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一章 击中要害/山野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旗袍女孩轻咳一声,旁边的那个女孩随即也搔首弄姿,姿势夸张,把自己摆成了一个夸张的姿势。

尤一手泛起纠结来,他奶奶的,眼看着香喷喷的肉吃不到嘴里去,还要再花二百块,这也太不值了。可……可……自己的那那玩意儿又太过于争气,大有不吃到口里不罢休的架势。

思量再三,尤一手还是决定一吃为快,钱算个逑,花了还会有人送。想到这些,他走过去,拿起了挂在墙上的衣服,再次摸出了两张百元大钞,走到床前,分别给了每人一张。

把钱收好后,旗袍女孩又说话了,她说:“本来我说的是一个人二百,你可能理解错了。”

尤一手脸一沉,愠怒地说:“你不会是在敲诈吧?还有完没完呢?”

旗袍女孩一笑说:“这咋就成敲诈了?本来就这市场价嘛。看在你是老板朋友的份上,再打五折给你,来吧,赶紧了,看你也实在撑不住了。”女孩说着,重新调整了一下姿势。

尤一手走过去,往里探一眼,这才看到旗袍女孩清瘦得很,干练利索,这样的女人一定劲道无比。

再瞟一眼另外一个女孩,只见她体态丰盈,肉感十足此等女人,定然是另一番口味儿。

尤一手稍加思量,决定还是采用先肥后瘦,先软后硬的战略措施,拔刀相向,义无反顾。

毕竟尤一手上了年纪,三下五除二,没几个回合,便再也无力支撑,惨叫着败下阵来。

旗袍女孩坐起来,对着胖女孩说:“我那边还有客人候着呢,你照应一下,我忙去了。”

说完便穿衣走人了。

胖女孩点点头,说一声你去吧,也跟着穿起了衣服。

等尤一手醒来后,发现胖女孩呆呆地立在门口,而那个旗袍女孩已经不见了踪影。

他猛然从床上爬起来,走到门后边,拿起了放在地上的皮包,慌乱地打开来,朝着里面看一眼,这才松了一口气,放下心来——两万块钱原封不动地呆在包里头,放射出鲜艳夺目的光彩来。

尤一手见胖女孩正呆呆地望着自己,心里就发起虚来,赶紧穿好衣服,夹起皮包,脚步匆匆地朝着门外走去。

“你等等。”女孩在后面喊了一声。

尤一手站定,回过头,满目惊疑地望着胖女孩。

女孩快步跟上来,边在前头走着边说:“你跟我走吧。”

“为啥要跟你走?”

“要不然你会迷路的。”女孩说着,头也不回,只管朝着走去。

长长的通道灯光幽暗,诡异朦朦,岔道旁门四处都是,根本不知道该何去何从。甚至方向都已经迷失,连起码的东西南北都浑然不觉。踢踢踏踏的脚步声回音不绝,空灵悠远,震荡着灵魂,不知不觉中已是毛骨悚然。

尤一手走出通道,顾不上跟送他出来的那个姑娘打一声招呼,便夹紧尾巴,撒腿就跑,就像逃出了虎口的一只狐狸。

一口气跑出了老远,惊魂未定地止住脚步,大口大口喘着粗气。

等慢慢平静下来,尤一手摸一把额头上明晃晃的汗水,再回味一下之前的一切,却恰似是刚刚做了一场春梦,一点儿都不真实。

但当他将手伸进兜里,摸出了里面所有的钱,点数一下,却整整少了四张。他轻轻摇了摇头,叹息一声,兀自惨然一笑,朝着派出所走去。

到了派出所,尤一手直接进了所长办公室。

高所长笑嘻嘻迎了上来,伸手握了握,再虚情假意地寒暄一番,说道:“村长老哥,你说我这感觉咋就不灵了呢?”

“咋了?身体出毛病了?”

高所长摇摇头,说:“那倒不是,身体没问题,刚刚的!”

“那咋就不灵了?”

“本来吧,我觉得你昨天下午就会来的,却偏偏拖到了今天。”高所长面无表情地说道。

尤一手这才听得了他的意思,便笑着解释道:“可不是,我昨天下午倒是真的是想来的,可突然就来病了,头晕目眩的,站都站不稳了,那还走得动呢,这不就拖到今天了嘛。”

“倒也不迟……不迟,来……来……快请坐……快请坐。”高所长做了个礼让手势。

当尤一手迈步走向靠近墙边的长条沙发时,突然听到刚刚错肩而过的高所长厉声问道:“尤村长,你去野店了吧?”

尤一手心里咯噔一下,日个天的!这个派出所长可真是不得了,比特务还特务,比神仙还神仙,他竟然知道自己去玩那个了?

不由得有些紧张起来,表面却冷静如常,装出一幅若无其事的样子问:“你是孙猴子啊?”

“你可别拿那老猴儿跟咱比,怎么说他也是个动物,咱可是人民警察,是正义的化身,人民的保护神!”高所长煞有介事地说道。

操!

自吹自擂,你连那个猴头身上的虱子都不如,还正义化身呢!

尤一手心里这样骂着,却笑嘻嘻地问:“那你是跟踪我了?”

