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三章 令人好奇的男人/山野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可不是一码事儿,那是生灵之水,这是啥?这是污浊之流,根子上就有差别。多亏我隔得远,要不然一准会损了我的灵气,都没法去见神龙了。”

柳叶梅被说得头皮一阵阵发麻,禁不住低声感慨道:“竟然还有这么多的讲究啊?我可从来都没听说过,差点冒犯了老姑,恕罪……恕罪啊老姑。”

黄仙姑一笑,说:“我还就是爱听柳叶梅说话,嘴皮子又甜又利落,全村这么多人,硬是没有一个赶得上你的。”

“老姑你就别夸我了,赶紧说说许翠翠这事吧。”

“哦,没事,那样很正常。你想啊,那个小死鬼魂走了,留下了残渣废液的不得排出来呀?恰恰相反,往外走是好事,如果留在里面,那可就麻烦了。”

柳叶梅听了,堵在胸口的一块石头这才落了地,脸上也有了笑容,对着黄仙姑道一声谢,拔腿就往回走。

“柳叶梅你停一下。”黄仙姑喊住她。

柳叶梅站定了,转过身问她:“咋了老姑?还有啥事吗?”

“你回来,我有事想问问你。”黄仙姑招着手,显得神秘兮兮。

柳叶梅折身走了回来。

黄仙姑往前倾着身子,嘴巴贴近了柳叶梅的耳朵,小声问她:“这两天没发生啥不吉利的事吧?”

柳叶梅眨巴了眨巴眼睛,说:“没啥啊,我这不好好的嘛。”

“好才怪呢,你身上肯定沾染了邪气。”

“这是从何说起了老姑?不过昨天刘清海老婆跳井死了,有人诬赖我,说在我拿话气她了。”

“这还不就是,我就觉得不正常嘛。”

“咋不正常了?”

“神龙前天在土坑里翻涌了半日,虽然没露面,却搅得一汪泥波浪滚滚,怪吓人的。”

柳叶梅被说得毛骨悚然,禁不住问道:“可刘清海老婆的死与神龙有啥关系呢?”

“不是与死了的有关系,是与你有关系。”

“与我……与我有啥关系?”

“那神龙与你前世有缘,与你灵性相通,一定是这一段时间你沾染了晦气,交了霉运,它就有了感觉,有了反应,你信不信?”

“老姑,你是说我这一阵子运气不好?有厄运吗?”说话间,柳叶梅觉得脊背一阵阵发紧发凉。

“可不是,可要防范着点儿。”

“那该咋办?老姑你就帮着我破解一下吧。”

黄仙姑深垂眼帘,掐指一算,念念有词道:“四月二十六是个黄道吉日,到时候你来找我。”

“谢谢老姑,我要准备些啥呢?”

“一只鸡,一条鱼,三尺红布,九张红纸。”黄仙姑随口说道。

“那好……那好……老姑,就这样定了,还得你多操心呢。”柳叶梅一脸虔诚地客套着。

“老姑记着你的好呢,咋会不操心?放心好了,我这就回去给你烧香祈福,保你平安。”

柳叶梅连声谢过黄仙姑,然后转身离去。

这时候太阳已经落山,薄暮慢慢罩了上来,眼前的一切都显得影影绰绰,神神秘秘,这样的境况越发使柳叶梅诚惶诚恐起来,虚空得很。

一路碎步小跑着到了许翠翠家,进屋后强装欢颜,对着灯光下一脸凄美的小媳妇说:“问过黄仙姑了,没事,你就把心安安稳稳放肚子里好了。”

“哦,那敢情好。”许翠翠脸上生动地亮了一下,随接着问,“那……那她没说咋就会老流水呢?”

“说了,流水才是对的,不流反倒不好。”

许翠翠眉心一皱,质疑道:“姐,听上去咋有些不对劲呢?好了应该干干净净不流了才对呀,咋就流水才对了呢。”

柳叶梅耐耐心解释道:“你想啊,那些坏东西留在身体能好吗?必须得排出来,可在身体里面又不好一把给抓出来,那就只能一点点让它流出来,等流尽了,也就干净了,就可以重新怀孕生孩子了,知道了吗?”

许翠翠悟彻了一般,频频点着头。

柳叶梅在许翠翠瘦俏的肩头上轻拍了一把,说道:“这就好了,尽管放宽心就是了。你歇着吧,我该回去了。”

“姐,饭我都做好了,你就在这儿吃吧。”许翠翠牵着柳叶梅的手说。

“不了,听说学校校长要去家访,我得赶紧回去了。”

许翠翠也不好再做挽留,看着柳叶梅转身迈出了门槛,突然又冲着她的背影喊了一声:“姐,别忘了过问一下准生证的事啊!”

“知道了……知道了……”柳叶梅头也不回地走出了院子。

回到家后,见蔡富贵坐在门槛上发呆,就埋怨起来,说:“你就不知道做点饭呀?”

