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八章 可怕的鸡蛋/山野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谁呀?”柳叶梅对着窗口大喊了一声。

“是我呀,柳叶梅。”

“你是谁啊?”

“你没听出来呀,我是……我是刘清海……”

柳叶梅心头一紧,这才知道尤一手没有吹牛,他真的昨天就把刘清海给弄回来了。

可这个时候,人都没睡醒,他急着来干啥呢?

难倒……

来不及多想,柳叶梅急急忙忙穿好衣服,趿拉着鞋,蓬头垢面地开门蹿了出去,缩手缩脚拉开门栓,从门缝里怯怯地朝外张望着——

眼前的刘清海哈腰塌背,面色苍然,活像一条饥寒交迫的老狗。

见柳叶梅开了门,刘清海二话不说就把手中提着的一个竹篮子递到了柳叶梅跟前。

“你……你这是干嘛?”

刘清海这才抬起头来,躲躲闪闪地在柳叶梅脸上扫了一眼,软塌塌地说:“自家鸡下的蛋,过几天我就回工地去,放在那儿就坏了,拿过来给孩子吃,笨鸡蛋,小孩子吃了好,养身子。”

柳叶梅心头一震,她恍惚又看了刘清海老婆兰子在喂鸡的情形,以及她望着好不容易积攒起来的一篮子鸡蛋笑眯眯的模样。

“柳叶梅,你拿着吧,拿着我心里才舒坦。”刘清海恳求道。

“不是啊……大海,你带回去自己吃吧,我家里有鸡蛋呢。”柳叶梅执意谢绝道。

“柳叶梅,你……你这样就是……就是不肯原谅我了……实在是对不起……对不起……”

柳叶梅连连摆手道:“清海你别误会……别误会,我不是那个意思,真的不是那个意思,事情都已经过去了,我不再怪你了。”

“你也不行,你把蛋拿着,我心里才舒坦些,拿着……拿着吧……”刘清海用劲往柳叶梅怀里塞着。

“真的……真的刘清海,我现在已经不把那事放心上了。”

“那就好……那就好……”刘清海见柳叶梅虽然嘴上那样说着,但她不接自己的鸡蛋,就说明她心里仍有疙瘩。

于是,接着说,“柳叶梅,你如果不接这鸡蛋,就说明你还记恨我,不肯原谅我,那我就站在这儿不回了。”

柳叶梅见刘清海真的就跟自己拗上了,只得伸手把满篮子的鸡蛋接了过来,难为情地说:“刘清海你不该这样……不该这样呢,你……”

“这就好……这就好……我心里就踏实了……”刘清海叽叽咕咕说着,转身往回跑去。

柳叶梅手捧着一篮子沉甸甸的鸡蛋站在那儿,痴痴盯着刘清海微驼的背影,不由得感叹一声:这个男人以后的日子该咋过呢?

心里面黯然得没了一丝光亮。

回到屋里,柳叶梅把满篮子的鸡蛋放在了碗柜上面,坐下来,一时间思绪纷乱,惶遽不堪,整个人就像掉了魂一般。

她觉得自己虽然接下了这一篮子鸡蛋,但无论如何是吃不下的,不但吃不下,就连放在那儿都让自己心神不宁,就会时不时地看到刘清海老婆兰子的样子,她在拿眼瞪自己,瞅自己,伸出一双苍白的手,拉住了自己,叫着喊着的要她跳井……

柳叶梅越想越害怕,越想越慌乱,最后觉得还是干脆把这一篮子鸡蛋送出去的好,一眼不见为净,免得自己心虚惊恐,慌无宁日。

想来想去,她还是决定回一趟娘家。

粗略算一下,自己大概已有四五个月的时间没有回去探望爹娘了。

每当想起他们,柳叶梅心里虽也愧疚难当,自责不已,但她总能找到慰藉和借口,她觉得造成自己不恭不孝的直接原因还是在父母本身,是他们目光短浅,重男轻女才造成了今天这样的局面。

五年前,父母还跟自己住在同一个村子里,相距也就不到一里路的样子。那时候柳叶梅还是个有口皆碑的孝顺闺女,娘家那边家里家外、大大小小的事情没少帮忙,可后来因为弟弟的婚事,彻底改变了原有的一切。

弟弟因为老实木讷,一直讨不到媳妇,眼看到了三十岁了,一个远方亲戚给从附近大槐树村介绍了一个女孩。

说是女孩,后来一打听才知道,她早就在上初中的时候就由女孩变成女人了,而转变她不是别人,正是她的班主任老师,并且还在初三的时候怀过孕,堕过几回胎。

在农村,这样的女人是“打小就不正经的烂货”,是“臭烘烘的破鞋”,是“千人骑万人弄的骚蹄子”,谁还肯要?只能放在家里,一来二去就“老了苗”。

虽然知道了实情,但父母却只是皱了皱眉头后,便把亲事答应了下来,他们的理由很简单,也很充分:就算是找了个寡妇还有啥?只要能给儿子做饭打理家,能帮着李家传宗接代就行了,总比眼睁睁看着儿子打一辈子光棍强吧?

可柳叶梅却拧上了,她不同意父母的意见,她觉得找媳妇是男人一辈子的大事,宁缺毋滥,找个不着调的烂货还不如不找。

自家弟弟木木讷讷,老实得要命,他咋能驾驭得了那样一个女人,能不能过到头还是另一回事儿,单是那个窝囊气就够人受的。

但二老却死活不吃她那一套,不但硬挺着应下了这门亲事,还顺从了女方提出来的一个条件,让儿子“倒插门”去了女方家。

这还不算,还卖掉了自家的房子,带上所有的家产,也一块儿跟着“倒插门”了。

这样以来,柳叶梅便跟父母闹翻了脸,在他们临走之前连唬带咋地跟他们说:“你们走吧,走了我就再也不管你们了!”

谁知爹娘倒也爽快,说:“谁家养老还指望闺女呢?我们有儿子呢!”

一气之下,柳叶梅扭头便走,再也没有回过生养了她二十多年的那个家,等到心静下来,软下来,再回去时,房子已经被父母卖掉,远走高飞了。

柳叶梅当场就恨得七窍生烟、心底冒火,回家后闷头睡了三天三夜。

再爬起来时,就无事人一样,该做饭做饭,该下地下地,只是少了许多欢声和笑语。

直到半年之后,柳叶梅娘被儿媳妇推倒摔断了小臂,有人把信口捎到了家里,她才去了一趟,骂骂咧咧骂了一路子,连他自己都不知道是在骂谁。

进了那个陌生的村庄后,柳叶梅打听了好大一会儿才找到了爹娘的住处。远远的打眼一看,傻眼了,爹娘竟然住在村头一间看上去像是猪圈改造的小房子里,院落很小,只是用一圈木栅栏围了起来。

柳叶梅心里瞬间狂风暴雨起来,快步小跑着进了爹娘的“新家”,一进屋,便站定放声大哭起来,哭得很伤心,也很痛苦。

谁知爹在屋里大吼了一声:“你娘又没死,你哭号个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