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一章 越陷越深/山野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看看你吧,一大把年纪了,一点儿都没出息,丢人,真丢人!”柳叶梅微红着脸说。

尤一手眯着眼睛,想了想,说:“柳叶梅,我就是没出息,实在不行,帮你挠挠小嫩脚丫子总该可以吧?”

“那也不中,多难堪啊!”

“切,这有啥难堪的?你长的那不是脚丫子,是艺术品,艺术品中的精品,摸一下,那叫鉴赏,知道不?”

“行了,你就别贫了,越来越会忽悠了。没事的话我这就回去了,高所长让我给毛四斤带了话,得赶紧过去跟他说一声。”

“你说高明堂给毛家那小子带了话?”

“是啊。”

“带了啥话?”

“保密!”

“操,跟我还有啥保密的?”

“那不行,高所长交代了的,不可一随便透露出去,那可是人命关天的大事儿。”

“有那么严重?”

“有。”

“那小子是不是在外面犯下了大罪过?”

柳叶梅摇摇头,故作深沉地说:“那倒不是,不过毛四斤不简单,你可不能小瞧他。”

“吹吧,瞧他那个逼样吧!”

“你就喜欢从门缝里看人,不信等着瞧,你要是得罪了他,说不定那一天,他就把你扳倒了。”

“吹牛逼!”尤一手一脸不屑的笑。

“滚!你就是目中无人!在桃花村,就你能,谁都不如你。不想听你满嘴喷粪了,臭死了!”柳叶梅说着,转身就走。

“别走……别走……咱都紧张了好几天了,真该放松一下,来……来……一块闹闹。”

“哎呦,你咋不为我想想呢?”

“这有啥好想的?又不是真刀实枪的干,要不咱穿着衣服,稍稍亲热一下吧,就算有人进了院子,也能及时收场,一点都用不着慌乱,我看这样好……这样好……”尤一手坏笑着说。

“真是越玩越稀奇了,那咋个玩法?我可不会。”柳叶梅的脸红扑扑,像朵盛开着的桃花。

“你坐到沙发那一头,来,试一试,我教你,让你也尝尝鲜。”尤一手说着,一把攥住了柳叶梅的脚。

无奈之下,柳叶梅只得斜倚到沙发上,乖乖地脱掉了鞋子和袜子,往里挪了挪屁股,把双腿收到了沙发上。

尤一手望一眼柳叶梅那双胖乎乎、嫩生生、白里透红的脚丫子,立马口舌发干,喉头滚动,脖子一抻一抻地直咽唾沫。

他蹲下来,用手玩弄了一会儿,刚想低头含上去,柳叶梅猛然收了回去,难为情地说着:“我都好几天没洗脚了,臭着呢,别舔……你别舔……”

“没事的,我喜欢那味儿,来……来……让我吃几口。”尤一手满脸馋相地盯着柳叶梅说。

“不行……不行……你看看几点了呀,要抓紧了,不然我就回去了。”柳叶梅说着,装出一副欲穿鞋走人的架势来。

尤一手看一眼墙上的表,说“那好……那好……等改日我再吃……你帮我轻松一下吧。”说着便坐了下来,把柳叶梅的双脚搂在了怀里。

柳叶梅只得欠了欠身,双手同时把裤腿往上一拉,把一对滚圆细嫩的小腿肚子亮了出来。

尤一手如获至宝,捧在手里,贪婪地摩挲着。

正忙活着,门外却突然响起了一声汽车喇叭声。

柳叶梅就像触电了一般,猛然从尤一手身上弹跳下来,边手忙脚乱地整理着衣服,边对着仍没回过神来的尤一手说,“你快……快……快点呀……”

“咋就停下了?”尤一手像是啥都没有听到。

“你聋了,没听到汽车响?”

“真的?”

“你快点吧,这还有假。”柳叶梅着急了,脸色变得赤白起来。

“马勒戈壁滴!早不来晚不来,回来的真不是个时候。”尤一手气急败坏地骂一声,这才好不情愿地站了起来。

柳叶梅收拾停当,一边梳理着头发,一边往外走去。

刚到院子中央,就看到尤一手老婆提个大包从外面走了进来,赶忙堆起笑脸,虚情假意地招呼道:“哎哟……哎哟……俺婶子来,你可回来了,可把我给想坏了!”

村长老婆黄花菜愣怔一下,上上下下打量着柳叶梅,不冷不热地说一句:“哦,是柳叶梅呀,你在这儿玩呢。”

柳叶梅极力掩饰着内心的慌乱,上前一步接过黄花菜手里的包裹,然后惊惊乍乍地高声喊道:“婶子呀,你回来就好了,这一阵子你不在家,俺叔可遭大事了,人都差点儿被气死了,都快把俺给急死了。你快进屋……快进屋看看吧,这时候还趴在沙发上呢,说是头昏脑胀晕得厉害。”

黄花菜果真被吓着了,她止住脚步,直愣着眼问道:“咋了咋了?你叔他出……出啥事了……出啥事了?”

没有得到满足的尤一手懊恼不已,发着恨的在心里骂自己的老婆:臭母猪……老母猪……你咋就掐着这个点儿回来呢?麻痹滴!成心跟我过不去,坏了我的好事,看我以后怎么收拾你……

正骂着,听到柳叶梅大声小吆喝着在拿瞎话骗老婆黄花菜,就暗暗折服起来:柳叶梅这个小娘们儿真是不简单,遇事不仅不慌不乱不说,还能急中生智,她这样一咋呼,既能打消了黄脸婆的猜疑,也给了自己的遮掩提供了信息,真是精明到家了!

