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三章 一枚钻戒/山野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就是上次看的那种录像。”

柳叶梅脸色微微一红,说:“浪货,是不是多日子没挨炮了,痒得难受了?我可告诉你,看那些东西可是犯法的,小心派出所来人抓你。”

“看看有啥?又不是来真的,拿肉卖钱。”

“越看还不越想呀,想来想去的不出事才怪呢。”

“不就是解解眼馋呀,还能出啥事。走吧,先看看麦子去,等回来的时候顺便去大昌家小卖部割肉买菜去。”

柳叶梅想了想,说:“咱还是分头去看吧,你家的在南岭,我家的在北坡,要是一块儿,回家非黑天不行。”

杨絮儿答应下来,并说好自己回来后顺路去大昌小卖部买菜割肉,让柳叶梅早点儿回家把面和好了。

柳叶梅应承下来,快步奔着北坡的麦地去了。

远远的,柳叶梅就看到自家麦田里有个人影在晃动,时而慢悠悠走动几步,时而驻足低头察看着什么。

渐渐走近了,这才看清是陶元宝。

见柳叶梅走了过来,陶元宝咧嘴一笑,说:“天算不如人算,我就知道你要来看麦子。”

柳叶梅心里莫名一动,却表情漠然地说:“你是神仙啊?掐捏得那么准。”

陶元宝边往外走着边说:“啥神仙不神仙的,这叫心有灵犀一点通,说明咱前世有缘。”

“通个屁呀,你是来看自家麦子的吧?”

“是啊,这不也顺便帮你看看嘛,可别说,你家麦子长得还真是不错,比我家的强多了。”陶元宝说着采下一个麦穗儿,双手合拢搓动起来。

“还不多亏了你呀,要不是你帮着浇了两遍水,非绝产不可。”

“切,屁大点的小事,也值得你挂在嘴上,咱俩谁跟谁呀,你说是不是呀柳叶梅?”

柳叶梅脸上微微一烫,忙岔开话题说:“你也真是的,有那么多生钱的门路,腰包里又鼓鼓的,何必在意这一亩半亩的麦子呢?”

“这你就不懂了,人咋能离开土地呢?你就没听说过,人是用土捏成的吗?人的根就在土里,一旦完全脱离了,就等于没了根基,不死也得蔫。”陶元宝夸夸其谈道。

“俺一个女人家,咋晓得那些个大道理,只知道吃饱了肚子不饿。”柳叶梅自嘲着。

“你用不着谦虚,方圆几里地还有几个女人能跟你比?不敢说你聪明绝顶,起码心里亮堂着。”陶元宝说着,随手把手心里搓好的麦粒子递给了柳叶梅,说,“看看,你家的麦子籽粒真好,诚实得很。”

柳叶梅明明知道陶元宝是在恭维自己,心里还是甜丝丝的,她伸手接过麦粒子,掂在手里看了看,说:“还真是不孬,看上去用不了多久就该收割了。”

“收割的事你就不用操心了,到时候我找一台收割机来,一块给你收了,把麦粒子给你送回家就成了。”

“别……别……今年蔡富贵在家呢,我们自己收就成了。”柳叶梅谢绝道。

“你看看,跟我咋还要这么客气呢?蔡富贵这一阵子跟着村长东跑西跑的,哪有时间割麦子呀,就算他乐意,村长也不准假,我觉得他都直接成村长的贴身秘书了。”

“他是个屁秘书,就是一滩狗屎!”

“柳叶梅,你可别瞧不起自家男人,我觉得他将来一定有出息,搞不好村长正在培养他接班呢。”

“瞎扯吧你,别跟着学坏了就不错了。”

“不信等着瞧。”陶元宝说着,朝着柳叶梅的麦田看来看,说,“你家麦地方正,机器开进来,用不了半个小时就完事了,说好了,我给包了。”

“快算了吧,让你老婆知道还不吃了你?我可不敢再招惹她了,母夜叉似的。”

陶元宝淡然一笑,说:“这个你就用不着担心了,连我都很长时间见不着她的影子了。”

“咋啦?自打那次吵架走了,她就一直没回来?”

“没有,爱回不回,随她便!”

“你就没去她娘家看一看,时间拖得越久,她就越没法往回走,女人都这样的,脸皮子薄。”

“不回来拉倒,心里倒也清净,我才懒得去接她呢。”

“没心没肺的,人家都跟着你过了那么多年日子了,你就把人家当成一块破抹布扔回娘家了?”

“又不是我扔的,是她自己回去的。说实在话,我们两个吧,现在几乎都成仇家了,谁见了谁都反感,都厌恶。”

“还不是你昧了良心,有了几个臭钱烧得慌,身边女人又多,一个个花枝招展的,哪还看得上自家的黄脸婆呢。”柳叶梅挖苦道。

“你说的也不全对,其实男人吧,他就是在外面再花花,再迷乱,也是想着有个安乐窝的,很多人不是都在说‘外面红旗飘飘,家中红旗不倒’嘛,那样才叫能耐,才叫本事呢,就算是在外面玩得再欢,心里面也踏实。”陶元宝正色说道。

柳叶梅白他一眼,嗔责道:“啥倒不倒的,你们男人就是不要脸,吃饱了闲着没事,就知道琢磨那二两肉的事儿,疯起来就把老婆孩子扔脑后去了。”

陶元宝叹一口气说:“人生得意须尽欢,趁着年轻不玩,等老了,玩不动了,后悔就晚了,你说是不是?柳叶梅。”说完,意味深长地朝着柳叶梅眨了眨眼。

“不管咋说,你也该把人家给接回来呀,扔在娘家算是哪门子事呢?”

