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八章 夜色浑浊/山野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但戏已经开场,咋好就半道落幕了呢?

兴许是他受得伤害太深,再加上身体上的那些个缺陷,才导致了他心理上有了阴影,最终使得他自卑懦弱。

这样的境况下,也许给他应有的信心和力量,让他找到驾驭的胆魄和激情,就能找回一个真正男人的自信和激情……

于是,柳叶梅忽的站了起来,毫不避讳地显露出了自己的美丽。从外到内,几乎一丝一毫都不保留,就跟个脑子进了水的白痴一样,搔首弄姿,浪语呢喃,自始至终媚眼灼灼,风情万种……

那种魅惑,简直是要人命!

然而,很久没有沾过女人的周校长却一反常态,就像一条饿极了的狗,猛然逮着一块香喷喷的带肉骨头,一开口就把自己噎了个半死。

他身子僵直,目瞪口呆,啊哟哟惨叫几声,便猝然熄火,停了下来。

柳叶梅失落了。

不,那简直就是失望,就像盛夏里被浇了一头冷水,皮肉刺冷,瑟瑟不止,内火却仍在呼呼燃烧,烧得她欲死欲活,狂躁不安。

她虽有满腹幽怨,但却努力克制着,没有丝毫流露,她不想把这个男人刚刚寻找回来的少许自信再给挫伤殆尽。

她睁开迷离的双眼,娇羞说道:“其实……其实你没病的,好好的一个人,棒棒的一个男人,只是放不开,太要脸面罢了。”

周校长慢慢回过神来,咬牙切齿地控制着自己,好大一会儿才颤颤地说:“谢谢……谢谢你给我信心。”

“你真的很正常,没事的。”

“真的吗?”

“真的,虽然你跟我保持着距离,但我都看到了,那地方灵醒着呢,不是你说的那样。”

周校长长嘘一口气,满怀感激地说:“小宝妈,不……不……柳叶梅,你是个好人,好女人,我知道,所有这一切,你都是为我好,衷心谢谢你了!”

柳叶梅坐起来,拢了拢头发,说:“你也用不着谢我啥,只要你以后打起精神,好好生活,我就觉得值了。”

周校长脸上又恢复了大男孩的表情,他说:“我听你的,等过几天就去城里的大医院,先去把病治好了。”

“会好的,自己要打起精神来,好好生活,就算为了我们村的孩子,为了我们家的小宝,他们都需要您呢。”柳叶梅平静地说道。

周校长又客套了几句,便转身告辞,临走时留下了那盘录像带,那上面记录着柳叶梅的丑陋行径。

那是一辈子的污点,几辈子洗都洗不净!

多亏遇到了周校长这个好人,帮自己消除了“罪证”,自己刚才放荡的举止,并非是昏了头,那是对他的感恩,对他的回报,就算他做出更过分的事情来,自己都不会后悔!

为了儿子,她八辈子都不会后悔!

“周校长,你等等。”柳叶梅及时喊住了他。

周校长停下来,默默转过身,满目疑惑地望着柳叶梅。

柳叶梅缓步走过去,咬了咬嘴唇,不无哀求地说:“周校长,求你不要把我看成一个坏女人,我真的不是一个坏女人,我不是……真的不是啊!”

周校长点了点头,诚恳地说道:“我知道,你不是个坏女人,不但不坏,并且比天使都美丽,至少……至少在我心目中是这样的。”

灯光下,柳叶梅眼角有晶莹的泪光在闪烁,她喃喃地说:“我没有你说的那么好,多多少少也有一点儿坏,可那些坏也是无奈的,是被逼迫出来的。我的意思你懂吗?有些时候,逼迫你的不光是坏人,还有……还有我们自己。”

周校长听了柳叶梅这意味深长的话,叹息一声,说:“柳叶梅,你也不要多想,人生在世就是这样,也只能这样,啥是好?啥是坏?何谓对?何谓错?又有几人能说清楚!”

“谢谢你,谢谢你的理解!”

周校长深情望着她,说:“理解是相互的,我也谢谢你,谢谢你给我的一切!”说完转身离去,消失在了夜幕中。

柳叶梅转身回到屋里,关好门,颓然坐在了矮凳上,手里捧着那盒录像带,如捧着一座沉重的山脉。

一时间她思绪纷乱,难以平静……

直到夜色深沉,她才站起来,走到了灶台跟前,从旁边扯过了一团柴禾,填到锅灶下面,打火点燃,瞬间便火苗蹿动,噼啪作响。

她拿过那盘录像带,再次放到眼帘下面,仔细瞅了瞅。然后摇一摇头,叹一口气,随手扔到了红彤彤的火焰之中。

一瞬间,她看到那盘录像带被引燃了,火焰由红变蓝,不停地扭曲翻转,舔舐着锅底,拂动着烟尘,像是在做着最后的挣扎。

挣扎过后,便幻化成了一条红色的火龙,直奔着烟囱呼啸而去。

做完这一切后,柳叶梅扫除了灰烬,再用冷水洗了一把脸,突然就想起了毛四斤。

那小子进城好几天了,这时候应该回来了吧?对了,高所长留下的钱还没给他呢。

抬头看一眼墙上的时钟,还不到九点,就随手带上门,走了出去。

毛四斤家的院门还开着,朝着屋里望一眼,见毛四斤坐在锅灶前,正在跟对面的一个女人说着什么。

柳叶梅抬脚迈进门槛,悄悄走近了,这才知道是对面坐着的是曹山妮,心里就想:看来这两个人已经谈上了,要不然怎么会夜里头往人家钻呢?

