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三章 吃羊还是吃鸡/山野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高所长说:“那可不行,违规违纪的事情咱们不能做。”

“下午你就把钱带回来了,不就是提前释放几个小时嘛。”

“不行,真的不行,这事儿可不是你想得那么简单,都是有程序的,我还得去局里办手续呢,这时候还是稳妥点好,万一有个风吹草动的,那可就不好收拾了。”

尤一手便不好再说啥,开门钻进车里。

警车驶出了院子,高所长扭头问尤一手:“中午搞点啥好吃的?”

“这话应该我来问你,你到我家是客人,怎么好反客为主?”

“又拿我当外人了不是?我每次都你家,那可真就像到了自己家一样,你倒跟我生分了,还把我当客人看。今天偏就我请你了,说吧,想吃羊呢?还是想吃鸡?”

“那好,我不跟你争了,再争你又该说我不拿你当自家弟兄看了。那咱就买两只小笨**,扔在锅里一炖,喝汤吃肉的倒也过瘾。”

路过生鸡店的时候,高所长就把车停了下来,进屋买鸡去了。

尤一手呆在车里,心里想着刘清海那事,看样子今天人是放不出来了,该怎么对他家里人交代呢?

自己明明是在刘小河面前表过态的,说自己今天无论如何也要把人给领回去的,他要是跑到门上来要追问,自己又该如何应付呢?他会不会怀疑自己在欺骗他呢?

还有柳叶梅那儿,自己可也是拍着胸脯夸下海口的,人没领回去,还不得让她给奚落死啊!那个小娘们,个性着呢,嘴皮子又利索,发起毛来一点都不饶人,可偏偏自己就喜欢她,喜欢到心窝子里面去了……

突然想到,中午跟高所长一起吃饭是不是该把柳叶梅喊过去呢?

按理说,是该让她过去的,因为毕竟刘清海这事也牵扯到了她,总该让她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吧。

再说了,都已经决定让她做治保主任了,出面接待一下高所长,那也是理所应当的事情。

可反过来一想,高所长这人看上去也不是啥好鸟,上次他见到柳叶梅时眼睛发直,面色泛红,这说明啥?

这就说明他对柳叶梅也是有想法的,特别一起吃饭的时候,在酒桌上他就开始眉来眼去,暗送秋波,特别是沾了几分酒气以后,那眼神简直就是一只饥饿的狼了,吃完饭后,两个人还一起出去溜达了一圈。

如此一想,尤一手就彻底打消了让柳叶梅陪高所长吃饭的想法。

她毕竟是自己的至爱,万一高所长半道插一腿,那可真就成哑巴吃黄连了,凭他的身份,他的地位,他手中的权利,自己绝对敢怒不敢言的,甚至连哄哄一声的勇气和胆量都没有……

对了,倒不如把蔡富贵喊上作陪,毕竟他帮着派出所写过几篇表扬稿子,看上去高所长也挺喜欢他。最重要的一点是他是柳叶梅的老公,也好有意无意的给高所长上一点眼药。

正想着,高所长提着一个黑乎乎的袋子,开门上了车。

他把袋子放到了副驾驶的位置后,对着尤一手说:“该着咱哥俩有口福,正好有个山里的老太太急着用钱花,送来了两只土笨鸡,看上去肉质不错,分量也挺足,足够咱们打馋虫的。”

“那可正好,我肚子里正缺油水呢,带回去用木柴煮,肯定是喷香无比。”尤一手说这话,口里已经有了涎水。

高所长边发动车,边说道:“中午把柳叶梅也喊过去吧,让她帮着咱煮鸡,再陪着喝一口。”

尤一手早就有了思想准备,这时候撒起谎来得心应手了,随口说道:“柳叶梅今天出门了,要不然就跟我一起来镇上了。”

“哦,是这样啊。”

尤一手不假思索地想了想,说:“要不这样吧,咱把蔡富贵喊上吧,让他陪你喝几杯。”

高所长问:“你说的就是那个写文章的年轻人吧?”

尤一手点点头,说:“是啊。”

高所长问:“他真的是柳叶梅的老公吗?”

尤一手说:“是啊,那还假的了。”

“算了,他是个文化人,还是别让人掺合了,咱们两个老粗,口无遮拦,万一把咱们的写进了文章里面去,那可就麻烦了。”

“好吧,那就不喊他了。”

高所长突然想起了什么,问道:“哪谁给咱们做饭?”

尤一手说:“咱有自家娘们儿,哪还用得着别人。”

“嫂子回来了?”

“昨天回来的,看样子是在城里呆腻了,哭着喊着的往回走,又正好赶上儿子出差,实在没办法,就只好打发同事把他妈给送了回来。”

高所长沉默了一会儿,突然问道:“嫂子精神状态怎么样?那事对她没有太大影响吧?”

