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五章 夜色开始霉变/山野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周校长说:“我是在打扫他后面的居室时,从床底下的一个木箱子里发现的,见用厚厚的报纸包了,就觉得胡校长生前一定很珍重,打开来一看,竟然是一盘录像带,心里就好奇,里面会是啥东西呢,竟然还藏得这般严实,于是就拿了学校的小型录像机,偷偷看了起来。好在当时只有我自己在场,才没把这份深藏的隐私给泄露出去。”

“周校长,你不会……不会把我看成是一个坏女人吧?”

“怎么会呢,自打第一次见到你,我就知道你是个有能力,有理性的女人。虽然看过录像带后,内心也产生了一定厌恶感,觉得很龌龊,可后来想一想,其中一定也是有隐情的,或许你是被逼迫的。再说了,胡善好那个人,在我们全县教育系统,那可是臭名昭著的,特别是在男女关系上,乱得一塌糊涂,令人所不齿。”周校长极力宽慰着柳叶梅。

“唉,也不知道上头的领导是咋想的,怎么就让那么一个臭烘烘的人来我们村当校长呢?并且一干就是好几年,弄得村子里鸡犬不宁不说,还把学校的教育搞得一团糟,耽误了很多孩子的前程。”柳叶梅满含惋惜地对着周校长说。

周校长说:“前些年就是那样,村一级的小学根本就没人愿意来,特别是这些偏远的山村小学,更是烫手的山芋,让谁来就等于害了谁,所以只能把那些臭不可闻的人打发过来,敷衍一下。”

“那你呢?咋就心甘情愿来了?”

周校长沉吟了一会儿,然后说:“其实我吧,是自愿报名来的。”

“为什么?”柳叶梅吃惊地望着他。

周校长叹口气说:“说来话长,不是一句话半句话能够说得清的。”

“那你的家人,你老婆她同意吗?”

周校长苦笑着摇摇头,说:“我们离婚了,其实一定意义上说,我也是为这事才要求调到这里来的。”

“离婚与调到这个穷山沟里有啥关系呢?”

“嗯,算是逃避吧。当然,也还有其他的想法。”

“还有啥想法呢?”

周校长蹙眉想了想,惨笑着说:“其实吧,那只是我自己的一些想法和看法,对你来说,也没啥意思,就不告诉你了。”

柳叶梅反倒拧上了,说:“其实吧,我打第一次见到你,就觉得你人品好,是个难得一见的好人。今天,你为了我的尊严和面子,又亲自登门帮我解除后顾之忧,我就更把你当亲人看了。我这样说你不要反感,这些都是我的心里话,现在我觉得,我们之间已经从陌生人变成了无话不说的好朋友。所以呢,我也想听听你压在心里面的故事,让你也轻松轻松,好不好周校长?”

周校长这时候已经完全松弛下来,他笑了笑,说:“其实吧,人各有各的活法,各有各的价值,没必要目标一致。其实我来的目的很简单,一来就是为了逃避离婚给我带来的伤害;这二来嘛,就是腻歪了在机关工作的那种无聊。我来之前,在机关科室工作,整天无所事事,悠闲得很,但人际关系却发杂得很,稍不留意就会被算计,像我这么一个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人就疲于应付,无缘无故就会被搞得焦头烂额、痛苦不堪……”

“周校长,你说的都是真话吗?我觉得那些蹲办公室的人都是一些有素质、有水平的人,咋会那么复杂呢?”柳叶梅插话道。

周校长苦笑着摇了摇头,说:“不在其中,不知其味啊。我呆在里头二十几年,算是看透了,再说了,也不想碌碌无为地把自己的后半生给打发了,倒还不如拾起自己的老本行,来培养教育山区的孩子,虽然一个人的能力有限,但只要尽力了,也就一声无憾了。”

柳叶梅听着周校长颇有些悲壮色彩的话语,内心涌动起了一股冲涌的激情,但她一时理不清那是什么,是感动?是感激?是折服?还是信赖……

但也不乏酸楚,她突然问道:“周校长,可以告诉我你为啥要离婚吗?”

周校长沉思了一会儿,为难地说:“这事吧,说来话长,还是不……不告诉你了吧?”

“看来你还是信不过我,如果是那样,也就不勉强了。”

“其实那事……那事……”

“那事咋了?你看你,一个痛痛快快的人咋就突然变得吞吞吐吐起来了呢?”柳叶梅嗔怒起来。

“说实话,我有些难以启齿,不知道该如何告诉你。”周校长为难地说。

柳叶梅一听就紧锁了眉头,冲着周校长不满地说:“你还刚才还劝我呢,说我们都是结过婚的人,还有啥不好意思的,你倒好,自己反手就打自己耳光了。再说了,你都……你都看了我那样的录像了,还……还……”

“你嘴皮子倒是真的很利索,我都被你逼得无路可走了。”

“那你就说吧,为啥离婚了?”柳叶梅继续步步紧逼。

周校长迟疑了一阵,咬了咬牙关,摆出一副豁出去的架势,说道:“是我……是我生理上有毛病!”

看他出口之前憋得脸红脖子粗的模样,柳叶梅早就有所预料,所以当周校长说出口的时候,她半点都没有觉得难为情,而是进一步问了下去:“你身体咋了?是那地方出毛病了吗?”

周校长摇了摇头,满脸羞涩,说:“倒也不是啥了不起的大毛病,只是……只是……”

他的忸怩作态就像一个面对光屁股女人的大男孩,手足无措,满脸通红,唯唯诺诺。

“自己都伸头缩脑放不开,咋就想起过来劝我呢?”柳叶梅勾了他一眼,尖刻诘问道。

这一眼就像暗夜里的一道闪电,刺得周校长猛然一颤。但他极力保持一份意识的镇静和头脑的清醒,深埋下头,闭紧嘴巴,不再说话。

柳叶梅一时也没了话语,她觉得这个夜晚已经开始霉变,有欲望在暧昧的灯光下开始蠢蠢欲动。

是啊,这也难怪,夜色越来越浓,在同一屋檐之下,孤男寡女近在咫尺,而彼此又心倾心仪,似乎谁都无法阻止一个色彩斑斓的故事发生下去。

此时,柳叶梅的心跳声怦然作响,已经清晰地传到了对面静坐着的这个貌似矜持,自以为有着强大定性的男人耳中。

或许一定意义上来说,这个夜晚已经不属于他们自己,而是被身不由己地带进了一个上苍为他们设定好的充满魅惑的故事之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