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一章 往复杂里整/山野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当他们火急火燎地赶到村南的大口井边时,兰子早就被打捞了出来,被放置在了井边的柳树下。

拨开围观的人,柳叶梅随着尤一手走了进去,打眼一看,心就凉了半截——人已经直挺挺了,双眼紧闭,面色乌青,哪儿还有点儿活人的影子呢?

“快去把胡大海喊来!快去!”尤一手对着身后的人喊着,让他们赶紧去喊赤脚医生。

有人就说:“已经打他电话,说是去县城药材公司提药了。”

“打120了吗?”尤一手瞪眼扒皮地问道。

后面的人鸦雀无声,蹲在地上的柳叶梅却说话了:“甭打了,没救了,已经过去了。”

“你是说已经死了?”尤一手问她。

柳叶梅点点头。

“你确定?”

柳叶梅又伸手摸了摸兰子的胸口,说:“呼吸没了,脉搏没了,心跳也没了……还咋救?”

尤一手急了眼,喊起来:“过来几个有身体棒的,倒提过来,给她控水,快……快……快点儿!”

“她肚子里没水,控不控还有啥意思?”柳叶梅恹恹说道。

尤一手一愣,问:“没水咋死的?”

“会不会……会不会是跳进井里后,一口水就给呛死了。”柳叶梅谨慎地推理着。

“不可能那么简单就死了吧?来,来,孙猴子、李良、张红宇,你们三个赶紧过来。”尤一手手指着后面几个看热闹的人,大声说,“抱起来,往外倒……倒……”

三个棒小伙怯生生走向前,一个抱腿,一个搂腰,另一个用胳肢夹住了兰子的上身,倒提了过来……

控来控去,足足控了十几分钟,却只是从嘴角流出了一点点口水。

“别白费那个劲了,她压根儿就没喝水,肚子里空空的。”站在一旁的柳叶梅摇摇头说。

“柳叶梅,你不是能耐吗?你不是说有起死回生的本事吗?你还愣着干啥?快点……快点啊……”尤一手赤白了脸喊着。

柳叶梅望他一眼,无言以对,呆滞地站在那儿。

尤一手似乎还是不肯承认兰子死了这一现实,又点名问过几个上点岁数的围观者,见他们也都摇头晃脑,嘴里说着没治了,不行了,这才不得不接受这一现实。

三个年轻人重新把兰子放下来,闪到后面去了。

柳叶梅蹲下来,把兰子身上皱巴巴、湿漉漉的衣服抻平了,再从兜里摸出了一块干净手绢,搭在了兰子那张因恐怖的脸上。

起身之际,柳叶梅泪水潸然而下,落在了板结的土地上。

此时此刻,她的心情波澜迭起,五味俱全——唉,人的生命咋就这么脆弱呢?脆弱得就像一阵风,一滴水,甚至是一个梦……

就在一个多小时前,这个躺在这儿已经没了一丝生命迹象的女人,还在为她的五只羊痛惜哀嚎,还在为力图挽回损失而耍赖撒泼,还在为挣得最后的尊严而歇斯底里……

也许仅仅是一念之差,一个活蹦乱跳,甚至气势汹汹、杀气腾腾的人就没了,就消失了,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尤一手毕竟老奸巨猾,他站在一边闷头想了想,然后问第一个发现兰子投井的宋良玉:“你是在哪儿发现兰子跳到井里面去的?是咋发现的呢?”

“村长,我可是远远……远远看到的。”宋良玉结结巴巴地回答道。

看上去神色惶遽,目光躲躲闪闪。

尤一手知道他在想啥,他一定觉得是在怀疑他,怀疑他有作案嫌疑,是在审问他,所以才显得慌里慌张,神色不宁。

于是,缓下声来说:“我只是想了解一下情况,也好心里有个数,你就照实说就是了。”

一听这话,宋良玉表情自然了许多,他说:“我在那边的菜地浇水,晃眼看到兰子从村里出来,直接奔了大口井过去,脚步匆匆忙忙的。一开始我还以为她是丢啥了东西,也没太在意,结果突然就听到噗通一声门响,这才觉得有些不大对劲儿,放下铁锨就奔了过来,一看人已经没了,只有水面上荡来荡去的大水花,。”

“那后来呢?”

“后来我就四下里喊,好在有几个在附近干活的人,听到喊声后就急着赶了过来,二话不说就跳到井里摸了起来,费了好大的劲才把人给摸了上来,一看人就不行了,没气了,然后就打发人去了村委会,赶着去向你报告了。”

“就是这么个过程?”

