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七章 白顶了一张男人皮/山野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柳叶梅长叹一口气,说:“我知道你心里很矛盾,也很乱,其实我也一样,可既然你来了,就是多多少少是带着想法的,对不对?要不然,你是不会跟我一起看那个录像带的,你说是不是?”

见周校长低头不语,柳叶梅接着说,“其实,我一见面就觉得你是个好人,难得的好人,不说有多么喜欢你,至少不讨厌你,所以呢,既然你来了,就该坦坦荡荡的,我又不是那种没脸没皮的寡妇,会做出让你难堪的事情来,你还担心啥呢?”

“我倒不是担心,只是……只是……总觉得这样不好。”

“唉,我也跟你有过一样的想法,可过后想一想,啥是好?啥是不好呢?”柳叶梅的话明显有了主动性。

“当然还是洁身自好些好,可……可看了录像带上的那些东西,就惹火烧身了,就安稳不下来了。”

“那好,我问你,如果我主动把身子给你,你是要还是不要?”柳叶梅逼视着周校长说。

周校长嘴上嗫嚅着,但目光中却明显流露出了几丝渴求的欲望。

柳叶梅站了起来,走到了院子里,开门朝着黑漆漆的巷口里望了望,然后缩回身来,轻轻关严了院门,插上了门闩。

等她把里外两层门都关好后,回过身来,却看到周校长依然坐在那儿,一动未动,脸上却惶遽得像是要他上刑场。

知识分子就是虚伪!

柳叶梅这样想着,就走了过去,弯腰蹲在了周校长紧紧并拢的双腿前,伸出白皙的双手,缓缓摸了上去。

周校长哦地吟叫了一声,随即微微后仰起了头,闭上了眼睛,嘴里默默说道:“柳叶梅,不……不能这样……这也太……太不像话了,受不了……真心受不了啊,打住吧……打住吧。”

柳叶梅没有接话,只是尽管撩拨着。

由于周校长穿着一件牛仔裤,布质又厚又硬,根本无法有实质性的触动。于是,就慢慢解开了他的纽扣,周校长却突然伸手阻挠,并大声叫了起来:“别……别……不要那样!”

柳叶梅一愣,停下来,不动声色地望着周校长的脸,却惊讶都发现,他的脸上竟然布满了惊恐的神情,不由得问道:“你……你咋了?不舒服吗?”

周校长紧咬着嘴唇沉吟了片刻,突然对柳叶梅说:“柳叶梅,你会被吓到的,你会嫌弃我的……”

说完,脸上又无法掩饰地平添了几许痛楚。

“你咋了了这事?我既然都对你这样了,还会怕你?还会嫌弃你吗?”

“小宝妈妈,你不是在试探我吧?”

“不是,我知道,你来就是有想法。”

“不是……不是你想的那样。”周校长紧紧咬了咬牙关,再咽一口唾沫,然后说:“我……我是个病身子。”

“看不出来呀,啥病?”

“唉,难以启齿啊!”

“你不是我咋知道?”

“那……那我就让你看看吧。”周校长站了起来,闭上眼睛,窸窸窣窣宽衣解带,又周折了一番,才堆出一副豁出去的表情来,一把扯掉了肥大的衣裤,说,“看吧……看吧……我的是病了。”

柳叶梅心跳脸烧地看过去,顿时惊呆了——周校长的身子竟然一片光滑,甚至连一个细细的绒毛都没有,就像个没有长全的小男娃……

周校长吸着粗重的鼻息,喃喃说道:“你看到了吧,这就是我说的身体上的毛病,没吓着你吧。”

柳叶梅想抬头看一下他的表情,但却只看到了一个圆乎乎光溜溜的下巴,这才知道,他是连胡须都不长的。

“就因为这个离的婚?”

“应该是吧,她嘴上是这样嚷的,至于有没有其他原因,我就不知道了。”

“这有啥呢?既然结合了,就一起过下去吧。”

“是啊,一开始她也是这样想的,也挺喜欢我,还经常说她讨了大便宜,天天搂着一个小男孩。可都后来,她就变了,整天埋怨我婆婆妈妈,不像个男人,一脸的厌恶。”

这倒也是,天天守着一个长不大的男孩,咋想咋不是个滋味儿。

周校长接着说:“后来我才想到,也许是她在外面有人了,有了比较,才知道我这个味道寡淡了一些,所以就走人了。在离婚的时候,我私下问过她,想知道她究竟是先跟别的男人好上了,才知道是我的不行,还是觉得我不行,才去找的别人。”

“她告诉你了?”

“没有,她避而不谈。”

“你也真是的,有必要知道吗?早与晚还不是一回事吗?”

