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八章 也算寓教于乐/山野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看着看着,心里的某处一阵酥软,不由得咕咚吞咽了一口唾沫。

正天马行空地想着,柳叶梅端一杯热水走了进来,尤一手赶忙收回了目光,坐到了墙根处的沙发上。

柳叶梅把水杯递到了尤一手的手上,说道:“淋雨后容易感冒,赶紧喝一杯热水往外顶一顶寒气吧。”

“你家里有白酒没有啊?”尤一手望着柳叶梅问道。

“都这时候了,你还想喝酒?”

“是啊,喝点酒才能驱赶寒气呢,喝水不管事的。”

“那好哦,只是……只是家里没好菜肴的,去炒几个鸡蛋吧。”

“有咸菜、花生米没?”

“有,有,还有咸鸭蛋呢。”

“那就是最好的下酒菜了,赶紧了赶紧了,这几天没喝酒,还真有些闹馋虫了。”尤一手瞥着床上的杨絮儿说道。

不大一会儿工夫,柳叶梅便把几碟小菜端到了茶几上面,又转身出去拿过了一瓶白酒,递给了尤一手。

尤一手接到手里,开启了,然后冲着杨絮儿说:“下来,下来,陪我一起喝几杯。”

杨絮儿摇摇头说:“我可不敢喝白酒,又辣又苦的。”

“刚喝是有点儿不顺口,可喝几口之后,你再细细咂摸一下,那才叫一个穿肠香呢。”

柳叶梅也走了过来,拿过一个木凳子,坐到了尤一手的对面,然后对着杨絮儿说:“杨絮儿你下来,下来,咱们陪着村长喝几杯。”

尤一手也拉下脸来,跟话说:“杨絮儿你可好大的架子,我老尤可从来没这么死皮赖脸地求人陪我喝过酒啊,更何况还是个女人了。”

杨絮儿一看村长满脸的不乐意,就赶紧擦下床来,坐到了柳叶梅身边。

“这还差不多!来,咱咋个喝法呢?”尤一手问道。

“你是男人,我们可不敢跟你平喝。”柳叶梅回应道。

“那这样吧,咱先共同喝个一心一意,然后再说,咋样?”

“一心一意是咋个喝法?”

“就是三个人共同干一杯啊,这都不懂,真娘们儿!”说话间,尤一手已经倒满了三杯酒,递给两个女人每人一杯。

尤一手带头举起杯,逗笑道:“要不这样吧,为了感谢二位女侠今夜里的不杀之恩,我先敬你们一杯酒吧。”

两个女人相视一笑,然后颤巍巍举起酒杯,跟尤一手轻轻碰了一下,各自闭眼蹙眉喝了下去。然后不约而同放下酒杯,满脸痛苦状地摇头晃脑,嘴里吸吸啦啦起来。

尤一手笑吟吟地说:“瞧你们那样吧,简直就是活受罪。”

女人吃菜的吃菜,喝水的喝水,那还顾得上说话。

尤一手突然站了起来,对着柳叶梅说:“放点音乐吧,也好增添一下气氛。”然后走到了电视剧旁,伸手按下了电源。

“别!”柳叶梅失声叫了起来。

尤一手回过头,问道:“咋了这是?想吓死我呀!”

“别……别……看电视了,喝酒……喝酒……赶紧喝酒吧……”柳叶梅慌乱起来,支支吾吾地说。

“听着音乐喝多好啊,就像城里的那叫啥来,酒……酒吧,我们也浪漫一回嘛。”尤一手说着,便弯腰打开了录像机。

柳叶梅一时瞎眼了,痴痴地呆坐在那里,大张着嘴巴,一句话也说不出话来——因为她知道,杨絮儿带来的那盘干坏事的CD还在仓盒里面。

尤一手按上了播放键,电视屏幕一闪,随即就出来了一男一女两个人高马大洋鬼子,连衣服都没穿,正有滋有味地……

“我操!啥玩意儿啊这是?谁……谁弄来的?”尤一手回头望着目瞪口呆的两个女人问道。

倒是杨絮儿反应快一些,接话说:“是我捡来的。”

“从哪儿捡来的?”

“就是往这边走的路上呀,突然发现脚下有一个塑料袋子,我还以为捡到啥宝贝了呢,敞开来一看,竟然是这个录像碟子。”

“你们看过了?”尤一手盯着柳叶梅问道。

柳叶梅脸上很不自然,支支吾吾地说:“以为……以为是故事片呢,刚看了个头,见是弄那个的,就吓得关上了。”

“看这个是犯法的知道不知道?麻痹滴,两个熊娘们儿,这不是成心作死吗?”

“我们又没看呀,犯啥法呀?刚打开就关上了,碟都没顾得上取出来呢。”柳叶梅辩解道。

杨絮儿接话说:“你也没少看,那不也是犯法了吗?”

“谁看了?我从来不看这些乌七八糟的东西。”

“你这不是正在看嘛,当着面就撒谎。”杨絮儿毫不相让。

尤一手坐回到沙发上,紧盯着屏幕上那对已经开始猛烈动作的男女说:“我这是在审查带子,知道不?”

