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二章 瞎折腾/山野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可……你可一定把我埋在你奶奶旁边的那块空地上。”

“你还想进我们家祖坟?”

“是啊,我得去陪俺娘。”

“你又不是蔡家的人,咋能埋那地?”

“我不是也姓蔡了吗?”

“可你身上流的不是蔡家的血呀!”

“你……你……咋就这么说呢?我可是延续了你们蔡家的名份的!”蔡疙瘩语气强硬了许多。

“那也白搭,名份是啥?不就是几个字吗?你压根儿就不是蔡家的血脉!”柳叶梅毫不相让。

蔡疙瘩憋闷得直喘粗气,脸色铁青,嘴唇翕动,半天说不出话来。

“你也用不着生那么大的气,我也不是有意气你,你要是不信我说的话,就随便出去打听打听,问问人家我说的在理不在理。”

“啥在理不在理的?反正理都在你口里,你是不是觉得我现在老了,没本事了,就不拿我当人看了?”蔡疙瘩往上起了起身子,仰着头诘问道。

“你还觉得自己是个人物是不?就算你年轻时办的那些事儿,除了偷鸡摸狗的,还干过啥正事儿?你还有脸说,我们还不让你给丢死了!”

“你……你……你还有脸说我!也不拿镜子照照自己,怕是比我也强不到那儿去!”蔡疙瘩竟然双手一撑,忽地坐了起了,怒目圆睁瞪着柳叶梅,气恼地吼道。

一听这话,柳叶梅就知道蔡疙瘩要撒野,要揭自己的疮疤,戳自己的痛处。想到当着杨絮儿的面,脸面上会过不去,就骂咧咧道:“你这不要脸的老东西!看来是铁了心不为自己留后路了,我好心好意过来看看你,你倒好人不认,反咬一口,看以后谁还管你,死了都没人帮你找狗皮,不信等着瞧!”

蔡疙瘩毫不示弱,以牙还牙道:“谁还敢指望你?就你那个骚劲儿,我还怕你弄脏了我的尸首呢!”

“老不死的!你还真是不要脸不要皮了,往后谁再管你谁是狗娘养的!”柳叶梅骂完,用力一跺脚,转身朝外走去。

杨絮儿也慌忙转身,唯恐被抓住了一般,踩着柳叶梅的脚后出了屋。

出了院门,杨絮儿劝慰道:“柳叶梅你也真是的,何必跟这个赖东西一般见识呢?咱们过来只是打探一下情况,你倒跟他较上劲了。”

“杨絮儿,你都不知道,这个老流氓早就盘算着要把俺奶奶的尸骨给扒出来,弄到他老家,跟他那个死了八百年的爹合葬到一起的。”

杨絮儿想了想,低声说:“柳叶梅你大概不知道,其实也是有这个说法的。”

柳叶梅回过头来,眼睛一瞪问道:“啥说法?”

“我说了你可别生气啊。”杨絮儿眼神怵怵地望着柳叶梅。

“瞧你那个死熊样子,尽管说就是了,我还能吃了你啊!”柳叶梅站定了,面对着杨絮儿说道。

杨絮儿低眉顺眼地说:“就你奶奶这种情况,老祖宗是早就留下规矩的,二婚女人死了之后,尸骨一定是要和第一个男人合葬的。”

“我咋就没听说过这规矩?”

“谁家有事没事的说起这些来呢,怪丧气的。”

“那照你这么说,我爷爷在阴间不就没人陪了吗?”

“那可也是没办法的事儿,反正就这说道。”

“就算是真有那档子事儿,还不就是个说法嘛,又碍不着吃喝过日子,爱咋着咋着,反正俺奶奶已经跟爷爷合葬到一起了。”

“如果你相信的话,那可真不是个好事儿,会有报应的。”

柳叶梅一愣神,忙问道:“啥报应?”

杨絮儿迟疑了一会儿,呐呐道:“说起来……还……还真有些吓人。”

“别吞吞吐吐的,有话你就快说,有屁你就快放!”

“听老人说,原配的那个男人会来抢窝的,他们在阴间里抢来抢去,会主宰着阳间的后人动荡不安,甚至……甚至家破人亡。”

“这些你都是听谁胡说八道的?尽拿鬼话吓唬人……”柳叶梅嘴上这样说着,心里却躁乱起来。

“这可是一辈辈传下来的,不信你找个上岁数的人打听打听去,之前我娘家老奶奶就是你们家这种情况,死后还真是跟原配的那个男人合葬了。”

“不对啊,我可是问过黄仙姑的,她也没提到这码子事呢。”

“你傻呀,她是仙,死了的人是鬼,那根本就不是一档子事儿。”

柳叶梅呆直地望着杨絮儿,一时没了话说。

杨絮儿知道一定是自己的话把她吓着了,就疏导她说:“其实吧,这都是些迷信说法,信则有,不信则无。”

柳叶梅回过神来,黯然说道:“原来还有这样的说法,怪不得家里老有怪事发生呢,还有……还有黄仙姑也跟我说起过,说我沾染了晦气,交了霉运呢,说不定就与这事儿扯不开。”

“瞧瞧你,还真就当回事了,都啥年代了?谁还信那些老尤历,别瞎想了,我也是随便说着玩的。”

“不过倒也没啥,黄仙姑已经答应帮我做法了,就算是有啥不利之事,她也会帮我破解的。”柳叶梅自我安慰道。

杨絮儿牵强一笑,说:“跟你说着玩的,你倒当真了,走,去坡下看看麦子去,大概也该开镰了。”

“前几天我刚刚去看过,还绿着呢,估计还要个三天五日的。”柳叶梅说着,突然转移话题问杨絮儿,“你没觉得蔡疙瘩是在装病吗?”

