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七章 心服口服/山野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刘清海低头想了想,可绞尽脑汁也没把那个带枪警察给自己定的那一窜罪名给记起来,哪怕一项也行,他想尽量说准确些,因为他看到旁边那个年轻警察正在做着记录。

但想来想去,也没想出来,只得吞吞吐吐地说:“是闹……闹事了……聚众闹事。”

“说说看,你都闹啥事了?”

刘清海就只得把自己老婆死了,有人偷偷打电话告诉他,说他老婆是被尤一手和柳叶梅给逼死的,于是自己就按着那么人所提示的,去闹事了云云,前前后后,左左右右,仔仔细细地说了一遍。

听完后,对面那个带枪的警察就问:“你不是有证人吗?”

“证人也是……也是电话里那个人说的。”

“现在还需要证人来作证吗?”

“哦,这……这事……”刘清海吞吞吐吐起来。

“看来你还是想弄个水落石出的,那好,这也正是我们的办案原则,一切让事实来说话,好不好?”

刘清海嘴上没说,心里却又有了些鲜活之气,如果村支书能给自己来作证,说不定还着能逢凶化吉,扭转乾坤,给自己死去的老婆一个说法。

“你倒是说话呀,需要不需要证人来作证了?”

“那……那您说呢?”刘清海竟然反问起来。

“我是在问你!”带枪的警察大喝一声。

“如果……如果能来,那就让他来吧,也好弄个明白。”刘清海唯唯诺诺地说着。

带枪的警察紧接着就摸起了电话,拨了号码,故意冲着话筒高声喊道:“你是桃花村的支书吴有贵吗?我是派出所老王,现在正在审理你们村那个大闹村委会的案子,你通知一下村支书来出庭作证。因为案情紧急,必须抓紧了,让他火速来所里。”

说完扣了电话。

刘清海心里果然就激动起来,身上也轻松了许多。

“刘清海,趁着证人到来之前,审问继续。”带枪警察说道。

“哦,那你问吧。”

“你知道那个给你打电话的人是谁吗?”

“不知道。”刘清海摇摇头。

“真不知道?”带枪警察板着脸,大声问道。

“真不知道,声音听上去一点都不熟。”

“那你想象应该会是谁呢?”

“想象不出来,应该就是本村的人吧。要不然,他怎么会知道那么多事情呢,连人名都清清楚楚。”

“那你提供一下他的电话号码。”

“电话号码在……在我手机里呢。”

“手机呢?”

“手机不是……不是被……被你们收去了嘛。”

带枪警察就示意身边的年轻警察,让他去取手机过来。

不大一会儿工夫,年轻警察就取来了手机,递到了刘清海手中,说一声:“你找一下通信记录,把号码提供给我们。”

刘清海接过手机,战战兢兢按键翻找着,一会儿便找了出来,单个数字念了起来。

已经回到了座位上的年轻警察记了下来,然后又起身下来,从刘清海手里拿回了手机,转身又走了出去。

台上的带枪警察拿出香烟,弹出一只,问刘清海:“抽一根吗?”

“不……不……不……”刘清海咽着口水直摆手。

带枪警察就走下来,把烟递到他手上,边打火边说:“我觉得你有些点儿傻,你说是不是?”

刘清海用力吸一口烟,茫然地望着那张威严的阔脸,竟不知所云。

带枪警察边抽着烟,边在刘清海面前来来回回踱着步,直到那么年轻警察返回屋里,他才坐到了原来的位子上。

年轻警察趴到他的耳旁,对他说:“不是实名登记的号码,查不到。”

“没查通话记录?”

“查了,也没有,只打了这一个电话。”

带枪警察深吸了一口烟,说一声:“看来是有备而来。”

“不过可以申请局里,做个定位侦察。”

“有那个必要嘛?你说是不是?”

“倒也是。”

两个人正说这话,一个胖乎乎的警察敲门进来,冲着带枪警察说:“证人来了。”

“让他进来。”

转眼工夫,村支书吴有贵陪着笑脸走了进来,看着带枪的警察就套开了近乎:“哎哟高所长,好久没见了,一切都好吧?”

高所长站都没站,冷着脸说:“现在是在案件审理中,在这里都是平等公民,可没有职务高低之分,也没有身份贵贱之别,只能委屈一下吴支书了,你坐下,我们有话要问你。”

吴有贵收敛了脸上的笑容,尴尬地坐到了年轻警察制定的位子上,斜眼瞥了一眼刘清海,随又转上了高所长,神色越发紧张起来。

“例行公事,你把名字报上来吧。”高所长语气冷冷地说道。

吴有贵极其不自然地说:“我叫……我叫吴有贵。”

“职务。”

“村支书。”

“既然你是村支书,那就更应该知道遵守国家的法律法规,作为证人,在回答我们的问题时,一定实事求是,如果做伪证,说假话,是要受到法律制裁的,你听懂了吗?”

