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六章 难以克制/山野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柳叶梅迟疑着,自问自省着:柳叶梅啊柳叶梅,你这样做值吗?难倒仅仅是为了他对自己的一份真诚?

难倒仅仅是被他对山村教育的一番忠心所感动?

还是为了儿子小宝的一个美好前程?

也或许是为了体现对他的一份同情……

但所有这一切都促成了自己的神魂脱离,促成了自我的身不由己。

她在为自己寻找的措辞借口,为了一个如此优秀的男人,值了!

有了这样的想法,柳叶梅便无法把持,她已经开始如梦如幻,恍若一只春阳下的蓓蕾,只想着在暧昧的夜色里打开自己,让那只饥饿的蜜蜂进入自己瑰丽的梦境之中……

而这个笼罩在纯洁光环下的男人也开始挣扎,开始动摇……他想逃避,他想走开,但却无能为力,没了丝毫的力气。

两个人心乱如麻,电闪雷鸣,但却静得像两尊泥胎。

终于,柳叶梅说话了,连声音似乎都变成了一只被花粉呛着了的大蜜蜂:“周校长,那盘录像带是真实的吗?录像带里的内容是真实的吗?还有……”

周校长脸抽得僵硬,连声音也僵硬,他瓮声瓮气地说:“你放心吧,假不了,我看过的。”

“这就奇怪了,我清清楚楚记得当时的情形,他跟我说自己被歹人劫持了,录像带也丢了,说这些话的时候,他的额头上还流着血,那血总不会是假的吧?”柳叶梅逼问起了周校长。

周校长摇摇头,梦话一般说一声:“我当时又不在场,谁知道那些是不是真的呢?”

柳叶梅闭了闭眼睛,又突然睁开来,绷着嘴下了很大决心似的说:“周校长,为了验证一下录像带的真伪,我想……我想……”

“你想怎么着?”

“我想看一下录像带里的内容。”

周校长呐呐地应一声,然后弯腰从脚下摸起了那个布兜,打开来,从里面摸出了一个小型录像机,摆弄起来。

柳叶梅突然觉得,周校长是有备而来的,也许给自己送录像带并不是她此行的全部目的,兴许他也想从自己这儿拿走些什么……

“柳叶梅,你真想看吗?”周校长手拿录像机,望着柳叶梅问道。

柳叶梅面色沉静,认真地点了点头。

“不后悔吗?”

“这有啥好后悔的。”柳叶梅轻松地说。

周校长就把录像机放到了前边的一个矮凳子上,轻轻按下了上面的一个按钮。

柳叶梅屏住呼吸,聚精会神紧盯着那个窄小的屏幕看起来。

“柳叶梅,我是不是该回避一下?”周校长问柳叶梅。

“你不是说已经看过了嘛,那还有啥好回避的。”

周校长不再吱声,把屁股下面的凳子调一个方向,跟柳叶梅肩并肩,保持着一定的距离,然后屏声静气看了起来——

随着吱吱的走带声音,屏幕上出现了一大段模糊的空白,连一点儿影像都没有。

柳叶梅嘴里嘘一声,问道:“咋啥也没有呢?”

“有……有……在后面呢。”周校长嘴上说着,眼睛却一直没有离开录像屏幕。

两个人继续目不转睛看下去,又过了十几秒钟的样子,如果上面就有了影像,看上去像有两个人在晃动,影影绰绰,一点都不清晰。

“咋会这样呢?你不是说很清晰吗?”柳叶梅偏过脸问周校长。

“再等一会儿……再等一会儿……马上就清楚……马上就清晰……”周校长耐心解释着。

果然又过了十几秒钟,屏幕上模糊的影响就变得清晰起来,一个男人,一个女人在做着极其不雅观的动作,虽然没有直接干那种事儿,可一言一行中,无不透着无耻与下贱。

……

柳叶梅傻了,很显然,那就是当时的情景,一点都不假。虽然一开始还是模模糊糊,可等到那个坏男人中了邪一样,自己疯狂的时候,画面就霍然亮了起来,一切都历历在目,而呆在一边的女人也显得妩媚可爱,跃跃欲试起来,竟然还时不时地在自己身上摩挲几下……

原来胡校长那个王八蛋一开始就打开了机器,把整个过程全都他妈的给录了下来。

画面上那个女人不是自己又是谁呢?

还有那个已经变成鬼了的胡校长,清楚得就像活人立在身边,一举一动都那么真实,甚至连自己脊背上的那颗黑痣都一目了然,更让她难以置信的是自己竟然还做出了一连串夸张的动作,简直丑陋不堪!

