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三章 高所长的心思/山野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高所长,那我敬你一杯酒吧,请您以后多多支持我工作。”柳叶梅满脸真诚地说道。

“好,没问题!”高所长举起酒杯,爽快地喝了下去。

由于昨夜里酒喝得太多,再加上此起彼伏的激情折磨,还有大幅度的体力消耗,这时候人就有些神思恍惚,困顿疲乏,特别是刺鼻的白酒味儿,闻着就想吐,更何况还要喝进肚子里面去了。

但此情此景,不喝是绝对不可能的,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特别是他的下属,那不等于抽人家高所长的耳光嘛。

想到这些,柳叶梅只得强忍着恶心,屏住呼吸,仰头猛的灌进了嗓子眼里。

却被呛着了,一口秽物反流而出,喷了出来。

多亏转身及时,喷到了后面的墙根下,要不然准得飞花四溅了。那可就要多难堪有多难堪了,非丢死个人不可!

所长竟忘记了自己的领导身份似的,抬手轻轻拍打着柳叶梅的后背,一副怜香惜玉的表情。

直到柳叶梅慢慢缓过劲来,所长才把手拿开,玩笑着说:“看看这口酒喝的吧,万一把你呛出个好歹来,我还不成罪人了啊!明明是热情有加,搞不好就捞一个辣手摧花的罪名,你们说冤枉不冤枉?”

柳叶梅满脸难为情地说:“我酒量小,让你们见笑了。”

“没事……没事,只是缺少锻炼,还是很有潜力可挖的,是不是老尤?”高所长说着转身望着尤一手,诡异地开怀大笑起来。

桌上的几个年轻人只管吃自己的饭,脸上毫无表情,全然不管他们喝酒嬉闹,看上去是习以为常了。

不大一会儿,他们就吃饱喝足纷纷站了起来,其中一个大个的警察对着所长说:“高所,那我们工作去了。”

此时的高所长已经面带酒意,仰起脸,冲几个摆摆手,说:“去吧……去吧,你们去吧。哦,对了,看看遗体,再看看现场,走访几家邻居,如果没啥异常情况,整理一下资料就行了。但必须记住一点,不要让老百姓觉得我们这是在走过场,形式上还得尽量做好,做仔细些,不要急着赶回来,挨到日落之前回所里就行了。”

几个警察乖乖顺顺地答应着。

“哎哎,慢着慢着。”尤一手喊住他们,起身站了起来,走到门口,对着右边的厨房喊了起来:“郑月娥……郑月娥……你出来一下!”

郑月娥手里握一把韭菜,小跑着过来,抹着满脸汗水问道:“咋了叔?”

“你吃过饭了没有?”

“没呢。”

尤一手想了想,说:“那你就别吃了,赶紧陪几位警察去兰子死的那个现场去。”

郑月娥一脸不悦,说:“不是……不是……柳叶梅在嘛,干么还要我去呢?”

“她另有安排,你就别费唇舌了,快去吧!”

“饭还没做好了。”

“不是还有帮手嘛,那几个娘们呢?”

“她们都……都回家了呀。”

“那就不做了,桌上的菜差不多就够了。”

郑月娥满脸不情愿,嘟嘟哝哝地回了厨房,放下手中的韭菜出了门,领着几个警察出了门。

一张偌大的圆桌上只剩了尤一手、高所长、柳叶梅三个人。

柳叶梅见桌边空空荡荡的,便往旁边挪了挪,离高所长拉开了一段距离。

高所长扭头朝着柳叶梅儿怪怪地打量一眼,问道:“柳叶梅,是不是我身上有啥难闻的气味呢?”

“不……不……不……不是……不是那个意思,你别误会……别误会……”柳叶梅边结结巴巴地说,边起身搬着凳子挪了回来。

高所长看看尤一手,再望望柳叶梅,然后说:“现在就我们三个人了,就别再所长、村长、主任的称呼了,都是好哥们儿、好姐们儿,咱们呢,就轻轻松松地喝酒,随随便便地说话,好不好?”

“随随便便地说?”尤一手很敏感,跟着问一句。

“是啊,掏心掏肺,实实在在地说。”

“说啥?”

“就说说那个女人的死吧。”

尤一手说:“那不明摆着嘛,是投井自杀!”

“不,没那么简单。”

“高所长,那你的意思是?”

“先不要问我什么意思,我就是想听听你们的看法,两位都是村里的头面人物,消息灵通得很,或许能够知道一些内幕。”

柳叶梅听到这儿,心里咯噔一下。

“柳叶梅,听了你刚才的一番话,觉得你对那个叫兰子的女人了解得还算透彻,说说你的看法吧。”

“我……我……”

“看看你,这有啥好紧张的?我不是说过嘛,工作不是工作,只是喝酒聊天,来,我再敬你一杯。”

“不……不……我酒量小,不敢再喝了,你们尽管放开喝,我给你们倒酒行不?”柳叶梅恳求说。

尤一手插话说:“那可不行,你以为高所长是一般的客人呀,他能够留下来跟我们一起喝酒,已经是天大的面子了,对了,柳叶梅,你知道他为啥喝这么痛快吗?”

