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章 兰子跳井了/山野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兰子,你说你刚才当着支书的面都说了些啥?那还叫人话吗?像是我有意让你丢羊似的。你一个女人家,就算是你睡在羊圈里,就算是你把羊搂在怀里,也照丢不误。那还不单单丢羊了,怕是连你一条半老不老的命也得搭上,你信不信?”

“他敢!我手里有刀,他往前一步我就给他砍上,三刀两刀就能砍死他,看看他还偷不偷!”兰子扬起手,像挥舞着一把锋利的大刀片子一般,气势汹汹地比划着。

柳叶梅鄙夷地啧啧着,说:“你上次不是也守着菜刀吗?咋就不砍了?咋就由着人家生吃你了?我看你也就是个嘴皮子货,关键时刻那能耐呢?咋就死啾啾了?”

“我当然没你能耐大了,敞开大x就像个轮船,尽着男人开进开去的,臭不要脸的,别以为自己做得严实,别人就不知道了。”兰子撒泼骂开了。

“就你好了,差点让人家捅死了,屁都不敢放一声。我看你那臊地方连个轮船不如,倒像个茅房坑……”

两个人正骂得起劲,尤一手从外面一步闯了进来,冲着两个斗疯了的女人大喝一声:“寻死啊!都给我滚出去,回家骂去!”

这一嗓子就像一把锋利的剪刀,齐刷刷就把汹涌的骂声剪断了。

两只斗母鸡一齐转过身来,屏声敛气,瞪着血红的眼睛望着尤一手。

尤一手不屑看他们一眼,开门进了办公室。

柳叶梅拢一拢散落在前额的头发,甩着屁股跟进了屋。

见柳叶梅一个人走了进来,尤一手冷着脸,压低声音说:“我说柳叶梅,你这样可不好?”

“我咋了?咋就不好了?”

“你见过这样当干部的吗?”

“是她先不讲理,还张口骂人。”

“那也不行,当干部就得有个当干部的模样。”

“当干部应该是个啥模样?”

“当干部就要用气势把他们压倒,不能以骂声损人,更不能用拳头服人,知道了不?”

柳叶梅撅着嘴叽咕道:“我看你也没少骂人,还有脸说别人。”

尤一手笑着说:“是啊,我是没少骂人,可你看到有人骂过我吗?这就叫气势,就叫权威,打老祖宗那儿就留下了这样的规矩,有权就有力,有权就有威,只要你手里攥了权力,那你身上就自然而然有了威风。”

“这不就是嘛,我没有权力,哪来的威风?”

“现在是还没有,可你得慢慢历练呀,这样对骂撒泼可不行,只能败坏你的名声,损伤你的形象,到头来弄得人家瞧不起你。你看我老尤,尽管他们心里恨我恨得要死,可他们也只得默默忍着,明里屁都不敢放一个!”

柳叶梅耷拉着眼皮,嘲弄道:“可不是,要不你把人家老婆**,人家却连个响屁都不敢放一声!”

尤一手嘿嘿干笑两声,说:“你还不赶紧把兰子叫进来。”

“我才不叫她呢,疯狗似的!”

“看看……看看,白教你半天了,当干部就得有胸怀,就得有度量,就算是装也得装得像一些。”尤一手说着便到了门口,冲着已经蹲在了地上的兰子说,“兰子,出啥事了?你进屋跟我说。”

兰子抬头望一眼,站起身,慢吞吞走过来。

见兰子进了屋,柳叶梅往后挪了几步,一屁股坐到了沙发上,扭头看着北边的窗户。

“兰子,又出啥事了?”尤一手问道。

这时候的兰子反倒安然起来,期期艾艾地说:“家里的羊丢了,五只……五只羊,一只都没剩。”

“啥时候丢的?”

“昨天夜里?”

“听到啥动静了吗?”

“没有,门窗都关得结结实实,一点动静也没听到。”兰子说着,转身望了柳叶梅一眼。

“这次好在只丢了羊,没伤着你的人,这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你说是不是啊?”尤一手别有用心地安慰道。

兰子却嘤嘤哭起来。

“你就别哭了,只要人没事就好,羊丢了可以再养,可人毁了就一切都完了,你说是这个理不?”

“可那羊……那羊是俺男人的命根子,俺把……俺把他的命根子弄没了,等他回来还不……还不要了俺那命啊!”兰子抹着眼泪说。

“操,有那么严重吗?不就是几只羊嘛,他就要你的命了。再说了,丢羊的又不只是你一家,刚才西胡同里房丰裕家娘们儿在路上截住我,说是昨天夜里也丢羊了,丢的比你家还多,足足六只,你说人家心疼不?可人家比你想得开,我劝她几句,她就回去了。”

“那还能……还能就白白丢了呀?你们就不管了?”

“管,谁说不管了?”

“那咋个管法?”

