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四章 奇异的症状/山野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可是……可是……我真的担心会被人看到的。”

“没事的,你放心好了。”陶元宝说着,搂着柳叶梅往麦田深处走去。

“明亮你干嘛呢?你可别……别胡来呀。”柳叶梅满脸惶遽地说。

“柳叶梅……柳叶梅……你觉得我是个胡来的人吗?走……走……再往里面走一走,走到里面麦子最高的那个地方去。”

陶元宝双臂环抱着柳叶梅,几乎使她的双脚全都离了地,一步步朝着麦田里面走着,身上的某些早已有了反应,展翅待飞,直愣愣寻找这可乘之机。

柳叶梅心慌意乱,却也无可奈何,当她感觉到自己的小腹处有点儿不对劲时,胸腔间就忽地燥热起来,火辣辣冲涌直下……

到了麦田正中,陶元宝松开柳叶梅,含着她的耳根,轻声说道:“柳叶梅,你弯下腰来,做出往外拔麦子的架势来。”

“干嘛?”

“就装出一副薅麦子的架势来。”

“你想干啥?”

“乖,你听话。”陶元宝边说,边轻轻抚摸着柳叶梅。

柳叶梅一阵晕眩,随即又清醒过来,一头顶在了陶元宝的胸前。

陶元宝哎呦一声,倒退几步,跌倒在草丛中。

“陶元宝,你没事吧?”

柳叶梅紧张起来,跟了过去,这才看到,陶元宝脸上不但没有痛苦,反而满面红光,异常兴奋,嘴里叽叽咕咕说着:“柳叶梅,我让你……让你感受一种特别的滋味儿……让你享受到狂野中的原始体验,纯天然,真野性。”

“天呢,这是怎么了?”柳叶梅吓住了。

陶元宝深吸鼻息,闭紧了眼睛,一脸陶醉,飘然若仙。

……

不大一会儿,陶元宝哇哇怪叫几声,连连抽搐,就像一座激将爆发的火山,湍流急剧地涌动着,颤栗着,急不可待地奔腾着……

远远看去,就像一个异型的碾机,骨碌碌滚动着,前行着,把一片片泛黄的麦子碾铺在地上……

滚着滚着,陶元宝就像被攮了刀子一般,嗷嗷“惨叫”着,然后颓然卧在了麦丛间。

好大一会儿,他才醒了过来,可依然紧闭着眼睛,一滩泥一般瘫在杂乱的麦秸上,翕动着嘴唇,说起了梦话:“对不起……对不起……在麦田里玩这个实在是……实在是太……太刺激了……所以就……就没控制住……”

柳叶梅顺着他的话说:“死人,只管耍了,你也不想想人家心里咋想的。”

“咋想的?”

“想杀了你!”

陶元宝嘿嘿笑着,把脖子伸过去,说:“你杀吧,杀吧,我还巴不得死在你手里了呢。”

“滚,你就知道欺负人。”

“我欺负你,那是因为喜欢你,那些赖娘们儿,求着我欺负,我还懒得动一动呢。”

柳叶梅已经整理好衣服,完全回过神来,说:“行了,你就别贫了,赶紧走吧,让人家看见就死定了。”

“麻痹滴,看见又能怎么样?谁敢跟老子过不去试试,非要了他的小命不可!”陶元宝说完,把狗牙咬得咯蹦蹦响。

“能耐你了,还敢杀人不成?”

“真要是把老子惹急了,说不定就能做出了。”

“滚吧,谁还敢跟你一起啊。”柳叶梅说着,转身朝着麦田外面走去。

“哎……哎……柳叶梅你别走啊,我还有好多话要对你说呢,你等等……等等……”

陶元宝的话没说完,就听到不远处传来了“轰隆隆”一声响,响声很沉闷,很绵长,就像天际间滚过了一声沉雷。

“有人!”柳叶梅惊厥地叫一声,随呆在了原地。

“别动……别动……”陶元宝警觉起来,示意柳叶梅蹲下身。

“有人……有人……肯定有人在偷看我们。”柳叶梅惶惧地望着身上的男人的说。

“你别动,我看一看是怎么回事。”陶元宝说着,伸长脖子,贼兮兮朝四下张望着。

“看清了吗?咋回事儿?”