柳叶梅摇摇头,绷着嘴没接话。

尤一手接着说:“一来是看在我这个老朋友的情份上,这二来嘛,就是冲着你。”

“冲着我?”

“是啊,你是他的新下属,人又漂亮能干,他自然喜欢得不得了,所以才敞开心肺来喝个痛快了。”

所长笑着说:“知弟莫如兄啊,这话算是说到点上了,来,闲话少说,继续喝,喝!”

“哦,对了,我还收着一瓶好酒呢,就等你来喝了。”尤一手说着抬起屁股,进了西屋。

没几分钟时间,就手握一瓶五粮液走了出来,冲着望着晃了晃,问道:“这酒咋样?”

“就是好酒,可就是酒劲太冲了些。”

“难得这么高兴,咱就来它个一醉方休,不是有句话嘛,叫啥人生得意须……须啥来着?”

“人生得意须尽欢。”柳叶梅接话道。

高所长夸赞道:“柳叶梅,你还挺有文化来,人才!人才呢!埋没在这个山沟沟里真有些可惜了。”

“所长你就别夸俺了,哪有啥文化呀,只是从电视上学了那么一句半句的,你就把俺吹上天了。”柳叶梅嘴上这样说着,心里却甜透了。

说话间,尤一手已经斟满了三个人的杯子,招呼起来:“来……来,为了我们的友谊干一杯!”

三个人就一起举杯,凑到一起,叮当碰一下,各自仰头一饮而尽。

说也奇怪,虽然换了度数更高的白酒,但柳叶梅却觉得酒劲没刚才那么冲了,更感觉不到那股呛人气味了,入嘴甜丝丝的,下咽也顺畅多了。

尤一手名堂多得很,第二杯是为了感情而喝,第三杯是为了家庭而喝……每一杯都有一个说辞,总能找到一个让人把酒喝下去的由头。

一来二去,一瓶五粮液就见了底,人也已经醉得不行了。

尤一手毕竟年长几岁,再加上昨夜里体力透支,这时候已经醉得没了人形,从凳子上跌落下来,却再也站不起来,只得爬着进了东屋,好不容易爬上了床,死猪一样沉沉睡去。

高所长倒是没有醉到尤一手那般天地,但也已经是面红耳赤,气喘舌短了。他醉眼走出去,用冷水洗了洗脸,站在门口问柳叶梅:“你没事吧?”

柳叶梅粉面皓齿,煞是好看,冲着高所长甜甜一笑,说:“就是有点儿头晕,不过没醉。”

“还能走吗?”

“去哪儿?”

“你带我去见个人。”

“谁?”

“有个姓毛的小子,叫……叫……啥来着?就是那个被学校开除了的大男孩。”

“你说毛四斤吧?”

“对……对……毛四斤,是叫毛四斤。”

“高所长,你找他干嘛呢?”

“这小子挺有意思,我先跟他聊一聊。”

“他一个毛孩子家,有啥聊头?”

“柳叶梅,你懂不懂规矩呀,不该问的不要问!”尤一手仰着脸,大声呵斥起来。

柳叶梅站了起来,边朝外走边说:“好……好,我带所长去就是了,不过……不过……”

“怎么了?”

“他不一定在家呢,昨天我去过他家,他奶奶说他进城了。”

“进城干嘛了?不会是找到工作了吧?”

柳叶梅迈出了门槛,说:“我也不知道,那孩子神神道道的,从来不让人看到底细。”

“不会吧,我看他很简单呀。”

“反正自打回来后,就整天迷迷糊糊,跟丢了魂似的。”

高所长说:“说实话,我接触过那个小孩子,觉得很有个性,挺有意思的,就是太拧了点儿。”

“是啊,村里人都觉得那孩子有出息,能考上大学。唉,人不可貌相啊,他却干出那么不要脸的事来。”

所长笑着摇了摇头,感叹道:“世事难料啊,学校也是个大世界!”

柳叶梅听不懂他的话,就说:“怪不得学校,只怪他自己不好好把握。”

“先不管那些了,我去找他聊聊。”

柳叶梅应一声,走在了前头,心里琢磨着:看来高所长真的是怀疑他了,要不然怎么会亲自去找他呢?

高所长紧跟几步,两个人并肩走在大街上,边走边聊着,看上去很随和,很友好。

这让柳叶梅很自豪,特别是看到村民们满脸敬畏的表情,心里面不由得人五人六起来。

在高所长循循善诱之下,柳叶梅就把兰子丢羊后,来村委闹腾,然后自杀的过程一五一十说了出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