“还能咋个管法?只能报案呗,让派出所来人查。”

“都查了好几回了,不是连根贼毛都没抓着吗?那些丢了的东西还不是白丢!”

“兰子,我可实话告诉你,就算是破了案,你那羊也不一定找得回来,你可别指望太多。”

“只要贼抓到了,那羊不就交回来了吗?”

“交个屁!你以为那羊还拴在贼家里呀?早就出手给卖了。”

“那卖的钱呢?”

“钱?钱被他们花光了呀。”

“那不是白抓了吗?”

“没白抓呀,贼被判了刑,关进了大牢里,他就不能再继续偷了。”

“那还管啥事呢?我家的羊全都丢尽了,让他偷也没得偷了,这不是白费劲了吗?”

“那你还想咋样?”

兰子突然又哭号起来,一边哭一边叫嚷道:“你说……村里养你们这些干部干嘛呀?连个贼都管不住……连只羊都给看不好……管不好就该……就该村里给赔偿……赔偿……”

尤一手一脸平静,不温不火地说:“兰子,我你放明白些,我们当干部怎么了?我们又没拿你家一分钱,我们吃的是集体财政,你懂不?再说了,当干部的也不可能每家每户去给你们把守羊圈吧?也没那个义务。你还想让村里给你赔?那不是做梦吗?我看你呀,就别在这儿胡搅蛮缠了,该干啥干啥去!”

“我看你就是觉得我没文化,就欺负我,吓唬我是不?道理我也不是不懂,你们当官的不就是为老百姓服务吗?我们的东西丢了,那就是你们没服务好,就该赔偿我们……”

“好啦……好啦……你就别在这儿闹腾了,再没完没了地闹腾下去,那可就别怪我不客气了啊!”尤一手变着脸吼道。

“我是来说事的,是来讲道理的,谁跟你闹腾了?你不客气还能怎么着我?还把我枪毙了不行?”兰子梗着脖子,血红的眼睛瞪着尤一手,摆出一副豁出去的架势来。

“你再跟我耍横试试,我就打电话让派出所的人来把你抓了去,你这是在妨碍公务,破坏公共秩序,你知道不?这是犯罪!是犯法!”尤一手面色铁青,义正词严地咆哮道。

兰子高高昂起的头瞬间垂了下来,抹了几把眼泪,嘟嘟哝哝地说:“我也不是……不是成心来搞破坏的,我是丢了羊,来……来说事的……咋就成犯罪了……咋就成……成犯法了?”

“说事有你这样哭哭闹闹的吗?我看你就是动机不纯!我给你提个醒,你再这样闹腾下去,后果很严重,让你不但丢了人,丢了羊,还得去蹲大牢!”

兰子不再回嘴争吵,嘤嘤哭了几声之后,就转身离去了。

直到兰子的身影消失在大门外,尤一手才回过身来,对着柳叶梅灿然一笑,说:“怎么样,帮你出气了吧?”

“还说呢,你都快把人家吓尿裤子了。”

“我可没像你那样屎臭尿臊的跟人家对骂,只跟她摆事实,讲道理,还不是手到擒来就把她给吓退了嘛,这就是工作方法,这就是为官之道!这回长见识了吧?”尤一手洋洋自得地说道。

“这也叫工作方法呀?我看你这是拿着大x子吓唬小孩子。”

“这可不是吓唬,这就是威严!这就是能量!”

“对了,你说兰子是不是真的发神经病了?看上去跟平常一点儿都不一样了,骂骂咧咧,胡言乱语,跟个疯子没啥两样。”

“啥呀,她就是想耍赖,想着让村里陪她钱呗。”

“也不像,她那眼神就不对。”

“我一番道理把她给吓的吧,这些人吧,你就不能跟她婆婆妈妈,就是要用气势压倒她,让她心服口服,乖乖离去。”

柳叶梅心里很乱,根本没心思听他吹牛,面色苍然地说:“昨天夜里,没人往你家扔死**?”

“没有呀?咋就突然问这个?”

“我家又丢鸡了,丢了两只,还都是老母鸡,并且还……还……”

“还咋着了?麻痹滴,看你吞吞吐吐的,就跟死了没埋似的。”

“还在我家就地把鸡给杀了,血淋淋撒了满院子的血,打眼一看,就像杀了人似的,我出门一看,差点就被吓死了。”

尤一手望了望柳叶梅,禁不住唏嘘道:“这就怪了,夜里那么安静,我们竟然连一点点声音都没听到,这人的手段也太厉害了,会是啥人干的呢?高手,一定是高手!”

“屁!高手能单单偷只鸡?”

“倒也是……”尤一手面色凝重地低下头,从兜里摸出了香烟,抽出一支叼在嘴上,点燃了,猛劲抽起来。

两个人心事重重,满脸忧思地坐在面对面坐着,突然听到门外有人声嘶力竭地喊起来:“不好啦……不好啦……兰子跳井了……兰子跳井了……”

两个人一听,立马毛了,二话不说蹿出了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