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二章 沾染了邪气/山野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蔡疙瘩支支吾吾起来:“这个……这个嘛……是……是……”

柳叶梅像是守候了很久的猎人,好不容易逮着了机会,一把攥住了他的狐狸尾巴,怒不可遏地喊道:“老东西!你就别再跟我耍滑头了,老实说,这鸡肉到底是从哪里来的?”

“我……我为啥要告诉你?”蔡疙瘩偏着头,目光里透着凶顽。

此时的柳叶梅已经完全断定,蔡疙瘩就是那个装神弄鬼、劣迹斑斑的“偷鸡贼”了,这肯定不是巧合,要不然他是用不着用谎言掩饰的,更无需跟自己顽固抵抗。

“你不告诉我是吗?”

“是啊,我为啥要告诉你?”

“你是不是又做下了见不得人的丑事?嗯,你老老实实告诉我!”柳叶梅怒目圆睁地逼问道。

“是别人送来的,咋了?”

“谁送来的?”

“瞧瞧你那个凶样子,就是不想告诉你。”

“你必须要告诉我,要不然……要不然我就去报警,让派出所的人来抓你,看你交代不交代!”柳叶梅有些气急败坏起来。

“你去报吧,抓贼抓赃,他们凭啥无缘无故抓我?我才不怕呢!”蔡疙瘩毫不示弱地顶撞着。

“锅里的鸡不是赃物吗?你说无缘无故就无缘无故了,我问你,你知道不知道村里最近老丢鸡?丢了很多很多的鸡。”

“丢不丢鸡与我有啥关系?我吃的又不是他们鸡。”

“你说不是就不是了?我看你还是到派出所跟警察说去吧,我懒得跟你费这份唇舌。”

“柳叶梅,你还真用不着拿着大奶来吓唬小孩子,我知道你要当村干部了,可也不能随随便便拿着自己家人去表现啊,是不是?你以为几句大话就吓住我了,实话告诉你,就算是警察来了的我也不怕,因为……因为我吃的这鸡肉是有人送来的,与那些丢了的鸡丁点儿关系都没有。”

“那你说出来,是谁送来的?”

“反正不是偷来的,是谁送来的就与你没关系了。”

“送点鸡肉你吃又不犯法,你躲躲闪闪怕啥?你越是不说,就越说明你心里面有鬼!”

“你懂个啥呢,我都给人家表态了,肯定不会说出去的,我才不做那种说话不算话的小人呢!”蔡疙瘩已经完全坐了起来,理直气壮地叫嚷道。

“那你告诉我,送鸡肉的是男人还是女人?”

蔡疙瘩稍加沉吟,说:“女的!”

“多大岁数?”

“不大不小!”

“看来你是想顽固到底了,那好吧,你就别怪我柳叶梅六亲不认了。”柳叶梅说完,把手中的那块冻肉扔到了灶台上,扭头朝外走去。

“你回来!”蔡疙瘩在后面大喊一声。

柳叶梅戛然止住脚步,头也不回地问一声:“干嘛?”

“把你带来的东西带走!”

“你这个老不死的,看来是真的昏头了,好人不认了是不?”柳叶梅破口骂了起来。

蔡疙瘩随即恶毒地还一句:“我还怕你下药害我呢!”

“心虚了是不是?你坏事做尽了,想害你的是老天,不是我柳叶梅!”柳叶梅边骂着,边折身回去,伸手抓起了那块硬梆梆的猪肉,扭头就走。

“你这个**人,也不是啥好鸟!啊呸!”蔡疙瘩恶狠狠地朝着柳叶梅的背影啐了一口。

柳叶梅又气又恼,脚不沾地的直奔了村委会。

见大门紧锁着,又转头去了尤一手家。

进了院门,不见屋里面有丝毫动静,柳叶梅就喊起来:“村长……村长……叔,你在家吗?”

喊了好大一会儿,村长老婆黄花菜才踮着脚从屋里走了出来,招呼道:“柳叶梅啊,你来……你来……快进屋……快进屋……”

一看黄花菜仓惶的表情,柳叶梅怒气未消的心里就咯噔一下,想到或许是村长出啥事了,忙问道:“婶儿,村长他……他在家吗?”

“在家……在家呢,你赶紧进屋来,正好有事想请你帮忙呢。”

“啥事呢?”柳叶梅边往里走边问道。

“你叔病了。”

柳叶梅一愣,随问:“叔他得啥病了?”

黄花菜惶惧地说:“邪病,你叔一定是邪病了!”

“邪病?啥邪病?人咋样了?”柳叶梅心里跟着惊怵起来。

“先别问了,赶紧进屋瞧瞧吧,吓死个人了。”黄花菜一把攥住柳叶梅的手,慌里慌张地用力往里扯着。

进屋一看,尤一手正仰面朝天躺在床上,双目紧闭,寒噤不止,牙关咬得嗒嗒嗒直响。

“婶子,叔咋就这样了呢?”柳叶梅一脸慌怯地问黄花菜。

“谁知道呢,他早上打外头一回来,我就觉得不对劲儿,一开始只是眼神发直,浑身发抖,把他扶到床上躺了没一会儿,就开始胡言乱语了。”黄花菜哭丧着脸说。

柳叶梅打量一眼人事不省的尤一手,问道:“他都胡言乱语些啥了?”

“断断续续的,具体说的啥我也听不仔细,只是是不是爹啊爹的叫唤,吓煞人了。”

柳叶梅心里一沉,不由得想到了昨夜里闹鬼的事情,想到了满地血糊糊的死鸡;想到了把杨絮儿吓得屁滚尿流的那张“鬼脸”;想到了尤一手出去看“鬼”回屋后,那张异样的脸,那种反常的表情……

难道尤一手他真的沾染了邪气,被鬼魂附体了不成?

“老尤……老尤……你咋了这是?你醒醒……醒醒……别再吓唬我了……好不好……老尤……”黄花菜轻轻晃着男人呼唤道。

“婶子,你别着急,没事的。”柳叶梅安慰道。

“柳叶梅,你说他没事吧,咋就突然成这样了呢?”

“婶子,村长他……他从啥时起就这样了?”

“哦,就是回家以后,前脚进门,后脚就这样了。”

“那他是几点回来的?”

“哦,好像是不到五点的样子吧。”

“你是说村长他夜里没在家睡?”柳叶梅有意试探着。

“没有啊,要是在家的话,说不定就不会这样了。”

“那……那夜里他去哪里了?会在啥地方沾染邪气呢?”

黄花菜重重叹一口气,说:“你叔这个人吧,也太拿着村里的老少爷们当回事了,惦记着这一阵子老出事,又是丢羊,又是丢鸡,又是糟蹋女人的,放心不下,所以就出去巡逻了。你想呀,要巡逻就得走街串巷,就得东躲西藏,特别是到了下半夜的时候,阴气太重,说不定就把邪气粘到身上来了,你说是不是?”

柳叶梅心里一阵酸楚,她觉得女人太傻,太无知,太单纯了,咋就那么相信自家男人呢?

他明明出去寻欢作乐、偷鸡摸狗了,她偏偏就觉着自家男人是在为民着想,无私奉献了……

唉,这是何等的悲哀!何等的可怜呢!

见柳叶梅两眼痴呆,冥思不语,黄花菜就轻轻拽了拽她的衣襟,问道:“柳叶梅,你叔他不会有事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