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章 老奸巨猾/山野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刘小河心里忽悠一阵透凉,他猜到柳叶梅一定还在为那事置气,话都不愿跟自己说一句了。便没了主意,倚在墙上,长一声短一声的叹息起来。

就在这时,柳叶梅从屋里走了出来,哗啦一声拉开大门,盯着刘小河问一声:“你来干嘛?”

刘小河慌乱起来,面红耳赤,竟不知如何说起了。

“是不是你哥哥刘清海遇到麻烦了?”

“可不是……听说……听说要判刑呢。”刘小河耷拉着脑袋,不敢看柳叶梅一眼。

柳叶梅叹息一声,说:“你说你们,咋就这么没点理性呢,人家一点火你们就着起来了,这下没法收拾了吧?”

“姐,都怪我们……都怪我们……让你也跟着受气了。”

“我受点儿气倒也无所谓,可眼下该咋救你哥哥呢?”柳叶梅大仁大义地问一句。

刘小河一听这话,心里便踏实了许多,壮着胆子抬起头来,目光躲躲闪闪地望着柳叶梅,哀求道:“姐,您大人不计小人过,看在我们全家,看在孩子的份上,你千万别跟我哥一般见识,搭搭手,拉我哥一把吧。”

“我,拉你哥一把?咋个拉法?”

“我刚才从黄村长那边过来,他说了,只要你同意,他就去找找门路,托托关系,想办法把我哥弄出来。还说……说如果你不同意,就……就……”

“就咋了?瞧你吞吞吐吐的,急死个人了!”柳叶梅瞪着刘小河说。

“他说要是……要是你不同意,他也就不管了,让我哥蹲大牢去。”

柳叶梅动情地说:“我咋会不同意?都是乡里乡亲的,不看僧面看佛面,怎么好眼睁睁看着你哥哥被判刑?你嫂子人没了,已经够惨了,再让你哥哥进监狱受苦受罪,谁能忍得下那个心呢?”

刘小河听了这番话,激动得不知道该如何表达了,嘴唇翕动了半天,硬是没说出一句话来。

“好了……好了,你也用不着多想啥,赶紧回去忙自己的吧。我这就去找村长说说,让他赶紧去想办法,也好早一天把你哥哥弄回来。”柳叶梅爽快地答应下来。

“哎……哎……谢谢叶梅姐……谢谢……谢谢……”刘小河弯腰塌背地客套着。

“好了,用不着弄出那副模样来,只要你们一家知道姐不是那种坏了良心的人就行了。”柳叶梅说着回屋锁门去了。

“姐,那我回去了,我哥的事儿你一定多操心……多操心啊。”

“嗯,回吧,我这就去,你放心吧。”

柳叶梅望着刘小河飞奔而去的身影,心想:尤一手这个老狐狸果然神机妙算,一切都像是在他的掌控之中,他说刘清海家人会来求自己,果然就来了,要是自己再稍微强硬一点,不及时退让一步,他刘小河一准就会给自己跪下来。

但自己又怎么能强硬起来呢?

他刘清海一家遭此不幸,虽然是有些不理性,但得饶人处且饶人,怎么好紧揪着人家的小辫子不放呢?眼睁睁看着一个家庭毁掉了,大瞪着眼看着人家的孩子没了爹娘,自己也于心不忍……

柳叶梅边想着这些,边脚步匆匆去了尤一手家,一进门就看见尤一手赤膊露胸地坐在正面的沙发上,就像一尊佛。

可打眼一看,才知道这佛有些不伦不类,只有佛身,没有佛面,至于佛心那就更没法揪出来细看了,不敢说是黑的,但一定不是鲜红的。

“你脚步倒利索,这么快就来了。”尤一手咧嘴一笑,冲着一脚门外一脚门里的柳叶梅说。

“有了你事先的神机妙算,我就在家里候着,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刘小河屋都没进,就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哀求开了。我哪经得住他那副模样,没几句话心就软了。”说话间,柳叶梅已经进了屋,坐到了沙发的一角。

“他没跪下来求你?”

“人家已经够可怜了,咱就别再跟人家过不去了。”

“你倒可怜起他们来了,可他们呢?糟践起你来眼都不眨一下,恨不得一脚把你给踢死!”尤一手往柳叶梅身边挪了挪说。

“他们一家人也够可怜的了,就搭把手拽人家一把吧。”

“是啊,我这不已经答应了嘛,只要你应一声,我就找高所长要人去。”

“那就快去吧。”

“急啥,不管怎么说,咱这次是取得了绝对性的胜利,总该庆祝一下的,来……来……”尤一手说着,动起手脚来。

“你还有心庆祝,人家呆在派出所里面还不知道成啥样子了呢,看把他弟弟给急的吧。”

“他们这是罪有应得!谁让他们听信坏人的挑拨,跳出来跟我们作对的,不让他们吃点苦头才怪呢。”

“那你去找背后操纵他们的那个人呀,那个人才是罪魁祸首。”

尤一手冷笑一声,说:“不是不报,时机不到。总有那么一天,我会把仇给报回来的,不信你等着瞧。”

“你又没现场逮着人家,只是背后瞎琢磨,有啥用?”