想到这些,尤一手翻身爬上沙发,面部朝下,双手抚额,哎呦哎呦地呻吟着,弄出一副病怏怏的模样来。

听见老婆进了屋,尤一手侧过脸来,满面疾色地问一声:“老婆子,你回来了?”

“你这是咋的了?哪儿不舒服了?”黄花菜走过来,关切地问道。

“哎,别提了,有人造反,差一点就把我给活埋了,多亏了警察及时赶到,这才保住了一条老命。”尤一手故弄玄虚道。

“啥啊?有人想活埋你?谁有这么大的胆量?敢在你眼皮子底下造反?”黄花菜疑问道。

柳叶梅就把刘清海一家大闹村委会的经过云山雾罩地描述了一遍,并添加了许多惊险情节,听上去的确惊心动魄。

尤一手老婆听后,先是叹息一声,接着脸上就浮出了几分忧虑,说道:“都是你平日里不注意分寸,得罪了人家,这才招惹了祸端,以后咱上了年纪了,可不能再那样了,为了工作,不值得!”

柳叶梅看着黄花菜边叽叽咕咕说着,边爱怜地抚摸着尤一手的额头,心里一时间五味俱全,酸甜苦辣一起涌动上来。

由于刚才兴奋过度,此时的尤一手余温未退,摸上去就像是在发高烧。

黄花菜摸了一会儿,愈加担忧起来,说:“还真的有些发烧呢,会不会得啥病了?”

尤一手推开她的手说:“臭嘴!还能得啥病,都是被那个刘清海给气得,没事,消消气就好了。”

“没事更好,用得着那么凶了?”说完站了起来。

尤一手咬牙切齿“忍着疼痛”爬起来,问老婆:“你咋这么快就回来了?儿子刚刚打过电话来没多久呢。”

黄花菜说:“儿子打电话的时候,我们都已经走在路上了,他同事工作忙,还要急着赶回去,车也开得快,嗖嗖的,我坐在车上都觉得怕。”说完便进屋收拾东西去了。

柳叶梅觉得留在这儿已经没有意义,便小声对尤一手说:“我回去了,你就在家好好养病吧。”说完诡异一笑。

“切,有啥病呀,明明是那玩意儿饿了。”尤一手苦着脸,下意识地胡乱摸了一把。

柳叶梅撇一下嘴,低声调笑道:“活该,让你老不正经没出息,饿死你个狗曰的!”

随后故意扯开嗓子大声说道,“村长,现在婶子回来了,就不需要我照顾你了,那我回去了啊。”

黄花菜闻声走了出来,满含感激地说:“柳叶梅,多亏你过来帮着照顾你叔,要不然还不知成啥样子了。”

“婶,咱们谁跟谁呀?还用得着闹客气了,都是应该的……应该的。”柳叶梅坦然说道。

“你也不容易,男人不在家,里里外外一个人,已经够你忙活的了,还要过来照顾你叔,这不更给你添乱嘛你说。”

“婶,你这话说得就见外了,我是晚辈,照顾长辈是应该的……应该的……”说完便朝外走去。

转身之际,她看到尤一手哭丧着脸,望了自己一眼,那眼神里面全是被压制的无奈和焦灼。

等出了大门,柳叶梅突然觉得自己现在变了,变得油滑了,变得装腔作势会说假话了。明明自己跟人家男人不干不净的,却不但没有被指责谩骂,反倒让人家感恩戴德。

自己啥时有了这样的本事?竟连她自己都说不上来。

走在路上,柳叶梅抬头望望西边的太阳,眼见都要落山了,这时候差不多也到了放学时间了。

突然想到自己都很长时间没去接过儿子了,心里就涌起了一丝淡淡的愧疚。于是,转身朝着学校的方向走去。

儿子小宝远远就看见了妈妈,高兴得蹦蹦跳跳跑了过来,嘴里甜甜地喊了一声妈妈。

柳叶梅迎过去,牵起儿子的手,不等说话,儿子便抢着说:“妈,校长说要到咱家家访呢。”

“哦,啥时候?”

“说是就这几天,也没具体定下来,那么多的学生,谁知道他先去谁家呢?”

“你没干坏事吧?”

“没有,校长总夸我呢。”

“都夸你啥了?”

“夸我学习进步快,纪律也遵守得好。”

柳叶梅摸一把小宝的头说:“小宝现在长大了,可懂事了,等我打电话告诉你爸爸,让他给你奖励。”

小宝兴奋地仰起脸,问道:“让爸爸奖我啥好东西呢?”

柳叶梅想了想,说:“还没想好呢,到时候再说,但有个条件,到期末考试的时候你可得进前十名。”

小宝一听没劲了,耷拉着脑袋说:“我现在还不到三十名呢,差得太远了,够都够不着。”

“自己知道有差距就好好往前赶呀,只要工夫下到了,肯定就能追的上,说不定就能赶到前三名里面去,你说是不是?”

“前十名都进不去,还前三名呢。”小宝毫无底气地说。

“自己要有信心,就你现在这个进步速度,肯定没问题的,就看你努力不努力了。”

“妈,先进到前二十名吧,你看好不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