“我前几天去过一次,可连个人影都没见着,倒让丈母娘给骂了个狗血喷头。”

“那她人呢?”

“谁知道,躲起来了吧。”

“躲着也不是个办法呀,要是真的不想过下去了就干脆离了,这样半死不活的都跟着受罪。”

“你以为她傻呀,她才不离呢,眼瞅着我大把大把的赚钱,她能甘心舍弃了?”

“不离就赶紧回来,家里没个女人咋行呢?”

“不回拉倒,不是还有你嘛。”陶元宝讪笑着说。

柳叶梅没理会他,仰头把手心里的麦粒子填在了嘴巴里,缓缓嚼动起来。

细细咂摸一番,口中泛起的清新麦香味儿之中,竟然还隐隐夹杂着一股特别的气息,就像男人淡淡的体香。

柳叶梅这才想到,一定是陶元宝手心搓动麦粒子时留在上面的,心头禁不住一阵颤动,脸上也飞满了一抹鲜润的潮红。

这些细微的变化,都没逃过陶元宝这个天天在女人堆里滚来滚去的男人的眼睛,他不失时机地再次把手里已经搓好的麦粒子递到了柳叶梅跟前。

柳叶梅倒也不客气,毫不犹豫地平展开了手掌,伸到了陶元宝的跟前。

就在陶元宝把十几粒饱满的麦粒子放到柳叶梅嫩红的掌心时,顺势把她的纤纤玉手紧紧攥住了。

柳叶梅挣脱着,赤红着脸说:“别……别……会被人看见的……”

“没事……没事的……我都来了好长时间了,四下里连一个人影都没有,你就放心好了。”陶元宝说着,另一只手伸进了裤兜里面,摸摸索索从里面拿出了一个方方正正的红色小盒,放到了柳叶梅的手心里。

“啥呀这是?”

陶元宝松开手说:“你自己打开看看吧。”

柳叶梅稍加迟疑,然后还是在好奇心的驱逐下,颤巍巍打开了那只精致的红色小盒子——一只金黄钻戒豁然亮在眼前,在西斜阳光的照射下,发出了金灿灿耀目的光芒。

“喜欢吗?送给你的,戴上试试合适不?”

“不……不……这么贵重的东西我不能要……不要……”柳叶梅直眼盯着那枚钻戒,一个劲地摇着头。

“没啥贵重的,才不到三千块钱,算是我对你一片真情的回报吧,无论如何你也要收下,好不好,柳叶梅?”陶元宝一边动情地说着,一边小心翼翼拿起了戒指,往柳叶梅手指上戴着。

“不……不……这怎么合适呢?不要……不要……我真的不要……”柳叶梅嘴上叽叽咕咕说着,手却一动不动地被陶元宝攥在手里,任凭他把戒指戴在了她的中指上。

柳叶梅微微喘息着,激动得面红耳赤,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陶元宝轻声说道:“你知道我为什么给你戴在中指上吗?”

柳叶梅摇摇头。

“戒指戴在中指上,说明正在热恋中,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咱们都是有家有室的人了,不能搞这些,俺不要……不要……”柳叶梅说边往下摘着戒指。

陶元宝一把抓住了柳叶梅的手,急切地说着:“柳叶梅,你给点面子好不好,我又没有其他的意思,只是想表达一番我对你的喜爱之前,你不要想多了,不就是一枚戒指嘛。”

“可……可……这不合适……真的觉得不合适……这算那档子事呢?”

“柳叶梅,你听我说,我可打小就对你情有独钟,虽然错失了机会,没有走到一起,可我心里一直装着你的。再说了,咱们不是也有过那么几回亲密的接触嘛,老话说一日夫妻百日恩,你总该给我一次表达几回吧,好不好?算我求你了,你就收下吧。”

柳叶梅听了陶元宝一番情真意切的表白,便不好再作推辞,忸怩地僵在那儿,双眼紧盯着手指上那枚金光闪闪的黄金钻戒,一脸痴相。

“柳叶梅,我是真心喜欢你的……”陶元宝一把搂住了柳叶梅。

柳叶梅被搂得透不过气来,挣脱着说:“别……有人……有人的……”

“没事……我都看好了的……没人……真的没人……”陶元宝说着,嘴巴已经含住了柳叶梅嫩红的耳垂。

“你松口……松口……”

“不……我想……我就是想闻着麦子的香味儿亲你……吻你……”

“你先松口……让我看看……看看附近有没有人……好吗?”柳叶梅喘息着说。

“那好,你看吧。”陶元宝松开双唇,手却依然紧紧搂着柳叶梅温润丰满的身体。

柳叶梅只得转动着脖子,眼神慌怯地朝四下张望着。

“没事的,真的没人,这地方离村子远,很少有人来的,你就放心好了。”陶元宝也转动着脖颈四下打探着。

“别……别在这儿那样了,不好的,等以后找个合适的地方好不好?这样多不好,万一被人家看到,多难堪啊。再说了,我心里一害怕,哪还有那个心情呀。”柳叶梅哀求道。

“这有啥呢?人是需要情调的,这叫野性回归知道不?来……咱好好体验一回,好不好柳叶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