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四章 嫂子真好/山野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能好起来吗?他现在巴不得我立马下台滚蛋,不说不共戴天,怕也是恨之入骨了。”

高所长若有所思地点点头,问尤一手:“那你觉得刘家兄弟这事儿会不会与他有关?”

尤一手不假思索地说:“不是他还能是谁?他自以为是,觉得机会来了,想借刀把我杀了,没想到好戏刚刚开演,就被你一举粉碎了。”

“靠,就他那点小计俩,在老子手里,真就像捏死一只小臭虫!”高所长恶狠狠地说。

“吴有贵那人,表面上看上去服服帖帖,言听计从,可背后净玩些见不得人的小鼓捣,险恶得很。”

“没事,反不了他!先让他蹦跶着,等我抓到了他的小尾巴,非把他的血给放干净了不可。”

尤一手阴险一笑,说:“你不是缺钱花嘛,那小子腰包里鼓着呢,想办法弄他去!”

“现在关键是缺乏证据,你也好好盯着他,再狡猾的狐狸也有露尾巴的时候。”

两个人边走边聊,不知不觉警车便驶进了村里,直接开到了尤一手家门口,停靠了大门外侧的一棵老榆树旁。

高所长手提着装鸡的袋子,跟随在尤一手身后进了大门,一脚踏进院子,便扯开嗓子喊了起来:“嫂子……嫂子……小弟看你来了。”

尤一手老婆黄花菜闻言,赶忙从屋里走了出来,嘴里甜腻腻地应道:“哎哟,是所长兄弟啊,嫂子多日子不见你了,可真有些想你了。”

“可不是嘛,听村长说你从城里回来了,这不就立马赶着过来看你了。”边说边往女人脸上瞭一眼,只见她一张大脸盘子越发白嫩红润,很有肉感,半点都看不出刚刚受过心身摧残的痕迹。

黄花菜接过高所长手里的鸡,客套道:“来家里还要带东西,所长兄弟你也太见外了吧。”

“不就是两只鸡嘛,是我害馋了,麻烦嫂子给炖了,我们一起打打牙祭。”高所长笑哈哈说着。

“好……好……我这就炖去,你赶紧到屋里喝水去吧。”黄花菜说着,扭动着两瓣碾盘大小的肥硕屁股进了厨房。

进屋喝过几杯茶后,高所长就亟不可待地把话题扯到了钱上,并从随手携带的一个公文包里拿出了早已开好的收据,递给了尤一手。

尤一手看一眼,将收据折叠起来,装进了自己的裤兜里,继续陪高所长喝起茶来。

高所长见尤一手没有起身拿钱的意思,就堆起满脸僵硬的笑容说:“村长老兄,咱可是先小人后君子,我发票都给你了,你也赶紧把那一万块钱给我吧,免得一会儿喝完酒,晕晕乎乎的把正事给忘了。”

尤一手心里一阵反感,暗骂道:你小子假惺惺跟我称兄道弟,其实还不是为了那一万块钱嘛!但面上却不好流露出来,嘴上好好好地答应着,起身进了里屋,敞开抽屉,把那一万块钱拿了出来。

当他翻身回来,把钱递到高明堂跟前时,竟然觉得那钱沉甸甸的直压手,心里面也涌起了十二分的不舍。

高所长伸手接过钱的时候倒是显得十分轻巧,就像随手抓起一片树叶子,装进了裤兜里。

鼓鼓囊囊的裤兜外头,便是那把套在皮套里小手枪。

“嗯,好茶……好茶……”高所长脸上的表情愈发生动起来。

而尤一手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嘴角强扯出一丝笑容,敷衍道:“我这穷山旮旯里,哪来的好茶,根本就没法跟你高所长比。”

“切,你是土皇帝,我算个啥,充其量是个解差衙役,根本就没有可比性。”其实这时候的高所长也是心知肚明,知道他尤一手是因为那一万块钱心里不痛快,却一直装疯卖傻地嘻嘻哈哈着。

就这样有一搭无一搭地聊着,不大一会儿工夫,尤一手老婆就把几样小青菜上来了。

“嫂子厨艺不错,瞧这菜做得,那叫一个精致。”高所长夸耀起来。

“好啥好,凑合着吃吧。”黄花菜爽快地说道,“你们兄弟俩先喝着,鸡已经煮到锅里了。”

“对了,你用木柴煮了吗?”尤一手问老婆。

黄花菜望男人一眼,说:“用木柴多费劲呀,我直接放高压锅里了。”

“你这个熊娘们儿,谁要你用高压锅了?那么好的鸡,不是白白糟蹋东西。你赶紧给我捞出来,放到锅灶里,用木柴煮,慢火炖,赶紧了……赶紧了……”尤一手火气十足地朝着老婆一阵呵斥。

他老婆黄花菜被吓得一愣一愣,无力地狡辩道:“还不一样嘛……只要熟了不就行了……高压锅多快啊……”

“你个臭娘们儿,就知道个热饭用口吹,高压锅煮出来那还**吗?”

“不**叫啥?还能叫鸭呀?瞧瞧你,拉着个老长的脸,就跟黄世仁似的,也不怕被人家高所长笑话。”黄花菜还几声嘴,便转身退了出去。

高所长心里一阵窃笑,尤一手这个老东西是有火没处发,这才拿自己老婆撒气了,就装模作样指责起来:“你老尤说起来也是个干部,怎么把自家娘们儿当成奴隶了?可别说,就你那个蛮横劲儿,真还像个恶霸老地主!”

