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六章 抓偷鸡贼/山野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柳叶梅貌似淡然地看着,脸颊上却有了浓浓的红晕。

杨絮儿双眼发直,嘴里问道:“柳叶梅,你说咋这样呢?”

“不知道呀,所以才看嘛。”

“那样能……能行吗?”

“没准能,要不然她能那样?”

“小臊蹄子,作死呀这是。”

“人家那叫享受,叫自由,你懂个屁啊!”

“能舒服不?”

“谁知道呢。”

“说不定很过瘾,你说是不?”

“看那女人的样子,看上去并不难受。”柳叶梅说到这儿,偏头望一眼杨絮儿,骂道,“死浪货,这还要问我吗?你又不是个大姑娘家了,装啥装,呸!”

杨絮儿坏坏一笑,说:“我可没你那么有口福,吃得少,肯定就少见识。”

柳叶梅举起拳头,虚张声势地朝着杨絮儿捶了过去。

杨絮儿转身一躲,那只软绵绵的拳头正好落在了她胸前高涨上。

随着杨絮儿哼唧娇yin了一声,柳叶梅的拳头就像被黏在了上面一样,看上去似乎扯都扯不下来了。

……

现实中的两个女人痴痴地看着,忘情地跟着影像中的女人心旌摇摇、热血沸腾起来。

……

忘情地闹过一会儿,两个女人相继双双跌入谷底,卷旗息鼓,平静下来之后,便相拥而卧,沉沉睡去了。

睡了不知多大一会儿,柳叶梅先醒了过来。

她望一眼沉睡中的杨絮儿,脸上浮出一丝难以言状的尴尬笑容,紧抿着双唇,起身擦下了床,去把已经放完了CD关掉了,然后才关了灯,摸黑蹑手蹑脚朝着西屋走去。

她担心等杨絮儿醒来时彼此间会觉得难为情,会无言以对,便想睡到儿子房间去。

谁知刚刚蹑手蹑脚走了几步,就听到杨絮儿轻轻喊了一声:“柳叶梅你干嘛去呀?”

“我……我想到小宝屋里睡去。”

“用得着弄出那个死熊样子来吗?你给我回来!”杨絮儿命令道。

“还是各人睡各人的,还清净一些。”

“清净个屁!我来就是为了跟你一起作伴,再单睡,还有啥意思。”

“在一间屋子里还不是一个样子嘛,用得着非挤在一张床上了……这……这……”

“柳叶梅,不是我说你,平日里看你够放得开的,不就是挠挠痒痒嘛,咱们俩之间谁跟谁呀,用得着害啥羞吗?”

“不是呀,真的不是,只是怕挤着你呗。”

“浪啊,挤在一张床上又不是一回两回了,就这一回你怕挤了。”

柳叶梅不再说啥,返身走了回来,摸摸索索走到了床边,却听到杨絮儿说了一句:“柳叶梅,你不是要去蔡疙瘩家门前蹲守吗?还想不想去了?”

黑影里的柳叶梅一愣,问她:“你咋就突然想起那事了?现在不怕了?”

“跟你一块还有啥好怕的,想一想觉得也挺有意思的,你说是不?”

“你真敢去?”

“还有啥不敢的?他蔡疙瘩不就是个人嘛,又不是啥妖魔鬼怪的。我就不信了,咱们两个合在一块儿,就打不过他一个半死的老头子?”

“那可不一定,那个人可真难说他是个人还是个鬼。”

“你就知道自己吓唬自己,白天的时候你又不是没看到,他都死半截的人了,还值得你提心吊胆吗?”

柳叶梅想了想,说:“那好,只要你不怕就成。起来吧,穿好衣服,带上家伙,咱这就去。”

杨絮儿果然就麻利地擦下床,连一句怯懦的话都没说,穿好了衣服,接过柳叶梅递给她的一把劈柴斧头,率先出了门。

柳叶梅边锁着门,边在心里思量着:杨絮儿这是咋的了?大白天说起来都怕得要命,这时候咋就换了个人似的,胆子突然大起来了呢?

难道是看了录像的缘故?

她一定是觉得连驴都不怕了,天下也就没啥值得怕的事情了……

想到这儿,柳叶梅禁不住哑然失笑,看来那种“驴”的录像真是科教片,能从根本上改变一个人,这不,现在连自己的头脑都觉得不怎么正常了嘛……

两个人一前一后出了院子,正当柳叶梅返身锁院门的时候,突然听到走在前面的杨絮儿惊叫道:“有贼!”

不等柳叶梅反应过来,杨絮儿已经撒腿追了过去,边追边喊着:“你是谁?你给我站住……站住……”

沉沉的夜色中,杨絮儿手中高举着的斧头寒光闪闪,紧追不舍。

柳叶梅夹紧屁蛋眼儿,撒腿跟上,唯恐杨絮儿受到伤害。

前边那个“贼”被追得屁滚尿流,中间隔了很远的一段距离,都能听得见他噗噗嗒嗒的脚步声和呼哧呼哧的喘气声。

杨絮儿听见柳叶梅跟了上来,胆子更大了,挥舞着手中的斧头喊道:“你给我站住……站住……要不然我就扔斧头了……劈……劈死你个吊日的!”

果然,那贼就被吓软了,戛然止步,转身紧紧地贴在了墙上,直着嗓子哀求道:“别……别……别扔……是我……是我呢……”

沉静的夜色之下,那声音听上去熟悉得很,柳叶梅赶忙制止道:“杨絮儿,别,别扔!”