“没事……没事,稳住,就算是有人,也不会发现咱们的。”陶元宝望一眼柳叶梅。

“这没遮没挡的能看不到?”

“麦子那么深,看个屁啊!充其量看个脑袋,秘密部位严实着呢,就算看到了,也以为咱是在割麦子呢。”

“真的没人?”

“没有,反正附近是没有。”

“稍远一些呢,你好好看一看,一定看仔细点儿。”柳叶梅边扎着裤腰,边吩咐道。

陶元宝直接站了起来,大模大样转动着身子,打起眼罩,仔细观望着。

来来回回转了几圈,也没发现视线之内有人在活动,就低头对柳叶梅说:“没事的,一定是远处发出声音。”

“不对呀,感觉就在耳边呢。”

“那是因为我们太紧张,才导致了神经高度敏感,所以就把远处的声音听得过于真切了,放松一些吧,我敢打包票,绝对没事的。”

柳叶梅摇摇头,说:“你可别说了,那声音明明就是有石头在滚动嘛,并且听上去隔得很近很近的。”

“现在衣服都穿好了,你还怕个啥呢?”

“孤男寡女的猫在麦田里头,能有啥好事?你以为人家都是瞎子呀!”

陶元宝坦然笑了笑,说:“你真是胆小,既然没有被人当场抓奸,那咱就是清清白白的,由着他们说去。”

“你就不知道唾沫星子会淹死人啊!”

“除非你成心想被淹死,不然就当啥也没发生过。”

“没发生过?你说得轻巧,那我们刚才是在干嘛呢?”

“这还要说,明明是在收麦子嘛,你说是不是?”陶元宝轻松自若地说道,说完弯腰采起一把麦子,高高举在手上,夸张地摇来摇去。

“你就别装了,那还不是不打自招呀,自以为聪明,尽干傻事!”柳叶梅心里明明有数,自己又没干啥,却故意埋怨起来。

“看看你那样子吧,满脸都是做贼心虚的表情,唯恐别人不知道你干坏事了是不是?”

“好了,你就别胡说八道了,赶紧走吧。”

“那你呢?”

“你只管走你的,我等一会儿再走。”

“其实用不着这样的,越是这样鬼鬼祟祟的,就越容易引起别人的猜疑。要是我们大大方方的一起走,肯定就没有说三道四了,你信不信?”

“我可没你那么多经验,心理更没你那么强大,你快走吧,别再搞那些小动作了。”

“那好,我走……我走……”陶元宝刚走几步,又停了下来,转身问柳叶梅,“反正蔡富贵夜里也不回家,我可以过去陪你吗?”

柳叶梅想都没想,干净利落地回道:“不行!偷偷摸摸的这一回已经够便宜你了,还想天天黏在一块呀?真的就不要脸不要皮了,你们不想好好过日子,我们还要过下去呢,真要是被蔡富贵抓住,不打死你才怪呢。”

“那好吧……那好吧……不去……不去就是了……你可别再板着脸吓唬我了。”说完又嘱咐道,“这块麦田你就不要惦记着来收了,等我找人收好后,直接把给你送家去。”

“哪咋行呢?别人会说闲话的。”

“这有啥,我就说是你花钱雇来的,谁闲着没事管那些鸟事儿!”陶元宝说完,抬脚沿着田埂朝外走去。

见陶元宝的身影消失在了麦田之外,柳叶梅这才低下头来,抬手端详起了那枚金灿灿的戒指,心里竟然暖融融起来,自己都三十四五的人了,这可是第一次有男人送戒指给自己,并且还是货真价实的纯金货色,这对于一个常年待在山沟沟里的女人来说,其意义远远超过了这枚戒指的实际价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