尤一手生硬地笑了笑,说:“你不知道,熊娘们儿笨着呢,啥也不懂。”

“这时候人家老了,你嫌弃了是不?”

“一直就那样,年轻的时候也没啥好的。”

“没好过哪里来的孩子?再说了,你看人家嫂子,现在虽然老了一些,但那五官轮廓多端正,还有那皮肤白白净净的,多受看,你是熟视无睹罢了。”

“我就没觉得好看,大脸盘子像个向日葵,屁股像个大碾盘子,还有……还有……”

“还有啥?”

“切,别刨根问底了,饭桌上咋说?”

高所长贴近了尤一手,咬着耳朵说:“你天天在外头打野食,把胃口给吊起来了,有了外头新的,谁还念着家里老的,你说是不是?”

“你尽在那儿胡扯,我啥时候打过野食了?”

“这还骗得了我?你也不想想我是干啥的。不过,你可悠着点劲啊,一来上几岁年纪了,二来嘛,别惹出啥是非来,女人那玩意儿可不是好随便耍的,耍不好就会惹火烧身。”

“不是有老弟你嘛,我怕啥?惹出火来你能眼睁睁看着不管吗?”

“那是……那是……老弟义不容辞……义不容辞……”高所长诺诺道。

尤一手听了高所长这番话,心里有了几许暖意在涌动,毕竟高所长身份特殊,有这么一棵树倚着靠着,做起事来底气就足,腰杆子就硬朗,小事小非的根本就用不着顾虑啥。

就拿这次刘清海大闹村委会这事来说吧,如果没有高所长这个后头作支撑,那后果肯定就不堪设想,弄一身骚是不说,怕是连屁股下边坐了几十年的那把交椅也得摇晃几摇晃,要不然就只能请“财神爷”出面,帮着破财免灾了……

想到这些的时候,尤一手心里豁然开朗——自己也太小心眼了不是?人家高所长帮着出了那么大的力,摆平了那么大的是非,把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了,都没用自己出一分钱,就连来家里吃顿饭,都是他自掏腰包买的鸡,自己咋就把人家看成是“强盗”了呢?归根结底还不是自己太贪婪嘛,保住平安就已经不错了,竟然还见钱眼开,想多吃多赚,自己真他妈不是个东西……

“尤兄,发啥呆呀?拿酒来呀。”高所长已经摸起了筷子,边悠闲地吃着小菜边催促道。

高所长这副随和劲儿又把尤一手感动了一番,看上去人家是真拿着自己当亲人了,就像到了自己家一样,不见半点拘束和做作。便满口答应着,抬起屁股进了里屋,拿出一瓶藏了好几年的五粮液,对着高所长摇了摇,问道:“这酒行不行?”

“行倒是行,就是酒度高了些,不等感情到位人就醉倒了。”

“那就换一瓶淡的。”

不等尤一手转身回去,却又被高所长喊住了:“别,就那个吧,有好的谁愿喝孬的。”

“那好,就喝这个。”尤一手坐下来,拧开酒瓶,倒满了两杯。

男人就是这么一种动物,一旦闻到了酒香,就开始灵性,两眼就开始放光。再有几杯酒下肚,那就更是天马行空,无拘无束,随意洒脱了。

尤一手跟高所长两个人交杯换盏、亲亲热热地喝着,气氛倒也融洽。

但毕竟两个人喝酒太单调了些,再怎么着动情,再怎么着热烈,也难以掀起高氵朝来。

等到尤一手老婆把满盆子香喷喷的鸡肉端上桌时,高所长就亲热地一把扯住了她的胳膊,说道:“嫂子,你别去忙活了,坐下来,陪我们哥俩喝两盅……喝两盅。”

黄花菜脸一阵通红,拒绝道:“嫂子可没那么口福,哪会喝那个呀?别闹了,你们喝你们的。”

高所长仍然不松手,说:“哪有领导夫人不会喝酒的?我才不信呢,今天人少,你必须一起坐下来喝。”

“所长兄弟,我从来都没喝过酒,不信你问老尤。”黄花菜说着,打眼望着尤一手。

尤一手咽下口中的菜,吼了一嗓子:“操,不识抬举,老弟让你喝你就喝嘛,咋就那么不识敬呢?”

“女人家咋好上桌陪酒呢?这……这……”黄花菜竟不知如何是好了。

“嫂子,村长都放话了,你不会连这点面子都不给吧?”

“那好吧,今天就破个例,坐下来陪陪你们。”

“好,有嫂子助兴,这就喝得才有味道。”高所长兴高采烈地说道,见黄花菜仍站着,就跟一句,“嫂子你倒是坐呀。”

黄花菜忸怩着,通红着脸,呐呐着:“所长兄弟,你……你倒是把我的胳膊放开来啊。”

高所长这才意识到自己一直紧攥着黄花菜一只鲜藕一般的胳膊,慌忙撒了把,对着正在有滋有味啃着一条鸡腿的尤一手调侃道:“嫂子的肉感不错,真好……真好……嫩滑细软,哈哈,这样的女人才滋养男人呢。”

尤一手吧嗒一下嘴,头不抬眼不睁地嘟囔道:“你喜欢啊?喜欢就带去吧,为兄我甘愿奉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