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五章 搞起了小动作/山野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坐到了高所长对面的黄花菜白了一眼尤一手,说:“老东西,说啥呢?没脸没皮的!”

高所长赶紧打起圆场来:“酒场嘛,不说不笑不热闹,你就没觉得村长越来越幽默了。”

“他呀,都大半辈子了,啥时对我幽默过,总是整天价拉着一张大长脸,就像谁该他三百吊似的。”

“都老夫老妻的了,找不到激情也是正常的,是不是尤兄?喝上几杯酒,保准激情、热情全都上来了,来……来……”高所长边说边倒满了一杯酒,恭恭敬敬捧到了黄花菜跟前。

黄花菜连连摆手推辞着:“不行……不行……我真的不会喝酒……真的……大兄弟……”

“让你喝你就喝嘛,给脸不要脸,今天人少,高所长又不是外人,你放开来喝就是了!”尤一手抬起头来,朝着老婆直翻白眼。

黄花菜只得接过酒,颤巍巍端在手里,对着高所长客套道:“所长兄弟,人家都说恭敬不如从命,那嫂子今天就豁出去了,先敬你一杯。”说完把酒杯送到唇边,轻轻抿了一口。

“这样可不行啊嫂子,既然是敬酒,那就得心满意足,一杯喝净,可不能只是蘸蘸嘴唇呢。”

尤一手竟然也帮腔起来,冲着老婆说:“就是嘛,一点规矩都不懂,既然大所长敬酒了,你就拿出自己的诚意来,把酒杯举起来,跟老弟碰一碰,然后一干二净。”

黄花菜瞅一眼尤一手的脸,见他是笑吟吟对自己说这番话的,心里就暖呼呼有了几分感动,照着男人说的,跟高所长碰了碰杯,屏住呼吸,猛劲把酒倒进了肚子里。不等回味,便摸起了桌上的水杯,咕咚咕咚大口喝起了早已凉透的白开水。

“哟呵,这娘们儿倒不傻,看喝酒的样子像是也蛮有经验的嘛。”尤一手假惺惺笑了起来。

黄花菜听了,倍受鼓舞,兴奋起来,摸起了酒瓶子,又把各自的酒杯倒满了,说道:“天天围着酒桌转来转去的,还能不跟着学个一招半式的,来吧,所长兄弟,嫂子今儿高兴,再敬你一杯。”

高所长自然不好拒绝,举杯跟黄花菜叮当一碰,然后仰起头一饮而尽。

再看黄花菜,这次竟然痛痛快快喝了下去,并且也没像上次那样紧跟着喝水冲漱,只是皱了皱眉,摸起筷子吃起菜来。

有了女人的参入,酒桌上的气氛便活跃了许多,特别是几杯酒下肚之后,黄花菜的脸蛋儿红扑扑的,显得神采飞扬,话也就跟着多了起来。

而有了酒意的高所长更是眼神迷离,不易察觉地在黄花菜的胸前以及脸上飞来荡去,并且还渐渐口无遮拦起来,当着尤一手的面就荤的、腥的一个劲地往外淌。

这样以来,坐在一旁的尤一手便被冷了场,成了电灯泡。人家碰杯他跟上,却只是小酌一口;人家眉飞色舞夸夸其谈,他只是抿嘴一笑,随声附和。间或也用眼神或者语言给老婆一些鼓舞,以增强她的斗志,确保她陪下去的信心和力量。

黄花菜觉得自己今天简直就被捧上天了,像是一辈子都没享受过这样的待遇,一辈子都没这样被正儿八经地当做一个人来看,更何况跟自己甜言蜜语、频频交杯换盏的不是个普普通通的人,而是一个威风凛凛的警察,一个管警察的派出所所长,更是一个高大威猛、有模有样的中年男子。

她觉得自己飘飘忽忽,脚底轻乏,简直都要飘起来了。

又喝过几杯后,黄花菜就不再用行动和话语来敬酒了,而是用眼神跟高所长交流起来。

他们聊得也很开心,声情并茂地传递着内心的喜悦,可谓是其乐融融、美不胜收。

尤一手眼见着一瓶酒见了底,便不声不响地又去屋里拿出一瓶,打开来,悄悄放到了原来那瓶酒的地方,间或还拿起酒瓶,亲自为他们斟了酒。

这让黄花菜感动不已、受宠若惊,再加上酒精的作用,简直就是热血沸腾了。为了报答自家男人对她的这份“情谊”,她决定今天无论如何要“冲锋陷阵”,完成这陪酒的光荣使命。

于是,她频频举杯,言语生情,并已经不可自已地把肢体语言都派上了用场,不时拍一拍高所长的肩膀,扯一扯高所长的胳膊,甚至有好几次,竟然还在饭桌下面用脚蹭了高所长几次……

这一切都没逃过尤一手的一双贼眼,虽然他心里也难免有点儿淡淡的酸楚,有点儿涩涩的不舒服。

但当他看到高所长裤兜里面鼓鼓囊囊的那一沓刚刚还属于自己的一万块钱,以及压在钱上面的那把手枪时,心里就直犯堵,奶奶的,今天办的这算是啥事儿,人没要回来不说,到手的一万块钱又被抠走了,这还不算,还被堂而皇之搜刮去了三万块的治安费,虽然暂时没钱给,可账都出了,一份也少不了,谁敢跟他耍赖呢?

思来想去,尤一手心里豁然有了一个大胆的计划——

他觉得自己今天无论如何也要把刘清海给弄出来,钱没有了可以再捞回来,可面子丢了,就很难再找回来了,要是因为这么点小事让自己颜面尽失,那可就太不划算了。

而这个计划的实施,自己是无能为力了,完全要靠老婆黄花菜,所有的戏份儿全在她身上了。

这时候的高所长已经明显有了醉意,污言秽语也时有流露,并且眼神**,直勾勾黏在了黄花菜的身上,上身、下身,轮番扫描,口歪嘴斜,连她娘的口水都流出来了。

奶奶个逑的!

这个平日里道貌岸然、威风凛凛的家伙,原来也不是个好东西,兽性来了照样猪狗不如,连黄花菜这样臃肿如囊、无腰无胯的半老徐娘他都垂涎欲滴,并且当着人家老公的面都无遮无拦,恣意造次,就不难想象平日里他是何等的阅尽春色、淫荡无边了。

操!

原来人的内在都是一个熊样子的,不同的只是外在的包装而已。

尤一手决定将计就计,立即采取必要的行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