”

“傻呀你!”

尤一手曲解了柳叶梅的意思,他以为是柳叶梅嫌自己只顾自己忙活,不顾她的感受了,便调过身子,想把她搂在怀里。

就在这时,一阵吵嚷声响了起来:“西门庆,你这个恶人,仗着自己有权有势,欺男霸女,逼良为娼,看我不杀了你,咿咿呀呀……”

“卧槽,这……这谁呀?”尤一手返身下来,窜到了窗前,闭声敛气朝外张望着。

“你这无赖,吃我一刀!”

随着喊声,果真就有咣啷啷的刀剑之音。

“日个姥姥,敢情是闹鬼了,外面也没人呢?”

柳叶梅坐起来,看上去酒已经醒了个八九不离十,她拢了拢前额的头发,说:“别找了,我知道是谁。”

“谁?”

柳叶梅指了指隔壁,说:“是毛家那小子。”

尤一手走回来,吃惊地问:“是他?”

柳叶梅点点头,说:“是。”

“深更半夜的,他喊啥喊,疯了吧?”

柳叶梅呆着脸,沉吟片刻,说:“他可能看到我们在干啥了。”

“胡说八道,咱在屋里,他在外头,能看透这边的事儿?”

“这个不好说,听上去好像就是喊给咱们听的。”

尤一手坐下了,点燃一支烟,抽了几口,说:“我说嘛,这小子就是有些鬼鬼道道,还真得提防着点儿。”

柳叶梅说:“下去我去过他家,他奶奶说那小子中邪了,我也过去看过,人睡成了一滩泥,人事都不省了,还能干啥?”

“我看是装的,要不然能把我比成西门庆?”

柳叶梅叹一口气,说:“也可能是说梦话,不管他,小毛孩子,量他也不能把你怎么样?”

尤一手双眼痴痴盯着墙壁,突然有了想法,说:“不行,我得过去看看,他到底是怎么了。”

“你傻呀,那不成不打自招了。”

“麻痹滴,我就是招了他能怎么着?我就是承认跟你相好了,他能拿我怎么样?”尤一手气焰嚣张地嚷着,霍地站起来,抬脚往外走去。

柳叶梅一把扯住他,说:“你是村长,你当然不怕,可我呢?一旦闹腾起来,我脸面往哪儿搁,日子还过不过?”

“操,小狗曰的,反不了他!”

“那好吧,你坐下,量他也没多大能耐,咱该干啥干啥。”柳叶梅说着,硬生生把尤一手扯到了座位上。

尤一手叽叽咕咕骂了一会儿,看上去气也消得差不多了,柳叶梅举起了酒杯,说:“两耳不闻窗外事,咱喝咱的酒,咱找咱的乐,好不好?”

两个人又喝了起来,你一口我一口,直到一瓶老白干见了底。

这会儿,看上去柳叶梅彻底醉了,满脸绯红,醉眼迷离,细语呢喃道:“叔啊,村长啊,咱们的正事还……还没……没说呢。”

头昏脑胀的尤一手不知所云地问一声:“还有啥……啥正事呢……”

“工作呀。”

“啥工作?”

“你就……就……不务正业,不是说……说好了……要验证……验证一下那个啥嘛……”柳叶梅舌头都短了,一句话咬成几半说。

尤一手照着柳叶梅的屁股猛拍一把,装出恍然大悟的样子说:“哦,你说的是那事啊,我都给忘记了呢。”

“你就是……就是不把……不把工作当回事儿……只顾贪……贪玩……不是好……好同志……”

“咱不是边工作边玩嘛,人家说……说这叫劳逸结合,也有人说这……这叫累并快乐着……”尤一手说完,嘿嘿傻笑起来。

“那好……来……来……”柳叶梅伸手张牙舞爪划拉着。

“来啥?”

“验证啊……验证一下于红艳那个小娘们儿,是不是真的……真的那样做……做了……”

尤一手伏到柳叶梅耳根处,认真地跟她说:“柳叶梅,现在做不了了。”

柳叶梅侧过脸,打量着影影绰绰的尤一手,问道:“咋……咋就……就做不了了?”

“刚才……刚才我都被吓蔫了,没……没子弹了,不能放空枪。”尤一手满含难为情地说。

“真的?咋就没子弹了呢?”

