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四章 肮脏的录像带/山野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出去有事,他先去奶奶家了。”

“这时候还不回来?”

“他二奶拿他好,有时候就住他们家。”

“那……那蔡小宝亲奶奶家呢?”

“没了,几年前两位老人相继得了病,没几个月就全走了。”

周校长哦一声,接着说:“也多亏了这个二奶奶,能帮着你照看一下孩子,要不然可够你忙的。”

“是啊……是啊,多亏了婶子帮忙了。”

“是啊,这一个家庭吧,女人最不容易。”

“可不是嘛,小宝爸爸天天在外面忙,夜里还要去村委值班,有时候就顾不上孩子了。”

“是啊,这是现实,还在你能体谅。”

“体谅啥了?”

“体谅你家男人啊。”

柳叶梅听后,心里一阵灵性,看来这个周校长也是个有情有义之人,并非自己想象得那么刻板保守,于是便问:“周校长家里几个孩子?”

“一个,只有一个,是个女孩子。”周校长应道,随把话题转移到了小宝的学习上,“小宝这一段时间学习进步的确很快,这孩子吧天资聪明,只要课堂上注意听讲了,做好笔记,再按时完成作业,就一定没问题。”

“孩子是不笨,可这也要看老师咋个教法了,同样是一个孩子,放在之前,那个学习真的叫人头疼,每次考试都要倒数后几名,还经常打架闹事,活活愁死个人。”

“是啊,教学方法的确重要,作为一个老师,要真正走进孩子的心里去,要懂得他的情感需求,要尊重他们的人格,多跟他们交朋友,只有这样,才能把学生引领到正道上来。”

柳叶梅听了周校长这几句话,心里暖融融一阵,感慨万千:自己都活了三十多年了,还是头一次听说,老师要拿孩子当朋友,还要反过来尊重孩子的人格,只是这两点就足够对他高看一筹的,看来这个老师真的不一般,非同寻常,小宝遇到这样的好老师可真是烧高香了!

“你叫……柳叶梅对不对?我都已经了解过了,可很快就忘记了。”周校长问道。

柳叶梅笑了笑,点头应着。

“哦,柳叶梅,好,这名字好,叫起来顺口,还挺有意境的。”

“就是个名字,哪有啥意境,起名的时候也没想那么多。”

“名字只是个符号,叫着顺口就行了。”周校长端起杯喝了一口水,抬头朝着柳叶梅打量了几眼,突然变得吞吞吐吐起来:“其实……其实……我今天来吧,并不是全为了孩子学习的事儿,还有……还有……”

“周校长,您有话就直说吧,没事的,尽管照直说就是了。”柳叶梅嘴上这样说着,心里也跟着纳闷起来。

“柳叶梅,不……不……小宝妈,是这样,我调过来也有一段时间了,因为之前的那个胡校长突然意外死亡了,所以他的东西一直也没给他整理一下。直到前天晚上,我闲下来,才帮他收拾了一下他所住的卧室,在收拾的过程中,我就发现了一盘录像带。”

柳叶梅心里猛然一震,愣怔了片刻,才回过神来,问道:“录像带,啥录像带?”

周校长脸上的表情变得极不自然,他舔了舔嘴唇,咬了咬牙根,说:“是一盘自制的录像带,因为我担心是重要学习资料,所以就打开来看了,结果……结果……”周校长说到这儿,脸通红起来,嘴角不停地抽动着。

“你是说……是……是……”

周校长点了点头,说道:“是的,里面所录的都是那种见不得人的镜头,关键是……是……里面还有你。”

“啥!那盘录像带竟然还在?”柳叶梅情不自禁地脱口喊了起来。

“是啊,不但录像带还在,连画面也都在,看上去比电视剧都清楚。”周校长说着,滚烫的脸扭向了一旁。

柳叶梅心窝里像被塞进了一团火,烧燎得欲死欲活,一言不发,低着头默默梳理着这盘录像带的来龙去脉——

先是胡善好这个猪狗不如的人来到自己家里,胁迫自己跟他玩那些不要脸的把式,还偷偷摸摸把全部过程都录了像,后来再撒谎说他在回去的路上遭了劫,歹人把录像带给偷了去,然后连苦肉计都用上了,说被那个劫贼敲诈了,声称不给钱就把录像带内容公布出去……

现在回头想想,自己也多亏没完全听信他的鬼话,如果真的拿钱给了他,那才叫一个傻呢。

原来那一切都是胡善好精心设下的一个骗局,是他为自己下的一个套儿,自己竟然稀里糊涂就钻了进去,差一点点就让那个禽兽不如的杂种得逞了,那样的话,可就真是亏大了,不但让他占了自己的便宜,还想着法子诈骗自己的钱财,曰他姥姥的,心都黑透了。

好在老天有眼啊!让他得了报应,跌进深井里淹死了。

……

见柳叶梅埋着头不说话,周校长就说:“其实……其实我也没多看,只是瞄了一眼,后面也没细看。小宝妈妈,其实你也别太在意了,我们都是结过婚的人了,男女那些事吧,也不要看得太神秘,还有啥不好意思的?不就是那么一回事嘛,你说是不是?”

柳叶梅听了周校长这番话,心里渐渐沉静下来,她抬起头,说:“周校长,我是被逼迫的,实在是无奈,你相信我吗?”

周校长满目真诚地望着柳叶梅,微微点了点头。

柳叶梅黯然神伤地说:“当时那种情况,我要是不答应他,不从他,他就会把我男人送进大牢去,还……还扬言要把我儿子赶回家,开除他的学籍……我也是无奈啊!”

周校长不急于表白,而是默默地注视着眼前一张惨白俊秀的脸,目光坦荡磊落,不见一丝一缕的淫邪,更多的是温情和宽容。

“我当时也是晕头了,连半点反抗能力都没有了,唯一的想法就是满足他,用自己的身体去换取一家人的平安,换来小宝上学的机会……”柳叶梅说到这儿,泪水夺眶而出,断了线的珍珠一般哗啦啦洒下来。

“柳叶梅,你可千万不要伤心,事情都已经过去了,坏人也没了,该放下就放下吧。”周校长安慰道。

“我真想不到,他竟然能做出那样卑鄙的事情来,手段也太阴险,太毒辣了。本以为都已经过去了,没想到那盘肮脏的录像带还在。”柳叶梅哭着说。

周校长深叹一口气,语气沉沉地说:“本来吧,我也是犹豫过的,一时拿不准该不该把这盘录像带还给你,唯恐使你尴尬难堪,或者对你形成二次伤害,更不想勾起你的伤心往事……但想来想去,既然已经知道当事人是你了,就想着把它还给你,让你做个了断,免得再落入坏人的手中,留下无穷的后患。”

“周校长,你真是个好人……真是个好人,谢谢你。”柳叶梅泪眼汪汪地望着周校长说。

“唉,我也算不上是个啥好人,只是觉得吧,一个人活在世界上一言一行都应该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对得起别人。”周校长坦诚说道。

柳叶梅点了点头,再擦一把眼泪,然后问周校长:“你是从哪儿找到这盘录像带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