“嗯,就是这么个过程。这不,那几个救人的都还在呢。”宋良玉说着,转身朝身后指了指。

尤一手点了点头,他心里在琢磨着,这事自己身为一村之长,能够亲临现场就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后事就万万不能插手了,一旦插手,就容易无事生非,惹来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于是,他对宋良玉说:“你既然遇到了,好人就做到底吧,抓紧去联系一下他的家人,让他们为兰子料理后事吧。镇上有领导要来,我还急着赶回去呢,就这样吧。”

宋良玉还想说啥,尤一手已经招呼柳叶梅转身离去了。

回到村委会后,两个人闷头坐着。

尤一手只顾一支接一支地抽着烟,而柳叶梅则一声接一声地唉声叹气,眼泪也一阵接着一阵地流,脸色阴沉的很难看。

大概吃过五支烟的样子,尤一手把烟蒂扔在地上,用脚狠狠地揉踩着,一直踩成了粉末,然后抬起头问柳叶梅:“兰子家丢了羊,来村委办案的事儿还有没有人知道?”

“有,她来的时候吴支书在呢。”

“他知道兰子家丢羊的过程了?”

“当然知道了,他把我们喊道他屋里去的。”

“都详详细细问过了?”

柳叶梅想了想,说:“差不多吧,兰子又哭又闹的,吴支书问我,我就跟他说了个大概。”

“他咋说了?”

“他也没啥主意,说自己要去镇上开会,时间来不及了,就急急火火地走了人。”

见尤一手低头不语,柳叶梅接着说一句:“我看他说去镇上开水只是找个借口,就是为了脱身,不想管那些闲事罢了。”

“他怎么会扔下你们就走了呢?没交代啥?”

“交代了,让我们去找你,说你分管社会治安那些事儿。”

“真那样说的?”

柳叶梅点了点头。

“哦,对了……”尤一手抬头望一眼柳叶梅,接着问她,“他在场时,你跟兰子拌嘴吵架了没?”

“吵了,她胡说八道不算,还骂我。被骂急眼了,我才还口的。”柳叶梅解释道。

“你可真糊涂。”尤一手云里雾里地说一句,然后摸起了桌上的电话,拨了起来。

对方接听后,他才换了一副轻松的腔调说:“高所长,高老弟啊,我是尤一手,村里又出事了,还得劳你大驾呢。”

对方应道:“咱谁跟谁啊,用得着客气嘛,有话你说。”

“村里又出人命了,大口井里捞出一具女尸来。”

“人是哪儿的?本村的?”

“本村的。”

“他杀还是自杀?”

“谁知道是自杀还是他杀,这事除了你老弟谁还能说得清,是不是?”

两个人又闲侃了几句,便收电话。

“你这就算是报案了?”柳叶梅问道。

“可不,必须得报案。”

“何必闹那么大的动静呢?连傻子都知道,她是投井自杀。”

“说你幼稚,你还不服,还不为了你呀。”

“为了我?这话咋讲?”柳叶梅吃惊地望着尤一手问道。

尤一手站起来,来回走着,突然站定,面对着柳叶梅问道:“你就没觉得这事有点儿糟糕,很有可能沾会沾染到咱身上?”

“沾染到咱身上?这怎么可能呢?是她丢了羊,心疼了,又担心她男人回来跟她不算完,这才跳井了,与咱有啥关系?”柳叶梅一脸茫然。

“可现在问题的关键是你跟她吵了,闹了,还说了一些打击侮辱她的话,有知道内情的人就会说是你刺激了她,伤了她的自尊,所以她才去自杀的,你又怎么着解释呢?”尤一手逼问道。

“这哪儿跟哪儿啊,也能扯得上?”

“不但扯得上,听上去还合情合理,别有用心的人说是我们两个合伙逼死了人家,你信不信?”

“你这想法也太荒唐了,我看你也像那个女人,是被吓破了胆,尽在那儿胡说八道,自己吓唬起自己。”

“我就那么容易被吓破胆吗?你也太小瞧我了。我说的那些话,万一传到兰子家里人耳朵里面去,他们不来闹才怪呢,闹来闹去还不惹一身骚啊!”

柳叶梅不假思索地说:“谁给传?兰子死了,又没其他人在场。”

“不是还有支书吴有贵吗?”

“他?你说他会从中……他可是村干部,怎么会乱说话?”

“人心隔肚皮呢!”

“他可是你一手拉扯起来的,能反过头来加害你?”

尤一手点燃一支香烟,深吸了几口,然后说道:“你是看不透,外表上看他大大咧咧,啥也管,只管忙着赚自己的钱,其实内心里早就把我当成绊脚石了,想踢又踢不动,挪又挪不开,保不住他会利用这次机会,给我挖个陷阱,再梦一脚踹下去。”

“这个我还……我还真没想到来,可是,你报案又有啥用?这不是明摆着把事情往复杂里整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