“听懂了……听懂了……”吴支书一脸奸相,不停地点着头。

“有人指认,说刘清海老婆死的那天她去过村委会,你见过她吗?”

“见过……哦……那个……”

“痛快点儿,到底是见过还是没见过?”高所长喝问道。

“见过倒是见过,不过只是打了个照面,很快我就离开了。”吴支书唯唯诺诺说着。

“我问你,那看见或者听见柳叶梅侮辱,或者谩骂过死者了吗?”

“没,没有。”

“真的没有?”

“没有,绝对没有!”

“那你听到她们见面后,都说了啥?”

“见面后柳叶梅就开始安慰兰子,跟她说丢几只羊没啥,只要人好好的就行,就说一些这样的话,我都清清楚楚地听到了,当时我的心里也跟着热热乎乎的,挺感动的,觉得柳叶梅真是个难得的好人,好女人。”

“你确实听清了?她果真是这样说的?”

“千真万确,你们可以随便调查,如果有半句假话,我愿承担一切法律责任。”吴有贵信誓旦旦地说。

“吴有贵,我再来问你,你所见所闻过尤一手嘲讽或者胁迫过死者吗?”

“这就更不可能了,那天我走的时候,老尤还没去村委会呢,面都没见着,我怎么会知道他都干了些啥呢?再说了,尤村长那可是好干部,心里时时刻刻都装着群众,他又怎么会说出或者做出伤害百姓的言行来呢?这事简直太离谱,太荒唐,连我都觉得不可思议。”吴有贵这时候已经变得坦然起来,慷慨激昂地说着。

“刘清海,你听清楚了没有?听到证人在说啥了吗?”

“听到了……听到了……”刘清海蔫巴巴地应道。

“你不是说吴支书能给你证明吗?可他的证言证词怎么恰恰与你的相反呢?”高所长转上了刘清海,厉声问道。

“是那人电话里跟我那样说的,我就信以为真了。”

“这是人命关天的大事,怎么好随意听之任之吗?竟然还做出了如果荒唐,如此疯狂的行动来,严重影响社会声誉,扰乱了公共秩序,你的行为已经构成了违法犯罪,你知道吗?”

刘清海深垂下头,沉默不语。

高所长接着说:“关于你老婆的死因,我们都已经调查过了,事实清楚,毫无异议,就连你们家的邻舍都断言她是自杀,你还有啥怀疑的?倒是有人对我们反映,是你之前的家庭暴力直接导致了她的死亡,你承认不承认这点?”

“我脾气是……是不好……也打过她几回……不过……”刘清海低着头,喃喃说道。

“不过什么?”

“我原来打她的时候,她……她咋就没寻死呢?”

“你这个混蛋,她那是在你的面前,连死的勇气都没有!”

“那……那你的意思是?”

“我们最后的定论就是,家里丢了羊,怕你回来后往死里打她,越想越怕,最后就走了绝路,选择了投井自杀!你倒好,不好好反省自己,反倒听信别有用心的谗言,聚众滋事,你的罪过大了去了!你知道吗?”高所长气愤地拍起了桌子。

刘清海双手捧了头,身上微微抖动着。

高所长越发激动起来,嚷道:“关于你的犯罪事实,我们已经着手立案侦察,进一步调查取证,法律可不是儿戏,任你随意践踏,你必将会为自己的鲁莽行为付出代价!”

“警察同志,我错了……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这样了……我该还不行嘛……”刘清海苦苦哀求着。

“现在已经晚了!来不及啦!你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老老实实配合我们的调查,等待法律对你的惩处!”高所长说完,对着门外喊了一声,“小胡,把人带下去!”

话音刚落,就有两个年轻的警察走了进来,分别驾着刘清海的两只胳膊,再次把他送到了那间黑洞洞的小屋中,让他重新回到地狱一般的煎熬中去自省自悟。

关于吴有贵,高所长看在他是个村干部的份上,也没多说啥,只让他在笔录上签字画押后,就让他走人了。

吴有贵一时竟忘记了自己是党支部书记,临出屋时一再点头哈腰,说一些让人肉麻的无聊客套话,这更让高所长他们鄙视不已,断定他心里面有鬼。

直到看着吴有贵的身影消失在大门外,高所长才折身回到了办公室,对着跟进来的民警大周说:“你看出来没,这个吴有贵还真不是个东西,他肯定就是那个煽风点火的家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