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二章 怜香惜玉的男人/山野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女人就是见识短,遇到事情就不会动动脑子,好好往深处想一想嘛!”尤一手话乌着脸说。

“你是说,让他们下个结论,就说兰子是想不开自杀的。”

“对,让他们立个案,然后再找一下知情人做做调查,录一下口供,便有了定论,那些私下的议论也就白搭了。”

柳叶梅这才茅塞顿开,频频点着头。

“你待在这儿不要乱走,我回家一趟。”尤一手说着便往外走。

“你回去干嘛?”

“看看娘们儿回来没,也好安排中午的伙食。”

“啥伙食?”

“派出所的人来不得吃饭嘛,再说了,还是所长亲自来,更得好好招待不是。”说完就出了门。

好在回家安排妥当后,尤一手很快就折了回来,要不然柳叶梅还真有些局促不安,不知道警察来后该说些啥,该做些啥。

十一点刚过,一辆破旧的警车开进了村委大院,从车上下来了几个穿警服的人。

尤一手起身迎了出去,跟所长又是握手又是拥抱的,称兄道弟,显得异常热乎。

寒暄一番后,尤一手转身指着柳叶梅解释道:“这是咱们村的后备干部,大名叫柳叶梅。”

“哦,我知道,她就是蔡富贵的老婆吧?”高所长笑着说。

尤一手一愣,问:“你连这个也知道?”

“是啊,我还知道她是个女能人呢。”高所长说着,伸出一只有力的大手,紧紧握住了柳叶梅的一双小手,说道,“弟妹,其实根本用不着介绍,都是老熟人了。”

“你看……你看,忘记你们是熟人了,这以后就更熟了,有可能你们就是工作关系了。”尤一手冲着高所长说道。

高所长是个明白人,立马就顺着话茬说道:“噢,明白了……明白了,以后就该称呼你柳主任了,柳主任是个精明能干的人,下一步你们村的治安就不成问题了。”

这样的称呼柳叶梅还是头一次听到,禁不住心跳脸烧,小手又被所长攥得生疼,一时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进屋落座后,尤一手就把兰子因为丢了羊,心疼得要命,又担心男人埋怨她,回来揍她,才投井自杀的过程大致说了一遍。

最后才把请他们来的目的道出来:“这事吧,看上去事实很清楚,是自杀,但我们也不好定论,担心她家人会怀疑是有人加害。再说了,这事吧,是发生在失盗之后,牵扯到村上的治安问题,担心他男人回家后会抓住这点不放,所以才把你们请来,给例行立案侦查,也好有个定论,免得也好惹出一些不必要的麻烦来。”

“老尤啊,如此说来,我还真有些怀疑那个女人的死因了,你说就为了那么几只羊,就去投井自杀,这值得吗?会不会另有隐情?或者是被谋杀的呢?”或许是处于职业敏感,派出所长高明堂提出了自己的质疑。

“我觉得那些可能性都不大,这个女人平日里倒也本分,只知道守家过日子,也没听说有啥坏毛病,有可能就是邪火攻心,一时想不开就走了绝路。反正具体咋回事儿咱也说不好,还得靠你们去深入调查,给下个定论,也好让死者的家属安心。”尤一手说道。

柳叶梅插话说:“我倒是觉得与她家男人有关。”

高所长问:“她家男人怎么了?”

柳叶梅说:“她家男人很凶,打老婆是家常便饭,有事没事就找茬,这一次那娘们儿把那么多羊都弄丢了,等他回家后还不知道会把他打成个啥模样呢,所以就越想越害怕,这才走了绝路。”

高所长点点头,说:“这也很有可能,但无论如何,咱也该抱着对死者负责,对死者家属负责的态度,去调查取证,去认真侦破,力争把那个女人的死因搞个水落石出。”

尤一手点头附和着:“就是……就是,把事情弄清楚了也好,免得引起猜疑和恐慌来,也不利于安定团结。”

高所长点点头,然后把手下几个人分为两帮,一帮去现场以及死者家勘验取证,另一帮去走访调查与死者关系密切的村民。

安排妥当后,所长说一声各自行动吧,几个人便起身朝外走去。

尤一手却拦住了他们,说:“都已经到了该吃午饭的时候了,先吃饭再干活吧。”

高所长看一眼手表,说:“这还不到十二点呢,吃饭急啥呀?先干一会儿吧。”

“老弟,你可不能让弟兄们饿着肚子干活吧?再说了,这个事吧,其实都是明摆着的事儿,又不是啥重大案件,只是走访一下,整理下材料就行了,用不着费那么大的劲的。”尤一手这话里明显是在暗示,简简单单走个过程就行了。

“我说老尤啊,不管是何种死因,这可是人命关天的事儿,总该要查个水落石出的。”

尤一手低声说:“不是都说了嘛,事情再清楚不过,明摆在那儿,我让你们来,只是想造造声势,免得让村民觉得村里死了人,村干部不管不问,他们会说三道四的,你明白我的意思了吗?”