“偏扔……偏扔……劈死他……劈死他!”杨絮儿咋咋呼呼着,为自己壮着胆子。

“别……别……千万别扔……是我……是我啊……”那贼颤声求饶道。

杨絮儿根本不管那一套,她鲁莽地把手中的斧头摇了摇,看架势像是真的要劈过去了。

站在后头柳叶梅慌忙一把拽住了她,惊呼道:“杨絮儿,住手!”

“咋了?”杨絮儿头也不回地问一声。

“你没听出来嘛,村长……是村长呢!”

“是村长?怎么可能呢?”杨絮儿质疑道。

“是我……是我……是我呀!”尤一手被吓得声音都变了。

杨絮儿这才把高举的斧头放了下来,说道:“还真是村长呀,那你跑啥呢?黑灯瞎火的谁知道会是你,差点就把你给劈了。”

尤一手这才转过身来,带着哭腔说道:“你们追得那么紧,又是菜刀,又是斧头的,我能不跑吗?跑慢了都不行呢,说不定就真的把我给劈成两半了。”

柳叶梅紧咬着嘴唇暗笑起来,笑得肚皮直打颤。

“谁知道你会鬼鬼祟祟待在人家门口呢,黑灯瞎火的,不拿你当贼才怪呢。”杨絮儿高声说道。

“谁鬼鬼祟祟了?我还不是为了你们这些臭娘们嘛,这一阵子怪事出得太多,放心不下,这才出来四下里巡视一番,也好让你们睡个安稳觉。谁知道偏就遇上你们这两个母夜叉了,还差点儿把我这条老命给打发了,可真有你们的!”尤一手已经回过神来,听上去话音里又多了之分盛气。

柳叶梅心里明白,这个老东西准是兽性发作,过来找自己泻火来了,嘴上却说道:“你也真是的,要巡逻也不该一个人呀,这样多不安全,万一真的遇上歹人,你咋办?”

“邪不压正,只要我喊一嗓子,坏人肯定就会被吓得屁滚尿流,撒丫子遛人,你们信不信?”尤一手不可一世地说道。

“那你刚才咋就不喊呢?”杨絮儿逼问道。

“你给我喊的机会了吗?瞧你那个凶样,母夜叉似的,怕是不等我一句话喊完,你的斧头就劈我脑袋上了。”

“那可真难说,要不是我拽着,杨絮儿还真就把你给打发了。”柳叶梅上前一步说。

“对了,柳叶梅,你们这是干嘛呢?又是刀,又是斧的。”尤一手问道。

“还能干嘛,跟你一样,出来巡逻放哨呗。”

“你们觉悟还真够高的,等年底的时候每人发一个奖状给你们。”尤一手嬉笑着说。

“要个奖状干嘛?还是来点实惠的,给发个红包最好,你说是不是?柳叶梅。”杨絮儿调侃道。

“想得倒美,还没人给我发红包呢。”

“你是村干部,村干部为老百姓干事那是应该的。”

“啥应该不应该的,这可不是我份内的差事,纯粹是无私奉献!”尤一手自我标榜起来。

“你可是一村之长,村子里大事小事哪一件能离得了你?啥事不是你该管的?我们才是无私奉献呢,你说是不是?”杨絮儿嘴巴硬得很,诘问道。

“好了……好了……咱们都是村里的一员,谁做点贡献都是应该的,就别跟我讨价还价了。”尤一手朝四下里望了望,然后说:“今夜没啥异常,我再去四下里转一转,你们各自回家睡觉吧。”

柳叶梅明白他这话的意思,是想把杨絮儿早早打发回家,也好腾出机会到自己家里去。

谁知杨絮儿却不识趣地嚷嚷道:“现在还不困,为了年底你给的奖状,我们再去继续巡逻去。”

“你们毕竟是些娘们家,不安全的,万一出个啥意外,那我可就不好对你们家里人交代了。回去,赶紧回去,别再给我添乱了。”听上去尤一手已经耐不住性子了。

“不行,我们今夜里还有……还有秘密行动呢。”杨絮儿说道。

“啥秘密行动?不会是痒得不行了,一起去找野男人吧?”尤一手油腔滑调地问道。

柳叶梅抢白道:“村长你可是村干部,咋就信口胡说呢,把我们俩看成是啥人了?”

“你们两个女人家,深更半夜的出来乱窜,能有啥好事?”

柳叶梅沉下声来,正经解释道:“村里最近不是老丢鸡嘛,有人私下里叽咕说是本村里有人嘴馋,偷着去吃了。我们俩一合计,这不就出来了嘛,想着悄悄地转一转,兴许就能抓到那偷鸡贼。”

“你们想的也太简单了,贼就那么容易被抓到嘛?他连我家的鸡都敢偷,胆量大着呢,肯定不是一般的小毛贼。你们可别去冒那个风险了,万一闹出点啥意外来,那可不是好玩的。”

“你就别管了,就算是出点啥意外,我们又不会怪你,去死皮赖脸地找你的麻烦,你就放心好了。”杨絮儿直愣愣说道。

“说得轻巧,你在桃花村这一亩三分地上出了事儿,我这个一村之长能脱得了干系?得了……得了……别再这儿跟我磨嘴皮子了,赶紧回家去吧。”尤一手不耐烦起来。

“还能出啥事儿,连你都被我们追得屁滚尿流的,更不用说是一个小蟊贼了,你说呢村长?”杨絮儿说完,掩嘴嗤地一笑。

尤一手不再理会她,转向柳叶梅问道:“听说你家不是也丢过好几只鸡吗?”

“是啊,都丢了三只了,都是老母鸡。”柳叶梅回道。

“以我判断,那贼肯定离你家不远,或者就住在你家附近。”

柳叶梅知道尤一手的尾巴在往哪一边翘,他是想借抓偷鸡贼的机会,去自己家,以便达到进屋上床的目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