再往前挪几步,这才发现不太对头,曹山妮竟然在哭,一个劲地抹眼泪。

“曹山妮,你一定要冷静,千万别干傻事,我这就去找他,跟他好好谈谈,要是给脸不要脸,那我就跟他不客气了。”毛四斤说。

曹山妮擤一把鼻涕,说:“你先别急着去,我已经找了他爹了,已经把丑话说到家了,他要是再纠缠,我就杀了他!”

毛四斤说:“你这样的方式不对头,你是个女人,跟他们来硬的肯定不行,要理性行事。”

“你说得轻巧,你跟畜生能够理性起来吗?”

“他真的对你下手了?”

“可不是嘛,趁着我娘不在家,偷偷进屋好几回了,有一回还上了我的床,差一点就……”

“麻痹滴,狗杂种!”见曹山妮又哭了起来,毛四斤气愤骂一声,然后呼一下站了起来,说,“走,这就找他去!”

一扭头,打眼看到了院子里的黑影,随手抄起了木凳,朝着外面喊:“谁?狗曰的不想活了是不是?”

柳叶梅见大事不妙,赶忙应道:“是我……是我啊……”

一听是柳叶梅的声音,毛四斤就走了出来,没好气地喝道:“干嘛呀你?就不怕我一凳子拸死你?”

柳叶梅倒也冷静,边往前走边说:“瞧你,用得着那么凶了?我这不是刚进门嘛。”

“那也该吱一声呀,吓死个人了。”

“我还以为你跟奶奶说话呢,原来是山妮姑娘呀,见你们啦得热乎,没好意思打断呗。”

曹山妮站了起来,叫一声嫂子,就朝门外走去。

毛四斤一把拽住她,说:“你等会儿,我去送送你。”

曹山妮说:“不用了,嫂子找你有事呢。”

毛四斤拽着她不放,转身问柳叶梅:“嫂子你找我有事吗?有事快说,没事我出门了。”

柳叶梅就说:“前天派出所的高所长来找你,你不在家,临走时一再叮嘱我,一定过来看看你。”

“看我干嘛?”

“看你过得好不好。”

“不对吧,是不是还有别的关照啊?”

柳叶梅看了看曹山妮,小声说:“一来是关心你的生活,二来是担心你跟那些坏人走近了。”

“还不是嘛,不就是怕我学坏了嘛。你告诉高所长,我会吸取教训的,不会再干糊涂事儿。”

“那就好,你要好好表现,多跟着好人做点好事。”

“嗯,我知道了,正打算去找富贵哥呢。”

“你找他干嘛?”

“跟他学着写文章呀,昨天去村委会,已经跟他切磋了半天。”

“你还跟他学?”柳叶梅不屑地啧啧道,“这一阵子他自己都变傻了,少言寡语,家里的事情也不管,我还正犯愁呢。”

“嫂子,你用不着犯愁。”毛四斤朝着门外扫了一眼,悄声说,“虽然富贵哥没告诉我,但我知道他正在运筹帷幄,打算干一件大事。”

“你别跟我拽文化,你说,他打算干啥大事?不会就是写文章吧,指望那个,我跟小宝一准得饿死。”

毛四斤摇摇头,说:“有些事情只是猜测,现在还不好说,要是透露出去,那可就麻烦了。”

他这样一说,柳叶梅愈发纳闷了,心里面千回百折的拧巴起来。

“嫂子,你好好照顾家,让富贵哥专心干自己的就是了。”毛四斤说着,招呼曹山妮,一起朝外走去。

柳叶梅站在门口,看着两个年轻人的背影,鼻腔里一阵酸楚。

这大黑夜的,曹山妮一把鼻涕一把泪,恨得咬牙切齿,连杀人的心都有了,她说的那个坏人是谁呢?

难道是……

还不等想出个完整的人来,突然听见有人喊:“你站在那儿干啥呢?”

不等回过神来,一个黑乎乎的影子站在了跟前。

柳叶梅被吓得啊呀惊叫一声,慌忙转身,这才知道是毛四斤奶奶,就哭腔哭调说:“奶奶来,你想吓死我咋的?”

奶奶说:“大黑夜的,你找俺家四斤干嘛呢?”

柳叶梅说:“没干嘛呀,就是给他捎了个话。”

奶奶嘟嘟囔囔说:“看看你吧,整天臊乎臊乎的,就跟个狐狸精似的,可别把俺孙子给教坏了。”

“奶奶,你说啥呢?”

“说啥你心里明白。”

“我明白啥了?”

“懒得说,怕脏了嘴!”

柳叶梅知道毛四斤奶奶是块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不好对付,干脆岔开话题问她:“奶奶你打哪儿钻出来的?”

“天上、地下、半空中,你管得着吗你?”奶奶一脸刁蛮,简直就是个神经病。

“好了……好了……你一把年纪了,我懒得跟你计较,还不如回家睡觉呢。”话没说完,柳叶梅转身就走。

也不知道奶奶哪儿来的那么大的火气,站在原地,又是一阵云山雾罩的谩骂。骂了些啥,柳叶梅半句都没听懂。

回家后,柳叶梅无心睡觉,拉灭了里里外外的电灯,躲在院门后面,透过门缝朝外张望着。

不知道为什么,她隐隐觉得,在这个风平浪静的夜晚里,毛四斤那小子或许会闹出啥动静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