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九章 任人摆布/山野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刘小河把钱分装到两只裤兜里,鼓鼓囊囊连走路都碍事,他只得用手捂了,晃悠着身子去了尤一手家。

就在拐进一条小巷子时,与迎面而来的一个人撞了个满怀。

抬头一看,见是蔡富贵,气就不打一处来,暗暗骂道:狗日的!都怪你老婆那个母夜叉,不但害死了嫂子,还把大哥弄进了派出所里面……

可他还算明智,知道不能再惹是生非了,要不然只能雪上加霜,便低着头,想绕道过去。

谁知却被蔡富贵一把拽住了。

“蔡富贵,你想干嘛?”刘小河抬头质问道。

蔡富贵问他:“你去哪儿?”

“我去哪儿管你什么事?”刘小河毫不客气。

蔡富贵小声问:“你是不是去找村长?”

“你管得着吗?”

“我是管不着,可我给你提个醒,用不着去找他,用不着多久你哥哥就会回来的。”

“胡说八道!”刘小河瞪着他,说,“你是不是成心让我哥判刑啊?”

“你要是不相信就去找吧,我告诉你,只能白扔钱!”

“你懂个屁!”刘小河骂一句,抬脚就走,边走边骂着,“麻痹滴,你装什么大头鸟,就是个傻子!”

“操,你才是个傻子呢!”

刘小河懒得再跟他计较,直接奔着村长家去了。

他远远就看见尤一手家的院门大敞着,却没敢直接往里闯,手扒着门框朝里面张望着。

院子里静悄悄,只有几只鸡卧在树荫下打着盹儿。

他怯生生走进了院子,抬头往屋里睃一眼,却看见尤一手正坐在沙发上瞅着自己,目光直直地闪着寒光。

刘小河果然心里就直打哆嗦,就有了想要尿裤子的感觉,脚步却黏在了那里,半步都挪不动了。

“刘小河,你干嘛呢?”尤一手坐在那儿,冷冰冰喊了一声。

刘小河结结巴巴地说:“我……我……”

“你有话进来说吧。”尤一手声音稍微柔和了一些。

刘小河这才壮着胆子轻飘飘走了进去,迈过门槛时还被绊了一脚,要不是及时地扶住门槛,准得跌个狗吃屎。

“你紧张啥?我又不吃人。”

刘小河端直了身子,强迫自己镇静下来,挪步进了屋。

尤一手上上下下打量了他几眼,目光最终盯在了他鼓鼓囊囊的裤兜上,心里便明白了几分。

刘小河局促地站在离尤一手三米远的正前方,唯唯诺诺地说:“村长……我来……来……”

“你紧张啥?慢慢说。”

“村长,我想求你帮个忙。”

“帮啥忙?”

“帮着……帮着把俺哥给……给要回来……”刘小河说完这句话,已经憋得脸色通红。

尤一手冷笑一声,生硬地说道:“你还有脸来求我?你们不是呼天号地要把我尤一手毁掉吗?不是要我滚下台吗?怎么回头就求起我来了呢?你以为我尤一手是泥菩萨呀?想推倒就推倒,想立起就立起,你们造反的时候怎么就不想想会有今天呢?我看你们是活该!是报应!是罪有应得!”

尤一手的话就像连发的小钢炮,稍事火力,便把刘小河给击倒了。他腿一软,腰一松,人就扑通一声跪在了尤一手面前,俯下身嚎哭起来。

“起来……起来……这像是啥?你赶紧给我起来!”尤一手火气十足地大声吼道。

刘小河吓傻了一般,跪在那里没了声息。

“你起来吧,有啥话直说。”尤一手像是真的动了恻隐之心,声音柔和了许多。

刘小河抬起头来,流着眼泪说:“村长,你就饶了俺哥这一回吧,是他不懂事,听信了别人的胡言乱语,再加上我嫂子出了事,他心情急躁,所以才做出了那样的烂事,你大人不计小人过,一定想办法救救他啊村长……”说完又哭了起来。

“你起来,站起来说,你要是再跪着,再哭号,你可别怪把你给轰出去了啊!”尤一手严厉地说着,“看看像啥呀这是,就像哭灵似的,烦人不烦人!”

刘小河这才意识到自己情绪失控了,这样的架势真有些不雅,于是就从地上爬了起来,僵硬着身子偏在那儿。

尤一手拍了拍沙发,说:“过来坐下说吧。”

刘小河摇摇头,嘴上说道:“不用……不用啊村长……站着就行……站着就行。”

尤一手叹一口气,声音沉重地说:“我也就是看在祖祖辈辈都住在一个村子里,同吃一口井的份上,要不然这一次我是不会跟你们罢休的,瞧瞧你们都做了些啥,那简直就是在往死里整我。到头来触动法律了,收到惩罚了,再来哭着喊着的求我,你让我怎么接受?”