高所长看了看尤一手,然后对着手下人说:“既然村长对弟兄们这么体恤,咱也不能不领情,就先吃饭再干活吧。”

等到了尤一手家,柳叶梅才知道,是郑月娥带着村里的两个中年妇女在厨房做饭。

郑月娥见到柳叶梅时,脸上不再像之前那样冷冰冰一副跟自己置气的表情了,竟然还笑着点了点头,这反倒让她有些不着边际了。

柳叶梅瞅个机会偷偷问尤一手:“你不是说你老婆回来了吗?”

“哦,儿子突然出差,没时间回来送她。”尤一手回答道,接着说,“你中午多陪高所长喝几杯,以后你可就经常跟他打交道了。”

不大一会儿,满满一桌子菜就上齐了,屋子里瞬间溢满了扑鼻的香气。

尤一手招呼派出所的几个人坐下来,见柳叶梅还在忙里忙外,就说:“你也赶紧过来坐吧,让郑月娥她们干就是了。”

柳叶梅心里一暖,嘴上却说:“你们吃吧,我去厨房搭一把手。”

“哎,让你过来你就过来嘛,都是老熟人了,跟我们还见外啊。”高所长笑吟吟说道。

说完对着手下的人说,“你们下午办案,就先吃饭吧,我跟马村长他们喝点小酒,说说话。”

四个年轻警察异口同声地答应着,各自摸起碗筷吃了起来。

尤一手冲着高所长说:“你可不能太官僚了,喝点酒怕啥,吃好喝足才能干事,老弟你不会连这点道理都不懂吧?”

“那可不是,上面有制度的,不敢违背。”说到这儿,又转上了柳叶梅,“那个谁……柳主任,你赶紧来坐呀,来……来……你就靠我身边坐下来,他们谁也不会有意见的。”

“就是……就是,贴近领导,身体力行,这样才能进步嘛,是不是?”尤一手说完嘿嘿笑起来,笑得有些猥琐。

柳叶梅脸微微一红,只得走了过来。

“你就坐那儿吧,陪高所长好好喝几杯。”尤一手指着高所长身边的一个空座说。

“我一个女人家,白酒就免了,只陪吃吧。”柳叶梅边落座边说道。

“你看看,你这还没上任呢,就不拿领导当回事了,不行,这杯酒你必须喝,如果不喝,那以后的工作可就难干了,我会处处给你穿小鞋,你信不信?穿小鞋的滋味那可不好受,你是不是想试一下?”高所长说着也笑了起来。

“高所长,我真的不会喝白酒啊,不骗你!”柳叶梅摆着手说。

尤一手板起脸,嗔怒着说:“柳叶梅你再敢说不会喝白酒,可别怪我揭你老底啊,咋就那么不识抬举呢?喝……喝……斟上……斟上……”

柳叶梅脸一阵发烫,她真怕尤一手不知深浅透露出自己跟他一起喝花酒做的那些事儿来,赶忙松开了捂在酒杯上的手,说道:“你们这些大男人,一点都不知道爱惜我们这些女人。”

“怎么不爱惜了,哪有男人不怜香惜玉的?来……来,先干了这一杯,也算是个借今天这个机会,正式接纳你加入社会治安这个组织中来吧。”高所长举起杯,朝着柳叶梅示意道。

柳叶梅只得双手举起酒杯,腼腆地迎过去,跟高所长轻轻触碰一下,强忍着刺鼻的酒气,倒进了嘴里。

高所长放下酒杯,扯着大嗓门说:“还说不会喝酒呢,这不很猛嘛,女中豪杰啊!”

“所长,俺这可是舍命陪君子呀,你可别不领情啊!”

“领情,领情,你的情我最懂。”高所长早已放下了以往的威严,说话的语气也变得轻松起来。

“别只顾说话呀,喝……喝……”尤一手咋呼道。

高所长端起酒杯,冲着柳叶梅说:“我跟老尤是多年的好朋友了,你的工作我也会全力支持的,再跟你喝一杯祝贺酒。”

“谢谢所长,不过这事吧……还……还……”柳叶梅边吞吞吐吐说着,边拿眼瞟着尤一手。

尤一手自然明白她的意思,就说:“都是已经定下来的事了,你还有啥好顾虑的?这不都已经开始工作了嘛。我可告诉你,治保主任这活儿干孬干好那可全在高所长手中攥着,你自己看着办吧!”

说完自己先干了一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