“说实话老兄,你才是个一村之长,级别差远了,不值当得跟踪。”高所长面无表情地说。

“那你咋就知道我去野店了?”尤一手越发好奇。

等坐定后,高所长边动手沏茶边说,“你也不闻闻自己身上那个骚味儿,除了那些臊玩意儿,谁身上还能有那种味道?”

高所长虽然看都没看他一眼,但他的话就像一粒子弹,一下子就击中了尤一手的要害,心慌意乱起来,忙掩饰道:“切,就你鼻子尖,我自己咋就没闻到啥味儿?”

“得了,甭装了!你老兄倒是厉害,人老心不老,天天醉卧花丛,已经习惯了那种味道,习以为常嘛,所以就闻不到了。”高所长说着,把斟满茶水的杯子递给了尤一手。

尤一手伸手接过来,竟然微微打着颤,连杯子里面的水都溅了出来。

“瞧瞧你吧,心里素质差远了,不打自招了不是?”

“啥不打自招啊,我又没干啥坏事。”

“那你抖啥?”

“这不是上岁数了嘛,我跟你这般年纪的时候,就算枪口顶脑袋上,眼睛都不眨一下。”

“得了吧,你才大我几岁呀,就开始倚老卖老了。就算你老那么一点儿,可也人老心不老啊,招蜂引蝶的那个劲头可不减当年呢!”高所长说完呵呵大笑起来。

他这一笑,真就让尤一手慌不择言了,讷讷道:“谁招蜂引蝶了?不就是路过陶元宝那店,进去喝了几杯茶吗?”

“陶元宝那小子可是有好茶的,你觉得味道怎么样?”

“那小子势利得很,好茶都留给你了,那还舍得给我喝,只喝了几杯平平常常的花茶。”

“你老兄,跟我还掖掖藏藏的,没看到关着门嘛,咱哥俩撒撒野,逗逗乐,轻松一下又何妨。”高所长亲昵地拍着尤一手的肩膀说。

“我又没啥好处待他,他会舍得给我好茶喝?”可尤一手神经依然紧绷着,他心里面最清楚,这儿根本就不是撒野逗乐子的地方,高明堂他们这些人天生就那德行,平日里称兄道弟,吃吃喝喝怎么都行,可一旦你犯了事儿,落在了他手里,那他立马就翻脸不认人了,不但不会念及旧日恩情,反倒会利用之前的所知所解,变本加厉,捞取资本,以此来请功邀赏。

“你老兄,不拿老弟当自家人,白跟你交往了这么多年。”高所长颇有些伤感地说。

“你这话从何说起?老尤我可从来没拿你当外人,那可是百分百的真感情,亲兄弟!”尤一手拍着胸脯,信誓旦旦地说。

高所长见尤一手一脸认真,还透着几分委屈,就笑着说:“跟你闹个玩儿呢,你倒是当真了,直眉瞪眼的,这也怪不得我呀,是你自己的话有纰漏,谁家喝茶喝得满身劣质香水味儿?”

“纰漏个啥?那个倒茶的女孩围着自己转来转去的,她身上的香水味儿就很冲,一准就熏到自己身上来了。”尤一手解释道。

“你也用不着遮遮掩掩的,陶元宝那个小子胆子可不小,过一阵子又该给他上点儿眼药了。”

“上啥眼药?”尤一手问道。

高所长喝一口水,冷下脸来,说:“好了……好了……不跟你瞎闹了,咱们说正事吧。”

“就是嘛,我这一大早跑过来,净让你拿着寻开心了。”尤一手佯装生气地说。

“尤大村长,说吧,那个刘清海咋办?”

“啥叫咋办?”

“是立案上报呢?还是网开一面,放虎归山?”

“这还要问,立案有啥好处?放人呗!”

高所长冷笑一声,说道:“为兄这话说得倒轻巧,你以为这派出所是咱哥俩开的呀,说进来就进来,说出去就出去?”

“那你的意思是?”

“既然把他抓进来,就有把他抓进来的理由,就拿刘清海这个案子来说吧,给他定个聚众闹事,扰乱社会的罪名一点都不过分,判他个三年五年的,根本就不在话下。”

“还要判刑?”

“是啊,你的意思是就这样放人了?岂不是便宜了那小子!”

“好……好……我明白了……明白你的意思了。”尤一手说着,便拿过了身边的皮包,从里面取出了两沓百元大钞,递给了高所长。

高所长没有急于接钱,只是淡淡地瞄一眼,怪里怪气地问一声:“老兄,不只是这些吧?”

尤一手心里猛然一震,表情慌乱地问道:“老弟的意思是嫌少了?”

高所长摇摇头,嘴角扯着一丝坏笑,没接话。

“两万块不少了,老弟你可不能贪心不足啊!”

“尤老兄,你还有脸说我贪心不足?要不要我把事儿点破了?”

尤一手虽然心里的防线几乎崩溃,但他还是想耍赖到底,他觉得自己私下里搞得那点儿小动作严实着呢,根本就没人知晓。再说了,不就是一万块钱嘛,好处总不该被你高明堂一个人得了吧?

“高所长,你别弄得云山雾罩的,有话直说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