“对不起村长……是我们错了……都是我们一时糊涂……再也不敢了……你就饶我们这一回吧。”刘小河耷拉着脑袋,一再求饶。

“那好,就算饶了你们这一次,不跟你们计较,可你让我怎么去救你哥?他的行为已经触动了法律,那可是国法啊!我尤一手能有那么大的能耐?能让办案的人网开一面?”

“村长,无论怎样,你就开开恩去试一次吧。”

“我问你,是谁让你来找我的?”

刘小河干脆地说:“没人让我来找你,是我自己来的,我想来想去,咱们村里除了你,谁都帮不了这个忙的!”

尤一手这顶高帽一戴,心里舒坦了许多,他说:“既然你已经认识到了错误,又这么信任我,我就豁出这张老脸,去试一次吧。”

刘小河连声致谢。

“不过咱先小人后君子,如今办事,特别是牵扯到法律法规上的大事,那可是要担风险的,特别是咱去求人家,人家又不好推辞,只能知法犯法冒着风险给咱们办,搞不好是要冒丢饭碗、蹲大牢的,你都想象不到那些事的严重性。所以我的意思是,咱不能让人家帮了忙,还得承担那么大的风险,总该给人家一点点补偿吧,你说呢?权作是一种安慰,一种谢意吧,我的意思你明白吗?”尤一手满脸真诚地说道。

“明白……明白……我明白……”刘小河满口答应着,紧跟着问道,“村长……你看这事需要……需要多少钱?”

尤一手略加沉吟,说道:“这些事吧,倒也没有个具体标准数额,你看着办吧。”

“哦,我凑了……凑了……三万块钱,你看够不够?”刘小河边说边慌里慌张地从两只裤兜里分别把钱抠了出来,摞在一起,恭恭敬敬捧到尤一手跟前。

尤一手没接钱,说:“不过吧,我可把丑话说在前头,就算是我去找了,去苦苦哀求人家了,事情也不一定办得顺妥。如果办成了,你也用不着把我看成是救命恩人,只要心里想着就行了;可如果办不成,你也别怪我。”

“村……村长……那这钱……”刘小河一张瘦巴巴的脸憋得通红,支支吾吾起来。

“哦,你是担心这钱是吧?这你就放心好了,如果事情办不成,钱会一分不少退给你。”

“我……我不是那个意思。”刘小河觉得自己很小气,赶忙掩饰着。

“那是啥?”

“没啥……没啥……我是说您把钱收起来吧。”

尤一手却摇摇头,说:“这钱我还不能收。”

刘小河愣住了,嘴里呐呐着:“村长……村长……您是不是嫌少?”

“不是嫌少,这事办与不办,还要问一下了另外一个人。”

“谁?”

“柳叶梅。”

“还要问她吗?”刘小河面露难色。

尤一手叹一口气,说:“你们那么胡闹,伤害的不只是我,还有人家柳叶梅,本来好心好意劝慰一下你嫂子,你们却无事生非,诬赖人家,还在全村老少爷们儿面前喊着骂着的说人家用软刀子杀人,谁能受得了,要不是警察及时赶到,制止了你们,怕是非把她逼上绝路不可。”

“是啊,都怪我哥哥听信了坏人的挑拨,才做出了没头没脑的事儿。可眼下都这样了,该……咋办呢?”

“还能咋办?你去问一下,如果柳叶梅点头答应,不跟你们计较了,我就帮你们去跑一趟,不过我听别人说她火气大着呢,还打算去告你哥哥诬赖呢。这也难怪,人家是个女人,你们这样糟践人家,撂在谁身上都受不了。”

“是啊……是啊,我哥真糊涂……真糊涂……要不……要不我这就去一趟她家吧。”

“那你就去吧,去好好求求人家,如果她答应了,你就直接回家;要是她坚决不答应,那你就回来把钱取走,我也就不好再掺和这下了。”

“村长,这事无论如何你不能看着不管呢,我哥哥如果真被判了刑,那……那我们一家可就全完了。”

“管与不管,全在柳叶梅这儿了。我看你也别啰嗦了,抓紧去吧,好好求求人家。”

刘小河再没二话,转身出了门,甩开膀子直奔柳叶梅家去了。

到了柳叶梅家,见大门紧闭着,刘小河调整了一下状态,站在门外喊了起来:“姐……姐……柳叶梅,你在家吗?”

喊了半天,才听到柳叶梅软塌塌答应了一声:“是谁呢?”像是还在睡觉的样子。

“姐,是我呢。”

“我没听出来,你是谁?”

“姐,我是……是刘小河。”

屋里瞬间没了动静,变得鸦雀无声起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