“现在大鸣大放地实干都没人管,看个电影有啥犯法的?”杨絮儿像是自言自语地说。

“你跟人实干了?”尤一手一脸淫笑望着杨絮儿问道。

杨絮儿不以为然地说:“肯定实干了,这还用得着掖掖藏藏了。”

“跟谁?”

“跟俺自家男人呀!”

“谁问你那个了,无聊!”说话间,尤一手端起了酒杯,朝着两个女人晃了晃,说,“来……来……继续喝酒……继续喝酒。”说完仰头一口闷了下去,眼睛却一直黏在屏幕上那对正干得热火朝天的洋鬼子身上。

为了掩饰内心的慌乱,柳叶梅也跟着把满满一杯酒喝了下去,放下酒杯,对着尤一手说:“把那个关了吧。”

尤一手明明知道她是因为男女一起看这种录像有些尴尬,难为情,却故意问道:“咋了,怕犯法了?怕蹲大牢了吧?”

“也不是,怪……怪难为情的。”

“在家里偷着看,有啥难为情的?更不会犯法,你就放心好了,这叫……叫啥来着……寓教于乐,对寓教于乐!”尤一手收起严肃的表情,换成了一脸淫荡的奸笑。

看上去杨絮儿的酒量很小,一杯酒下肚之后,就已经有了几分醉意,面红耳赤,眼神迷离,毫不避讳地紧盯着电视屏幕,抿嘴傻傻地笑着,一丝涎液挂在嘴角。

尤一手也早已心猿意马起来,身上身下多早就起了变化,热血喷张,跃跃欲试,连茶几都被顶得嚓嚓响。

但他极力克制着自己,招呼道:“喝酒……喝酒,谁不喝酒就不让看电视了,喝一口看一眼,你们说咋样?”

杨絮儿抬手擦一擦嘴角,醉腔醉调地叽咕道:“不看就不看……看了也白看……反正那就是些影子……也不是真事儿……”

“你咋知道那不是真的?”

“你摸摸试试,那是真的吗?”

“你摸过吗?”

“摸过,冰冷冰冷的,就是个影子。”杨絮儿嘿嘿笑着,举杯猛喝了一口。酒杯还握在手中,就扯开嗓子喊了一声,“现在俺可以看了吧。”

“看吧……看吧,好好跟着上面学习学习,看人家那事办的,花样繁多,形式复杂,这也是进步嘛,你们说是不是?”尤一手满脸艳羡地说道。

“就是花样再繁多,还不就是那么一回事嘛,还能有多好?”杨絮儿口无遮拦地说道。

“你想都不敢想有多过瘾,除非你当面试一试。”尤一手挑逗着说。

柳叶梅斜眼瞅着尤一手,脚也在茶几下面活动起来,试探着踩在了他的脚背上,狠狠用着力。

尤一手会意一笑,低声问:“是不是醉了?”

柳叶梅轻摇着头,嗓子里哼哼道:“没有。”

“装的?”

“差不多吧。”

尤一手眼珠一转,举起酒瓶,把三个人的酒杯都倒满了,然后说:“咱玩个游戏吧,开心一下。”

杨絮儿问:“咋个玩法?”

“猜火柴杆儿,谁猜对了谁喝,喝完以后再……”

“再怎么着?”

“再脱衣服,一次一件。”

“身上就这么几件衣服,够几次脱的?”

“脱完之后,还有更好玩的。”

“啥更好玩的?”

“谁猜着了,喝完酒后,就让另外两个人调教,随便怎么调教都不能反抗,都不能恼火,你们说好不好?”尤一手指手划脚地说着,他一定在为自己的“游戏”创意激动不已。

柳叶梅摇着头说:“不行……不行,那多难为情啊。”

尤一手不以为然地说:“都是过来人了,谁还不知道谁呀,闹闹玩,打发一下时间,还有啥,你说是不是杨絮儿?”

杨絮儿竟然嬉皮笑脸点起了头,嘴里说道:“嗯,玩就玩,谁怕谁呀?再说了,还不一定是谁输呢。”

“杨絮儿你个浪货,他是男的,咱是女人的,能一块玩那个吗?”柳叶梅扳着脸,装模做样呵斥她。

杨絮儿挤眼弄鼻地说:“咱两个还能玩不过他,你怕啥?看不把他扒光了才怪呢,不信就试试!”

柳叶梅听了杨絮儿这些粗野下流的话,竟然脸红了,便对着尤一手说:“咱还是好好喝酒吧,别玩那么龌龊的游戏了,传出去多不好。”

尤一手瞅一眼电视屏幕,咽一口唾沫后,含混地说道:“又没有别人在场,谁会知道,不就是玩玩嘛,你看人家外国人就是放得开,想咋样就咋样,那才叫一个解放思想呢。”

“先把电视关掉吧,看着那些镜头,怪恶心的。”柳叶梅低声说着。

“别……别……还是开着吧,也好……”尤一手话没说完,柳叶梅已经啪一声关了电视。

然后转回身来,拿起酒瓶,把三只杯子倒满了酒,冲着尤一手说,“我单独敬你一杯吧。”

尤一手一愣,问:“干嘛要单独敬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