“那小子一喊,我这边就吓破胆了,闸门一开,就哗啦啦流光了,不骗你,真的不骗你。”

“你个老驴。”柳叶梅浪声浪气笑着,在尤一手胡子拉碴的脸上拍了一把,说,“咋就这么不禁吓呢?一点感觉都没有,就特马光了,狗屁玩意儿,兔子胆……兔子胆……”

“也怪喝多了酒,一不小心就走火了。”

柳叶梅气得一脚蹬在了尤一手的屁股上,气恼地说:“你这个……这个死老头……白白浪……浪费了好……好东西……真不中用……不中用!”

“不是不中用,是过于激动,又过于紧张,所以就那样了。”尤一手嬉皮笑脸地说。

“可……可我还没正经工作呢。”

“一会儿,一会儿,一会儿就好。”尤一手说着说着也觉得晕眩起来,就琢磨:今天这喝的是啥酒呢?酒度高得也太离谱了,自己平日里号称一斤不倒,这才半斤呢,就要放倒了。

再想说啥时,柳叶梅早已安安静静卧在一边,呼声大作了。

尤一手也觉得昏昏沉沉,迷迷瞪瞪,再也无力支撑了,一头栽倒,也跟着睡了过去。

毕竟还是尤一手酒量大,等他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晨曦微亮了。

他看一眼柳叶梅,仍然在呼呼沉睡,那模样仍娇媚可人,放荡不羁,可谓是诱惑十足——

柳叶梅乱发遮面,四仰八叉,有了酒精的烧灼,肌肤越发白里透红,细嫩至极,一簇乌黑卷曲的毛发点缀其中,格外醒目。

尤一手见身上的衣服皱皱巴巴,忙坐起来整理了一下。

这时候柳叶梅醒了。

她睁开惺忪的睡眼,望着尤一手,哼哼唧唧地问:“喝了多少酒呀?我都快醉死了。”

“不多,也就半斤吧。”

“怪不得呢,我啥时喝过那么多酒啊?真是不要命了,到现在还头昏眼花的呢。”

“没啥,开心就好,开心就好。”

柳叶梅朝着窗口打量一眼,问道:“啥时候了?是不是天快亮了?”

“你不会还醉着吧?窗子上都已经明晃晃了,已经大亮了。”

柳叶梅一惊,忽的坐了起来,慌里慌张地说:“天亮了啊!不行,你赶紧走,赶紧走,一会儿小宝就回来了,还有蔡富贵,可千万别让他们看到你,要是被他看到了,我就死定啦!

“没事,蔡富贵要到八点以后才回来。”

“你怎么知道?”

“我给他规定了时间。”

“那也不行,还有孩子呢。”

“不就是个小孩子嘛,他知道个啥?不着急,不着急,我还有要紧的事儿要告诉你呢。”

“小孩子那嘴谁能堵得上?他会说出去的。”

“天还没彻底亮起来,他不会回这么早的,你就放心好了。”

柳叶梅推他一把,说:“赶紧穿衣服,赶紧走,快点,别磨磨蹭蹭的。”

“你不想听你那事儿了?”

“啥事儿?”

“当干部的事啊,还有许翠翠那准生证的事儿。”

“瞧瞧,怪不得突然对我那么好呢,原来是为了求我办事儿。”

“啥叫求你呀?那不都是你应该办的嘛,我只是给你提个醒罢了。”柳叶梅朝着窗外望了望,皱眉想了想,接着说:“等我吃过饭去找你吧,这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这才几点呀?看把你急的吧,我还想……还想吃个回笼肉呢。”尤一手满脸淫邪地看着柳叶梅。

“不行……不行……绝对不行,小宝一会儿就回来了。”

有了酒精的余劲儿,尤一手亢奋不已,他几乎都能听得见自己呼呼的血流声。见柳叶梅铁着心的要赶自己走,自己却又贪欲在心,恋恋不舍,想乖乖顺顺、和风细雨地来一回是不可能了。

于是他一把扳过柳叶梅圆润精致的双肩,用力压倒在了床上。

柳叶梅奋力地挣脱着,嘴上骂骂咧咧着:“死老尤……别胡来……你不要命了你……你这个老x草的……”

尤一手不但没觉得她的骂声有丝毫刺耳,反倒听成了战斗的号角,一时间斗志高昂,热血冲天。

他边死死压着柳叶梅,边劝降道:“你配合点儿,一会儿完事我就走,听话,听话……”

“你这头老驴精,咋就没完没了呢……”柳叶梅手挠脚蹬,拼力反抗,一副死也不从的架势。

越是这样,越激起了尤一手的欲望,他一只手招架着,另一只手俨然变成了一条蛇,赤溜溜狂乱钻动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