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二章 污秽之物/山野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柳叶梅一笑,说:“那好,等下次你进来前二十名,我就让你爸爸给你买礼物。小宝,你想让爸爸给你买啥呢?”

“买……买个变形金刚吧……不……不……要不就买个游戏机吧。”

“游戏机可不行,你整天只顾得玩那个,哪还有心思学习了。”

“我喜欢那个嘛,我保证只在下课时间玩,还不行吗?”

“先不想那个了,好好学习,等考完试再说吧。”

“人家就是想要游戏机嘛,很多同学都有了,好不好呀?老妈。”小宝边走边缠着妈妈。

柳叶梅不再搭理她,只管牵着儿子的手走着。

当她走到许翠翠家门前的时候,突然就想起了帮她家办准生证的事儿,这都好几天了,不但证还没拿到手,连一点消息都没有。自己可是答应过人家的,一直都没给人家回个话儿,还不知道把那个小娘们儿给急成啥样子了呢。

想到这儿,她牵着儿子的手就往许翠翠家走。

“妈,去哪儿呢?”

“哦,去你翠翠姨家一趟。”柳叶梅随口说着,低头望一眼儿子,突然觉得儿子也是个大小伙子了,带着他去说那些事儿有些不妥,便对儿子说,“我跟翠翠姨有点事儿要说,你自己先回家吧,一会儿我就回去。”

“妈,那我回去看会儿电视吧。”

“不行……不行……必须先把作业完成,等我回家后,再看电视。”柳叶梅口吻坚决地说。

“那我先去二奶奶家了,她家肯定又做好吃的了,我肚子饿了。”

柳叶梅想了想,这都好几天没来许翠翠家了,也不知道她身体恢复得咋样了,总该过问一下;

还有那办证的事儿,自己也要慢慢跟她解释,怕是一时半会儿也回不了家,儿子还要饿着肚子等自己,就说:“那也中,你就先去奶奶家吧,吃晚饭就写作业,别贪玩,听清了吗?”

儿子答应一声,挣脱了妈妈的手,小羊羔一般撒着欢朝前跑去。

跑出老远,站定了,转过身来,对着妈妈喊一声:“你可早些回家去,校长还要去家访呢。”

“知道了。”柳叶梅答应一声,朝着许翠翠家走去。

到了许翠翠家,见门紧闭着,向前推一把,却关得严严的,柳叶梅就扯开嗓子喊起来:“翠翠……翠翠……翠翠你在家吗?”

许翠翠应一声,踢踢踏踏跑出来,哗啦开了门,亲热地喊一声姐,接着说:“你都好几天没来了,我可怪想你的。”

柳叶梅说:“姐不是忙嘛,想来找你玩,又脱不开身。”

“姐,快到屋里吧。”许翠翠说着便挽起了柳叶梅的胳膊,往屋里走去。

“翠翠,大白天干嘛关着门呢?”

“关着门好,省得坏人进来。”

“哪有那么多坏人呢?都是你自己瞎琢磨。”

许翠翠笑笑,说:“坏人冷不丁就会冒出来,还是防着点好。”

到了屋里,两个人紧挨着坐到了一张简易沙发上,柳叶梅便说起了准生证的事儿,她说:“翠翠,准生证的事儿都已经办妥了,就是这几天村里事太多,村长没顾上去拿,你可千万别着急。”

许翠翠倒也体谅,说:“有姐呢,我急啥?反正这事就拜托你了。”

柳叶梅接着问她:“翠翠,你觉得身体咋样?恢复得还好吗?”

许翠翠脸一沉,嘟嘟哝哝地说:“我……我也不知……不知道到底咋样了……只是……只是……”

一看许翠翠这表情,柳叶梅心里咯噔一下,忙问道:“你倒是痛痛快快告诉我呀,到底是好还是孬?”

“姐,倒也没有不好的感觉,只是……只是那地方老流水。”

“流咋样的水?”

“黑乎乎的水。”

“是血还是水?”

“是水,不像是血。”

“一直流吗?”

“嗯,这几天一直流,堵都堵不住。”

柳叶梅心头一紧,忙说:“走,你到床上去,我给你看一下。”

“姐,你说不会出啥事儿吧?万一……万一弄坏了,以后可咋办呢?”许翠翠满脸忧虑地说。

柳叶梅安慰她说:“应该不会的,黄仙姑一辈子帮着人家堕了那么多胎,从没失过手,你放心就是了。”

“那咋就老流水呢?稍不留意就把裤子给弄脏了。”

“会不会是正常反应呢?”