杨絮儿眨巴了眨巴眼睛,说:“没有啊,看上去像是真的病得不轻。”

“啥眼色呀你,让裤衩给磨了是不是?你就没看出来,一进门他就哼哼唧唧的,像是真的要死了似的,连喘气都不顺畅了。可当我有意激了他几句,他的病就没了,还爬起来跟我横眉竖眼地争执起来,嗓门比谁都高,哪还像个病人的模样。”

杨絮儿呆着脸想了想,说:“这倒也是,可他为啥要装病呢?”

“为啥?我也不说清,但这个老杂碎装着满肚子的坏水,肯定不是好事儿。”

“对呀,柳叶梅,你说咋就没见到‘野人’呢?”

“我还想问你呢,尽拿些没影的话嚼蛆。”

“又不是我编造出来的,都是街头那些老娘们在瞎喳喳,我听到的。”

“先不管它了,走,跟我转转去。”

“又要去哪儿?”

“跟我走就是了。”柳叶梅说着,便奔着蔡疙瘩房后走去。

蔡疙瘩房子后面不远处,是一条深达十几米的大沟,雨水旺的时候,用来排水,平日里总是堆满了一些腌臜的垃圾。

柳叶梅蹲下来,朝着沟底看过去。

站在一旁的杨絮儿不解地问道:“柳叶梅,你脑子没出啥毛病吧?那些垃圾有啥好看的。”

柳叶梅头也不抬,用手指着散落在沟坡上的那些五颜六色的鸡毛,说:“杨絮儿,你说这地儿咋就有这么多的鸡毛呢?”

“别人家杀完鸡扔过来的呗。”

“可谁家会杀那么多鸡呢?”

杨絮儿蹲下来,贴在柳叶梅耳根处问道:“你是说蔡疙瘩他就是……就是那个偷鸡贼?”

柳叶梅微微点着头,说:“不是没有那个可能。”

杨絮儿摇摇头,怀疑道:“你看他那个死熊样子吧,炕都下不了了,哪还有那么大的能耐?”

柳叶梅偏过脸,白了杨絮儿一眼,挖苦道:“要不说你傻呢,看来你还真傻得不轻。”说完起身,往回走去。

“你才傻呢,不但傻,还有些彪,就知道胡思乱想……”杨絮儿跟在后头,边走边不满地叽叽咕咕着。

两个人一前一后回到了蔡疙瘩家门前,柳叶梅指着前方的一大堆玉米秸,低声问杨絮儿:“你说那里头能钻进人去不?”

“咋,你还真想耍彪呀?”

“不只是我耍彪,我还想让你跟我一起耍彪,你敢不敢?”

“你是说……是说……”

柳叶梅点点头,小声说:“今天夜里,咱就猫在里头,就不信抓不到他的狐狸尾巴。”

“要抓你自己抓去,我才不跟你耍那个飚呢。”

“咋啦?你怕了?”

“能不怕吗?把自己关在家里都被人糟蹋,更何况是深更半夜地待在外头了,没准就把小命给搭上了,不信你试试。”

“浪货!你本事呢?不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嘛。”

“你也用不着激将我,我还真就怕了,自打那一次歹人进屋后,我可天天抱着菜刀睡觉。”

“等我给你摸摸肚子里面,看看是不是苦胆给吓破了。”

“滚吧你,再也不跟着你撒野了,上次水库那事,差点要了俺的命,吓死了,好多天都没法睡个安稳觉。”

“那一次怕不是被吓的吧,还不是被那个大棒子给馋的,整夜整夜的‘流口水’,觉肯定就没法睡了。”

“滚吧你,谁像你啊,见到那玩意儿就馋得慌,就想吞。”

“你就知道胡说八道,给个痛快话,夜里陪我不?”

“柳叶梅,你就别瞎闹腾了,图个啥呀?”

“死x,坏人抓不到,村里能清净吗?你还指望着睡个安稳觉吗?”

“你现在又不是村干部,你操得哪一门子闲心?”

“快去看你的麦子去吧,没心没肺的!”柳叶梅冷着脸呵斥道。

“反正你也没事,跟我一块去吧,回来我做好饭你吃。”

“吃啥?”

“包饺子吧,韭菜馅的,咋样?”

“那还是到我家去吧,小宝也很久没吃饺子了,顺便跟蔡富贵说叨说叨蔡疙瘩的事儿。”

“说什么说,那个熊货,这一阵子也不知道怎么了,反常得很,话不说,活也不干,整天躲在外头,也不知道他干些啥。”

“哎呦!”杨絮儿瞪大眼睛说,“他不会在外面有人了吧?”

“有个屁!就跟个傻子似的,谁敢跟他玩。”

“那倒不至于,这样吧,一会儿包里饺子,我喊他回来吃。”

“我都不想管他了,爱咋着咋着吧。”

“不回来也好,正好外面可以过一回瘾。”

“你想干嘛?”

“柳叶梅,你想不想……想不想……”

柳叶梅一看杨絮儿欲言又止的模样,就发起恨来:“杨絮儿你咋就越老越皮条呢?弹性十足,一扯三丈长,有话你倒是痛痛快快直说啊!”

杨絮儿一脸怪笑着靠过来,小声说:“你想不想开洋荤了?”

“开啥洋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