柳叶梅看了几眼,便羞愧难当了,她低下了头,心跳脸烧着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柳叶梅,你别想太多,其实你很美,真的很美,那看你身材多美,你看你的姿势多优雅,还有你那醉若桃花的脸蛋儿,很美,真的很美,真就能吸引到蜜蜂来,当然了,也能引来苍蝇、蚊子,这个可以理解,完全可以理解。”周校长说完,咕咚咽了一口涎液。

“哦……哦……”柳叶梅听了,稍稍平静了一些,好奇地瞄一眼,觉得自己的腰身看上去真的很美,很漂亮,皮肤白白嫩嫩,光光滑滑,窄窄的肩、挺大的胸、平缓的腹,到了腰处陡然收紧,再往下几寸便又赫然凸出,那曲线简直是无可挑剔……

慢慢地,柳叶梅竟步入了忘我的境地,全然忘却了画面里那个女人就是自己,她抬起头来,睁大眼睛,全神贯注地看了起来,就像看在看一部难以释怀、美不胜收的电视剧。

而此时此刻,画面里的一切已不再肮脏下流,而是充满了原始狂野的原始之美。

细细观赏着,品位着,整个画面是这样一个过程。

屋子里一下子静下来,静得一片虚空,隐隐能听到噔噔的心跳声。

过了很长一段时间,周校长依然僵直地坐在那儿,嘴却动了,像个会说话的泥塑,声音颤颤地念叨道:“想不到啊……想不到……天下还有这么好看的女人身子……真美……”

“你觉得哪儿美?”柳叶梅梦呓一般问道。

“那儿……那儿……都美……都好看。”

柳叶梅突然转过身来,紧盯着周校长的眼睛问道:“你也稀罕吗?稀罕这样的美吗?”

“我也是个男人。”周校长咽一口唾沫,慌乱地点点头,又慌乱地摇摇头,一脸捉摸不定的神情。

“唉,周校长,柳叶梅可怜,你比柳叶梅更可怜。”柳叶梅伤感地说。

周校长低头想了想,无言地叹了口气,苦笑着问:“小宝妈妈,你的意思是……”

“我的寂寞是一时的,男人就在村子里,用不了多久就能回来;可你呢,这个年龄离了婚,以后咋办?”

“不想那么多,我不是有正经事干嘛?”

“周校长,我问你,哪一个是正经事儿?哪一个又不是正经事儿。”

周校长被问得一脸茫然。

柳叶梅追问道:“你的意思是录像上那些就不是正经事了?”

“不不……不是那个意思……不是那个意思……柳叶梅你可不要断章取义。”周校长解释道。

柳叶梅脸上竟然表情尽失,呆僵地盯着那台小型录像机,喃喃地说:“我觉着老天爷有时候就是在捉弄人,他明明把男人造得需要女人,把女人造得需要男人,可有时候偏偏就不让得到需要的,就那么饿着,熬着,有时候偷着满足一回,却又弄得没脸没皮,弄得大逆不道,唉!究竟是人错?还是天错?”

周校长这时候毫不含糊地接话说:“当然是人错了,是人就该有伦理纲常,就该有道德约束。”

“是,我知道是该有约束,可是为啥老天就不能把男女那点屁事儿弄得弱一点儿,别让人整天价挠心挠肺,撒急上火的,这不纯粹是折腾人嘛,有时候觉得都生不如死了,你说是不是?”

“那是人的本性,人的本性就是需要克制的,不能由着它去,如果管不住自己,那还不像脱了缰的野马呀?”

柳叶梅抿了抿嘴唇,说道:“俺知道不能随意,可是有时候确实煎熬,一来二去还不把人给熬干了呀?”

“那就该学会自己调节,别还有啥好办法呢,你说是不是?”周校长看上去也是满脸无奈。

柳叶梅盯着自己的影子问道:“周校长,你都多久没沾过女人了?”

“哦……哦……我都离婚近两年了。”周校长没有正面回答她,但话里已经有了答案。

“那你看了这样的录像能受得了吗?”柳叶梅说着话,偷偷朝着周校长的身子瞥了一眼,只见那个地方明显有了变化,心里不由得一阵闷热。

“是受……受不了,可又能咋办呢?”周校长一脸苦楚回应道。

“那好,你实话告诉我,你来我家只是来送录像带吗?”

“这……这……”

“不许撒谎!”

周校长脸上有些尴尬,忸怩着说:“其实……其实连我自己也说不上来,自打看了录像带,那种念头就在我脑子里蹦来蹦去,自己就管不住自己了,就鬼使神差地来了你家,但归根结底还是来送录像带的,并不是借口,真的不是,请你一定要理解我。”

听周校长絮絮叨叨说着,柳叶梅往他身边靠了靠,低语道:“我不想听你绕老绕去,你是知识分子,我绕不过你,你就给我一句掏心窝的话好不好?”

“啥话?”

“你是不是也想要我了?”

周校长抬起头,与柳叶梅对视一眼,随被电流击中了一般,目光移到别处,躲躲闪闪着。

“是不敢?还是虚伪?”

周校长表情慌乱地说:“都有……都有……”

“看来你还是虚伪,这点倒不像个男人了,你说是不是?”

“我咋就不是个男人了?难倒男人就该像野兽吗?难倒男人就该不计后果、毫无廉耻吗?”周校长一反常态发起火来,声音很低,但很有力度。

柳叶梅诧异地打量着他那张流露出怒色的脸庞,逼问一句:“你既然计较后果,还来我家干啥呢?”

周校长脸色旋即又和缓起来,翕动着嘴唇,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