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九章 玩过火了/山野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当然要敬你了,我那事吧,上上下下都已经表态了,却始终也没过结果,你就再去帮我过问一下吧,这样拖来拖去的啥时是个头,再说了,夜长梦多,万一有个闪失,你让我这张脸往哪儿放?”

尤一手知道柳叶梅是在惦记着自己当村干部的事情,心里犯纠结,就举起酒杯,表态说:“没问题,绝对没问题,我敢打保票!如果等两天再不见消息,我就亲自去一趟镇上,拜拜门子,跑跑路子,你就放心好啦!”说完把满满一杯酒灌进了嗓子眼里。

“那好,就全靠你了!”柳叶梅双手捧杯,仰首喝干,然后朝着尤一手亮了亮杯底,颇有些侠女的风范。

坐在旁边的杨絮儿不高兴了,瞪大眼睛嚷嚷道:“谁让你们啦鬼话了,今晚只是喝酒,取乐,不许说正事儿!”

“我忙活了整整一天,正想放松一下呢,那你说该咋取乐法?”尤一手望着杨絮儿问道。

杨絮儿绯红着脸,转动着一双大而无神的眼球想了想,然后说:“村长,那咱们就按照你刚才说的,玩那个吧,听起来也蛮刺激的,好玩……好玩……一定很好玩的!”

尤一手又转向柳叶梅,问道:“你说呢,柳叶梅,玩不玩?”

“就是……就是觉得太离谱了些,万一传出去,还不丢死人啊!”

“不就是玩游戏嘛,有啥丢人的?村长陪着咱玩,还有啥好怕的?尽管敞开来玩就是了,也算是开心一回,大黑夜家,有啥好怕的?你说是不?”杨絮儿喷着满嘴的酒气咋呼道。

“是啥是!这不是在你家,你当然不在乎了。”柳叶梅佯装生气地说。

“就咱们三个人,谁说出去,就让谁烂舌头!”杨絮儿发起誓来。

尤一手怂恿道:“就是……就是……咱们三个都发毒誓,谁走漏了风声,谁就烂舌头,谁就不得好死!这样行了吧?柳叶梅。”

柳叶梅朝着尤一手翻了翻白眼,那意思再清楚不过,她是不想跟杨絮儿一起玩这种“很下流、很疯狂”的游戏,喝点酒早些把她打发走,然后就可以跟他正儿八经讲条件。

尤一手却弄出一副茫然无知的神情来,对着柳叶梅说:“别顾虑啥了,不就是玩个游戏嘛,去,找几根火柴来。”

柳叶梅只得起身去了外间,找来了一盒火柴,交给了尤一手。

尤一手推开盒子,从里面取出了6根火柴杆,分别递给柳叶梅跟杨絮儿每人2根,自己手中留了2根。

杨絮儿看上去已经急不可待了,问尤一手:“倒是稀罕,这火柴杆有个啥玩头啊?”

尤一手就把游戏规则讲给了她们:每个人每一局手中可以暗中随意留0——2根火柴,然后伸出手来,三个人手中火柴的总和,与核定给个人的数字相同者,就是挨罚的那个人。

然后就以此类推,核定了个人的数字:尤一手是1跟4、柳叶梅是2跟5、杨絮儿是3跟6。

然后游戏开始,当三个人把暗藏着火柴杆的手掌凑到一起,豁然打开,点数一下,总和竟然是6。

柳叶梅全然忘却了刚才的担心,乐不可支地指着杨絮儿说:“杨絮儿你喝酒……喝酒……”

杨絮儿倒也爽快,举起杯来,毫不犹豫地喝进了肚子里,竟然连眉都没有皱一下。

然后放下杯子,招呼着再次暗中攥起了火柴杆。

第二局,挨罚的是柳叶梅;

第三局,又罚到了杨絮儿头上;

第四局,竟然还是杨絮儿;

……

直到一瓶酒喝了个底朝天,尤一手都没喝到几杯酒,他清醒地望着已经是醉态可掬的两个女人,假惺惺地抱怨道:“瞧瞧你们这些娘们儿,一个个咋就那么贪杯呢,硬是不给我喝酒的机会,馋死了我了。”

“这……这可是天意……是你没……没口福喝呗……可……可怪不得我……我们俩……”杨絮儿的舌头已经僵硬得打不了弯了。

柳叶梅已经毫无顾虑,站起身来,晃晃荡荡朝着外面走去。

“柳叶梅,你干啥去?”

“我……我拿……拿酒去啊!”

“你回来坐下,不是说好了嘛,只喝一瓶,喝多了会伤身体的。”尤一手站了起来,走过去,扶着柳叶梅坐回到了原来的位子上。

“不行……不行……还没玩够呢!再……再来……”

“真的还想再玩?”尤一手问道。

“玩……玩……”

“玩……玩……玩……这么好我的游戏,凭啥不玩,不玩白不玩,哈……哈……哈……哈……”

两个女人又叫又笑,疯子一样。

“那好吧,就按照咱事先说的,谁输一次,就罚谁脱一件衣服,直到脱完为止,你们说咋样?”