蔡富贵头也没抬,说:“做饭不是女人的事吗?”

“放你娘的狗臭屁!做一顿饭能使死你呀?”柳叶梅说着,气呼呼进了屋,动手做起了晚饭。

没多大一会儿,就炒出了两碟小菜,再把馒头热一热就成了。

两个人坐下来吃的时候,柳叶梅心里还是憋着一股子气,就冷言冷语的问蔡富贵:“你最近忙些什么,连个人影也见不着。”

“我在干大事。”

“啥大事?”

“现在不能告诉你。”

“我看你是病了,你不知道村里那些长舌妇说你啥。”

“爱说啥说啥。”

“她们说你得神经病了,整天神秘兮兮的,我也觉得你有点儿不太正常,还是赶紧去城里的大医院去看看吧。”

“那些熊娘们儿,她们成心糟践人,你也信。”

“蔡富贵,你自己照镜子看一看,自己像个啥?”

“像个啥?像人!”

“我看像个鬼!”

“你才是鬼呢!”

柳叶梅不想跟他吵,软下来,说:“这样下去不行,明天就跟我去一趟县里的医院吧,让医生瞧瞧,是不是哪里出毛病了。”

“你才有毛病呢,要去你去!”蔡富贵说完,站起来走进了西屋,手上拿着一本书,闷头出了门。

柳叶梅又气又恼,心里面又隐隐作痛,拾掇一下碗筷,就跟了出去,她想看看蔡富贵究竟去了哪里。

一直尾随到村委大门,见蔡富贵走进了值班室,才折身走了回来。

她风风火火地赶回家,刚拐过胡同口,猛一抬头,看见一个黑乎乎的影子立在自家门口。

“谁?”柳叶梅打一个寒噤,失声问道。

黑影活动了一下,回应一声:“是我。”

“你是谁?”

声音听上去很陌生,柳叶梅接着问道:“你是谁?”

“哦,周德兵。”

“周德兵?周德兵是谁?”

“哦,你没听出来吧?我是新来的校长。”

柳叶梅这才顿悟过来,歉意地说道:“对不起了周校长,我刚才出去办了点急事儿,让您久等了。”

周校长谦和地回应道:“没事……没事……我也刚刚过来。”

“哦,快进屋……快进屋……”柳叶梅颠着屁股快步走到了门前,摸索着开了门锁。

柳叶梅先一步进了屋,随手开了灯,对着周校长客套起来:“您快屋里请……屋里请……”

周校长手里竟然还提着一个布兜,也不知道里面装的是啥。他缓步进了屋,解释道:“这个时间过来,有点儿不太合时宜,可白天学校事务太多,还要给学生代课,也没在没办法。”

柳叶梅跑前跑后地忙活起来,又是搬凳子,又是倒水,再从抽屉里翻出了一盒香烟,敞开来,翘起兰花指笨拙地抽出一支,递给了已经落座的校长。

校长接过来,却不吸,笑吟吟说道:“不会吸,一直都没学会呢。”却一直把那支烟拿在手里,翻转把玩着。

“你也坐下来吧,别忙活了。”

柳叶梅突然想起了啥,问道:“周校长您吃饭了吗?”

“哦,早就吃过了。”

“对了,您家属也一起搬到这边来了吗?”

周校长低头沉吟片刻,然后抬头淡淡应了一句:“没……没呢。”

“那你生活咋办呢?谁做饭你吃?”

“不是有食堂嘛,挺方便的。”

“食堂的饭菜咋吃?肯定不如在家里做得好。”

“还行……还行……想吃啥就让师傅做得啥。”

这个新来的校长谈吐儒雅,慢条斯理,听上去春风细雨一般,柳叶梅不由得多瞄了他一眼,白炽灯下,愈发把一张本已是成熟稳重脸庞映衬得白净优雅,看上去就像个年纪轻轻的小伙子,只是眉宇间无法掩饰地透着一丝淡淡的忧悒。

恰在此时,周校长也抬起头来,望向柳叶梅。

四目相对,虽不见电光迸溅,但却让周校长躲躲闪闪,羞赧难当,赶忙低下了头,那表情恍若一个刚过门的小媳妇。

这让柳叶梅很好奇,这样一个高高大大的男人,怎么会有这样娇羞慌乱的举止呢?

莫非他心里有着不可告人的秘密?

难倒他……

为了打破眼下的尴尬,柳叶梅礼让起来:“周校长,您喝水吧。”

“哦,好的……好的……谢谢哈!”周校长答应着,端起水杯,小口小口抿起来。

柳叶梅满怀感激地说:“周校长,真得好好谢谢您,自打您来以后,我儿子的进步可快了,不光是学习,回家后也听话多了。”

周校长这才想起没有见到她的儿子小宝,手捧着茶杯问道:“蔡小宝同学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