“没事,那人天生就木讷,再说了又上了几岁年纪,早就不把自己的身子看得那么重了。”尤一手淡然说道。

“那就好,其实那些事吧,没必要太在意,过去也就过去了,放在心里也是煎熬。”高所长宽慰道。

“是啊,不放下又能咋办?坏人抓不到,仇也报不了。”尤一手说到这儿,突然觉得自己有些失言,这不明摆着是在揭人家的疮疤,戳人家的痛处吗?赶忙改口说,“你们也都出尽力了,只是那个色狼太狡猾,实在是没办法……实在是没办法呀。”

“老尤,也多亏你跟嫂子宽宏大量,体谅小弟,要不然我还真不好意思面对嫂子了。”

“刚才还劝我呢,这会子自己又开始婆婆妈妈,还是那句话,过去就过去了,不去想它了。”

“好……好……咱不说那些了,对了,老尤,最近村子里有没有妇女被侵害?”

尤一手想了想,说:“我只听说刘清海的老婆,就是跳井自杀的那个娘们儿之前被人糟蹋过。可她是自找的,为了守着那几只羊,夜里一个人睡在羊圈里,能不招惹色狼吗?”

高所长紧跟着问道:“老尤,你说刘清海老婆的死会不会与被人强暴有关系呢?”

“关系肯定是有的,女人家谁不拿着自己的身子当回事儿?就算是自己不在意,男人也会在意的,她肯定担心自家男人知道后,会打她,会骂她,会不再拿她当人看,再加上屋漏偏逢连夜雨,羊又被偷了,所以就走了绝路。”

高所长叹息一声,气愤地说:“那个淫贼他奶奶的也太可恶了,等抓到以后,先把他鸟玩意儿给生割了,让他下辈子做太监去!”

“不是打击你,我看想抓到那个狗曰的不容易,来无影去无踪的,我倒是觉得那事儿不像个人干的。”

“不是人?哪是啥?”

“像幽灵!像鬼!我都亲眼目睹过几次了,都是在夜里,像个影子似的,飘来荡去的。”

“越说越玄乎了。”

“真的,挺吓人的。”

“要不然,我派几个人来盯梢吧,也许就能趁机抓住他。”

尤一手说:“我不是小瞧你那帮伙计,盯也白盯,没用!再说了,你们一旦来,他就不再露面,直接消失了,上次你们驻村破案的时候,村里不就安安静静的嘛。还有前一阵子,安排了几个人值班,一连几个夜晚,照样也是连个鬼影也没见着。”

高所长长吁一口气,说:“据我们分析,那个人肯定是有点儿变态,一定是曾经被女人伤害过,怀恨在心,刻骨仇恨,所以才变着法子的报复、残害女人,并且此人还有着一身不被人所知的好功夫,至少会一些轻功。”

尤一手点点头,说:“你说他变态是倒是很有可能,很多女人都是被钝器给捅伤的。对了,就是那个刘清海的老婆,她被捅晕之后,那个歹人竟然玩起了游戏,诡异地把女人的衣服全都穿到了羊身上,你是这是咋回事呢?简直就奇了怪了!”

“是有些奇怪,我从警这么多年了,头一回听见这样的怪事。”

“这一阵子除了死去的那个女人,其他也没再听遭黑手的,我估摸着吧,也不是没有,只是碍于脸面,没人出来张扬罢了。”

高所长说:“其实这是一种社会心理,当一件可怕的事件连续发生后,大家也就习以为常,见怪不怪了。特别是在无能为力的情况下,便只能听之任之,顺其自然了。”

尤一手叹息一声说:“谁知道呢,我倒是希望那个歹人从此别再出现,也好让村里的女人们过上安生日子。”

“是啊,整个村子都被搞得鸡犬不宁的,别说女人了,男人见了都胆寒。”高所长说着,突然想起了啥,接着问尤一手,“对了,老尤,你跟柳叶梅真的对那个自杀的女人说粗话刺激她了?还……还当面侮辱了人家?”

尤一手摇摇头说,信誓旦旦地说:“我尤一手敢对天起誓,如果说假话让我去死,我们当时劝她的意思吧,就是想让她首先保证自己的安全,然后再考虑羊的问题。结果呢,到后来羊丢了,她就翻脸不认人,说都怪听信了我们话,才给了贼人机会,就开始怨恨起我们来了。”

“唉,守财奴,要财不要命,这种人的命压根儿就值不了几个小钱!”高所长感慨道。随后又问道,“老尤啊,你平日里跟支书吴有贵关系怎么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