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四章 人命背后的故事/山野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高所长听完后,紧缩眉头,没有发表自己的看法。

柳叶梅心头一阵紧似一阵,禁不住问道:“是不是我做错啥了?”

“没,你没错,提醒她保证人身安全是明智的。”

“所长,你的意思是她的死与我无关了?”

所长点点头,说:“至少主管上不是你的错。”

“主管是个啥意思?”

“就是没有直接关系。”

“哦,是这样啊,那就好……那就好……”柳叶梅终于松了一口气。

说话间,来到了毛四斤家,果然,又是大门紧锁。

柳叶梅翘脚趴在墙头上,对着里面喊了半天,也不见有回应,就返过身,眼巴巴望着高所长。

高所长说:“那咱们回去吧,找他也没多大事儿,只是随便聊聊,顺便过来看一下他近期的表现。”

“为什么?”

“因为他在学校犯下了事儿,虽然没有管制他,但也算是有案底的人了,所以上头要求要时刻关注着他的动向。”

“他真的是犯事了?”

“是啊。”

“那么老实的孩子,能犯事?”

“是啊,事实摆在那儿呢。”

“既然犯事了,为什么不让他蹲大牢?”

高所长笑了笑,说:“这事吧,不好明着跟你说,是有人在暗地里帮了他,所以才免于处罚了。”

“哦,原来是这么回事啊。”柳叶梅懵懵懂懂点了点头。

“对了……对了,你确实是蔡富贵的老婆吗?”高所长盯着柳叶梅问道。

“是啊,这还有错。”柳叶梅傻乎乎眨巴着眼睛。

“那就好,有件事就托付给你吧。”

“啥事?”

“你老公帮着写了几个有关社会治安的稿子,全都登在报上了,给我脸上贴了不少的金,早该来当面致谢了。”高所长说着,从兜里拿出了一个信封,递给了柳叶梅。

柳叶梅问:“这是啥?”

高所长说:“你代交给蔡富贵,就说是上面发的奖金。”

“算了……算了,不就是写点小文章嘛,要啥钱呀。”柳叶梅不接。

“那不行,这是稿酬,是他该得的。”

“那好吧,等他回来我跟他说一声就是了。”柳叶梅只得接了过来,掖进了裤兜里。

“你老公是个才子,你可一定要好好支持他,说不定将来真能写出点名堂来。”

柳叶梅点点头,笑了,粉扑扑的脸笑成了一朵花。

……

回到尤一手家之后,柳叶梅让高所长坐下来喝水,自己就忙前忙后打扫起了卫生。

所长说:“我喝高了,有点头晕。”

“那你就睡一会儿吧。”柳叶梅说着就出门忙活去了。

收拾了足足一个小时,才直起腰,用力抻了抻,再转动脖子放松了一会儿,突然发现客厅里没了高所长的身影。

蹑手蹑脚去了东屋,往里一瞅,只见两个五大三粗的男人挤在一张床上呼呼大睡,鼾声如雷。

看来所长也醉得不行了。

柳叶梅忍俊不禁窃笑起来,看来酒还真是个好东西,几杯下肚,就能把英雄变成狗熊。

看看眼前这两个狼狈不堪的男人,就是强有力的证明,往日里耀武扬威、呼风唤雨的人物,这时候却都成了死狗熊。

屋里屋外收拾干净,柳叶梅坐下来,傻呆呆地想着心事。

眼瞅着太阳快要落山了,她心里越发着急,都快要到放学时间了,儿子回家后又该找不到自己了。

急归急,可她无论如何不能擅自回去,因为屋里的两个男人还在沉沉大睡,自己又不便去喊醒他们。

再说了,出去办案的那几个警察也没有回来,有没有需要自己的地方暂且不说,自己打心底里也想知道一些有关于兰子死亡的具体消息。

自打尤一手提醒她说自己很有可能会被兰子家人赖上,会背上胁迫,或者是刺激她人自杀的罪名之后,虽然表面上装得镇静自若,但内心里还是有几分慌乱和不安的。

就算之前高所长也断言,自己是没错的,但毕竟人命关天,万一真的被赖上了,虽然不至于犯罪蹲大牢,但只是那一肚子窝囊气就够一辈子受的。

正七上八下地想着,终于看到几个警察相继走了进来。

柳叶梅赶忙起身迎上去,迫不及待地问走在前边的大个子:“咋样了?有眉目了吧?”

“还能咋样?女人家心眼小,自己活腻了呗!”大个子警察紧盯着柳叶梅的脸看了一眼。

这个人的目光很毒,夹雷裹电的,一下子就把柳叶梅看得心慌意乱,脸也跟着微微一红。

她心里隐隐觉得,他那眼神里是有内涵的,但具体是啥,她也看不清楚,或许还是与兰子的死有关吧。

但她瞬间就恢复了平静,淡然说道:“也真是的,不就是为了几只羊嘛,就轻易把自己给打发了,好糊涂啊。”

“谁说不是来,活蹦乱跳的一条人命,一毛钱都不值了。”胖警察惋惜地说道。

郑月娥一定是饿极了,进了院子,二话不说就直奔了厨房,蹲下来就吃起了剩饭剩菜。

几个警察进屋后,大个警察问柳叶梅:“高所长他们呢?”