“行……行……”

“中……中……中……脱就脱,谁怕谁?”

两个女人异常活跃地迎合着。

于是,尤一手说了一声:“那就开始攥吧,谁输了谁脱,不许反悔!”

这一次第一个输的竟然是柳叶梅。

她却坐在那儿忸怩着,迟迟不动。

“脱呀……快脱呀……柳叶梅你咋不脱呢……”杨絮儿两眼放光催促着。

柳叶梅侧脸望着她,忿忿地说:“滚,你也跟着起哄。”

“柳叶梅这就是你不对了,咋就不遵守游戏规则呢?”尤一手拉着脸,指责起来。

“啥规则不规则的,我觉得个玩法有猫腻。”

“啥猫腻了?”

“为啥输的都是我们俩,你就老不输呢?是不是你从中捣鬼了?”柳叶梅逼问道。

尤一手苦着脸说:“这……这你可就冤枉我了,数是我们三个人凑起来的,又不是我一个人说了算。”

“不对……就是觉得不对头。”

“我不是也输过两次嘛,还盼着多喝点酒呢,愣是没机会,你倒是占了便宜还卖乖呢。”

柳叶梅呆着脸想了一会儿,说道:“咱不玩这个了,不好玩……不好玩……喝点酒睡觉吧。”

“好玩……好玩……谁说不好玩了……接着来……接着来。”杨絮儿跟个孩子似的,几乎雀跃起来。

尤一手说:“这有啥难堪的,大黑夜里,里里外外的门都是关着的,只有咱们三个人,也都是赌过咒,你可不能出尔反尔呀!”

杨絮儿几乎都站起来了,叫唤道:“快脱……快脱……脱了继续玩……”

毕竟是沾了醉意,在尤一手跟杨絮儿的软磨硬缠之下,柳叶梅只得从下至上解了上衣纽扣,慢吞吞把那件粉红色的单薄小褂脱了下来——

一抹嫩白如玉、略显臃肿的肌肤豁然亮了出来,还有胸前那对饱挺……

尤一手眼睛都看直了,不停地吞咽着口水。

“来……来……继续……继续……”杨絮儿大声小叫起来。

柳叶梅剜她一眼,埋怨道:“浪啊你,你就不会小声点呀!让外面的人听见多不好。”

“谁闲着没事听这个呢?都这时候了,还不都睡死过去了呀。”杨絮儿脏叫嚷道。

尤一手咧嘴一笑,说:“想不到杨絮儿还挺放得开的,既活泼又可爱,看上去年轻多了。”

“你可别夸我,男人夸女人准没好事,快来吧……快来吧……”

三个人攥了火柴杆,再次游戏起来。

这一次输的竟然是尤一手。

尤一手毫不犹豫地脱掉了上衣,对着柳叶梅说道:“你现在还怀疑我在捣鬼吗?”

“男人脱件衣服怕啥,有美女陪着,还巴不得呢!”柳叶梅低垂着眼皮说道,看上去像是困了。

杨絮儿倒来了精神,她伸手在尤一手的前胸摸了一把,惊呼道:“看看……看看……村长看上去比女人更女人。”

“杨絮儿你别动,再动就犯规了啊!”尤一手虎着脸警告道。

“又不是摸了不该摸的地方,这犯啥规?”

“不是说好了嘛,这一回合只脱,不准搞小动作。”

“那好……那好……不摸……不摸就是了……来……继续……继续……”杨絮儿把手伸进了茶几下面。

……

正当三个人正玩在兴头上,外面突然响起了扑棱棱的一阵乱响。

响声怪异,就像恶鬼飞沙走石的脚步声。

尤一手被吓得一哆嗦,闪身钻到了靠近窗口的墙角处,满脸慌怯地朝外张望着。

杨絮儿朝着他光溜溜的腿叉瞄一眼,呲牙一笑,小声叽咕道:“瞧,小人都吓没了。”

柳叶梅跟着看一眼,掩嘴一笑。

尤一手转过身来,狠狠瞪她们一眼,然后又把脸贴在玻璃上,继续观察着。

突然,外面又传过来了噗噗嗒嗒的一阵声响。

酒壮英雄胆,杨絮儿跃身从床上擦下来,麻利地穿好衣服,蹬上鞋,便朝着外面走去。

柳叶梅也不示弱,穿好衣服后,弯腰从电视柜下面摸出了手电筒,紧随其后走了出去。

尤一手压低声音,冲着她俩喊着:“找死啊你们,不要命了咋地?快回来……快回来……”

两个女人理都不理,义无反顾地奔到了外间,从灶台上摸起了之前放在那儿的斧头跟菜刀,哗啦一声拉开了屋门。

“操你二大爷的,有本事你出来,姑奶奶跟你拼了!”杨絮儿高举着斧头,跳脚骂着,简直就是一个活脱脱的孙二娘。

倒是柳叶梅还算理性,连骂声也平和了许多:“你这个缩头缩脑的乌龟王八蛋,躲在暗处算啥能耐?你敢露露头试试,不给你劈了才怪呢!”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