“那可不一样,她如果先尝试了跟其他男人在一起的滋味儿,那是背叛;如果是觉得我不行,才去找的别人,那是无奈所迫了。性质上大不一样,是有根本区别的。”

柳叶梅心里泛起了同情,她伸出软乎乎的小手,抚摸着周校长这个长不大的“男孩”,说:“你们文人就是较真,无论怎么着,结果还不一样吗?”

“唉,你有所不知,其实我觉得她不该那么绝情,不该离我而去的。”周校长伤感地说,“我们是同学,从初中到高中,一直都在一个班上,感情基础是很牢固的。”

柳叶梅不以为然地说:“现在这个世道,感情算个屁,得了实惠,有了享受才是真实。”

周校长长长嘘一口气,说:“再怎么说,在一起都那么多年了,难倒就没有一点点留恋?还有,就算是我身体上有些缺陷,又不是突发的,打小就是那个样子,她也是知道的。”

“你小的时候她咋知道?”

“不瞒你说,我们初中的时候就好上了,当时她都不在意,为什么那么多年过去了,她反倒在意了呢?”

“你还是个知识分子呢,真傻!”

“我怎么就傻了?”

“你不傻能说出这样的话来吗?初中的孩子不也就十几岁嘛,那时候不都一个样子嘛,那有啥差别呢?所以她就没比较,就看不出来。”

说道这些的时候,周校长已经冷静下来,看上去整个人都蔫了。

柳叶梅开导他说:“有些事儿吧,看的是缘分,既然缘分尽了,你还留恋啥呢?还不是自己折腾自己吗?你说是不是?”

“道理我都懂,可就是接受不了,天天放在心里头,把自己折磨得死去活来。特别是我们又住在同一个小县城,时不时地就能遇到,遇到一次就像被杀过一次似的。所以我才选择了逃避,逃到这个偏远的小山村来了。”

“来了就好……来了就好……这说明我们还是有缘分的,你说是不是?反正我觉得你是个好人。”

“这倒也是,你还别说,我自打第一眼看你,就觉得你很面熟,有些似曾相识的感觉,这大概就是前世之缘吧?”

“可不是嘛,这都是命中注定的啊!”柳叶梅说着,低下了头,心脏疯狂跳动着。

周校长僵直地站着,不知道该何去何从,嗓子眼里不断地发出了轻咳声,遮掩着一份慌乱。

柳叶梅极力镇静自己,轻声对他说:“其实吧,你就像个大熊猫,是人中的珍品,能长成这样的男人少之又少,宝贝一样。听老人说,你这叫‘x龙’,龙不是啥?那可是能腾云驾雾,能呼风唤雨的神物,你只是一时不得志罢了,如果有朝之日你飞黄腾达了,可别忘了俺啊!”

“你就知道安慰我,可无论怎样,都改变不了事实啊。”

“你一点都不关心自己,这不就是一个小毛病嘛,干嘛不去治一治呢?听电视上说,很多医院都能治的,又不复杂,何必耗着呢?”

“我也想过,可还是有些心理障碍,不好意思去面对。”

“男人嘛,就该拿得起放得下,响当当才能顶天立地。”

“那好,等找个时间我就去治一治。”

“对了,你长成这个样子,应该不会影响夫妻间的那种生活吧?”

周校长沉闷了一会儿,说:“大多数时候不会,有时候一开始也有一点不适应。”

“哦,那我知道了,如果女人对你好,对你有温柔一些,那你就好起来了,就不会觉得疼,是吗?如果不喜欢你,甚至反感你,指责你,埋怨你。那就肯定要疼的。”

“你怎么知道?”

“这还要问,我是个女人,女人自然懂得女人的想法。”

“哦,只这样啊。”周校长这时候已经平静下来,他含情脉脉地盯着柳叶梅,感慨道,“你可真是个好女人,遇到你也是我的福分啊!”

“可别这么说,你来也是对我们村里人好,对我家孩子好,感谢你还来不及呢。”柳叶梅说完,柔柔的拥住了他。

周校长忍不住一阵颤栗,突然喑哑地哭号了一声:“柳叶梅,其实我也很想女人呢!”

柳叶梅抬头看时,他已经是泪流满面,泪水顺着扭曲的脸颊流了下来,洒在了柳叶梅蓬乱的发丝上。

“我知道你想,可……可……”柳叶梅思绪紊乱,懵里懵懂,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此时的这个三尺老男儿,果真成了一个懵懂少年,微闭着眼睛,泪流满面,傻乎乎地立在那儿。

柳叶梅心里暗暗恨起来:你啊你,白白顶了一张男人皮,哪还有个男人的模样呢?男人的阳刚、血性、激情……都到哪里去了?

唉,怪不得老婆跟你离婚了呢,这样的男人倒是真叫女人倒胃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