柳叶梅指了指东屋,微微一笑。

大个子警察走过去,站在门外朝里望一眼,转回身笑着对另外几个人说:“又醉得不行了,今天谁来背?”

几个人就互相推诿起来,推来推去还是推到了大个子身上,因为其他三个人都证明这次的的确确该临到他来背了。

站在一旁看热闹的柳叶梅这才知道,原来这个管警察的大所长是一只醉猫,放倒在桌子边也是常有的事情了。

可不对呀,刚才跟自己去毛四斤家的时候,他还清醒着呢,步子迈得稳,头脑也清醒,连说话都不啰嗦,这一回来咋就昏过去了呢?

这究竟是咋回事呢?

柳叶梅满腹狐疑,却又无法张口问询,只得眼巴巴看着大个子背起了高所长,另外两个人各抬一只脚,吃力地把他弄进了车里。

大个警察回过头来,对着柳叶梅笑了笑,招呼一声我们回了。

柳叶梅冲着他们摆了摆手,本想挤出一丝笑容的,但努力的一番,却仍觉得自己的脸冷得像块冰。

看着警车疾驶而去,她的心里旋即刮起了一阵风,冷飕飕,空茫茫,一时间无所适从。

回到屋里后,见尤一手依然在沉睡,就走进了厨房,问正在狼吞虎咽的郑月娥:“你叔醉成了那个样儿,你说该咋办?”

郑月娥抬起头,不以为然地说:“还能咋办?让他睡吧,睡个自然醒,天天那个样,管他呢。”

柳叶梅接着说:“不管咋行呢?他家里没人,谁来照顾他?咱也不好扔下他不管吧?”

郑月娥咽下一口饭,翻一下白眼,直啦啦地说:“你要是愿意在这儿照顾,你就留下来吧!”

柳叶梅一听这话,多多少少有些刺耳,像是自己争着抢着要陪那个醉得死猪一般的老东西似的,才懒得费那份心呢。

再说了,自己还着急回家照顾儿子呢。

想到这些,她就冲着郑月娥说:“他是你叔,还是你来照顾吧,我在这儿也不方便。”

郑月娥扯出一丝冷笑,意味深长地说道:“整天黏在一起,都像一家人了,还有啥不方便的?”

自从上一次撕下脸皮跟郑月娥大吵大闹了一回,两个人一直没见面,今天遇到一起,虽然郑月娥对自己还算客气,但心里难免还是疙疙瘩瘩。

想到以后都是村干部了,很多工作要一起干,抬头不见低头见,总该从长计议,郑月娥刚才的话听上去只是在打趣,并没啥恶意,柳叶梅就直截了当地说:“那我回去了,你在这儿吧。”

郑月娥话也不再说,只管埋头吃自己的饭。

回家后,柳叶梅觉得浑身困乏,等儿子回家,简单问过了他的学习情况,就又打发他去了二奶家,自己则早早上床睡觉了。

躺到床上,柳叶梅却怎么也睡不着,心里躁动不已,火烧火燎,翻来覆去折腾了整整一个晚上。

好不容易挨到窗口有了微弱的亮光,这才昏昏睡了过去。

突然间,门外一阵爆响,有人高声喊着:“柳叶梅……柳叶梅……”

柳叶梅一骨碌爬起来,透过玻璃惊恐地望着窗外。

“柳叶梅……柳叶梅……你快些起来,快点,出事了,出大事了,村长让你抓紧去他家一趟。”

柳叶梅听得出,喊自己的不是别人,真是自己的“敌人”郑月娥。

柳叶梅首先想到的是尤一手出事了,要么是醉死了,要么是累死了,反正是个不小的事儿。

想到他醉死,那是因为他中午喝了太多的高度白酒,年老体衰,扛不住酒劲儿,一命呜呼了;

想到他累死,那是因为郑月娥那一身白肉,他酒后乱了心性,没了节制,结果直接导致了“马上杀”,抽抽在侄媳妇身上了。

但当她急急火火穿好衣服,一溜烟跑到了尤一手家时,却发现他正端端正正坐在沙发上,冲着正门的一张黢黑老脸拉得很长。

“咋了这是?这不是好好的嘛,觉都不让人家睡安稳了。”柳叶梅进门就埋怨起来。

“你还睡得着?”

“风平浪静的咋就睡不着了?”

“你过来,别挓挲个翅子随时想飞的,先老老实实待在这儿吧,一时半会儿别出门了。”尤一手冷冰冰说着。

柳叶梅被说得云里雾里,禁不住问道:“咋我就不能出门了,你不会是想软禁我吧?”

“我不软禁你,是有人想软禁你,我要是不早一步把你喊过来,怕你就出不了门了。”尤一手扯着嗓子说道。

柳叶梅脊背一阵麻凉,恶鬼推了一把似的,快步进了屋,紧挨着尤一手坐下来,慌乱地问道:“出啥事了……出啥事了?你倒是痛痛快快告诉我呀!”

尤一手这才转入正题,他说:“一个小时前有人偷偷过来告诉我了,说兰子她男人昨天夜里就赶回来了,他们一家亲戚朋友全都凑在了一起,叽叽咕咕商量了一夜,你知道他们想干啥?”

“干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