“但愿是吧,万一真的弄坏了,以后怀不上孩子了,那我还不如死了算了。”许翠翠黯然说道,泪水早已在眼眶打转转。

“瞧你说的,哪有那么严重啊?纯粹是自己吓唬自己。走……走……姐给你瞧瞧去。”柳叶梅说着,站起身来,拽着许翠翠的胳膊往里屋拉。

许翠翠难为情地说:“姐,别看了,那地方怪脏的。”

“都是女人家,脏啥脏?走,别跟姐见外。”柳叶梅嗔责道。

进屋后,许翠翠脱掉裤子,只穿一条短脚内衣坐到了床沿上。

“把那块遮羞布也脱了,不然姐咋看呢?”

“姐,真的挺脏的。”许翠翠呐呐说着,慢吞吞脱了下来。

柳叶梅这才看到,她的整个腿间全都用卫生纸塞满了,上面沾染了斑斑驳驳的血渍。

许翠翠脸色绯红,紧咬着下嘴唇,一点点往下扯着,随手扔在了床前的垃圾桶里。

等全部清理完了,许翠翠才仰面朝天躺了下来,屈膝叉腿,默默地说了一句:“姐,那……那你看吧。”

此时已近日落时分,屋子里的光线黯淡起来,柳叶梅便问柳叶梅:“手电筒在哪儿?”

许翠翠欠一下身,指一下墙角的衣柜,说一声:“就在那抽屉里。”

柳叶梅走过去,拉开抽屉取出来,推上电门,俯身细细察看起来。

由于长时间的浸泡,许翠翠的腿间的皱褶间沾满了细碎的纸屑,几乎全都沾满了。

她只得走出去,倒了温水,又找来一块干净的布绺,搓洗了,然后给许翠翠擦起了下身。

擦洗了没几遍,纸屑就没了,变得干净起来,鲜嫩的肌肉露了出来,柳叶梅再次弯下腰,打开手电往里看起来。

单从外观来看,没有一点异常,不见损伤,也没有肿胀,俨然一朵盛开的黑牡丹。

为了更清晰地看到里面的景况,柳叶梅只得动起了手,近距离趴了上去,这才看清,其实里面也无大碍,光滑鲜红,饱满丰盈,只有底部有少许的黑色流液缓缓渗出。

柳叶梅想了想,问许翠翠:“哪儿有干净的纸?”

“在床头呢。”

柳叶梅拿过来,撕下一段,搓成细卷儿,慢慢探了进去,来来回回擦拭着。

当她把纸卷儿抽出来的时候,顶端的部分已经被染成了黑色。

“好了,你起来吧。”柳叶梅招呼道。

许翠翠翻转身子爬起来,问道:“姐,你觉得咋样呢?”

“我觉得不要紧,可能就是里面的废渣没排干净,需要慢慢排泄,没啥的。”轻描淡写地说着。

“可都过去好几天了,还不见好,心里就不踏实。”许翠翠赤着下身,坐在床沿上恹恹地说道。

“是啊,我心里一直也牵挂着呢。”柳叶梅找来一个方便袋,把弄脏的纸卷儿放到了里面,对着许翠翠说,“你赶紧起来把裤子穿上,在家等我。”

“姐,你要去哪儿?”

“我去一趟黄仙姑家,问问她这是咋回事儿。”

“都这时候了,还是别去了,等明天我自己去问吧。”

柳叶梅瞄她一眼,说:“看你吧,小绵羊似的,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就算你去了她家,怕是也张不了那个嘴,你说是不是?”

许翠翠红着脸说:“姐,你说我是不是像个傻子?”

“不是傻,是老实,老实得过火了,这个世道老实人可尽吃亏,没啥便宜占。”柳叶梅说着,便转身朝外走去。

“姐,太晚了耽误不了孩子吃饭吗?”许翠翠望着她的背影问道。

柳叶梅头也没回,应一声:“没事,都已经交代好了。”

柳叶梅去了黄仙姑家,见大门依然锁着,就知道她是去了有北坡的土坑,都这么晚了,咋还没回来呢?

正不知道该咋办才好,后面有人喊了她一声。

回头一看,正是黄仙姑打远处走了过来,影影绰绰,一点都不真实。

“老姑,是你吗?”

“不是我还能是谁?柳叶梅啊,你又有啥事求老姑了?”

“不是我的事儿,是前几天你给治病的那个许翠翠。”

黄仙姑一愣神,问道:“她咋了?有啥不对劲的了?”

柳叶梅先把许翠身子里面往外流脏水的事儿说了一遍,又把沾了脏水的那个纸卷拿了出来,送到了黄仙姑的面前。

黄仙姑眼睛直直的,往后一阵趔趄,嘴上骂着:“柳叶梅你这个傻丫头,干嘛带那个让我看?”

“咋了老姑?这有啥不能看的?不看你能知道是个啥情况吗?”柳叶梅疑问道。

“傻丫头,你不知道那是些淫秽之物啊?沾污了我的眼,明天咋去给人家求神祈福?一点规矩都不懂。”黄仙姑埋怨起来。

“你不是都亲手给人家堕胎了?那个都没事,这点脏水你就怕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