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八章 损招/山野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也看他不顺眼,瞧他躲躲闪闪的样子吧,一进门就心虚得很,并且更为显眼的是他在欲盖弥彰,看到非但没有把尤一手他们扳倒,反而把所谓的受害方绳之以法了,他就就立马转向倒戈了,极力美化起了尤一手跟柳叶梅,无形中就露出了他紧夹在后头的狐狸尾巴。”

“也就是说,给刘清海打电话的那个人也是他了?”

“不是他还能是谁?”

“他倒是会装,一个村子的人都没听出他的声音来。”

“他都在生意场上摸爬滚打了很多年了,那么点儿小伎俩难不住他,小菜一碟。”

“这家伙,看上去人模狗样的,特马心够黑的。”

“是啊,知人知面不知心呢!”

“那干脆就修理他一下子得了,也好让他收敛收敛,长点记性。”大周建议道。

“不急,先放放他再说,还有关键的一点,那就是他现在任村党支部书记,碍着上级领导的面子,我们也不好随随便便就抓人,要抓也得按程序来。”高所长摇摇头说。

大周想了想,问高所长:“那这个刘清海怎么办?”

“先收着,言论上施加一些压力,让他感觉罪行累累,但要适度,千万别把人给吓死了。到时候他家里人会来找我们的,总该让他们记住教训,要不然我们白忙活了。”

“他家里人万一不来呢?”

“他们不来,尤一手也会来的,这根老油条更狡猾,这个顺水人情也肯定要做。等他来了,顺便也点化点化他,那家伙也太过分了点,一点都不主意工作方法,这回也算是救他的急了,我看这么着吧,让他承担点费用得了。”高所长说完,咧嘴一笑。

“所长,你可真是高手,一箭双雕!”

“啥高手低手的,他都欠咱们好几年的联防费了,一直赖着不缴,这才让他一次补齐了。”

“这倒也是,要不然那钱就打水漂了。”

“尤一手这人,就是根老油条,真拿他没办法。”高所长说完,转身去了自己办公室,忙自己的去了。

——————————————————

——————————————————

村支书吴有贵走出派出所大门后,心还在突突乱跳,他后悔,但更害怕。拉开车门,快速钻进了车里,靠在后背上静了静神。

事情到了这一步,是他预料不及的。

麻痹滴,还没怎么闹腾呢,就草草收场了,而结局却大翻了个儿,自己的目的没达到不说,还把刘清海给害了,好处没捞到一点,看这阵势,搞不好还要处理他。

更令他不安的是,万一立案侦查,自己怕也罪责难逃,一旦事情败露,给自己定个污蔑罪,那可是轻而易举的事儿,真要是把自己给弄进去了,那一切就完了,手上的生意做不成了不说,花了大把钞票换来的村干部也白搭了。

他越想越害怕,越想越后悔,后悔自己不该出此下策,去暗中跟尤一手斗。他是个修炼成精的老狐狸,能量大着呢!自己明显嫩得多,怎么能斗得过他呢?明里斗不过,暗中照样甘拜下风。

单从刚才高所长对自己的态度上看,怕真的是要凶多吉少,搞不好已经怀疑自己了。

这样以来,眼下最要紧的就是要想办法尽快平息这场风波,让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只要刘清海能够逃过这一劫,别在此处翻了船,那自己也就跟着风平浪静了。

但眼下能够摆平这事的只有两条途径,一是托关系,找上头的人,最好是高所长的顶头上司,让他们说个话,或者施加点压力,但这个找的过程很难,投入的资本也太高;

第二种途径就是花钱,破财免灾,直接用钱将高所长“砸晕”,他就会主动放人。

思来想去,这办法是最可行,也最便于操作的,花点钱免去牢狱之灾,相信刘清海肯定会接受的。

于是,吴有贵驾车回了家,径直去了刘清海弟弟刘小河家。

小河正闷头坐在院子里发愁,见村支书吴有贵进了门,便赶忙起身打了一声招呼。

吴有贵不进屋,也不落座,站在树下,满脸焦灼地跟刘小河聊上了,他说:“你哥哥看来这回是戳马蜂窝了,把事情闹大了,本来我觉得没啥大不了,去派出所帮着求个情,说几句好话,可过去一看阵势不对,像是要动真格的了,搞不好还真要判刑。”

“那可怎么办?嫂子死了,哥哥再被判了刑,还有一个上学的孩子呢,还不得全靠我了。”刘小河一脸惆怅地说道。

“从高所长的话里,我听得出,好像还没立案,趁着这个时候抓紧想想办法,把你哥给捞出来。”

“可我能有啥办法?”

“现在这个世道,还有办不了的事情,两条路子最实用。”

“哪两条路子?”

“一来是找人,找上头的大官;二来就是花钱,用钱铺路。对了,你家亲戚有没有在城里做官的?”

刘小河摇摇头。

“那就只能走第二条路了,花钱,用钱把你哥捞出来。”

“都犯法了还能捞出来?”

“能,当然能,没听人家说嘛,犯了死罪的都能花钱留条命,你哥犯下的那点小事就更不在话下了。”

“那得需要多少钱呢?”