“这都是摆在面上的事儿,除了他还是有谁?”

“那你打算咋报这个仇?”

“我不让他扒一层皮,也得让他出一滩血,不信你就等着瞧吧。”

“这个我倒是信,你这头老驴,心狠毒辣的,你可别弄出啥闪失来,你这把老骨头可已经糠得差不多了。”

尤一手伸手摸在了柳叶梅的身上,隔着衣服揉搓起来。

柳叶梅推开他的手,催促道:“你快些去吧,别再磨蹭了,万一定案了就来不及了。”

“你可真傻,高所长心里会没数?”

“你是说他明白你的意思?”

“那当然了,不见我尤一手的话,他肯定不会私自就把刘清海给发落了的。说实话,这一次他的确帮了我们的大忙了,不但让反败为胜,还为我们挣回了面子,更重要的一点,他也是在为你以后当村干部树立了威信,你真该好好谢谢人家。”

柳叶梅一蹙眉,问:“还为我树了威信?”

“这还要说,你想一想,如果这次他们不及时赶来,会是啥结局?那可真就不可收拾了,一旦我们名声扫地,以后在村里还站得住脚吗?怕是连正常生活都没法继续了。这样以来,情况就大不一样了,以后谁还敢小瞧咱们?”

“倒也是这个理儿,那你赶紧去吧,一来把刘清海给要回来,二来也面对面说一些感谢的话。”

“感激的话管个屁用啊?要来实的,来现的,懂不懂?”尤一手说着,双手捻着,做出了数钞票的架势来。

“还得送钱呀?”柳叶梅吃惊地问道。

“那当然。”

“那钱哪儿来?”

“这个就不要你管了,我都准备好了。”尤一手说着,一把搂过了柳叶梅,往沙发上压下去。

“别……别……门还敞着呢。”

“没事,稍微庆祝一下,速战速决,耍完了我就去派出所。”尤一手说着,挑开了柳叶梅的腰带,一只手伸了进去。

“别……别……你别这样,都快把我的裤子给撕破了,我自己脱……自己脱……”柳叶梅说着,双手按住了尤一手狂蛇一般往下游蹿的手臂。

“快点……快点……马勒戈壁滴……老子赢了,心里乐着呢!这场风波过了,柳叶梅你瞧瞧,兴奋着呢。”尤一手毫不羞涩地摸着自己说。

柳叶梅站起来,并没急着脱衣服,反而勒紧了腰带,转身朝着外面走去。

“哎,柳叶梅,你回来……回来,干啥呀你?”尤一手低声喊道。

“我去把门关了,开着门多不好,让人看见多不好。”

“操,门就先别关了,刚才接了儿子电话,说死老婆子哭着闹着的要回家,没办法,只好让同事送她回来了,说不定一会儿就到了,万一看到咱关着门,不发疯才怪呢!”

“你这不是自找难堪吗?咋就那么没出息,别弄了,还是赶紧去派出所吧。”柳叶梅转回身说道。

“今天都这个时候,还是等明天去吧。”

“你都已经答应人家了,就别拖了,快……快……快……这就去……这就去……”柳叶梅走过去,扯着尤一手的胳膊往上拽。

“这时候去有啥用?高明堂那个王八蛋夜里都要回去抱窝,才懒得搭理我呢。明天吧,明天一准把刘清海领回来。”

“你就那么有把握?万一迟了呢?听说一旦上报到上面去,那事情可就难办了。”

尤一手反手捉住了柳叶梅嫩生生的手腕,边往怀里拉着边说:“我跟你交个实底儿,他高所长又不傻,心里亮堂着呢,就刘清海那点事儿,也不一定就够得上能判刑,就算是真给判了,对他又有啥好处呢?倒还不如拿来当个诱饵,为他自己钓点好处呢。”

“还有这样的事儿?”柳叶梅吃惊地问道。

“可不是,那种事他没少干。”

“他就不怕人家揭发他?”

“揭发他?你以为他是个傻子呀,早留后手了,不会让人抓到把柄的。再说了,普通老百姓谁敢得罪他?不要命了,随便给你按上个罪名,就能把人给折腾个半死!”

柳叶梅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了,质疑道:“真的假的呀?你可别乱说,人家可是个警察呢?还是个有正义感的好警察,咋会干出那样的事情来?那不……那不成胡来了吗?”

“你以为他不会胡来吗?告诉你,你可不能只看他的外表,心黑着呢!”说话间,尤一手的一只手已经伸进了她的身上,隔着衣服大把大把地抓挠起来,力度奇大。

“才怪呢,他要是真的那样,就不怕收到处罚?”

“嗨,天下乌鸦一般黑,谁能拿他怎么着?不说这些了,他发他的财,咱找咱的乐,管他呢,来……来……”尤一手嘴上说着,一双脏手又不要脸的胡乱摩挲起来了。

柳叶梅不情愿地说:“你能不能消停点呀,这光天化日的,万一真的被你老婆碰到咋办?”

“没事,那么远的路,至少也得一个多小时呢。”

“你真的憋得慌了?”

“是啊,不信你试试……试试。”尤一手说着,捉住了柳叶梅的一只纤纤玉手,一路下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