“我回来的路上想了想,怎么也得个三两万吧。”

刘小河一愣,问:“还得要那么多钱啊?”

“你看就没有见识,这还多吗?你怎么就不转动脑筋想一想呢,万一你哥蹲了大牢,咱不说长了,就说三年两年吧,他呆在里头不但挣不到钱,还要往里缴钱,一反一正十几万就没了,家里的地还得靠你打理,连他家的孩子也得靠你管,这里里外外所有的损失加起来是多少,怕是几十万不止吧?更何况你哥还在里面受罪了。”

刘小河拉着一张苦瓜脸说:“可我手头哪有那么多钱呢?”

“没钱去借呀,你家不是亲戚不少嘛,挨家挨户凑点,等你哥出来后,再让他还上。”

“让我去借钱,还不难死我呀!”

“小河你想过没有?一个人蹲大牢,那可是一个家族的耻辱,祖祖辈辈都会受到影响,你就不怕你家小孩的前途受到影响,这可不是好闹着玩的事情,孩子的升学、当兵、升官,都是要政审的,一旦政审那可就卡了,就啥也别指望了。难道你就情愿看着你们刘家后代一代代那么窝窝囊囊活下去?”

“可是那么多钱,我实在没处借呀!”

吴有贵直接翻脸了,他说:“想不到你刘小河是这么个无情无义的人,早知这样,我何必跑到派出所去帮你们求情呢,爱咋着咋着,与我姓吴的有啥关系呢?”说完扭头就走。

刘小河一把拽住了他的胳膊,哀告说:“好……好……吴书记你别生气……别生气……让我想想办法。”

“你们是亲兄胞弟,这事还用得着别人替你想嘛,早就该行动起来了,我都被你急得火烧眉毛了。”吴有贵用眼白瞅着他说。

“那好,我去借……我去借……”

“还有一个事儿,你一定记住了,钱凑齐后,你不要急着去派出所,那个门可不是好进的,估计你进也不一定出得来。”

“那咋办?”

“你去找尤一手,咱村就他跟那个所长最好,你求他先去沟通一下,看他的意思再说。”

这下刘小河又为难了,他皱着个眉头说:“我怎么好意思再去求他呢?前头喊着叫着的去告人家,这后头再去找人家帮忙……这事……这……”

“没事,你进屋就掉眼泪,就装出一副可怜相来,先承认错误,再哀告着求他。见他缓和下来,你就把钱给他。”

“那万一人放不出来,钱也要不回来呢?”刘小河一脸忧虑。

“没见识就是没见识,这点规矩都不懂,谁家办不了事还要你的钱呢?肯定会退给你的。你放心,只要他接了你的钱,就一定能办成。”

刘小河将信将疑地点了点头。

“好了……好了……这事吧,我已经是仁至义尽了,你抓紧去操办吧,千万别再耽搁了。”

吴有贵说着转身朝外走去,刚走几步,有回过头来叮嘱道:“你记好了,一定不要把我给出卖了,对任何人都不要说是我帮你出的主意,要不然事情就会更加麻烦,知道了不?”

“哦,我不说……不说……”

送走吴有贵后,刘小河便坐到树下盘算起来,他觉得吴有贵所分析的那些事儿还是很有道理的,钱算啥?没有了再挣,可人一旦进去了,那可是祖祖辈辈都洗不掉的污点。

再说了,总不该眼睁睁看着哥哥蹲大牢,活受罪吧?

本来家里三万块钱还是拿得出来的,但老婆那个人是个铁母鸡,只要是到了她身上的钱,你就别想再抠出来。

更何况自己压根儿也不想把钱用在这上头,万一哥哥出来后,一时不凑手,或者有其他想法,自己又怎么好意思天天追着喊着的要呢?

于是就想到了替哥哥借钱,他们家遭此不幸,估计谁也不好意思说个不字。这样以来,等哥哥回家后,自己就有话跟他说了,你能出来,多亏了亲戚帮你筹钱疏通关系了,赶紧去把钱还给人家吧。哥哥肯定不但利利索索去把钱还给人家,还会感恩戴德地说一通感激的话。

于是他洗把脸,换上了一身干净的衣服就出了门。

好在事情办得还算顺利,刘小河只去了三家亲戚,就把三万块钱拿到手了。他每去一家,就哭鼻子流眼泪地先把哥哥要蹲大牢的事情说了,然后再把花钱买平安这事端了出来。

几家亲戚家境也都比较殷实,再加上平日里关系处得都不错,最关键的是人家用不着顾虑啥,刘小河也都当面表了态,说等哥哥一回家,立马就把钱还给他们,让他们放心就是。

钱拿到手了,可心情还是轻松不起来,因为在他看来,最难的一关不是借钱,而是去向尤一手求情。

一想到尤一手那张大长脸,刘小河心里就打颤,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打小就怕他,一看见他就想尿裤子,就觉得他就是老人说的那个“活阎王”。

但没办法,开弓没有回头箭,为了自己的亲哥哥,甚至说是为了一个家族的尊严脸面,也只得硬着头皮往前闯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